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她与光同行

156.番外五 三生所爱

    盛夏已过,初秋的天气正是凉爽。

    汽车行驶在盘山公路上,微风吹过,两侧山林传来树木花草的清香。樊歆看着宜人的风景,忍不住拿相机拍了几张。

    照片拍好后,手指习惯性向屏幕上后拉,翻出了相机里其他的照片。

    一张张照片几乎都是一颗颗可爱的小脑袋,一个比一个像慕春寅,最像的当属老三,不仅脸像,还有那傲娇跟骚包的神态举止,简直是慕春寅的缩小版,让人感叹当真是基因强大!

    她笑了笑,抚着照片里孩子们与老公的脸,微笑感叹光阴如梭。

    结婚六七年,她生了一排小萝卜头,此后便一直处于半息影状态,有制作极好的戏就去拍,没有便在家陪一家老小。

    当然,除了家庭与事业外,公益事业她也从未止步,比如在贫困山区建了不少希望小学,这次她来M市的偏远山区就是考察一下环境,再建几所希望小学。因为这事,一周前她离了家,萝卜头们就丢给了慕春寅,约莫着家里现在每天都在上演“爸爸回来了”的热闹话题。

    照片一张张往后翻,除了家里大小萝卜头与自家男人帅帅的面孔,另一张面孔蹦了出来,还是利落的短发,还是汉子式的大笑,只是不再穿着朋克风的衣服与马丁靴,换上了通勤简约的小西装。

    莫婉婉。

    岁月匆匆一过,莫婉婉说起来可是一群人中改变最大的那一个。三年前莫老爷子突然身患重病,莫氏的担子就落到了唯一的继承人莫婉婉身上。许是终于理解出了这些年老爹的不易,又许是明白了这样庞大又沉重的企业责任,莫婉婉敛去了从前的嘻嘻哈哈疯疯癫癫,渐渐成长起来。这不,不仅过去的朋克风打扮都少了,曾经彪悍张扬也变成了风风火火雷厉风行。原先樊歆反正还担心她无法适应身份改变与商道生涯,还总想着让自家男人帮帮她,没想到在莫老爷子与一帮老臣的辅佐下,莫婉婉居然也稳住了莫氏江山,这点倒是让所有人刮目相看。

    不过也有让人烦恼的,那就是莫女王的终身大事,眼瞅着女王今年都奔四的人了,别说婚姻,连段恋爱都没有,可把莫老爷子愁的!为此还专门托樊歆去劝过自家女儿,樊歆受不住莫老爷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就去了,结果话还没说完,莫婉婉笑了笑说:“你问问头条帝,如果不是跟你结婚,换个人他愿不愿意?”

    这话一落樊歆也就明了,莫婉婉这人看似不羁洒脱,可感情却恰巧相反,不是自己喜欢的,绝不将就。

    只是她喜欢的那个人……唉,也是一言难尽。

    看她为难,莫婉婉反倒还安慰她:“难过啥啊,一个人自由自在也不是挺好的吗?再说了,我现在有儿有女,还怕没人跟我养老送终?!”

    樊歆更不知如何作答——这有儿有女指的就是她的几个萝卜头,莫婉婉把他们收了都做干儿子干女儿,只要有空就去慕家,大包小包全是萝卜头们的礼物……

    “到了,樊姐!”助理的一声清轻呼,唤回了樊歆的思绪。

    樊歆下了车,来到要去考察的地方,接着当地的村长来了,带着她走着弯弯扭扭的山路看学校。

    其实这个村原本是有学校的,但因为贫困落后,不论是学校配套还是师资力量都远远落后,再加上财政补贴不足,校舍歪了倒了没钱修补,渐渐成了危房,也就不敢再当学校了,学生们只能去遥远的山头,走上十来里路,翻山越岭去别的乡读书。

    村长一面介绍着,一面指着另外山坡上新建好的几套崭新楼房,高兴地说:“这次还真是多谢你们了,不辞辛苦的帮我们做好事!学校做起来后,学生们都乐坏了,喜欢到一个个每天放学都舍不得走!”

    樊歆顺着村长的手指看着那崭新的楼房,微怔。

    她这次是来考察的,计划都没确定,怎么学校已经建好了?她正纳闷,身边的助理也疑惑出声:“张校长,您是不是弄错了?我们只是刚刚到这,还没谈建学校的事呢!”

    “啊?不是你们?”老校长也愣了,“前几个月有人找到了我们,说是你们星光爱心机构的呀,来了没几天就确定了这事,很快就做好了学校,不仅校园大小设施,老师校职工等人员配套,甚至学生的配套校服书包文具……都一起弄好了呢!”

    见樊歆一行人更是云里雾里的模样,他往学校大门一指,“我没说错,你仔细看,是星光希望小学啊,你们不就是这个机构的吗?我还以为你们是一起的,他们负责做,你负责来验收。”

    樊歆听到这更是蒙了,星光爱心机构的确是她创办的,但这个学校却真不是她做的,莫非有人打着她的名号做好事?这也太奇怪了!

    想了想,她往学校走去。

    ……

    此时已是晌午,学生们吃过了饭正在午睡,学校里安安静静的。

    老校长带着樊歆几人围了学校一周后绕到了后面的小树林,树荫掩映里依稀露出一个孩子与一个大人的背影,似乎是某个顽皮的孩子不肯睡觉,非要缠着大人一起玩。

    老校长指指林里的大人,道:“哪,就是这个先生来找我的,学校也是他找人盖的,盖好了后他还在这呆了几天,不过听说也要走了,我还以为跟你们是一路的。”

    他在絮絮叨叨什么,樊歆已经完全听不到了。

    葱郁的树木里,她的目光久久凝视在那个背影之上。

    从枝叶缝隙中斑驳漏下阳光里,那一袭薄荷色衬衣深色西裤,还有他笔直的背脊,背对着她抚琴的姿势,似乎永远不会改变。

    温浅。

    时间如流水匆匆,这么多年了,她已经不记得多久没再见到他。

    自跟慕春寅结婚以后,她便已决心与曾经的他相忘于江湖,而他大概也是尊重她,在她婚后第二年,他将荣光总部迁到了遥远的T市,自此便再无往来。而他一贯又是低调的性子,即便这些年他开疆拓土,他也很少上新闻。

    或许从某一方面讲,温雅是对的,起码她的眼光没有错,虽然她当年不惜性命斩断了温浅的儿女私情,但最终果然成就了荣光的复兴辉煌——这些年在温浅的带领下,荣光集团的板块扩张到极致,某些领域甚至以碾压之姿傲视全国。

    但即便如此,他反而比从前更低调,私生活更是从不对媒体曝光,所以这些年他过得如何,樊歆几乎不知情,而少数知情人士——比如莫婉婉,也为了不打扰她现在幸福又平静的生活,再不提他。

    樊歆也从不问,知道他过的好,平平安安在世界某个地方,她就够了。

    而那些曾撕心裂肺爱过的往事,随着时间推移,在儿女们相继出生的忙碌与充实中,曾经渐渐沉淀为回忆深处的光影,不刻意,她不会再想起。

    如果说非要在这分开的几年找出一点涟漪或者交集,应该是在六年前。

    那年她刚生完慕家老大,孩子呱呱坠地的那天,来探望的亲友同仁将医院长廊堵的水泄不通。眼看着她婆婆一个人招待不来,慕春寅只能在陪产后恋恋不舍的暂时离开病房,去外面招待远道而来的客人。

    而她在屋里床上,听着外面络绎不绝的贺喜声、抱孩子看孩子的啧啧称赞声,还有他老公不住对人诉说着身为人父的喜悦声,只觉得浑身洋溢着满满的幸福,末了就在这幸福中倦极地睡去。

    但迷迷糊糊中,她总觉得窗外有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温柔、绵长,又带着按捺不住的欢喜,像是在外守候多时,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很想睁开眼看看那人是谁,但是刚分娩完毕,她身体疲惫至极,最后无力地沉沉睡去。

    醒来时后全家都候在一旁,细心地照顾她。然而,在某个慕春寅离开的瞬间,小金上前轻轻跟她说了一句话。

    “刚才……温先生来了。”

    那一瞬她微怔,原来刚才那个窗外静静守候的人,就是温浅。

    小金接着说,“我问他要不要进来看看,他摇头走了,临走时把这个给我,说是给你的贺礼。”她说着拿出一个盒子递给了樊歆。

    樊歆打开一看,正是多年前温浅在拍卖会上拍的那个天价蓝钻,彼时他将这颗稀世蓝钻命名为“Star”。

    后来那颗蓝钻就被她收了起来,放在家里,再没有用过。

    就像她曾对他的那颗心,放在深深的回忆,也没再动过。

    却不想,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在这偏僻的山区,她竟又遇见了他,更让她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一直在默默支持着她的公益事业。

    一时心下复杂难言,她便就那么站在小树林外,看着树林里的男人。

    孩子还在缠着他,但也许不是缠,而是在学琴——是的,两人面前摆了一架钢琴,孩子一面弹,他一面看,时不时摆正他的手纠正他的姿势。

    “这孩子是谁啊?”樊歆身边助理压低声音问。

    樊歆摇头。其实她也好奇。

    五六年没见了,她不知道温浅过得如何,有没有结婚,有没有孩子。而面前这个小男孩,顶多三岁左右,穿着干净的衬衣背带裤,小脸干净又清秀,并不像山村里的孩子——莫非,是温浅的?

    其实想想也没什么,她嫁给慕春寅七年,孩子都生了一串,老大都快上学前班了,这七年里温浅低调的找个女人结婚,生个娃再正常不过。况且他还是堂堂的荣光掌权者,连个继承人都没有,未来这么大的企业该以何为继?

    但想是这么想,她仍是好奇,想确定这个孩子是不是温浅的。

    仿佛是说什么来什么,下一刻那孩子中断了学琴的动作,仰头对温浅说:“爸爸,我渴了。”

    温浅看着孩子,目光平和又温柔,也是在那一霎,他仿佛意识到林子外来了人,但他并没有转头,似乎以为只是普通的过路人,他的目光仍落在孩子脸上,摸摸孩子的头说:“渴了就去屋里找妈妈。”

    “哦!好!”孩子高兴地从温浅的膝盖上蹦了下来,一面跑一面冲屋里大喊:“妈妈!妈妈,萧萧要喝水……”

    学校的后院果然走出一个年轻女人,隔得远了,樊歆看不清她的面容,她起先看着孩子皱了皱眉,随后将目光落在温浅身上,温浅背对着樊歆,樊歆看不到他的脸,但温浅似乎轻轻比了个姿势,那女人立刻笑了起来,牵起孩子的手往屋里走,边走边说:“说了多少次了,中午你爸爸在那里谱曲子,你不要去打扰……”

    “可是我想爸爸陪我嘛……他总是好忙……”

    母子两絮絮叨叨就这样进了屋,树林外的樊歆也轻轻转身离开。

    飒飒的林风经过,她唇角弯起一抹笑。

    看他如今有了家庭与孩子,拥有了寻常人的天伦之乐,再不必对着夜半清冷的月光将一杯杯冰水下肚,她为他感到高兴。

    .

    秋日的阳光温柔地倾撒在山林,樊歆一行人渐渐越行越远。

    而山坡的学校后,年轻的女人走了出来,端着乡下常见的搪瓷杯,走到了树林里,向着钢琴前弹奏的男人说:“天有点热,喝点水吧。”

    温浅接过水,慢慢抿了一口,然后向女人说:“方老师,刚才谢谢了。”

    女人拨了拨刘海,清秀的脸表示她的年纪还很轻,她略显羞赧的笑了,说:“我该谢谢您才对,萧萧不懂事,被我收养了后,我让他喊我姨他非不听,现在看到你喜欢你,又乱喊你爸爸……给您带来麻烦不好意思,其实他还小,并不懂爸爸妈妈的意思……”

    温浅轻压下巴,没再说话。

    方老师也没走,站在温浅身后看了半天,终于鼓起勇气问:“刚才那个她……就是您天天弹得那首歌里的女主角?”

    温浅没有回答,只是遥遥看着树林旁的那条小路——方才,樊歆就是从那条路离开的。

    最终他将目光收了回去,双手压上钢琴,黑白流畅的琴键,他修长的指尖已然开始拂动。琴音如叮咚的流水,盘盈在秋风渐凉的树林。

    .

    而那边,樊歆搭上了返程的车——既然这里的希望小学已经做好,那么,她便马不停蹄奔向下一个点,继续公益之行。

    盘山路路况不好,车子走得格外慢,再次经过那所温浅建造的希望小学时,樊歆身旁的助理忽然道:“樊姐,你有没有听到音乐的声音?似乎是有人在唱歌!”

    樊歆竖起耳朵,琴声如泉水淙淙,还真传进了她的耳朵,一道传来的,还有曾听过的一首歌。

    “假如,倾尽一生痴迷,

    岁月能否让我如意?

    曾看过的花开,遇到的春季,踏过的小溪,

    十指相扣的甜蜜,耳鬓厮磨的佳期,

    永不会别离。

    .

    琴弦无法停止,弹奏那首等你。

    琴弦停了,我在下曲等你。

    花儿谢了,我在春天等你。

    风雨来了,我在港湾等你。

    生命尽了,我在来生等你。

    .

    三生所爱,三生所系。

    纵不能相守,亦无需哭泣。

    下个轮回再寻你。

    而这一世,这一世。

    我是金岳霖,你是林微因……”

    ……

    歌声随着琴音缓缓流淌,即便刮过树叶的风将歌声吹得支离破散,樊歆仍是一字不漏全听清了。

    是的,这熟悉的歌,这熟悉的曲,甚至不需要人唱,她便已烂熟于心。

    它叫《三生所爱》。是某个人为她做的曲。

    当旋律出来时,樊歆喉中猛地一哽。那些年她深埋在岁月里的片段,如浪潮席卷翻涌而出。

    演唱会舞台上,那个人曾用无数萤火虫,以及载满鲜花的热气球向她表白。

    巴黎法国的街头,瓢泼大雨中他曾将雨伞盖在她的头上,哪怕自己一身湿透。

    湖心岛一事后,他曾不顾家族反对,也要千里奔波寻找她,在那间花田小屋,他用真心治愈她的伤痕与阴影。他曾在花海单膝下跪,向着苍茫大地与绵延花海虔诚替她戴上戒指。

    他们也曾有过十指紧扣信誓旦旦,也曾陪伴着彼此勾勒未来美好,耳鬓厮磨想要一生一世。他甚至为她不惜与家族决裂,放弃拥有的一切荣光,甘愿成为天底下最普通的男人,陪她过最细水长流的生活……他更曾几次为她出生入死,哪怕自己鲜血淋漓,也要护她周全……

    那些年,世人都说她深爱他,但他又何尝不是深爱着她?或许他的爱,不比慕春寅少。

    只是强大的命运,终究拆分了彼此。

    夕阳渐渐滑下,樊歆扭过头去,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轻快地擦了下眼角。一旁助理眼尖,在后视镜看到她眼中有水光一闪,凑过去想递张纸巾,没想到樊歆却将手机掏了出来,打开了手机相册,一张张翻看照片。

    照片上还是那些大小萝卜头,还有慕总裁骚包的脸,樊歆静静看着,不发一言。

    小助理便也没再打扰。或许,不是每个人都能释怀往事,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彻底遗忘过去的爱恋。

    但无论如何,再难过再不舍,人还是要向前看。

    未来更重要。

    ……

    车子慢慢远去了,而那天,小树林的歌声还在随着琴声不眠不休。

    最后几句散落在晚霞漫天中,像风的叹息,绵长悠扬,又像是誓言,掷地有声。

    “三生所爱,三生所系。

    纵不能相守,亦无需哭泣。

    下个轮回再寻你。

    而这一世,这一世。

    我是金岳霖,你是林微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