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暗枪

第272章 打铁要趁热

    高非假装喝多的样子,拍了拍左枫的肩头,大笑道:“管他什么少爷小姐的……我和萧小姐先走了。Ω Δ看书 阁WwW.ΩkanΩshuge.la”

    左枫也觉得自己有些酒后失言,见高非好像是没听明白,这正和他的心意,干笑着说道:“好好,两位慢走,再见。”

    高非搀扶着萧宁宁走到街边,招手叫了一辆黄包车:“去沈果巷。”

    车夫:“先生,沈果巷实在是太远了,您还是搭乘电车吧。”

    华泰饭店距离沈果巷确实距离太远,高非想了一下,说道:“那你拉我们去吴淞路。”

    高非的车停在家里,他准备先回家,再开车送萧宁宁回沈果巷。

    一个小时之后,黄包车来到了吴淞路高非家门前。

    给过了车钱,高非一手掏出钥匙打开门,另一只手扶着脚步踉跄的萧宁宁走进屋子里,让她坐在沙发上:“你要不要喝点水?”

    萧宁宁歪靠在沙发里,闭着眼睛下意识的答应着:“不要……”

    高非今天喝的酒有些过量,他怕一会开车不稳,见萧宁宁躺在沙发上休息,自己也走进卧室,半躺半卧靠在床上,他想小憇一下,为了不睡过头,他把闹钟调到半小时之后响铃。

    这一段时间,高非白天应付军统站的事情,晚上还要计划着地下党那些麻烦事,根本不得休息。他太累了,不仅仅的身体上,更是心理上的疲劳。

    今天左枫说那句‘叛徒就该永远钉在耻辱的十字架上’的时候,他在一瞬间有些羞愧,因为实际上,他自己也是一个叛徒,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性质其实都是一样。想着这些糟心事,几分钟后就进入了梦乡……

    恍惚中似乎是夏菊走进卧室里,上了床依偎在他的身边。

    这是在做梦吧?高非在睡梦中叹息着,长久的思念,让他连梦境都留恋不已,在这样的美梦中,他宁愿就这样睡着,永远不要醒来。

    可能是因为寒冷,夏菊柔软的身体拱进他的怀里,久违的女人体香刺激着感官神经,高非忍不住亲吻着对方的嘴唇,而对方也在回应者,这感觉真实的让他突然猛醒,睁大眼睛看着同样刚刚惊醒的萧宁宁!

    两个人的嘴唇还黏在一起,高非的手已经探进她的身体里,萧宁宁愕然几秒钟,发出一声尖叫,猛然推开高非,身体向后退缩着,“噗通!”一声掉在床下。

    她从地板上爬起来,声音里带着哭腔:“高非,你,你欺负我!”

    高非手足无措的坐起来,看了看两个人的衣服,还好都穿的很严实,他解释着:“我以为你是……不对吧?你怎么跑到床上来了?你不是在沙发上吗?”

    萧宁宁背过身,手忙脚乱整理着被高非弄乱的衣服,嘟囔着:“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高非多少有些明白了,萧宁宁一定是在酒精的作用下睡懵了,以为是在自己家里,稀里糊涂之下爬上了床。

    他心里有些懊恼,嘴上还得道歉:“萧小姐,对不起,我真不是有意冒犯你。我以为是在做梦……我现在就送你回家,好不好?”

    萧宁宁想了一下,说道:“我要给家里打一个电话,我父母一定急死了。”

    高非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不禁吓了一跳,现在竟然已经是半夜时分。他拿起闹钟一看,虽然定了半小时之后响铃,但是鬼才知道,为什么闹钟没有响,自己这一‘小憩’,竟然过去了三个小时!

    萧宁宁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喂?妈,是我。”

    电话另一端传来萧太太焦急的声音:“宁宁,你可算是来电话了,在过一会,你爸爸都要给警察局打电话报警了!你在哪呢?”

    “我在高非家里。”

    “啊?……”

    “我喝多了,迷迷糊糊睡了一觉……你们等我一会,我马上就回去。”

    “宁宁,你先别挂,你让高处长接一下电话。”

    萧宁宁回头看着高非,说道:“我妈妈要你接电话。”

    高非无比郁闷的走过来,伸手接过电话:“喂,萧太太,我是高非。您放心,我这就把萧小姐送回去。”

    萧太太此时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焦急,和声细语的说道:“不不,高处长,我是这么想的,你看天都这么晚了,你开车来回折腾太过麻烦。而且宁宁是一个女孩子,深更半夜的回家,难免被邻居说三道四,对她的名声不太好。你看这样行不行,就让宁宁在你家住一宿,你家里不会只有一间卧室吧?”

    面对这样的理由,高非无法拒绝,只好说道:“当然可以。”

    萧太太:“那就给你添麻烦了,再见。”

    高非:“再见。”

    萧太太放下电话,长出了一口气,对身边的萧万廷说道:“这下你可以放心了,你的宝贝女儿没丢,在高处长家里。”

    萧万廷瞪着妻子:“你让宁宁留宿在一个单身男人家里,我怎么放心?”

    萧太太白了丈夫一眼:“你这个当父亲真是粗心,你难道看不出宁宁喜欢高非?”

    萧万廷:“那又怎样?喜欢就可以留宿在人家里?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成何体统!”

    萧太太:“体统体统,你就知道体统!就没考虑过女儿的终身大事?宁宁也老大不小了,别人家这个年龄的女子,孩子都四五岁了,你想让你女儿一辈子守着你当老姑娘?”

    “你这是旧思想!没看报纸上说吗?委员长夫妇正在倡导新生活,今日不同于往日,女孩子十几岁就嫁人划归封建陋习之列!”

    “我不知道什么是封建陋习!我就知道一件事,宁宁既然和高非到了这种程度了,就不能再拖下去了,俗话说打铁就要趁热!”

    “你什么意思?”

    “亏你还是在情报部门工作过的处长!还不明白吗?赶紧托人向高非提亲!”

    “提亲?托谁提亲?”

    “嗳呦,怎么一涉及到宁宁的问题,你的脑袋就变得这么迟钝?当然最好是找他的顶头上司!”

    “找王芳雄?找他倒是可以……我就怕高处长没看上宁宁,到时候被拒绝,那有多丢人!”

    “高非不过是一个中校而已,凭咱们家的门第,配不上他?再说了,就冲今天的事情,我倒要看看他怎么好意思把拒绝说出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