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姐[古穿今]

71.新年10

    防盗ing~搜了一下发现有盗文心好痛qaq

    她可以去找一个新的狱霸抱大腿,商夏肯定就拿自己没办法了吧?

    就像现在的那个2122一样。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ge.lā

    可是一般拳头硬的人身边本来就会围着很多人了, 刘兰兰行动起来也不方便, 机会很少,她蹲了好几天, 才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

    刘兰兰埋着头无声而又快速地走到了一群男犯人旁边。

    孙向龙那天虽然被商夏以单方面殴打的方式碾压了一次, 现在大家也都知道她才是老大了,但她不像以前的他那样横行霸道欺负人,基本没什么存在感。而孙向龙的实力在那里摆着, 并不是说打不过商夏他就直接废了的。

    所以跟着孙向龙的几个小弟比如那天的陈海威几个人,现在还是跟着他的——反正商夏也没说不许。

    “老大,五中队的1010这几天到处放话说你是个废物,连个女的都打不过, 传的兄弟们都知道了,你看咱们是不是去教训教训他?给他长长记性?”

    “要我说,那个2158那天就是偷袭的,以前从没有听说过她有这么厉害, 咱们大哥是大意了,被她打了个措手不及。这回让咱大哥准备好了再去修理修理她。不是说在哪儿跌倒就在哪儿爬起来嘛, 大哥收拾了2158, 那些看笑话的人肯定屁都不敢放一个了。”

    刘兰兰听得心里一喜,正打算开口附和几句——

    “老牛你是不是存心想看大哥笑话?那女的看着就是真练过的,我估计先前说她一圈捶钢板的事情也是真的, 这样的人你叫大哥去再跟她打?不是自己上赶着找抽吗?”

    “你他妈别瞎说!我就是看2158也没多厉害, 又矮又瘦的跟咱大哥怎么比?大哥丢人了我有什么好处?我还能存心看大哥的笑话?我看你小子就是想挑拨离间!”

    “你他妈说谁呢你!”

    ……

    几个人在那边吵了起来。

    抽完烟的孙向龙沉着脸训斥了一声:“都他妈给我闭嘴。娘们儿一样逼逼叨个蛋!忘记那天老/子怎么跟商夏说的了?输了就是输了, 没什么不承认的。但是正面打输了……劳资就不信她还能真的刀枪不入了,枪子儿打不打得死她?刀子能不能废了她?”

    牛涛和陈海威立即来劲了:“我就知道大哥不会怂的!我们大男人怎么能真的怕了一个女人。大哥你说怎么干!”

    孙向龙反手就打向两人:“你们他妈是不是蠢?这种事情是在这里说的吗?”

    躲在旁边正在努力偷听的刘兰兰:“……”她还没来得及可惜,就察觉一道阴冷的目光盯在自己身上,她哆嗦了一下,抱着侥幸地抬起头向着那个方向看去,就看到了表情森冷的孙向龙正死死盯着她。

    刘兰兰吓得霎时浑身瘫软,抖抖索索地说道:“大……大哥,不是,老、老大,您别误会,我我我没有恶意的……”说着用力吞了口唾沫镇定下来,“其实我是2158一个监房的。她平时装的跟什么一样,我们那边的人心里都很烦她,我们都觉得老大你比她更有实力做所有人的大哥。少管所的老大又不是管教或者是法院那帮狗东西,2158都已经是个犯人了,天天装得是警/察一样还想伸张正义,脑子都不正常!我呸!所以我一直想来找您看看您能不能再做回老大,好好教训教训2158。”

    孙向龙沉默着没说话。

    倒是旁边的牛涛和陈海威几个人立即用力点头:“老大你看!那女的就是跟你不能比!有眼睛的都看得出来!咱们一定得——”

    “闭嘴。”孙向龙呵斥了一声,几个人瞬间没声音了。

    他又看了一眼刘兰兰:“2919是吧?我记住你了。快滚,要是让我听见你乱说,你就给我小心点。2158没多久就出狱了,她谁也护不了多久。等她出去……”他冷笑了一下,没有继续说下去。

    可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刘兰兰打了个哆嗦,然后用力点了点头:“我知道我知道,我肯定不会透漏风声的,就老实等着老大收拾2158。”

    说完刘兰兰就看了看周围,没有人注意到自己,埋头快步跑走了。

    这一次偷听的结果简直可以说是意外惊喜了,刘兰兰没想到她什么也不用干,912就打算要对付商夏了。虽然她还没有搞清楚912打算怎么整她就被发现了,但是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

    刘兰兰飞快地装出了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到教室里的时候,忽然就看到一群人围在一起。

    她凑上去看了一眼……

    吃完晚饭后是大家的娱乐时间,但是其实平时真的没多少人搞什么娱乐。大家要不就埋头做任务,要不就去监房里待着休息了。今天难得这么多人……

    居然是商夏不知道在哪儿找了个唢呐来。

    商夏虽然没有在人面前逞凶,但是以前的912在少年犯们心中形象很“高大”,暴打了912的商夏就算什么也不干大家也很怕她,听说她吃完饭来娱乐室了,害怕的、想讨好一下她的人就跟了一些过来。

    商夏上次在新闻里看到人敲大堂鼓,可是在这里敲鼓估计是不可能了,唢呐倒是还有点希望。

    今天果然被她找来了。

    想一想自己就快要出狱,商夏心情还不错,而且这里的人一直都死气沉沉,没有什么精神。其实少管所跟监狱有区别就是因为这里管的都是少年,他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只要改过自新,出去了也还是能把往后的日子过好的。

    所以少年犯们在这里上午还要上课学习。

    国/家并没有完全放弃这些人,可是他们分明已经打算自己放弃自己了。

    商夏不能认同这些人这样的做法。她管不了别人,就想尽可能地自己带头不要那么麻木。她拿了一个唢呐在手里看了看,然后试了试音色。

    “大姐一出手就跟咱们不一样!”

    “大姐还会吹这个!厉害,像我们就啥都不会。”

    没有穿越前的商夏从小就在道观里长大,道观里本来也没几个人,还就她一个小姑娘,天天闲得发慌到处调皮捣蛋,师父没办法就让她跟着他学吹唢呐敲大鼓。

    师父说吹唢呐挺适合他们这些学武的人,因为吹唢呐最好是用丹田呼吸法,中气要足,气足音满。学武的先天就有这条件。

    后来商夏学出来了果然吹的很好,天天跟师父一起在道观里自娱自乐,其他师兄们看得还挺开心。

    可惜她大概是再也回不去了……

    商夏想到以前,思绪一下子就飘远了。

    “大姐?老大?”

    商夏回过神来,没有吹以前跟师父学过的曲子,而是——

    站在一旁围观的众人先是被唢呐高亢的声音吓了一跳,然后只听了两声就都听出来了。

    好汉歌?

    这些少年犯们虽然不一定都看过电视剧水浒传,但是好汉歌肯定是都听过的。因为听到了熟悉的歌,而且商夏明显还吹的挺好,这群人明显不是装出来的高兴了。

    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的。

    忽然门口传来一道声音:“还真有会吹这玩意儿的?”

    众人一回头,就看到居然是拿着警棍的管教站在门口,他们吓了一跳,顿时就回复了往常的表情,低眉顺眼地站在一边不说话。

    商夏放下唢呐,想也不想说道:“李管教好,今天上课的时候我深深感受到国/家的对我们这些人的期盼,觉得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活着了,我们得朝着国/家和政/府期望的方向跑!看看电视吹吹曲子哄得大家高高兴兴的,让我们每天高高兴兴上课,高高兴兴接受教育。”

    李管教楞了一下——唢呐是他给找来的,不过他倒是没想到,这个2158还学的跟那个出了名油滑的2122一样,说起大道理来还一套一套的?

    进了这里的人还有高高兴兴的?

    大部分人想要出狱,都想着超额完成任务,所以一般时间到了都会继续努力干活,直到吃饭时间不能再拖了为止。

    不过商夏不一样,反正她从进来一直都没有认罪,是不可能减刑的,所以只要保证每天的任务完成,不会了扣分加刑就好了,完成当天的任务量后她就去吃晚饭。

    今天也是一样。

    不过今天多了个宁采苹。

    平时她也是会尽可能多的完成任务,想要尽早减刑的。

    但其实……大家都在拼命赶超,所有人的任务数量就每一天都在小幅度的提升。这样一来,原本在这里就每天重复一样的事情的少年犯们,就更加没有时间娱乐了。

    在少管所里呆的久了,每个人都差不多脑子生锈了。

    因为每一天都是机械地重复前一天的动作,都在拼命地干活完成更多任务量。

    宁采苹也不过进来了一年多,现在她回想起没有进少管所以前的自己,心中都有些感慨万千了。她已经算是这些人里面相对好的了,因为她的精气神一直还在,别的少年犯跟没有进来的自己相比差别只会更大。

    她从不希望自己被这个冰冷的地方吞没,就算出去了也会被这里的几年经历影响一辈子。

    也因此,今天看到商夏完成任务第一个走出操作间之后,宁采苹也跟着出去了。

    那天在厕所里的时候她也看到了商夏捶钢板的举动,这几天少管所里关于2158的传闻她也听到了许多,当然不是不好奇的。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问商夏。

    两个人一起拿着不锈钢碗去打饭坐下吃的时候,宁采苹就忍不住了,小声问道:“小夏,你真的会内功?”

    商夏摇头,一本正经地说:“那不是武侠电视剧里才有的吗?怎么可能真的有人会啊。”

    “可是那天的钢板你真的一拳捶了个窝,而且还没有声音,后来你又给恢复好了。”宁采苹难以置信道。

    “我天生力气大,后面那次是两只手一起用力给撸平了。”商夏也压低了声音,“钢板对你们来说很硬,但是对我的力气来说,就跟铝的一样。铝的我要是使劲揉,就跟……卫生纸差不多吧。”

    宁采苹倒吸了一口凉气。

    商夏有点得意地说:“不然你以为我那时候为什么能戳瞎那个人渣的眼。”

    她这样一说,宁采苹就真的深信不疑了——毕竟内功什么的还是太玄了些,而且一个瘦瘦的小女孩儿,成年大男人想对她下手,怎么也不可能让她跑了,更别说还反被戳瞎眼睛了。

    商夏很可能以前就练过,力气也是真的大。

    宁采苹惋惜地说道:“当时的新闻里只说一个女学生趁着老师不注意,非常血腥地戳瞎了老师一颗眼珠子,其他都没有报道。”所以这些只听过新闻的人根本不知道商夏有多厉害。

    商夏努力地回想着脑海里原主的记忆,但想起更多的都是原来的商夏那时候的恐惧与恶心,巨大的心理阴影。她一时之间居然没有想到当时是怎么戳瞎那个畜生的眼睛的。

    不过想也知道新闻不会报道那些的,如果真的能够详细报道,她也许就不会进来了。

    商夏想到出事后那家人的嘴脸,顿时沉默了起来。

    宁采苹立即就敏感地察觉到了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也就不再说话埋头吃饭。

    吃过晚饭后两个人一起去了大教室里,那里有一个电视,是整个中队八十个人都可以在这个时间段在这里看电视的,或者是看书下棋都可以。

    这个时间段是唯一可以自由活动放松的时间。

    只不过平时很少有人会在这里就是了。

    商夏也是第一次来——她有原主的记忆,脑子里其实有电视的概念,只是没有真正的感受过,想到那个小小的框框里能出现很多真人就觉得很神奇,有点敬畏,不大敢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