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拒之门外

    得知聂倩倩和莫尚谦闹翻,许鹤溪按耐不住了,但是,聂倩倩心情不佳,根本就没有心情理他,不过他如何的打电话,发消息,都始终是石沉大海,了无音信,许鹤溪不罢休,直接找上了门儿去。

    许鹤溪清楚,破坏他们感情的始作俑者究竟是谁,但是,他就只有一个小小的心愿而已,能够和聂倩倩在一起的小小心愿,所以我他愿意为了这个小小心愿,做一回伪君子,小人。

    都说感情是自私的,爱情也不例外,在一段感情之中,有得意之人,必定也有失意之人,所以,许鹤溪和莫尚谦两个人中间,注定要有一方和聂倩倩无缘,出于自私的角度,不管聂倩倩如何想,许鹤溪的心中都希望能够和他共始终的那个人,都可以是聂倩倩,而不是其他人。

    许鹤溪思来想去,总不至于咩浅色的拒绝就打消了自己想要见她的念头吧?所以,他必须得试试,又不是不知道她家在哪里,既然她不肯出来,那就自己找上门儿去:“咚咚……。”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聂倩倩本来在房间中看书,这声音打扰到了聂倩倩看书的心情,聂妈妈出去看朋友了,刚刚出门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回来啊?那会是谁?聂倩倩起身往门口有去,透过猫眼看到了许鹤溪放大的脸,这人还真是锲而不舍,自己都已经拒绝那么多次了,他是听不懂人话还是怎么样?

    聂倩倩和莫尚谦的感情破碎的事件当中,许鹤溪和聂倩倩共同出现在街角的这件事情无疑是做了导火线的,所以,现在这种时候,聂倩倩本来就是不怎么愿意见到许鹤溪的,看到了许鹤溪,那天的场景就始终是历历在目,挥之不去的阴影,聂倩倩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才不想要因为许鹤溪的再次出现,而变得一团糟糕呢。

    “你回去吧,我都说了,我不见你,我身体不舒服。”许鹤溪不断的敲着门,聂倩倩也没有办法,只好开口说道。

    “你哪里是身体不舒服,根本就是心里不舒服,你有什么事情说出来我们一起商量,有个人诉说,总比你一个人瞎想要好啊?”

    聂倩倩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两个人处理,总比一个人要好的多,但是……,总之就是自己现在还没有想好,心乱如麻,见了许鹤溪又如何?不过是徒增误会而已,聂倩倩靠在门上不做声,她希望许鹤溪能够有点儿眼色,自己的不理会已经是不想要他留在这里的讯号,但愿谁都别为难谁。

    “你怎么不说话了?还是在不断的不理会我短信和电话的时候彻底的关了手机?聂倩倩,你到底在逃避什么啊?你每次都是这样,关机是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的,你快点儿给我出来。”许鹤溪锲而不舍的敲门说道。

    直到,许鹤溪大嗓门的声音影响到了邻居的正常休息,聂倩倩只听到邻居的吼骂声道:“小伙子,你是让我们看电视呢?还是让我们听你演偶像剧的声音啊?敲门没人应就回去,别在外面瞎吼,这一栋楼不止她们家一个住户。”

    邻居的吼骂声可以说在一定的程度上帮了聂倩倩一个大忙,聂倩倩希望许鹤溪能够知难而退,别在这里瞎折腾了,因为自己的心情还没有能够得到完全的沉淀,怎么能够坦然的面对他呢?

    然后,许鹤溪尴尬的道歉说道:“对不起啊,我会注意的。”邻居关门进去,许鹤溪对里面的聂倩倩说道:“好,你不出来是吧,那我等着,你愿意出来为止。”

    “你……。”聂倩倩很多时候真的不知道拿许鹤溪怎么办,他一直以来的执着,自己岂非是熟视无睹?但是,感情是没有办法勉强的,虽然,聂倩倩也不得不承认,很多的时候,许鹤溪带给自己的舒心远比莫尚谦的要来的多的多,但是,这种情感,却始终是没有办法能够拿开和爱情相提并论的。

    她于他,只是友情而已,这一点,聂倩倩比谁都清楚,但是,唯独对此事质疑的就是莫尚谦,不过,也算是情有可原吧,周莉落回来之后,他们之间的问题就层出不穷,聂倩倩心想,也许是他们之间的缘分已尽,也就只能事已到此吧。

    莫尚谦伤了自己的心,自己不能尽数要回,但是,聂倩倩却希望自己怎么样都不要成为那个让别人伤心的人,许鹤溪的好意,她何尝是没有一点点的感觉?即使事实是这样,但是,却也始终改变不了许鹤溪始终是挡在自己和莫尚谦之间的一根刺,就如同周莉落一样。

    聂倩倩不想和许鹤溪在这里死缠烂打,她心想,他总归是会回去的吧?在自己没有了任何的回复和消息之后,任谁都会失去耐心,所以,她回去房间继续看自己的书《世界偏爱自愈自乐的你》,像是心情得到了久违的洗涤,所有的坏心情也都开始要渐渐的学会将其转换成人生的正能量,生活依旧前行,但是,满足其条件的却是一颗始终前行的心。

    聂倩倩看看这个房间,自己在这里生活了这么长的时间,所有的一切的东西都陈设如初,但是,奇怪的就是,人永远无法在这所有的东西都保持着惊人的相似的时候还继续的保持着原样,人亦如此,感情亦是如此。

    曾经不曾设想,自己和莫尚谦也有到今天的这一步,聂倩倩最相信,两个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信任,但是,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这样?莫尚谦没有预兆的沉默,进而引发的一系列的危机,他们之间,是不是早就已经出现了问题,只是自己心盲没有看见而已?

    聂倩倩放下手头的书,心烦之余,突然想起门外可能还在一旁固执的等着自己的许鹤溪,但愿他想通了之后已经离开了吧,聂倩倩走到门口,发现许鹤溪依然固执的像是个木桩一样的坐在门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