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上你,躲不开的劫

第220章 访谈节目

    这些人抢钱抢红了眼,直到警察冲进来,还在奋力争抢着。

    手铐铐在他们的手腕上时,这些人才猛然收回神思,各个恶狠狠的瞪着我。

    我爸看着我的目光恨不能可以杀了我,我忍下心中的怒火和失望,对他说了一句,“或许,进去可以让你彻底的改掉赌博的坏习惯。”

    棋牌室被封,老板涉嫌私设赌场,也被带走调查。

    也不知道这件事被什么人给录下了,当天晚上就上了北安新闻。

    新闻里,我跟晏北辰就好像化身成了正义的使者,不少人都在网上为我们点赞。

    很快,转发率和观看率就已经飞速上升。

    我妈哭到哽咽,“南溪,怎么办啊?你爸爸要是被判刑,我要怎么办好啊?”

    说真的,我很不喜欢我妈这懦弱的性子。

    这个世界上,并不是谁离开了谁就活不下去。

    “妈,你难道想要一个只认钱,只知道赌博的丈夫吗?”

    我的问题,我妈迟迟都没有给出答案,只是,她哭的越发伤心。

    我于心不忍,跟周夫人打了通电话,便留下来陪着我妈。

    晏北辰接连接到了好几通电话,都是想要约一下时间,想要给我们做一个报道,但都被晏北辰给推掉了。

    好容易安慰好了我妈,晏北辰轻轻拍了下我的肩,“有没有什么想要吃的东西?”

    我实在是疲累至极,“让我休息一小会儿。”

    他点了下头。

    过了十来分钟,有门铃声响起,他开了门,我睁开眼睛。

    周夫人竟然亲自带着保温饭盒过来,“快些吃吧。”

    我心里涌上一股热流,“妈,谢谢你。”

    周夫人叹息一声,拍着我的后背,“妈妈知道,现在你的心情非常不好,别想太多,或许也是一件好事。”

    我点了下头,晏北辰陪着我一起吃了晚饭。

    她看了眼即便睡熟,也依旧眉头紧锁的我妈,叹了口气,“实在不行的话,就先带回去,这样你也可以少操心。”

    我一怔,怎么都没有想到,周夫人竟然会如此大度的允许我将我妈带回周家。

    虽然她这般说,可是我却不能这样做。

    我妈介怀当年他们将我偷偷调包的事情,如果让我妈天天跟她碰面,她的心情可想而知。

    晏北辰凝眉想了想,“这样吧,暂时就先安排去我们的公寓住吧。”

    周夫人可能误会了他的意思,眉头皱紧,脸上显出不悦之色。

    “我是不会跟南溪分开的。”

    我无语的抽了抽嘴角,如果周夫人不跟我分开,那么她们两人肯定会在一个屋檐下。

    “妈,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先安排住公寓,然后我们找个人照顾她,如果南溪担心的话,司机也是现成的。”晏北辰解释。

    周夫人原本紧皱在一起的眉终于舒展开,“若是这么说的话,我倒是可以接受。”

    我终于也长吁了口气。

    可能是我妈睡得并不实,加上我们刚刚说话的声音稍微有些大,我妈睁开眼睛,看到周夫人的时候,一脸的无地自容。

    周夫人叹了口气,“南溪,你一会儿给阿辰先回去,我有几句话要说。”

    我有些担心,正想要说几句话,晏北辰握住了我的手,阻止了我,不得已我只能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咽回去。

    在门口等了一会儿,我甚至将耳朵贴着门,想要偷听,但房间的隔音效果非常好,我愣是一个字都没有听到。

    晏北辰忍俊不禁的看着我,“行了,折腾了一天了,明天还要配合电视台录访谈节目,听话,先回去好好休息,有什么,都等明天。”

    “她们会不会吵起来?”我一脸担忧的问。

    “你觉得会吗?不过,如果你爸还在的话,倒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晏北辰揽着我的腰,就要往电梯走去。

    我顿下脚步,不想离开。

    “你到底听不听话,如果不听话的话,我要采取强硬行动了。”他恶声恶气的威胁我。

    我瘪着嘴,“可是,我妈面对妈时,心里是有愧疚的,我……”

    “你担心妈会难为你妈?”晏北辰失笑摇头。

    “一开始或许会,不过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妈不会,相信我。”他说着话,在我完全怔神的时候,将我打横抱起。

    我惊呼一声,下意识的抱住他的脖颈,他冲我得逞一笑,按下电梯按钮,走入电梯。

    回到周家后,大概半个小时,周夫人也回来。

    我想要问问我妈现在的情况,却又担心会伤了周夫人的心,那纠结的心情,真的很让人难受。

    周夫人睇视我一眼,“我跟她说好了,如果真的为那个人好,就不要想着怎样才能将他从里边弄出来,他的赌瘾必须尽早戒掉,否则的话,这一辈子他们都会这样浑浑噩噩的过去。”

    我将信将疑,明显不相信,她们就只是说了这么几句话。

    周夫人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大概是知道如果不全都告诉我,我肯定是不会好好安心睡觉的,叹息一声,索性将一切都告诉了我。

    这段时间,我妈先暂时住在周家名下的一处公寓里,她会安排人去照顾她,如果她真的为了我好,希望我可以安心养胎,就不要给我添麻烦,无论发生了任何事情,可以联系她。

    我凝眉想了想,也理解了周夫人这么做的意图。

    但见我没有过多说什么,周夫人稍稍舒了口气。

    晚上,晏北辰安抚了我一会儿,搂着我入睡。

    第二天一早,安安给我打了个电话,跟我约好了拍摄时间,很快她便带着人来到周家。

    因为昨天揭发捣毁一处地下赌场,网上关于我的那些恶意中伤的流言热度相对减轻了不少,今天的这期访谈节目一旦开播,安安说,以她当媒体人这么多年的经验看,完全可以帮我解除困扰。

    我点了下头。

    她将连夜帮我制定的策划案递给我,我跟晏北辰看过之后,她又简单叮嘱了几句。

    为了配合拍摄,所有人都在家中等候,各部分准备就绪之后,正式开拍。

    拍摄进行的很顺利,我跟周夫人之间的互动也非常亲昵,一点儿都看不出作秀的样子。

    最后,我们还一起进了厨房烤面包。

    安安离开的时候劝着我不要太过担心,她是我闺蜜,会站在我的立场上。

    “不过,南溪,你的身世也真的是够离奇的了,竟然会是周家的女儿。”安安张望了几眼,压低声音跟我说道。

    我暗吁了口气,“你就别打趣我了,我这天天真的是纠结死了。”

    “胡说什么呢?”安安嗔了我一眼,“你应该这么想,你现在有两对父母可以疼你,不过,这里排除你那个爸,简直太不是个东西了,之前为了钱可以将你嫁进柯家,还害得你流产,这样的爸,我是不能原谅他,更加不可能为他担心。”

    她话音刚落,我便感受到了一道凌厉的目光,颦眉,望去,我心里一骇。

    这个安安真的是说话不看地方,不过刚刚周夫人并没有跟着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妈,你怎么出来了?”我冲她干巴巴的扯出一抹笑,“外面挺冷的。”

    她的手里还拿着一件外套,目光直直的盯着我,“刚刚安安说的是不是真的?”

    我抿唇,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她。

    现在周夫人是真的恨透了我爸,能够不计前嫌,也只是不想我夹在中间跟着着急上火,但是,刚刚安安的话,明显将她一直压抑在心里的怒火给挑了起来。

    即便我想要打岔将这件事给遮掩过去,估计周夫人也还是不会轻易算完。

    “到底是不是真的?”见我一直没有吭声,她拔高声音质问我。

    安安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有些抱歉的看我眼,笑着说道:“周夫人,你问的是什么啊?我们刚刚在说别人呢。”

    这谎撒的真的是没有一点儿技术含量,我快速敛下心中的纷乱,对安安说道:“你先上车,快点儿将片子剪辑好,我会自己处理。”

    说完,我不由分说的将安安塞进车里。

    安安愣了下,随即快速发动车子。

    看着她的车绝尘而去,我舒了口气。

    周夫人眼圈通红,一脸的气愤,“我知道,都是真的!”

    我试图劝她回去,她抬手摸了下我冻得通红的脸颊,我脊背一紧,“妈,先回去吧。”

    进去后,男人们都察觉出气氛有些不对,晏北辰探寻的看我眼。

    我微不可察的冲他摇了摇头。

    “妈,其实,我之前真的经历了很多,我……”我吞吐着,“原本我不想跟你说这些,只怕你会伤心难过,但是,今天我想坦白的告诉你,只不过,在我说之前,我希望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情。”

    晏北辰眉头一拢,轻咳一声,提醒我还是不要讲比较好,可是,我知道今天如果不实话实说,以后肯定会更加麻烦。

    这就跟生疮一样,你一直遮着,掩着,只能流脓溃烂。

    而安安今天的话已经让周夫人生了疑,我必须要说出来。

    听我说着以前的事情,周夫人几乎晕厥过去,周会长脸色也越来越铁青,感受到周夫人全身都在发抖,他紧紧的将她圈入怀中,安抚的拍着她的背。

    “南溪,都是妈妈不好,竟是让你受了这么多苦!你放心,那些算计过你的人,妈妈一定不会轻易原谅他们。”周夫人虽然声音哽咽,可是那眼神从未有过的凌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