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卡拉迪亚的世界

145

    ,为您。

    就在比尔将头一侧的同时,克斯默德右手中的那根短棍也已被他用力地掷了出去。在短棍被掷出的下一刻,紧随其后纵身跃出的克斯默德,犹如一只暗中潜伏、蓄势已久的猎豹,已飞扑到了布鲁斯的面前。

    投掷是诺德人的看家本领,而克斯默德当然也精于此道。他的投掷本领,虽然比不上他的近身搏斗本领,但也非同一般。无论是徒手格斗还是持械格斗,玛丽特都对他作出过详细的教导。除了在几种近身搏斗武器的使用方面言传身教之外,玛丽特也手把手地教克斯默德学习过投掷。从他十四岁那年的夏天开始,到他十五岁那年的冬天,这一年多时间的持续训练中,克斯默德曾花过一个多月的时间,专门对自己的投掷本领进行过特训。

    只见被克斯默德投掷出的那支短棍,径直所向,正是那个准备喊人过来的比尔。他才刚刚张开口,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就已被那支短棍的一端,不偏不倚地砸在了脑瓜上,令他在感觉脑袋一阵剧震后,立刻失去了意识。他完全没想到克斯默德会来这一手,当真是猝不及防,虽然他已用眼角的余光察觉到了一个影子朝他袭来,但那支短棍的移动速度实在太快,令他完全反应不过来,只能老老实实地受下了这一击。

    比尔被克斯默德的短棍击晕的同时,克斯默德也已赤手空拳地和手持短刀的布鲁斯交上了手。

    布鲁斯看到克斯默德掷出短棍时,就已分了一下神,然后又听到了同伴比尔被击晕后倒地的声音,就更是惊惧不定。他身手不错,遭到克斯默德突袭都还能勉强作出闪躲,并用手中的短刀作出反击,想朝克斯默德砍出一刀,可是他刀还没挥出,便感到右手一麻,便再也握不住那柄短刀。原来克斯默德已击中了他的右手,并将他的短刀夺了过去。

    近身、出手、夺刀,克斯默德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只用了不到五秒时间,也就够一般人在正常情况下完成一次呼吸,简直快如闪电。

    在布鲁斯不顾一切要发出叫喊之际,克斯默德一掌劈在了他的脖颈上,将他击晕了过去。

    相继将三个人都击晕后,克斯默德先是警觉地跑到舱门边,然后将头贴着舱门,凝神谛听了一会儿后,确定外面没有任何动静,才走到那个打开了的箱子旁,借着烛光的照亮,开始拍打一个农民的肩膀,并低声叫唤,想把他从休眠般的状态弄醒。克斯默德拍了好几秒,也叫唤了好几秒,才让那个农民睁开了一双朦胧的睡眼。

    那个农民从梦乡中醒了过来,第一眼就看到了克斯默德,不由得想发出一声惊叫,还好被克斯默德及时制止了。

    克斯默德简单地向他解释了几句后,便帮助他从箱子中爬了出来。等这个农民爬出来后,克斯默德便用短刀将束缚这个农民双手的绳子割开,然后和他分别去叫醒箱子中的另外两个人。

    克斯默德把两个农民和一个农妇救出来后,就按照之前观看比尔开箱时记住的手法,将另一个箱子打开,又救出里面的三个俘虏。就这样,箱子一一被打开,而俘虏则被陆续救了出来。在这期间,克斯默德还用原本束缚俘虏的绳子,将科尔德、比尔还有布鲁斯的手脚都绑了起来,并从他们的衣服割下一些布料,揉成团,塞住他们的嘴巴,然后再让他们躺在一处,排成一排。

    一共二十一个箱子被打开,而每个箱子中都有三个俘虏,一共六十三个俘虏,将这个本来还挺宽敞的舱房变得一片拥挤。从穿着可以看出,他们中大部分是农民农妇,小部分是商队护卫,也有几个衣着光鲜点的暂时不明身份的人。从外貌可以看出,他们中绝大部分是年轻的男女,而男人比女人多,有接近四十人。但无论男女,他们此时看上去都脸色憔悴,神色萎靡,气色极差,这也难怪,他们已不吃不喝地休眠了至少好几天。

    在随后的交谈中,克斯默德从他们的纷纷诉苦中知道他们几乎都是在离群外出时,被海寇所抓住,成为了俘虏。他们大都来自窝车则和附近的几个村庄,少数人来自窝车则东边的艾尔布克城堡一带的边境区域。

    艾尔布克堡是诺德王国的军事重镇之一,而这座城堡和窝车则乃至整个窝车则半岛的关系,如同唇齿相依,唇亡,则齿寒。对窝车则来说,艾尔布克堡就如同一面盾牌,为它提供必不可少的警戒和防护。从这座城堡再往东一小段距离,便是诺德王国和维吉亚王国的一处边界所在。

    维吉亚雪原从卡拉迪亚大陆东北的雪山开始,一直向西南覆盖,其向西方延伸出的一处逐渐狭长的尖端,如同一把利刃一般,直指诺德王国的首都所在——萨哥斯。而占据了整一个雪原的维吉亚王国,便利用雪原所造成的这种特殊地形,对诺德王国形成了一种制约,但这种制约的目标,当然不是雪原的尖端所指向的萨哥斯,而是诺德王国那包括窝车则半岛在内的北部区域。

    雪原王国向西方延伸出的尖端,加上窝车则和萨哥斯之间的那个大海湾,几乎将诺德王国的南部与北部分割成了两部分。和平时期倒没什么,可是一旦诺德王国和维吉亚王国之间爆发战争,那么窝车则半岛以及其以东与维吉亚相邻的一片地区,便会立刻被维吉亚王国从诺德王国分隔出来,并陷入维吉亚王国的包围之中。

    因此在维吉亚王国和诺德王国爆发战争之时,诺德王国的北部往往都会首当其冲,被维吉亚王国所突袭。如果诺德王国没有在战前作好准备,或者没有及时提供救援,那么诺德王国北部往往要以窝车则和艾尔布克堡这一城一堡之力,来对抗维吉亚王国全军的围攻……

    这六十多个俘虏并非全都是诺德人——那几个商队护卫自称他们是来自苏诺的商队,在即将到达窝车则时被一群海寇袭击。克斯默德听过苏诺这座城镇,也早就看出这几个商队护卫不是诺德人,却没想到原来是斯瓦迪亚人。克斯默德生平还是第一次见到斯瓦迪亚人,于是忍不住多打量了这几个商队护卫几眼。随后,他则因为这几个商队护卫说出来的事情陷入了惊惧。

    据这几个商队护卫所说,他们这支商队一共有二三十人,远不只他们现在这几个,而他们其他的同伴也一样是被俘虏,并没有被杀。在他们几个被灌药昏迷之前,都还和其余二十几个同伴呆在一起,但却在现在醒来后,发现只有他们几个在这里,而他们的其他同伴并不在这艘船上。其他的一些俘虏也纷纷诉说类似的和同伴分离的情况。可想而知,要被运去贩卖的俘虏肯定不只这一批,也许,另外的许多俘虏,现在也被装在了别的船上,正在被运去贩卖的途中,而他们能不能那么幸运,可以遇到像克斯默德这样的救星,那可就难说了。

    克斯默德静静地听着这些俘虏们压低声音的抱怨,眉头紧皱,神情凝重。这些俘虏,都是无辜的农民、铁匠、商队护卫等底层的劳动者,都是勤勤恳恳的平民,无一是贵族。平日里,他们有的在村子外的田地间辛勤劳作,有的在城镇中的作坊里埋头苦干,还有的在各地间不断奔波,运送货物……然后,他们还要省吃俭用,为的是能交纳各种费用和税收,以及延续他们那往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穷日子。他们的命运已足够悲惨,可是海寇和奴隶贩子们却还要对他们下手,将他们抓来当俘虏贩卖到异国他乡。有些女俘虏,还哭诉出了海寇们以及一些奴隶贩子如同野兽般,对她们进行的奸污和蹂躏。

    克斯默德沉默地听着俘虏们的诉苦,双手紧紧地握起了拳头,对那些十恶不赦的海寇和奴隶贩子已经恼怒至极,恨之入骨。

    就在这时,俘虏群中突然起了一阵骚动。

    ;克斯默德连忙低声喝止俘虏们,不让他们发出更大的响动。

    “食物!这里面的是食物!”一个农民朝克斯默德激动地轻声喊道,并指着手上的一个打开了的袋子。

    原来,在这个阴暗舱房中堆放的那些亚麻袋子中,装着的全都是诺德式奶酪面包、肉馅饼等算是诺德特产的食物,明显也是作为货物,和这些俘虏一起,从窝车则运往日瓦车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