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逆袭绝色,邪王的倾城狂妃

第432章 就是你

    桃晴雪顿时怔住。

    最少五天?

    那就是说,她要顶着这张苍老的脸孔,生活至少五天?

    思及此,她心里很是不舒服。

    现在的她,自己都不敢在镜中正眼瞧自己,这要是别人看到了,会被吓成什么样?

    她的心中不由自主想到一个人,那就是鬼帝。

    她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此时的模样,最不想让鬼帝看到。

    “那个抱你之人可会是对你下毒之人?”药老问。

    “不会,即便是他身上带毒,也定然不会是他本人所为。”桃晴雪略加思考,回答道。

    “你就这么信任那个风魄?”药老十分淡定的说道。

    桃晴雪抬头看向药老,那眼神中颇有深意,她很意外,药老竟然会知道拥抱自己的人是风魄。“不用那么惊讶,这分明很好猜。从你刚才的反应看来,抱你的人一定是个男人,这风魄神殿之内,只有风煞,风魄,鬼帝,三个男人。风煞是你哥,总不会动不动就与自己妹妹抱抱。而鬼帝虽然护你,但

    是好像一直在躲避你。所以只剩下这神殿的主人,风魄血魔一个男人了。”药老缓缓道来。

    桃晴雪不打算接着药老的话继续说下去,便开口说道:“风魄事事追求完美,即便是要对我下手,也不会用这种毁人容貌的方法,所以我可以确定,不是他所为。”桃晴雪说的这些知识她心中所想的一部分,其实她感觉,风魄表现出来的状态,和昨日对自己说的那些话,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是发自内心的,不掺虚假,所以她知道,他断然不会做出这样伤害

    自己的事情。

    “这几日你戴着这个出去,查探一下究竟是谁对你下手。”说着,药老递给桃晴雪一个纱笠。

    桃晴雪结果纱笠,戴在头上,没有去惊扰苏娘他们,便除了白雾秘境。

    在从白雾秘境出来的那一刻,她忽然间感觉到旁边有人。

    她心中暗道不妙。

    她这样凭空的出现,不管来者是何人,她都不好解释。

    桃晴雪硬着头皮回过头去,就看到了那个令她心为之颤抖的身影。

    鬼帝!

    身形高大的鬼帝,一袭黑袍罩身,看不出身形轮廓,恐怖的异鬼遮面。

    但是桃晴雪从这层层障碍中,感觉到了一丝熟悉,令她心惊的熟悉。

    她很想轻声唤一句“月华”,但是最终她话到嘴边,还是吞了回去。

    “你怎么在这里?”桃晴雪环顾四周,发现周围并没有其他人,只有鬼帝一人站在她的房中。“下人唤你去用膳,敲了半天门都没人应,情急之下闯入房间,发现你不在,找遍整个院子你都不在,便去通知风魄。风魄有事没在,我便过来看看。”鬼帝的声音依旧有些沙哑,语气却异常的温和,甚至

    带着些许不易察觉的柔情。

    透过遮面的纱,她看着鬼帝,想要捕捉到他情绪上变化,但是那异鬼面具下,她连他的眼神都看不太清楚。

    “哦!”桃晴雪淡淡应了一声。

    “你有空间宝物?”鬼帝开口问道。

    “恩,有一个,你要进去看看吗?”桃晴雪没有打算隐瞒鬼帝,而且还十分想让他进到秘境里去看一看。

    此时的桃晴雪,已经将鬼帝当成了月华,而且时间越久,她的这种想法就越根深蒂固。

    “好!”对于桃晴雪的邀请,鬼帝有些惊讶,但也下意识的应道。

    毕竟这样的空间宝物,是每个人最私密的空间,甚至在关键时刻是可以保命的空间,只有关系非常亲密之人,才会如此的毫无保留。

    就在鬼帝思索良多之时,一双温暖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虽然他没有来得及去看那只手,但是他明显感觉到了粗糙。

    而桃晴雪在带着鬼帝进入到白雾秘境之后,便将自己的手深深的藏进了袖口里。

    “晴雪?你为何戴着纱笠?”远处的秦若杰看到带着纱笠的女子,便大声开口问道。

    “今日感染封寒,面容憔悴,也怕传染汤圆,便这副装束。”桃晴雪答道。

    就在秦若杰刚要唤苏娘和汤圆过来之时,忽然间看到晴雪的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黑色的身影,他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差一点跌坐在地。

    那黑色的身影和脸上的面具恐怖之极,令他一阵毛骨悚然。

    “晴雪,你后面!你后面!”秦若杰惊慌的喊道。

    “哦,别慌,他是我朋友。”桃晴雪转身走到鬼帝的身边,解释道。

    “朋友?”秦若杰盯着鬼帝上下打量,有些不可思议。

    闻声而来的苏娘等人也都十分惊愕的看着鬼帝。

    晴雪居然带了一个他们并不熟识的人进入秘境!

    就在众人怔愣的时候,小腿短短的汤圆磕磕绊绊的走到了鬼帝的身边。

    他扬着瓷娃娃般可爱的小脸看向鬼帝,笑得格外灿烂:“爹爹,爹爹!”

    他一边喊,一边扬起双臂,求抱抱。

    看着汤圆如此表现,苏娘立刻反应过来,猛然心惊,大步上前,一把将汤圆拉了回来,搂在怀里。

    “爹爹,抱,抱汤圆。”汤圆被苏娘抱起,但是仍然指着鬼帝,稚嫩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焦躁的喊着,小身体不断的扭动,想要挣扎开苏娘的桎梏。

    但是苏娘又怎敢让汤圆再靠近这样恐怖之人呢?

    虽然晴雪说这是她的朋友,但是苏娘仍不敢大意。

    鬼帝一直盯着小汤圆看,目不转睛。

    他感觉这个小包子给他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其实他刚刚下意识的想要去抱抱这孩子,但是孩子被大人抱走了,他便作罢。

    他心里十分的清楚,这些人对他的惧怕。

    不用看他们的眼神,他也感觉得到来自所有人的戒备。

    “娘亲,娘亲!”汤圆见苏娘根本不放开自己,便喊自己的娘秦。

    “娘亲病了,你切莫靠近娘亲,汤圆乖,听苏娘的话。”桃晴雪怕汤圆一个不小心,会把自己的纱笠扯掉,便拒绝了儿子的靠近。

    小九和烟雨一直绕着鬼帝转圈,将他从上到下看了个遍,没有探出任何敌意和杀气,便也不再那么戒备。

    “好了,你们都去忙吧,我带朋友到处去转转。”桃晴雪对苏娘等人说道。

    闻言,众人不再停留,给鬼帝和桃晴雪留出了清净的二人空间。

    “你是那小包子的娘亲?”鬼帝开口问道,声音中带着惊讶。

    听到鬼帝唤汤圆为小包子,心中一惊。

    在汤圆出生之前,还没有名字的时候,他们一直叫他小包子。

    但是很快眼神就又黯淡了下去。

    很多人都叫小孩子为小包子,也不仅仅是她和月华两人,许是她过于敏感了。

    “对,我是他娘亲,他爹爹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人,百里月华。”桃晴雪说着,语气平静无波澜,但是她心中十分的酸楚。

    “百里月华……”鬼帝呢喃了一句。

    一想到,自己很有可能就是这个百里月华,他的心就像是被针扎一样的疼痛。

    那个叫汤圆的孩子,也是他的孩子吗?

    思及此,他的心更痛。

    他没有记忆,没有实力,什么都没有。

    想到跟风魄的交易,他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这个女人原本是属于他的吗?

    那个孩子,是他的骨肉吗?

    除了与风魄交易,他还有什么选择?

    如果这两个人真的是他的至亲至爱,那他更要强大起来,护他们周全!

    此时的鬼帝,心中矛盾至极。“月华,是一个外冷内热的男人,表面上看上去冷酷无情,满脸的肃杀,但是其实骨子里却是个宠妻狂魔。他是宁可自己受伤,也不要我受伤,宁可自己死,也不要我死,这样一个情深义重的男人。他失踪

    了,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在我的世界里,但我知道,我此生都不会放弃寻找他,除非他死了,或者是我死了。”

    这些话,桃晴雪像是说给鬼帝听的,也像是在说给自己听的。

    鬼帝听着桃晴雪诉说着对百里月华的思念和爱,他以为自己心里会很酸涩,但是并没有,却感觉一阵阵的暖流涌上心头。

    鬼帝默不作声,心中悸动。

    我是谁?

    是她口中的那个男人吗?

    那个幸福的男人?

    桃晴雪忽然间回神,看向鬼帝,感到有些抱歉。

    毕竟自己干嘛要跟鬼帝说这些呢?

    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现在在鬼帝面前,竟然可以如此的放松自己的心情。

    这个鬼帝之前可是千方百计的要置她于死地之人啊!

    现在她不仅仅带他进入了秘境,还毫不设防的对他吐露心声。

    “百里月华,真是个很幸福的男人!”鬼帝开口,说出自己心中所想。

    “是啊,只是不知道他现在身在何处!”桃晴雪目光悠远。

    “你留在风魄的身边,是为了从我身上,得到有关百里月华的消息,是吗?”鬼帝没有丝毫的掩饰,问出了自己心中所想。

    “对,那只是我的其中一个想法。”桃晴雪说道。

    “留在风魄身边,你还有其他的想法?是什么?”鬼帝的声音明显有些不稳,语气中带着不安和焦急。“从你身上,我不一定会得到关于月华的消息,因为,百里月华很有可能,就是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