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63.第63章

    这种感觉周雳弦很陌生, 但是并不影响他的好心情,缠着他十几年的困扰突然没了,他恨不得向天嘶吼, 表达他的喜悦,怎么会生气呢!

    “雳弦, 你帮帮我, 帮帮我。”

    说着范初兰脱掉外套,露出白皙的脖颈和圆润的香肩。

    周雳弦一愣。

    范初兰继续脱,随着她的动作,衣衫落尽, 露出大片的香肉。

    是个男人, 面对这种情况, 都会有反应的好不好!

    周雳弦吞了吞口水,眼睛瞪的滚圆, 死死的盯着赤裸的女人, 只感觉身体里的那团炽燥更加浓烈, 游走全身,几乎就要无法抑制喷薄而出。

    范初兰抬起了头, 双目带情, 面上含羞,见对面周雳弦僵立不动,要紧牙关, 脱掉最后的遮羞物, 赤裸着身子。

    “雳弦……”

    范初兰满含情欲的娇声喊道。

    “轰”一声, 好像有什么东西断了,周雳弦上前几步,一手便轻而易举地横抄起了女人,飞快的往楼上跑。

    范初兰双脚缠着他的劲腰,胳膊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红唇重重的吻向男人的喉结。

    真是个妖精,周雳弦被她的动作弄得身体更加炙燥,大手狠狠拍向女人的翘臀。

    范初兰不怒反笑,脸上更是露出沉醉的表情,娇媚的呻吟声,吐在他的耳窝里。

    要疯了,他感觉快要疯了,周雳弦忍不住低头下去,张嘴又一口含住了她火热的一侧耳垂,火热的舌卷添了一口后,毫不留情的咬下去。血腥味顿时充斥在口间。

    范初兰突然遭到周雳弦毫无防备的侵犯,耳垂肉都被他咬破了,一疼,大惊失色,“啊”的一声叫出来,神志稍稍清醒,随即又被情欲的巨浪淹没,抱着男人不停的亲吻。

    周雳弦踢开紧关的房门,径直的将女人送到床上,自己蹲在床头,找到丝带后,飞快的绑上去。

    范初兰被绑的很不舒服,想要挣扎,丝带却绑的越来越紧。她稍稍恢复意识,就看到周雳弦红着脸,蹲在床头给她绑丝带。

    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还要玩这个。现在,他不是应该扑到她身上,狠狠的弄她吗!

    周雳弦颤抖着手,将丝带绑完后,摇摇晃晃的跑到隔壁。

    看到还在床上酣睡的小人,扑了上去。

    ……

    杨媛媛感觉身上有什么东西在压她,好沉啊,她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她抽出胳膊,使劲去推,就是推不开。估计她这是遇见鬼压床了。

    听人说只要醒来就没事,她拼命的想要睁开眼,可是眼睛跟上了胶水一样,就是睁不开。

    完了,她不会被鬼给压死吧!

    周雳弦挣脱开束缚着自己的衣服,火热的身体紧紧的抱着柔然又玉凉的身体,一声舒服的呻吟从他口中发出。

    一脚将碍事的被子踢下床,他匆忙的跪坐在她身上,剥开中午才给她换的睡裙。

    入目滑若凝脂的寸寸肌肤,更加烙红了他的眼睛,他分开她的双腿,就要进去。

    新手开车,难免有意外发生。周雳弦也不意外,一不小心将车开到三环外。

    杨媛媛只感觉某个不可言说的位置传来强烈的刺疼感,猛地睁开眼,模模糊糊仿佛看到有张人脸在自己脸的上方,距离不过几厘米,她脸庞上也热乎乎的,就是那人哼哧的热气,大吃了一惊,张嘴惊叫出声,可是声音才刚刚起了个头,嘴巴就被那人给堵住了。

    周雳弦张开大口,堵上她的嘴。

    他可不想在自己兴奋的不得了的这个当口,除了她的呻吟声,听到其他一切嘈杂的声音。

    他一堵上她的唇,就强行欺开了唇瓣,深深地吮舌不放。杨媛媛感觉自己就要透不过气了,下意识地呜呜摇头。双手拍打他的胸膛。

    周雳弦腾出一个手,将她的双手压向头顶,并固定住她的脑袋。

    两条舌头都在她小嘴里塞着,杨媛媛气的呜呜叫唤,眼睛瞪他。周雳弦丝毫没有注意到,大舌专注的纠缠小舌。

    杨媛媛大脑开始发晕。应该是吸入氧气不足导致。直到她快要憋死了,那个男的才松开了她的嘴。

    新鲜的空气吸入肺里,杨媛媛立刻张开大口喘气,可是一口气还没喘过来了呢,就被周雳弦的动作吓一跳。

    “周雳弦 你要干嘛?快放开我!”杨媛媛哭泣的嘶喊。

    “小乖,我的身体好了。听说第一次有点疼,你忍忍,明天咱俩就去结婚!”

    周雳弦捉住她的双腿,放到自己的腰间,大手钳着她的细腰,身体慢慢的向前倾,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滚落,滴到她的身上。

    杨媛媛扑棱着双腿,嘴里恐惧的嘶喊,“快停下来,周雳弦,求求你了,我害怕!”

    周雳弦不耐烦的皱皱眉头,厉声道:“女人都得经历这一遭,你放轻松点就好了。”

    他都要强奸她了,她怎么放轻松啊!可是这个姿势,周雳弦明显不会停下来,杨媛媛眼泪鼻涕流的一塌糊涂,哑着嗓子道:“那你温柔点行不行!”

    都这个时候了,还温柔!周雳弦粗喘着气道:“好,温柔。”以后一定温柔。

    杨媛媛听到他的回答,张开嘴圩一口……,她气还未吐完来呢,他就进来了!

    好疼啊,她的身体好像被劈成了两半!

    好……快啊,她还未抱怨完呢,他就已经结束了!

    周雳弦一脸的懊丧,难以置信的看着同样一脸懵逼的小乖,强调道:“我就是太紧张了,”主要是里面太温暖了,他没忍住。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杨媛媛抽着气对着他说。

    明明是很正常的一句话,可是听在周雳弦耳里,仿佛就是在嘲笑他一般。他的脸色一变,完全不复刚才残余的温柔,狠狠的扑向她。

    外面的月亮,渐渐的升起,又缓缓的落下。已经到了下半夜了。

    杨媛神色麻木的看着身上还在起伏的男人,听着咕噜噜叫唤的肚子,沮丧着脸,她好饿啊!

    一天一夜都没怎么吃饭,还被他拉着不停做苦力,肚子早就空了!周雳弦到底好了没有啊!

    “小,小乖,你怎么,不叫了?”

    叫你妈,她都快饿死了,哪有力气叫唤,杨媛媛扭头,透过窗户,看了一眼外面的月色,哑着嗓子道:“周雳弦,你快点,我好饿啊!”

    周雳弦箍住她腰用力几下,发出了极其舒爽的长长一声叹息。倒在她身上。

    一百来斤的重物压在身上什么感受,杨媛媛表示,她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下去,重死了!”

    女人就是事多,周雳弦哼哼唧唧的翻个身,结果又被她一脚踹下床,泥人也有三分性子,更何况是周家大少爷呢!

    周雳弦从地上爬起来,眼神狠狠的瞪着她,咬牙道:“你踹我干嘛?”

    杨媛媛指了指满身的秽物,不再言语。

    洗澡说出来不就行了,干嘛踹他,这样他多没面子啊!现在好歹他也是个纯爷们了!周雳弦抱起大汗淋漓的她,俩人一起入了浴室。

    小乖满身青青紫紫的伤痕,都是他的杰作,周雳弦不好意思的咳嗽几声,动作轻柔的给她洗漱。

    杨媛媛闭上眼,享受来自温水的抚摸。突然睁开眼对着忙碌的男人道:“我饿了!”

    周雳弦身影一顿,十分认真的说:“我也饿了!”

    “你去做饭!”

    “……不!”

    已经有过一次经历的周少爷,义正言辞的拒绝了杨媛媛的提议。

    杨媛媛顿时就感觉这个世上没有能比她更加苦逼的人了,这才下了床,他就把她当女佣给使唤!周雳弦很行啊!这大男子主义发挥的,想当完美!

    ……

    “小乖,面好了,吃吧!”

    周雳弦从厨房里端过一大碗番茄鸡蛋面,放到她眼前,自己又屁颠屁颠跑过去,给自己也端一碗。

    杨媛媛瘫坐在沙发上,拿起筷子,挑出一跟面条,瞅了又瞅,诧异的瞄一眼吃的喷香的男人。无奈的叹口气。

    她都已经处理好所有的食材,就差最后一步煮熟面条。可是做饭的时候,她的腿都在发软,站都站不稳了,干脆就让他接手算了。

    结果面条还没给煮熟!

    算了,就这样吃吧!反正也死不了人。

    “对了,你的身体是怎么回事啊!”杨媛媛嘴里含着面条含糊道。

    周雳弦抿一口汤,正色道:“我猜测施加在我身上的诅咒失效了!”不然怎么会吃点春药就会有正常反应呢!

    杨媛媛眼泪簌簌的掉进海碗里,闸都闸不住。撇嘴道:“你真的好了?”

    周雳弦点点头,疑惑道:“你哭什么?”

    “我这是为你开心!”开心个屁,她明明是伤心好不好。说句不好听的,她还真希望周雳弦一直病下去。这样的话,她就永远不用再经历像今夜这样所遭遇的折磨了!

    周雳弦却很满意她的回答,一脸欣慰的笑笑,温柔的摸了摸她的脸颊,柔声道:“还是小乖心疼我。快点吃面吧,吃完了就去休息。对了,别忘了抹药。”

    杨媛媛脸趴进碗里,泪眼朦胧的点点头。她肯定不会忘记抹药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