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被宠爱的神明

100.【神明的恋人】

    小天使请支持正版哟,订阅不足需等待72小时才能看到正确内容。看书阁 www.kanshuge.la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一夜傍晚, 一辆救护车驶入龙族公馆, 在大门前缓缓停下。两名医生从车上下来,紧张地对视了一眼, 才打开后车门。

    里面刹那涌出一股寒气。

    车内躺着一具尸体, 全身覆着冰霜。

    ……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他大脑一片昏沉,几次艰难地集中意识, 却又渐渐涣散。

    耳边隐约有几个人低声交谈的声音,空气中还飘着一股苦涩的药水味。

    特别像他以前熟悉的某种味道。

    以前……?那是什么时候?

    未等他想明白这个问题,右眼忽然被人扒开,一束刺眼的光亮刺入瞳仁。

    “瞳孔的情况如何?”头顶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

    “与正常人相似。”另一个声音答。

    亮光的刺激下, 他的眼瞳针刺般的疼,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旁边那个人刹那间受了什么刺激,跌跌撞撞直往后退:“他,他好像醒了!”

    气氛瞬间就变了, 什么东西跌落在地上,哐啷地连响了几声。

    “药呢?镇定剂呢!”

    “楼下办公室里有几支, 我这就去拿!”

    “还用什么药, 赶紧去通知大人!”

    “走!赶快走!”

    几个脚步声慌慌张张地走远,咚的一声把门关上。

    他一个人躺在床上,难受地紧闭着眼。

    过了片刻, 他才渐渐适应了室内的亮度, 缓缓地睁开眼, 一双黑色的,无机质的眼珠,静静地环顾四周。

    房间摆设简洁,却不失豪华。

    床的右侧是一面落地窗,金色的晨曦洒在蓝白间,晃得他视线模糊。有光,有温度,眼前就好像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梦。

    他艰难地撑着身子从床上坐起,正准备下床,左手忽然一下刺痛。

    扭头看去,他的手背上竟插了一只针头,末端连着一根透明的细管,一直连着床边支架上吊着的玻璃瓶,有什么透明的液体正顺着管子流进他体内。

    他伸手抓着那细管,用力一扯,连带着把针头拔了出来,方才放心。

    然后他扶着墙,慢慢走下床。

    房间连着两道门,一扇被从外面反锁了,估计是怕他乱跑出去。

    另一扇门通着浴室,他光着脚踉踉跄跄地往里走了几步,手背上的血迹滴落在地砖上,发出极其微弱的滋滋灼烧的声音。

    但此刻他意识模糊,根本没注意到什么血迹,只是一把抓住前面的洗手台,控制不住地干呕起来。可他胃里空空,根本呕不出任何东西,反而觉得胃里翻搅得更加难受了。

    墙上的镜子映出一个五官深邃的青年,柔软的黑发披至腰间,模样俊美,只不过脸色苍白得病态,嘴唇干裂,漆黑的双眼死气沉沉的,平白添了一丝诡异。

    他抬头看到镜子里的人,略一怔愣……这就是他?

    他从刚刚醒过来就有一堆疑惑:他是谁?这哪儿?他怎么会在这儿?

    他眨了眨眼,镜子里的男人也对他眨眼,看来确实他自己没错。

    说实在的,这副身板也太瘦弱了。

    摸摸自己的胸口,几截肋骨都凸地清清楚楚,堂堂一米八的大男人,却好像风一吹就要倒了。

    他虽然不记得自己是谁,但总觉得自己是该有腹肌的。可当他一把掀开自己的衣服,面对自己平坦的小腹时……可谓是很失望了。

    只一会儿的功夫,忽然室内光线暗了暗,他愕然发现,镜子里站着一个黑漆漆的人影。

    黑影就站在他身后,阴森森的寒气清晰地从背后渗过来,犹如一只冰冷的蛇,吐着蛇信子,顺着他的脊背往上爬。

    他皱起眉,内心更多的不是恐惧,而是厌恶。

    他不动,黑影也一动不动地盯着他,那张黑色的脸上看不出表情,但他却觉得好像挂着诡异的笑容。要是盯着镜子细看,阴影里还有什么像是黑色沙砾一样的东西悬浮其中,密密麻麻的,令人头皮发麻。

    他一只手死死攥紧了洗手台,终于受不了那种令人恶心的压抑感,猛然转过身。

    就在此时,房门被从外面打开,一个年轻的女人领着一帮子人走进来。

    他瞪着那群人,那群人瞪着他。再往四周看去,浴室里根本不见什么黑影,刚刚的一幕就好像是他的幻觉。

    为首的那个女人盯着他,剑锋般的眉梢略微一扬:“你在找什么东西?”

    他艰涩地道:“没什么……”一出声,他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极度沙哑,喉咙也干涩发疼。

    女人目光从未从他身上挪开,略微勾起唇角:“你过来,我们谈谈。”

    浴室的确不是什么适合谈话的场所,他走回卧房,两个穿白褂的男人跑过来扶他,将他搀扶到刚刚的床边,还有另一人给他倒了杯温水。

    他接过水杯,低声说了声谢谢。

    趁这个间隙,他快速扫了一眼这群人,这些人气息寻常,没什么威胁。

    唯独那个女人透露着一股强势,一进屋就难以从她身上移开视线。她个头不高,身姿挺拔,一身深色的皮衣显得厚重、沉着,黑发干练地绑在一侧,发上还盘着一只银器雕刻的龙,想必是象征着什么身份。

    女人似乎察觉到了他的注视,抬起眼,目光接触的刹那间,无形中逼过来一股威压。

    他略一皱眉,可以感觉到这个女人很强,虽然还没有什么明显的敌意,但已令他下意识地竖起戒备。

    “我们之前认识么?”

    “不认识。”女人淡漠道。

    “那……既然我们不熟,”他揉了揉眉心,叹气道,“你能不能别这么盯着我看?”那探究的目光简直要把他看穿一样。

    女人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不紧不慢地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地注视着他:“正常人可不会在冻成冰块的情况下突然死而复生,你让我很惊讶。”

    “死而复生?”他微愣了愣,“你到底在说什么?”

    旁边一个圆脸男惊呼出声:“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沉默了片刻,道:“……不记得了。”关于他之前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他大脑一片空白,毫无任何线索。

    圆脸男与女人对视了一眼,悄悄松了口气,说道:“一周前我们收到搜救中心的来电,说在雪崩处发现了一名我族人的遗体,由于联系不到亲属,就转移到咱们公馆来安置了。”

    他听得一愣,指着自己的脸问:“是我……?”

    圆脸男点头:“对,就是你。”

    他皱起眉头:“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那名黑衣的女人接着道:“你被转移到公馆的那天晚上,忽然奇迹般地出现了心跳,是这些医生没日没夜地抢救才把你救活了。”

    这群穿白褂的是医生?他略微放松了戒备,抬头看向圆脸男,淡淡地笑道:“谢谢你救了我。”

    圆脸男看呆了一秒,连忙摆手:“不谢不谢!”过了一小会儿,他惭愧地压低了声音,“其实我们也没干什么,是你自己突然就有了心跳。我们都觉得你根本就是会冬眠的兽人族,趁着雪崩把自己埋雪里头,口袋里塞个名片,装成尸体来龙族混身份。”

    “什么……名片?”

    黑衣女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卡片:“这张名片是搜救中心在你的口袋里发现的,上面的字迹都被水泡发了,只能看清你的名字——格雷·迦根。”

    他不确定地抬眼看去:“这是我名字?”

    “你在问我?”女人嘴角勾了一下,话里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嘲意。

    格雷抿紧了嘴唇,他不是听不出对方的轻蔑,但一贯谨慎的思维方式令他很快冷静下来,从刚刚一见面他就觉得这个女人在针对他,他们之前没见过面,那应该是因为别的原因,当务之急是搞清楚对方的立场。

    他问那女人:“那你又是谁?”

    圆脸男听到这话,两眼发光地介绍道:“这位是东龙族现任的族长,安吉莉亚·迦根大人,她是这座龙族公馆的主人,也是黎曼极其周边四十二城邦的君主。第三次世界大战中最年轻最引人瞩目的军事家,革命家……”

    “行了,”安吉莉亚不留情面地打断,目光审慎地盯着格雷,“你真的失忆了?”

    格雷声音低沉道:“你看起来很关心我有没有失忆?”

    “我关心的是你有没有在撒谎。”安吉莉亚不以为意地冷笑了声,“一个在雪山迷路的人,身上没带任何补给品,却在兜里塞了一张手写的名片,却偏巧落是我族的姓氏。这还不够可疑么?”

    格雷听懂了,皱眉道:“你怀疑我是假冒的?那我假冒龙族人有什么好处?”

    “以前没有,现在可不同啦。”圆脸男插话道,“三战过后,咱族长大人称王,迦根一族可不就是王族了。我族的确有一些族人在战争中下落不明,有的失踪的时候还是个孩子,谁也不知道他们现在长啥模样,叫什么名字。像你这种装疯卖傻上门认亲的,今年已经是——第三个了。”

    格雷:“…………”

    圆脸男拍了拍他的肩,语重心长道:“我好心劝你一句,如果是装的,就趁早招了。说句实在话,埋雪地里还能活,你肯定是冬眠兽族,龙族可不会冬眠……”

    这时安吉莉亚忽然开口:“我族也有不少人是混血,会冬眠不奇怪。”

    圆脸男赶紧不说话了,悻悻地直点头。

    安吉莉亚注视着他道:“格雷,我身为东龙族族长,有责任保护所有迦根氏的族人安全,如果你真的失踪的族人,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现在我已派人去联邦查证,在那之前,你就先留在公馆继续接受治疗。”

    “对对对,好好休养身体要紧。”族长一发话,圆脸男立马变了一副殷勤的姿态,客客气气地帮他倒水换药。之前被他拔掉的针管也被人重新接上了,说都是为了他好。

    到中午的时候又有侍从送来午餐。格雷没什么胃口,吃了几口,昏昏沉沉地开始犯困。

    圆脸男帮他把饭菜撤到一边:“也到午睡的点儿了,你要不先休息一会儿?”

    格雷倚在枕头上,淡淡地嗯了一声。他意识渐渐模糊,隐约看到两个穿白褂的把圆脸男拉到一边,低声在交谈什么。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开口道:“喂……”

    圆脸男很快走过来,笑呵呵道:“咋了,你都这么累了,还不消停?”

    格雷半垂着眼帘,轻声道:“我忘了问,今天早上我醒的时候,你们在怕什么?为什么要跑?”

    圆脸男笑容僵在了脸上:“怕……?什么怕,你记错了吧,我们只是一时激动好吧!你胡思乱想些什么呢!”

    他迷迷糊糊地哦了一声,没听清对方说了什么,没多久,他就浑浑噩噩地睡着了。

    安吉莉亚一直在远远地盯着他。

    等他睡着后,安吉莉亚转身走进旁边的浴室,在洗手台旁的血迹前蹲下,用戴着手套的左手掏出一张手帕,抹去了地上的血迹。

    血迹擦去后,地砖上露出一个烧得焦黑的小坑。

    那群医生挤在门外,胆战心惊地看着那个焦痕,一个都不敢往里头踏一步,圆脸男两手扒拉着门框,脸色尤其惨白。

    “不碰到血液就没事,”安吉莉亚冷静地下令道,“在他醒来之前,把这块地砖换掉。”

    此时格雷正趴在窗户上看着,手里削着个苹果,只见军队中走出来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一身纯白的军装,踏着黑色军靴,姿态镇定而从容。他下意识地笑了笑,好看,穿得真好看。

    “来依法办案。”阿梅代奥站在众人面前,周身自带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有人声称在祭礼上看见了伪神,联邦法第十一章第五条,禁止假冒历史宗教人物亦或神明,煽动宗教狂热,制造混乱。这种利用宗教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人,必须逮捕归案,依法严惩。”

    由希瞪眼道:“伪神?你来错地方了吧,装神弄鬼的这世上一抓一大把,但八竿子都打不着我龙族。”

    阿梅代奥按了一下手表,一张照片全息投影在空中。

    人群静了几秒,站在由希身边的几位老者悄悄变了脸色。

    格雷手里削皮的刀子一顿,这“画像”上的人可不就是他么?

    由希盯着那张照片,不可置信地拖长了音节:“他——?”她了笑出来道,“议员大人您在跟我开玩笑么,格雷他怎么可能是伪神,他连诸神录都没听说过好不好!?”

    楼上削苹果的格雷:“……”

    阿梅代奥向由希看了过去:“这位小姐,我猜您肯定没去过首都的奥芙卡大教堂。”

    奥芙是“属于”的意思,这座教堂在名字上表明了它所崇拜的神明——暗神卡米洛,这座教堂是联邦首都规模最宏大的一所,有上千年的历史,也是首都的标志性建筑之一。

    由希腮帮子一鼓,有些生气道:“对对对,我是没去过,那又怎么样?我至少看过电影啊!”

    阿梅代奥随意猜了一下:“《暗河神殿》?”

    由希吃惊道:“你也看过?”

    阿梅代奥淡淡道:“不错的纪录片,不过你要知道,即便电影讲得再详细,也不可能让你看到教堂内的那张神像,暗神冕下的画像只在夜间展示,而且禁止拍摄。不过今天为了办案,我也不介意把副本给各位看一下。”

    他又在手表上一点,另一张照片被投影在空中,顷刻间,人群中传来了频频倒吸凉气的声音。

    由希来回盯着两边几乎一模一样的相貌,震惊得如遭雷劈,她呆愣了两秒,赶紧回头求助族中的几位长辈,却看到他们一个个都表情深沉,显然早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她才迟钝地反应过来,原来所有人都知道了,唯独她被蒙在了鼓里……

    楼上的格雷只是奇怪了一下,怎么又是他的“画像”?然后继续当他的吃瓜群众,切了一块苹果送进嘴里。

    只听阿梅代奥冰冷道:“把照片上的这个男人交出来。”

    “……”格雷差点没一口噎死,三天前就有人要把他带走,今天怎么又来?

    他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受欢迎了。

    阿梅代奥这话一出口,手下几个持枪的军人便准备往里闯。

    由希到底是跟着安吉莉亚上战场拼杀过的,一把拔抢拦在他们面前:“站住!谁给你的权利抓人!什么时候长得像古神也触犯法律了?”

    “犯没犯法得审过才知道,”阿梅代奥淡淡道,“你是想阻挠联邦捉拿嫌犯么?”

    由希只觉一股强大的灵压忽然倾轧而下,她脸色唰的一下白了,握枪的手控制不住得发抖——这个人强她太多了。

    一名龙族长者上前扶住她,脸色严厉地对阿梅代奥道:“请您住手!她还只是个孩子!议员先生,你既然到龙族公馆来抓人,总该通知我们族长一声,现在族长大人不在……”

    阿梅代奥不留情面地打断他,声冷如冰道:“安吉莉亚不在,东龙族便群龙无首,连个能站着说话的人都没有了么?”

    “放屁,你再说一遍试试!!”由希暴怒地扑上去要去他拼命,还未靠经阿梅代奥三米内,旁边当即冲出来一名军官拽住她,照着她的肚子狠狠揍了一拳,又拧着她的胳膊把她死死按在地上,“你给我看清楚你面前的是什么人!上议会议员你也敢打?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