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级护花天王

第2633章 白金汉宫不平静

    对于军师的要求,萨拉赫完全没法拒绝。

    “你觉得怎么样呢?萨拉赫公爵?”军师特地把“公爵”这个词给咬的很重。

    “我完全没有任何意见,其实也就是一场普通的晚饭而已,和宴会完全没有任何的关系。”萨拉赫说道。

    他的眼睛里面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斗志了。

    该死的,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来头,为什么智商那么高,短短的时间里面就已经掐中了他的死穴了!

    然而,现在的萨拉赫只能答应军师的要求,然后找机会说服这个女人。

    是的,这次变成了“说服”,而不是“干掉”。

    他毕竟是很在意自己的“光辉”形象的,倘若军师把那些消息给泄露出去,那么等待着萨拉赫的就是万劫不复的境地了。

    而阿勒西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摊了摊手,说道:“今天晚上的宴会肯定万分精彩。”

    看着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萨拉赫的表情之中满是阴霾,可以说今天很大一部分的责任都是因为这阿勒西兰而起,如果不是为了救他的话,事情何至于演变到如此这地步呢?

    “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那就麻烦萨拉赫公爵带着我们一起离开吧。”军师微笑着说道。

    在两个男人面前,她的气场足足的,那两人简直完全不是对手,几乎是被碾压式的落败。

    “好吧,请您下车吧。”萨拉赫转脸又问了一句,“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军师微笑着说道:“你可以叫我小白。”

    现在,她并不担心萨拉赫下车之后会大叫一声“有刺客”,毕竟,对方的身家性命可被自己牢牢的捏在手中呢。

    至于阿勒西兰,同样别想逃跑。

    “好的,白小姐,您今天晚上,就是我的贵客。”萨拉赫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然后主动开门下了车。

    哪怕他的心里面有一千一万个不愿意,此时也得好好的调整好自己的心情,对军师笑脸相迎。

    只是,这强颜欢笑的感觉可着实不怎么样啊。

    萨拉赫一路带着军师和阿勒西兰来到了自己的房间,一边主动给倒水,一边介绍道:“这里是我的书房,隔壁是属于我的两间客房,小白小姐,今天晚上,要不您就睡在客房?”

    阿勒西兰啧啧说道:“上一个能够让萨拉赫公爵如此毕恭毕敬的讲话的,还是索洛夫,不过他现在已经死了。”

    这个家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你在胡说些什么?”萨拉赫的表情之中露出了怒意。

    “我说的有什么错吗?”阿勒西兰耸了耸肩,也不知道他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还是心理素质极为过硬。

    然而,他的话音还未落呢,军师就已经走到了阿勒西兰的面前,定睛看着他。

    被这么漂亮的姑娘盯着,阿勒西兰并没有一丁点的得意,反而,他的心里还有点发毛……那一双漂亮的眸子似乎能够看穿人的心底。

    “美女,你想干什么?”阿勒西兰问道,他的笑容已经很僵硬,极不自然了。

    “跳车技术不错啊。”军师微微一笑,然后猛然提起了膝盖!

    这一下动作简直快若闪电,阿勒西兰就算是意识到了也根本躲不开!

    “嗷!”

    他发出了一声惨叫,整个人都被膝盖给顶着倒飞出了好几米,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天知道军师这一下究竟用出了了多大的力气,阿勒西兰的脸都涨红了,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

    “我希望你最好还是能慎重一点点。”军师看了看他,“你要知道,现在的你已经无路可去了。”

    “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下手竟然这么狠,真是蛇蝎心肠啊……”阿勒西兰嘴上不饶人,还想吐槽两句,可是没想到,军师又是干干脆脆的飞起一脚,把他踢得在地上横移了好几米!

    “有些话不能说,有些事情不能做,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军师眯了眯眼睛,“阿勒西兰,整个欧洲,已经没有了你的容身之地了。”

    阿勒西兰捂着腰,疼的脸都快变形了,刚刚军师那一脚正好踢在了他的腰椎上,也不知道是伤到了哪根神经,让他的腰部剧痛,如无数针头在穿刺一般!

    萨拉赫的眼底闪过了一抹震撼之色。

    这个华夏姑娘的心智绝对不是一般人,简简单单的出一次手,就把阿勒西兰给死死的震住了!

    就凭她此时说话所展现出来的气场,绝对不是普通人所能够拥有的!

    “我有点饿了呢。”军师微笑着说道。

    萨拉赫听了,连忙上前:“我马上就带您去餐厅。”

    “我担心他会跑了。”军师指了指阿勒西兰,后者还痛苦的蜷缩在地呢,满脸都是汗水,完全站不起来了!

    “他已经被你踢的受了伤,想走也走不了了。”萨拉赫说道。

    不过说完之后,他便看到了军师那玩味的眼神。

    于是,堂堂的公爵大人立刻改口说道:“好的,我去找一根绳子把他捆住。”

    不知道为什么,萨拉赫面对军师的眼神,感觉到心里面很没底。

    他想了想,便从书柜的最下面一层抽屉之中找出了绳子,军师看着这绳子,眼神之中的玩味光芒更浓烈了:“没想到,萨拉赫公爵平日里的生活也是丰富多彩啊。”

    萨拉赫尴尬的笑了笑:“偶尔兴起,会给生活增添一下别样的情调……”

    说完,他便亲自动手,把阿勒西兰五花大绑了。

    军师亲自试了试绳结的力度,而后点了点头。

    她还有点不放心,又伸出脚来,在阿勒西兰的脚踝上踩了一下。

    这看起来轻描淡写的一脚,却让阿勒西兰疼的再度发出了一声惨叫!

    “把他的嘴巴堵上。”军师命令道。

    于是,萨拉赫便照做了,而后亲自将五花大绑的阿勒西兰给拖进了浴室里,把门给反锁上了。

    “陪我去吃点东西吧,萨拉赫公爵。”军师微笑着说道。

    她本身的长相就很美,一笑起来更是有种百花齐放的感觉,可是,此时萨拉赫完全摸不透军师的套路,因此对方这样的笑容让他越发的捉摸不清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好的,谨遵您的吩咐。”萨拉赫说道。

    他仔细的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得调整一下心情,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好,而现在陪伴在自己身边的还是个美女,这已经算是许多坏消息中的一个好消息了。

    当一身休闲装扮的军师和萨拉赫走在金碧辉煌的白金汉宫之时,她的心里面也是稍稍的有种不真实感的,想着自己以这种方式无限的接近英国皇室所在地,军师的唇角就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丝自嘲的微笑。

    而这个时候,在餐厅之中,晚餐已经准备就绪了,维多利亚从洗手间出来之后,便被几个姐妹们拉着聊天,等待着全员到齐。

    “维多利亚,听说你去了德弗兰西岛。”

    “那个地方前一段时间好乱,你为什么去哪里啊?”

    “你今天才回来,有没有遇到危险?”

    几个大小姐叽叽喳喳的,拉着维多利亚的手问个不停,她们和维多利亚一样,也都是有着皇室血统,经常会聚在一起聊天吃饭。不过所不同的是,这几个姐妹平日里也算是无所事事了,并不像维多利亚有这么强的事业心。

    “是啊 ,去谈一笔单子,没想到正好遇到了叛乱。”维多利亚轻描淡写的笑了笑,也没有过多解释,“我当时距离叛乱中心比较远,并没有受到波及。”

    关于所遭遇的那些危险,维多利亚连提都没提。

    “维多利亚,你为什么要去那个地方呢?你应该早就料到那里会出乱子的。”这时候,一个年长一点的女人问道,她叫洛芬娜,严格说起来,她是维多利亚父亲的妹妹,平日里对其也是疼爱有加。

    “我也没想到会这样,毕竟如果这一笔单子做成了的话,对于公司的业绩也是有着极大的提升的。”维多利亚笑了笑:“我亲爱的洛芬娜,你不用担心了,我这不好端端的站在你的面前吗?”

    “我觉得这不正常。”洛芬娜可不像是那几个大小姐一样,她的头脑是很清晰明光的,她知道,以维多利亚的脑子,不可能预知不到德弗兰西岛上的危险的。

    听了洛芬娜的话,维多利亚的神情不仅没有任何异常,反而笑着说道:“这有什么不正常的呢?洛芬娜,你知道的,我全身心都扑在军工集团上面,这么大的单子,我肯定得亲自跑一趟的。”

    那几个傻姐妹看着此景,一个个的都傻乎乎的点了点头,她们压根就没有想到这其中会有什么样的阴谋。

    洛芬娜见此,还想多说什么呢,结果一个穿着中学校服的姑娘走来,看起来也不过是十八九岁而已,但是从外观打扮上看起来可不像个学生,她扎着满头的小脏辫,画着烟熏妆,指甲也染成了黑色。

    其实这样的妆容在西方的夜店里面很常见,但这里可是白金汉宫啊,哪怕是一时兴起画了这样的妆容,也是很不合适的。

    “洛芬娜姐姐,你有什么好担心的?你难道还会怀疑是乔治希尔害了维多利亚?”这姑娘甩着小脏辫坐下来,神情之中带着不满。

    这丫头年纪不大,但是却称呼洛芬娜为姐姐,说明辈分挺高,说起话来也是老气横秋的。

    可是,她的这句话却让大厅里面陷入了寂静之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