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求求你退婚吧

38.等你好了的

    昏暗的灯光让席宴清有些恍惚, 当他的目光看到趴在炕上面朝着他的罗非时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正在做梦。如果不是梦的话,视他如情敌的罗非怎么会这么安安静静地睡在他身边?

    对了,他记得他一直在不停地走山路, 不停地走。他想要去见罗非,然后他不就见到了么……

    席宴清试着抬手, 去摸罗非, 不料罗非这时“噌”的睁开眼来!

    “清哥?!”

    “罗、罗非?”席宴清吓一跳,“我这是……”他的声音怎么跟枯叶之间摩擦似的?!

    “清哥你终于醒了!”罗非却是兴奋得话都没敢大声说,很怕把席宴清给吓得再昏睡过去似的,“清哥你真的醒了!天啊我这不是做梦呢吧?!”

    “我睡了很久吗?”席宴清这会儿才渐渐反应过来, 他好像……好像在山里受伤了。后来他回到家, 然后……

    “你都高烧昏睡了整整七天了!”罗非的声音有些发抖, 眼眶瞬间红了,“我还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呢, 你可吓死我了你知道嘛!”

    “我说你怎么瘦了这么多。”本来下巴就挺尖的, 这下更尖了。

    席宴清眼里带着心疼, 他把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胳膊上,去抚摸罗非的脸颊肉, 明明伤口被牵扯得有些疼, 却还是忍不住想要这般抚摸着罗非。

    他的罗非,心心念念的罗非,原来真的在他身边。

    罗非小心握住席宴清的手, 自己伏低了些, 免得席宴清够着费劲儿:“别乱动, 好不容易好一点,可不敢再乱来了。”

    席宴清说:“都听你的。”

    七天,确实够久的。可能对于这个时代土生土长的人而言,这么“短”的时间里能醒来那是得老天眷顾呢,毕竟连着七天高烧,那应该是感染了吧?可对于他们这种见识过炕生素的威力的人来说,确实有些久了。

    席宴清并不知道,罗非刚刚掐了一下自己的腿,很怕自己是在做梦。直到感觉到疼,这心才安稳了。

    罗非这时低下头,在席宴清干燥的唇上舔了舔,小鹿儿似的大眼睛认真地瞅着席宴清:“清哥,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席宴清:“……”

    罗非见席宴清不应,还以为他没听清,又说:“清哥,有没有感觉哪不舒服?”

    席宴清皱着眉说:“哪都不舒服。”

    罗非这可吓坏了:“哪都不舒服?!”这还得了?!罗非赶紧把席宴清的手小心放下来:“你等着,我去找大夫!”

    席宴清却一把将他抓住:“我是说,我现在动不了,所以不舒服。我想抱着你。”

    罗非心里一颤,却没有甩开席宴清,而是略一思索,很配合地侧躺到了席宴清的旁边,很小心地挨着席宴清的同时却又不至于碰到席宴清的伤口:“给你抱。”

    席宴清小心地把手绕过罗非的头,轻轻抚着罗非的发丝。真正的抱是不可能了,但是让他这样感受着,他便觉得心里十分安稳。

    罗非又问:“饿不饿?”

    席宴清说:“饿。”

    罗非想都不想地说:“我给你弄了米汤熬着呢,你要喝点吗?”

    席宴清说:“我只想吃你。”

    这要是搁以往,罗非肯定得说“刚有点精神就嘚瑟!”,但这一次他却是点点头,说:“等你好了的。”

    席宴清发现这下更特么难受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想现在就蹦起来把罗非用力抱在怀里扒开他的衣服,这样这样,再那样那样!这小妖精,简直是老天派来专门对付他的!

    起不来的席宴清倍觉糟心,恨不得下一秒就好起来了。但恢复体力是需要一个过程的,更别提他这次消耗得这么大。

    这时天还没亮,罗非见席宴清一时睡不着,喂他喝了点米汤,又问他:“有尿没?”

    席宴清还真有点儿想上茅房。但是他现在还没恢复到能自个儿去解决。说话都要听不清声音了,更别说起来上厕所了。只是让罗非接着多少有点儿……

    罗非看出来席宴清在别扭,去拿了一个小小的坛子过来:“你昏睡的时候都是我给你弄的,这时候来什么不好意思劲儿啊!赶紧的,有没?”

    席宴清“嗯”一声。

    罗非过来之后,把席宴清的裤子退了,捏着他那一根替他接尿。

    这场景,简直……

    席宴清感觉他高大的形象一下就毁没了。

    罗非却做得十分自然。他替席宴清接完尿之后出去倒掉,洗洗手回来继续陪着席宴清,好像他一直就是在这样做的。

    患难见真情——席宴清看着罗非,猛然想到了这句话。只是罗非的黑眼圈那么重,他看着就得心里一阵抽疼。明明说好了要好好照顾罗非不让罗非受委屈的,结果让罗非受委屈的倒成了他自个儿。

    “这几天辛苦你了。”席宴清忍不住说。

    “没事儿,只要你醒了我就不辛苦。”罗非一看席宴清似有些内疚,忙说:“真的。先前一直都是大哥和罗毅轮流过来帮忙的,昨儿个看你没怎么烧了我才让他们别过来了,好好在家休息一晚。要不平时这会儿都是两个人一起看着你。一会儿等天快亮的时候他们估计还得来。”

    “嗯,那你也再睡一会儿吧。”到天亮还得一会儿呢。

    “我不睡,我看着你。”罗非却觉得自己现在一点也不困。他好不容易把席宴清盼醒,这会儿精神亢奋着呢,他一点也不想睡。万一睡了再醒了之后发现自己只是做了个梦怎么办?所以还是不要睡了!

    “不用看着,我感觉好多了。”席宴清说,“听话,再睡会儿。”他以往尽量惯着罗非,从来没让罗非这么累过,这一可把罗非熬坏了。

    “真没事儿,清哥你睡,你得多休息。”虽然他一点也不想让席宴清闭上眼睛。席宴清睁开眼他心不慌,眼一闭他又心慌了。

    席宴清席宴清见劝不动,倒也不劝了。主要是他自己刚醒来,精力也还跟不上,说这么一会儿话感觉把一整年的力气都用上了,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彻底痊愈。

    等痊愈了,且得对罗非再好点儿才行。

    席宴清想着想着,很快又睡了过去。

    罗非摸了摸席宴清的额头,发现他不再烧,便出去把灶炕里的灰掏了。

    过一会儿罗茹和罗吉过来了。罗茹带了些吃的给罗非,她往桌上摆的时候,罗吉问罗非:“这一宿怎么样?还烧吗?”

    罗非咽了口馒头拍拍胸口:“前半夜烧了一会儿,后半夜烧就退了。后半夜清哥还醒了片刻呢,喝了点米汤,还跟我聊了会儿天。”

    罗吉和罗茹都露出惊喜的神色:“那可太好了。”

    罗非长长呼口气:“总算可以放松一些了。一会儿我再把药熬上,让清哥继续喝。”

    石释开的药确实是更靠谱的。后来那两天梁大夫也来过,见他们换了药,直说这确实比他开的药方子更好。而且见席宴清有起色了,梁大夫也替罗非高兴。

    罗非琢磨着,等石释他们来了,且得好好谢谢他们才行。

    石释当时说的是过几天,而他自己估算的也是席宴清三到五天便能醒。席宴清一看便是那种身体底子好的人,大多数时候这样的人对伤病的抵御能力也是比那些身体弱的要强出不少。于是他回镇上的第五天,他又去了华平村。不用说,媳妇孩子自然也都是带了的。

    小常乐还惦记西瓜呢。

    席宴清这时候已经彻底退烧了,夜里也没再烧起来。他的精神状态也比刚醒来那会儿又好了一点。要不是罗非千叮咛万嘱咐不让他乱动,他都想坐起来呆会儿。但是罗非说了,石释来之前谁敢动他他就跟谁拼命。

    罗非对石释的医术可说是深信不疑,他打算等石释批准了才让席宴清下地。

    席宴清一方面好奇,一方面又有些小小的妒忌。他怎么没看出来那天那个买香囊的男人还懂得医术呢?这把他家小毛驴给崇拜的,他心里都不得劲儿了!对石释救他的那份感恩之心都让他打了个八八折。

    于是当石释进来看席宴清的时候,席宴清的表情有些微妙。还好石释诊脉的样子让他很快反应过来,这确实是位医者。

    “怎么样石大哥?”罗非见石释把手收了,心急地问。

    “如无意外应是不会再烧起来。不过暂时还不宜乱动,最好再躺着休养些时日。”石释说,“一会儿我走前再给他换个方子,罗非兄弟你把先前井伯送来的药给他吃完之后再换上新的给席兄弟吃五日。”

    “好的石大哥。”罗非问,“也是一天喝三回吗?”

    “对。”

    “那石兄,请问我几时才能下地?”席宴清心急,看着罗非这一天天里外忙活,他能不急么?

    “只要药粉按我说的每日换,明日即可下地。只是下地缓缓走走便可,暂且不能做重活。特别是搬搬抬抬的,都需要注意着,须知若是伤口再裂开那可就更麻烦了。”石释边写着药方边说,“不过席兄弟你身子骨好,恢复的时间当不会需要太久,所以也别太心急。放松点,更利于你恢复。”

    “谢谢石兄。”席宴清说,“这次真是麻烦你们了。”

    “无妨,相逢即是缘分,何须客气。”石释把方子给了罗非,“罗非兄弟,内人和犬子还在菜园?”

    “是啊石大哥,常乐又蹲西瓜地旁边呢。”罗非笑说,“应该是有熟的,正好让他摘了回去时带着。”

    “呵,孩子这般小大都容易忘事,可这西瓜常乐倒是一直念着,让你们看笑话了。”石释说,“那席兄弟你且慢慢养着,我出去看看。”

    “多有怠慢,石兄且见谅。”席宴清说完见石释出去,拉住罗非的手,“一天,我再坚持一天。”

    “嗯,我再给你接尿一天。”

    “媳妇儿,我说咱能不能别提这茬?”

    “你求我呀?”罗非见席宴清快好了,便有心情开玩笑了,他伏低身子对着席宴清小声耳语,“你说亲爱的,我好爱你哦,你快别提给我把尿这档事儿了。哼哼,那我就不提。”

    “小兔崽子,什么时候让你把尿了?”席宴清仗着罗非离得近,捏住罗非的耳朵,“你见过被把尿把硬的?”

    “你又好了是不?又耍流氓!”罗非戳戳席宴清,“快老实给我休息着!我出去看看中午做点什么吃的。”

    “去吧,别太想我。”

    “滚你的蛋!”罗非弹了一下席宴清的脑门儿,出去了。

    本来罗非是想留石家一家三口吃过饭再回的,但天瞅着又有点要下雨的意思了,李思源便没让罗非忙。

    罗非实在不好意思让他们白跑一趟,便又去菜园子里摘了些长得模样好看的菜拿筐装上。

    小常乐一看,还不等双亲说什么呢,仰脸甜甜地说:“谢谢罗叔叔。”

    罗非说:“不客气,以后你常来罗叔叔家玩儿。”

    小常乐点点头:“嗯!”

    李思源捏捏儿子的小脸蛋儿:“那我们先回了,等席兄弟好了,你们也去石府上玩儿。”

    罗非说着一定一定,把石家一家三口送出村子。

    席宴清在屋里,把胳膊抬起来握了握拳头。他感觉这一段时间躺的身上没什么力气。

    罗非把人送走,回来一看就他跟席宴清,终于可以放开些了,便坐到席宴清旁边问:“清哥,你想吃啥?我给你做。”

    席宴清也不知是躺得太久了还是因为吃药的原故,没什么食欲,就说:“随便什么都行。”

    罗非这一天里也看出来席宴清不大有味口,便给他蒸了一点馒头,熬了小米粥,里头还加了点菜丁。这样又好消化又有营养,总比吃咸菜强多了。

    席宴清却是没吃多少。就吃的那一点还是因为怕罗非担心,所以强吃进去。

    他心想大概是因为躺得太久吧,人嘛,不起来走动走动,消化能力也会跟着差,肯定就不是那么特别爱吃了。

    原本席宴清一顿至少吃三到四个馒头,还能喝一两碗粥,可现在他却只吃了半个馒头,粥也是只喝了半碗。

    罗非看着这样,不着急就怪了。

    下午的时候,罗非趁着罗吉在,去买了块豆腐,给席宴清弄的青菜拌豆腐。席宴清吃了一些,随后就不再动筷子了。

    “清哥,你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咱这儿要是没有,那我就去镇上给你买。”罗非想着,肯定还是要多吃点恢复得才能更快啊

    “你每顿都换着花样给我做,已经很好了。我就是躺太久了,等过两天起来活动活动,食欲自然就会好了。”

    “那明儿个我给你弄点菜包子吧?”席宴清不是说了么?就爱吃菜包子。

    “好啊。”席宴清想想那天早上吃的味道,还真有些想吃了。

    罗非收拾完桌子便去弄了些清菜洗了放一边沥水,随后揉面,发面。第二天一早,天没亮他就开始忙活起来,蒸了席宴清爱吃的菜包。

    席宴清起来之后吃了一个半菜包,喝了一碗粥,可把罗非高兴坏了。

    早上这会儿空气正好,罗非往门口放了把椅子,再跟罗毅把席宴清扶到门口坐好:“清哥你先坐这儿晒晒太阳吧,我去把鸡鸭喂了。”

    “这阵子真是辛苦你们了。”席宴清捏捏罗非的手。

    “不辛苦。”罗非抹了把汗,“跟你在外面干的那些活比这也不算什么。”

    “是啊,一家人,席哥你可千万别客气。”罗毅说,“只要你能平平安安的就比啥都强了。”

    “嗯。”席宴清笑笑之后放开手,看着罗非在院子里忙活。

    不一会儿罗非喂完鸡,又去把衣服拿过来洗。他把椅子放在席宴清不远的地方,边洗边陪席宴清聊天:“清哥,以后就别上山采药了吧?”

    席宴清考虑半晌:“那倒不至于,不能一招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再说这世上也没有唾手可得的财富,所以该努力的时候还是要努力的。不过我跟你保证,以后会更加注意,更加小心。”

    罗非咬咬唇说:“那至少下雨了之后在地干好之前不去吧,不然我估计我都得提心吊胆的了。还有,我决定接如意绣坊的活,这样你也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席宴清没想到罗非会做这样的决定,一时间心疼,抚了抚罗非的脸。他有心想问问那株人参怎么样了,但因为罗毅在,他便没说。

    夜里罗毅就回去了,席宴清见罗非忙完进到屋里躺下了,这才问:“那棵人参还在吗?”

    “在啊。”罗非说,“藏得好好的呢。先前我还想着给你治病得把它卖了,没想到遇了石释和李思源。他俩这次给你看病一分钱都没收,所以那棵人参就一直没卖呢。前些天你没醒的时候我问过梁大夫,梁大夫还说石释开的那些药也要不少钱的,所以我还合计着回头得给他们送些什么才行。石释说李思源挺喜欢我绣的东西,让我有空的话给小常乐弄件小衣裳什么的。我寻思回头等你再好些我就去镇上买点好料子,给他们一家三口做一套亲子装。”

    “主意倒是不错,不过这三件衣服做下来可有你累的。”席宴清牵着罗非的手,“看来等为夫好了真要好好疼疼你。”

    “说说就到歪地方。”罗非戳席宴清的脸,“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不正经呢?”

    “我说好好疼疼你,我又没说用什么方式疼你就说我歪,咱俩到底谁歪嗯?”

    “你歪。”罗非又去拨弄席宴清的眉毛,“不过说真的啊清哥,这边生病受伤都太吓人了,咱俩以后且得护好身体。”

    “嗯。放心,以后我一定会多注意。”

    “……你今晚不会发烧了吧?”罗非的声音有些小了。

    “放心吧,肯定不会。”席宴清给罗非盖好了肚子,在他的身上轻轻拍。

    “那就好……”罗非含糊地说着,居然就睡着了

    这几天罗非的神经一直紧绷着,白天不睡觉,夜里又睡不好,家里的活还得干着,可把他给累坏了。现在总算可以彻底放松了,他就睡得特别特别沉。

    席宴清反倒睡不着了。

    他计划着,等他能恢复正常活动的时候他就把那棵人参卖了,因为只有罗非手里钱多一些,才能有更多的安全感。

    还有,他要用这笔钱再做点什么才行。

    原主在军队的时候着实有些好朋友,他们有些还留在军队发展,有些则和席宴清一样解甲归田了。当时席煜回来的时候还真有人邀请过他一起合伙做生意,只不过当时席煜没有一口答应。

    至于后来席宴清为什么没有去,那是因为那些人中有些十分精明,他担心长久相处下来会容易被对方发现问题,所以才决定先在华平村把罗非拿下再说。

    再怎么排罗非也都是排第一,席宴清的目标从来没变过。而现在,这目标已经拿下了——算是拿下了吧,至少罗非现在对他有感情了。虽然他们还没到那一步,但这只是时间问题。

    席宴清隐约记得,他昏睡不醒的时候好像有人在他耳边说过,生死都会陪着他一起。

    还有,他说想吃罗非的时候,罗非说的是什么?说的是:等你好了的。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罗非已经完完全全接受他了啊!

    席宴清想到这里,突然就抑止不住地兴奋起来了,如果不是他现在身上还没多少力气,早就扒光了身边这只小毛驴!

    罗非睡着睡着,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危险感。

    他做了个奇怪的梦。他梦见自个儿变成了一头小毛驴,旁边正蹲个大老虎,大老虎对着他眼睛直放光!

    罗非醒来的时候看着席宴清,才发现席宴清睡着呢。他暗笑自己做的什么梦,出去做饭去了。

    结果!往后的几天,他再看到席宴清的时候,席宴清总是两眼放光地瞅他!

    席宴清这是饿急眼了吧?!

    罗非赶紧给席宴清碗里夹了一筷子菜:“清哥你慢慢吃,我要去一趟韩旭那儿。”

    这家里简直没法呆了,罗非感觉席宴清可能想把他生吞了。

    席宴清确实是憋坏了,他越是看到罗非喜欢他却又有点怕他的样子就越是想占有罗非,看罗非夹个针线包出门,他好悬把罗非拉过来直接按桌上。

    疯了吧你席宴清?!

    席宴清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儿一言难尽。

    好在他并没有疯魔到有暴力情绪,他只是看着罗非的样子,想着得做点儿什么准备,让罗非能轻松点接受他才行。

    然而有句话怎么说来的?哦对,计划没有变化快。

    席宴清刚决定等再休养两天就给罗非一个惊喜,那边,罗非就先给了他一个惊喜,还是个伴着十足惊吓的惊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