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贵女盛宠札记

158.第一五八章

    生产过后,清雾似是经历过生死磨难一般,已经累极。她匆匆看了眼孩子之后,便沉沉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

    刚刚睁眼,便发觉全身无力酸软。她稍稍动了下.身子,难受得紧,倒吸一口冷气,忙又止了动作。

    但就这极其轻微的声响,依然惊动了在床边守着的人。

    霍云霭本是靠在床边帐幔旁小憩,听到响动一下子惊醒,抬头问道:“你可还好?”只一瞬,刚刚还带着睡意的双眼便已清醒。

    他给清雾掖了掖被角,抬手抚向她的鬓边,轻声道:“天色还早,再睡会儿罢。”

    早晨微微的亮光透窗而入,落在室内,静谧而又平和。

    清雾抬手握住他的手,笑道:“不早了罢。”望向他的双眼,看着其中泛起的红丝,轻声道:“你一直守着?”

    霍云霭并未答她。听她嗓子有些嘶哑,起身给她倒了杯水,又扶她半坐着,将水饮尽。

    屋内的声响惊动了外头守夜的人。

    杜鹃并未听清里面发生了甚么,忙撩了帘子进来。看到这一幕,忙上前去,打算替了霍云霭来伺候清雾饮水。

    霍云霭回眸淡淡看了她一眼。

    杜鹃望见后顿了顿,端正行了个礼,低眉敛目地躬身退了出去。

    不多时,嬷嬷抱了孩子进来。霍云霭亲自将他接了过来,放到清雾床侧,又让所有人都退了出去。

    小家伙正在睡着,粉嘟嘟的惹人怜爱。

    清雾目光柔柔地看着小家伙许久,轻轻在他额头上亲了下,然后侧过身去望向身边的夫君。却发现霍云霭的神色……

    颇为纠结?

    看他表情难得地如此精彩,清雾想笑,思量了下,又故意板起了脸。怕吵醒小家伙,放低声音说道:“怎么?不喜欢?”

    “不会。很喜欢。”霍云霭轻笑一声。

    即便再喜欢女儿又如何?这可是他和她的第一个孩子。父子连心,那种亲情的血缘牵绊,是怎么样也无法割舍的。这小家伙是他的长子,也是未来的帝王。身为父亲,必然要好好地亲自教导他。

    不过,再释然,心里头终究是有个很小的疙瘩存在。

    半晌后,霍云霭终究忍不住,极轻地憋出一句:“如果再有个女儿就更好了。”

    清雾没好气地斜睨了他一眼,转过头去不搭理他。

    现如今刚刚生了儿子,就又问她要女儿。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儿?

    霍云霭再喜欢儿子,再喜欢女儿,最心疼的还是自己的小妻子。

    看到清雾好似不开心了,他心中有万千纠结也抛到了一旁。当即撩了衣衫侧卧到清雾身边,紧靠着清雾的后背,将她和小家伙一起揽入怀中。

    清雾刚刚生产完,现在身子虚得很,刚才翻身一下就差不多用尽了力气。此刻是半点反抗的精力都没了。

    熟悉的怀抱环绕着她,心安到了极致。她再也顾不上和他计较,眼帘慢慢紧闭,不多时,便沉沉睡去。

    霍云霭看妻子睡熟了,本想翻身起来。谁料小家伙这个时候突然张着小嘴打了个哈欠。只有指尖大笑的小嘴微微开合,而后又抿了抿,最终合上。已经再次睡着。

    霍云霭看着他时的眼神瞬间柔和到了极致。探手戳了戳他小小的嘴,又抚了抚娇妻的唇。他低笑了声,给一大一小两个珍宝都盖好了被子,这才起床。唤来于公公,让他把所有的奏折和书册都搬来这间屋子。

    有了小家伙后,整个皇宫都热闹了起来。伴随着他渐渐长大,宫里到处都留下了他的欢笑声。

    自从他满了三个月,某人就再也忍耐不住,从下午开始就痴缠着清雾,非要她晚膳后就将儿子交给了嬷嬷和宫女们。她则独自留下来陪他。

    至于陪的方法……

    清雾一看霍云霭那黝黯深沉的目光,就有些脊背发寒。虽知道孩子大了,她身子恢复后,总要来上这么一遭。可一想到他饿了这么久了,今晚上指不定怎么折腾,对于这个恢复的头一次,便有些莫名的惊慌。不由得就想退缩,打算和他好好商量一番。

    “孩子还小。不如,我陪陪他。晚上,晚一些了我再回来?”

    “晚些回来做甚么?”霍云霭淡笑着抚上她的唇畔,“想着趁我睡迷糊了再过来,我就算想做些什么,也没那个精力是不是?”

    清雾没想到他全猜中了,只能干笑两声作为回答。

    年轻帝王的唇角微翘,俯身到她耳畔,用只有两个人能够听见的声音说道:“今日你回来再晚,我都会等着。大不了明日不早朝了便是。”说着,又在她腰后轻轻地揉了一下。

    清雾一听这话,顿时羞得脸通红。

    这个时候没征兆地突然就不早朝了,个中原因,也太引人遐想了。

    这怎么成!

    气恼地推了他一把,清雾只能认命地去妆奁边卸去发簪和首饰。

    谁知刚拔下簪子其他的还没来得及做,已经脚下一空眼前景色骤然开始旋转。待到反应过来,已然被他抱着腾空而起。

    清雾紧张得声音都在发抖了,“你别、别……”

    “嗯。我会轻点的。”

    “不不,我是说,时间……”

    “无妨。刚刚天黑,还有好几个时辰,时间够用。”

    清雾还想再挣扎着说些甚么,却也没机会了。只因已经来到了床边。

    热切的吻骤然袭来,大手扯开衣襟探入衣内,火热的身躯覆了上来……

    再然后,她便只能在他的攻势下辗转呻.吟,娇娇地承受着,再不能思考半分。

    小皇子是个闲不住的性子。

    刚会爬,就想走。刚想走,就打算跑了。宫女嬷嬷想要护着他,被他支使过来支使过去,一转眼,人就不见了。惊得大家齐齐去寻他。听到他在山后的咯咯笑声,才发觉他就藏在近处。

    即便是这么顽皮,但一见了霍云霭,小家伙就立马不乱来了。双腿绷紧脊背挺直,装模作样地看上去乖巧得很。

    霍云霭面上对着孩子的时候十分严厉,要求严格。私下里,却是一脸无奈地时常给清雾感叹:“你我都不是跳脱的性子,这孩子究竟随了谁?”

    后来,他似是有些悟了,与清雾道:“瞧着与他三舅舅倒是有些相仿。”

    小皇子的三舅舅,便是清雾的三哥柳岸风。

    听闻霍云霭这样说,清雾颇为哭笑不得,“三哥即便性子如何,也和孩子无关罢?”

    柳岸风虽是她的三哥,却是柳家人。清雾的生身父母乃是文家人,与柳府没有血缘关系。

    霍云霭闻言,却是摇头叹息,“许是你在柳府潜移默化久了,就能有关系了?”

    清雾对他这个十分不着调的论断相当不认同,说又说不过他,索性不睬他了。

    过不多久,霍云霭自顾自又到了她身边来,揽着她说道:“听说,儿子像娘亲像舅舅,女儿像爹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清雾听了这话,便是一顿,斜睨了他一眼,哼道:“怎么?”

    “他也已经两岁多了。不如,再生个女儿罢。”他在她的颈侧落下一个热吻,含糊着说道。

    谁知,过不多久,真的就又查出了有孕。

    霍云霭开心极了。

    小家伙也开心极了,整天围着清雾说:“我要有妹妹啦!”

    清雾听着这相似的论调,甚是无语,拉了他的小手问:“谁说是妹妹的?”

    “爹爹!啊,不对,父皇。”小皇子声音越来越低。

    清雾气闷。

    果然!真是他说的!

    这一胎怀的比上一次辛苦很多。肚子也大了许多,腰腹都更受累。

    霍云霭甚是心疼,每一晚都要帮她揉腰,希望她能好过一点。

    清雾每每抱怨说这个孩子个头太大,而且也比上一个闹腾。

    霍云霭但笑不语,怕她紧张,只说是正常的,无需担忧。

    清雾便也稍稍放下心来。

    谁知才怀了七个多月,忽然清雾突发阵痛,就要生产了。

    霍云霭早有准备,忙让人赶紧收拾好一切。不到半个时辰,便已准备妥当。

    霍云霭片刻也不敢离开,所有的事情全部退了,守在产房外。

    许久后,一声啼哭响起。

    他蓦地站起身子,便听贺喜声:“是个小皇子!”

    与上一回清雾生产时不同,这次霍云霭抱过孩子,依然片刻不敢挪眼地看着屋子。

    不多时,又一声啼哭响起。

    “恭喜皇上,是位小公主!”

    霍云霭忙问:“清雾如何?”

    “娘娘安好!”

    听了这话,霍云霭松了口气。他望向门口刚刚抱出来的可爱小姑娘,缓缓笑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