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番外之:疯狂造人计划

    张美丽接到沈瑾萱的电话,是在周六的中午。

    “三点钟陪我去接我妈。”

    沈瑾萱不是征询,是命令,张美丽没好气的哼一声:“你妈来了,应该是你老公陪你去接,管我鸟事?”

    “不想要孩子了是吧?”

    “我的事你就别管了,我自己都放弃了你还瞎忙活个什么劲,再说了,我想要孩子跟你妈有什么关系?我去接你妈,你妈就能给一个孩子么?”

    “当然了。”

    沈瑾萱神神秘秘的说:“我妈这次可专程为你来的。”

    “为我?为我什么?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呢。”

    “你先来我家,见了面我再跟你细说。”

    她兀自挂断电话,张美丽挣扎了一会,提着包还真的去了。

    一见着面,她便问:“到底啥事?装神弄鬼的。”

    “时间来不及了,我们边走边聊吧。”

    呵,丫自嘲的笑笑,她一定是脑子进水了,才屁颠屁颠的围着这女人团团转。

    “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敢忽悠我,你死定了!”

    “谁忽悠你啊,别的事可以忽悠,孩子的事也可以忽悠吗?”

    沈瑾萱拉着她的手便出了紫藤园,去机场的路上,她缓缓道出了原由:“其实我妈这次来真的是为了你,她听说你习惯性流产,特地给你送草药来了,拒说特管用。”

    “你妈给我送草药?你家开药店的啊?”

    “不是,是从一位江湖郎中那买来的秘方。”

    “骗人的吧?”

    “怎么会,好多人吃过那草药都生孩子了,你以为好买啊,若没熟人还买不到呢。”

    张美丽见她说话时表情认真,不像是开玩笑,顿时,已经冷却的心开始变得热血沸腾。

    三点整,飞机降落,沈母笑吟吟的出现在她们的视线里,沈瑾萱刚想奔过去,张美丽已经先她一步飞过去了:“伯母,好久不见,十分想念!!”

    呵,打电话的时候还意兴阑珊的,一听帮她带了能生孩子的草药,那态度简直是以光的速度转变啊。

    这两年,沈母经常飞过来,所以,张美丽自是也不陌生。

    “没有好久不见吧?我两个月前才来过。”

    沈母拍了拍她的头。

    “哎哟,人家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嘛……”

    切,沈瑾萱在一旁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听瑾萱说你专程给我送草药来的?”沉不住气,开始切入正题了。

    “是啊。”

    沈母说着便从包里拿出一塑料袋的有着怪味的草药:“每天早上让你婆婆给你煮一碗,连续喝三个月,绝对可以平安把孩子生下来。”

    “真有这么神?”

    她有些不相信,去了几个国家什么高科技药没吃过,也没见着有啥效果,区区一袋野草就能解决她的问题了?

    “当然,你只要相信伯母,我保证你明年就能抱上个大胖小子。”

    大胖小子……

    张美丽做梦都不敢想的事啊。

    “好吧,那我就试一试,。”

    她决定破釜沉舟,反正不喝也生不了,喝了说不定还有一线希望,原本她是已经放弃了的,奈何有个爱管闲事的闺蜜,整天在她耳边唠叨,不到最后关头不能放弃,还故意把两个孩子抱她面前刺激她,才使得她现在又重拾了决心。

    “这个药很苦,而且刚开始喝会有一些不良反应,你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别到时以为伯母是害你来着。”

    “不会的,不会的,就算是毒药我也照喝不误,绝对不会辜负了您老人家的用心良苦。”

    沈母扑哧一笑:“瞧你说的,要是毒药我还敢让你喝吗?我也是心疼你求子心切。”

    “我明白,我明白,绝对的明白。”

    “明白就赶紧回家准备吧,喝药期间记得同房的频率要多一些哦,这样才能尽快受孕,在药效没有挥发的情况下,早怀早生。”

    沈瑾萱邪恶的提醒。

    “你怎么知道?你喝过?”

    “废话,我怎么可能喝过,这是常识……”

    张美丽脸一红,羞答答的说:“那我这就回去准备。”

    “恩,去吧。”

    她抱着宝贝似的草药回了家,瞧见婆婆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冲过去说:“妈,我有救了……”

    高母吓一跳:“什么有救了?”

    “看这个。”她举起手中的草药:“瑾萱她娘从上海特地给我送过来的,拒说专治不孕不育和习惯性流产。”

    “哎,别折腾了,这几年你还嫌药吃的不够多啊。”

    “没关系,试试也无妨,说不定就管用了呢,瑾萱她娘若没有把握是不会千里迢迢跑过来的。”

    见媳妇一脸坚定,高母只好点头:“那行,要试就试吧,怎么着?要我现在去熬给你喝吗?”

    “不是,明天早上再熬。”

    晚上高宇杰回家,见张美丽没在客厅,疑惑的问:“妈,我老婆呢?”

    “楼上。”

    他蹬蹬的跑上楼,推开卧室的门,发现屋内漆黑一片,“美丽?你在吗?”他轻声喊。

    “我在呢,老公,过来。”

    “怎么不开灯?”

    他顺着声源往床边走去,刚想按亮开关,脖子上攀过来两条蛇一样的手臂:“杰,这个月我们再试着要个孩子吧?”

    高宇杰浑身一震,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已经快有二年,她没再提过要孩子这敏感的话题。

    “你没事吧?”

    他诚惶诚恐的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讨厌,我有什么事,人家这是主动跟你暧昧呢。”

    高宇杰倒是乐了,直接将老婆给推到在床上,三下五除二的扒了她的衣服。

    “来吧,老婆,生孩子。”

    ……

    ……

    咚咚……

    房门被敲响,门外传来婆婆的声音:“你俩还吃饭不?”

    黑暗中汗流浃背的两人压抑着笑声,像偷情的小恋人一样觉得刺激,张美丽清了清嗓子,回应说:“妈,这就去哦。”

    说完,她便亲了亲高宇杰的胸膛,缩在他怀里小声嘟囔着,“明儿再继续为孩子努力……”

    一大清早,高宇杰发现爱睡懒觉的老婆不见了,他讶异的下了床寻找,楼上找了个遍没找到人,便赶紧到楼下去找,结果在楼下的厨房里,看到了老婆端着一碗黑如墨汁的药水,正皱着眉捏着鼻子往肚子里灌。

    “你喝的什么?”

    他震惊的上前询问。

    张美丽已经喝光了一碗草药,痛苦的说:“能怀上孩子的神奇药方。”

    “哪里弄的?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

    “瑾萱她娘从上海给我带来的,我一定要坚持喝三个月,听说非常管用!”

    “这些民间偏方都是骗人的,别喝了,喝出毛病就得不偿失了。”

    “我一定要喝,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了孩子努力,你只管配合我就好,其它的不用管。”

    “配合你?我配合你什么?”

    “废话,生孩子是一个人的事吗?你说你配合我什么?”

    高宇杰眼一瞪:“我现在以丈夫的身份命令你,不许再喝!”

    呵,张美丽没好气的笑笑,学他的样子,眼一瞪:“我现在以妻子的身份命令你,别管闲事,挡我路者,杀无赦。”

    “……”

    连续喝了三天草药,张美丽真的有了不良反应,一开始是厌食无力,后来便是恶心呕吐,原本不支持她喝草药的高宇杰,更是有了阻止她的理由。

    “你要再喝下去,孩子没出生,你便先死了。”

    “死就死吧,要是不能生孩子,我活着跟死了没什么区别。”

    她心意已决,即使吐的要死要活,也还是没有半分想要放弃的打算。

    高宇杰一怒之下,拿起她的草药就要扔了,张美丽拼了命的护住草药,表态说:“你要敢把它扔了,咱俩就玩完!”

    “有这么严重吗?”

    “当然有这么严重!这可是我活下去的希望,你把我的希望扔了,岂不是逼我去死?既然你这么无情,那我们还有什么理由生活在一起,只有分道扬镳了。”

    “你……”

    高宇杰恼的要死,张美丽什么都好,就是一根筋通到底不好。

    不良反应持续不消,每天早上吃不下东西还呕吐不止,高宇杰打电话给沈瑾萱,质问她到底给她老婆吃的什么,沈瑾萱就回他三个字,死不了。

    这还不是最令人崩溃的,最令人崩溃的是,几乎每天晚上,他都要洗干净了躺在床上,等着她老婆来临幸,说的好听点是临幸,说的不好听点跟强暴没啥区别。

    因为不想配合她,就拒绝与她同房,结果她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原本美好的性事被她的造人计划给折腾的比下地狱还痛苦。

    忍无可忍,他下最后的通牒:“张美丽,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不许你再喝那个令你呕吐的草药。”

    “胃是我的,你管不着。”

    “行,那从今晚开始,我正式与你分居。”

    “我不同意!”

    “身体是我的,你也管不着。”

    “……”

    高宇杰宣战完毕,怒气腾腾的去公司上班了,在电梯门口,遇到了BOSS慕煜城。

    进了电梯,慕煜城上下打量他,关切的说:“老高啊,最近夫妻感情不和吗?怎么眼都掉坑里去了?”

    他没好气的哼一声:“还不是拜你那伟大而有创意的老婆所赐。”

    “萱萱?我家萱萱怎么了?”

    “她不是给我老婆什么灵丹妙草,吃了就能生孩子的么,现在已经把我老婆吃的走火入魔了,白天狂吐不止,晚上……”

    意识到自己过于激动了,他赶紧闭了嘴,家丑不可外扬啊,这种房内事就更不能张扬了。

    “晚上怎么了?该不是虐待你吧?”

    慕煜城的脸上明显是幸灾乐祸的笑,高宇杰那个气啊,切齿道:“比虐待更严重。”

    “哈哈,难怪你一副精尽未亡的样子,老高,你不行了啊。”

    电梯的门开了,慕煜城大笑着迈步出去,高宇杰盯着他的背影,郁闷的想:“不是一家人果然不进一家门,夫妻俩一个比一个没良心。”

    他说到做到,这次是铁了心要发威了,晚上回家吃了晚饭,便默默的上了楼,抱着他的枕头去了隔壁的客房,坚定的反锁了房门。

    张美丽见他真跟她分居了,使劲的敲门,敲得两手发麻,那扇门却一点开的迹象也没有。

    她眼珠骨碌转一圈,转身跑回卧室,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老公,没有你的夜晚我真的好孤单。”

    “有你的夜晚我恶梦连连。”他回一条。

    “怎么能说出如此伤我心的话?你不是曾经说和我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你都很珍惜,也很快乐么?”

    “曾经,你也说了是曾经,OK?”

    张美丽毫不气馁:“有矛盾咱们可以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解决,动不动就分居,多伤感情啊……”

    “那你说咱俩玩完的话就不伤感情了?”

    “我那是开玩笑……”

    他不回短信了,张美丽等了又等,沉不住气又发一条过去:“真不回来么?”

    “是的。”

    “好吧,我答应你,明早我不喝药了,你回来吧。”

    “拿什么让我相信你?”

    “拿你对我的爱,难道你对我的爱不足以让你相信我吗?”

    短暂的沉默,高宇杰似乎再思量,他回一条:“好,我就拿我的爱相信你一次,明早你要再敢喝药,我就再也不爱你了!”

    “没问题!”丫爽快答应。

    “现在可以回来了么?”

    “你还要答应我一件事。”得了便宜就卖乖,张美丽恨得咬牙切齿,但为了她伟大的计划不功亏一篑,只好接着退让:“嗯,你说。”

    “不许性侵犯我。”

    “……”

    丫看到这条短信差点没气得吐血,这要是让外人知道,还以为她张美丽是个欲女呢!

    “好吧,我答应。”

    为了孩子,咱没啥不能忍的。

    高宇杰抱着枕头又回来了,一进门,就见妻子温柔的坐在床上招手:“老公,来吧。”

    他一听来吧两个字,吓得调头就想跑,张美丽疾步跳下床将他抱住:“我让你来睡觉,你跑什么呀。”

    “答应我的事可不许反悔?”

    “知道啦。”

    两人躺回床上,中间隔着一大段距离,张美丽习惯性向老公靠拢,高宇杰则连连后退,她进,他退,她再进,他再退,直到退无可退,她撑起胳膊问:“要睡地板么?”

    “你往那边挪一点不行吗?”

    “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有外遇了?干吗突然这么冷谈我?”

    “还不是被你给折磨的。”

    “我折磨你什么了?”

    “xing虐待。”

    呵,张美丽没好气的冷笑:“xing虐待?这么美好的事情怎么到你嘴里就变味了呢?我xing虐待你了吗?我看你被我虐待的时候可是比谁都享受!”

    “没错,这事是挺美好的,不过也要看在什么心情下完成吧?你现在跟我同房,压根就是为了生孩子,你把我当成生育的工具了么?”

    “我倒是想,你能生吗?!”

    张美丽懊恼的背过身去睡了,这一晚她果真相当的老实,只是天蒙蒙亮,高宇杰便被一阵舒麻感惊醒了,定眼一看,好不容易安分了一晚上的老婆,竟然一大清早就握着他的那啥玩的起劲。

    “做最后一次好不好?”

    她用哀求的眼神望着他,也许是不忍心拒绝,又也许是因为欲望已经被唤起,高宇杰竟然鬼使神差的点了头。

    很美好的早晨,结果结束时,她来一句——

    “老公,今早是我这个月排卵的高峰期,我有预感,今天咱们一定怀上了。”

    原本还通体舒畅,听她这么一说,他就像被利用了一样,通体冒火,然而这还不算气人的,更气人的是,中午母亲便打电话告诉他,他老婆又喝药了……

    于是,他怒气冲天的打电话给张美丽,开门见山便质问:“你昨晚是怎么答应我的?才过了一夜就忘记了吗?!”

    “没忘啊,我昨晚答应你今早不喝药了,可是我答应的是今早哦,我今早确实没喝药啊,一直拖到中午才喝的。”

    “……”高宇杰彻底无语了。

    在张美丽不懈的努力和坚持下,当月,她竟然真的中了奖,高宇杰起先也挺高兴,但一想到老婆喝了那么多的药,不禁有些惶惶然。

    张美丽看出了老公的担忧,拍拍他的肩膀说:“放心吧,瑾萱她娘说了,这药是保胎药,喝了不碍事的。”

    “那咱们现在已经怀孕了,是不是可以不用喝了?”

    她摇头:“不行的,我们本来就可以怀孕啊,我们是没办法平安生出来,所以这草药要坚持喝到月底!”

    高宇杰已经没力气再劝她了,事实上,他是根本没办法动摇她坚定的决心。

    张美丽这一次怀孕,高家十分重视,原本在家里就是公主般的待遇,怀孕后待遇更好了,说要吃青梅,全家便兵分三路,哪怕是半夜也跑出去给她买,已经完完全全从公主升级到皇后了。

    而这个皇后的位置,她也是来来回回坐了有六七回了。

    她其实一点也不贪恋,她倒是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二个月转眼就过去了,随着第三个月的来临,全家都变得十分紧张,因为以往都是撑不过三个月就流产,所以每到这时候,包括张美丽自己在内,都十分的害怕,以至于某天晚上她做梦,梦到自己流血了,竟然从梦里哭醒,以为又流产了,醒来后发现是一场梦,别提有多庆幸了,真的,从来都没有那么庆幸过。

    在提心吊胆的等待中,危险的三个月竟然就这样过去了,高家人欢天喜地,这其中最开心的,莫过于美丽了,没有人知道,她这三个月过的多么辛苦。

    那种患得患失的心情,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是什么样子。

    四个月过去了,紧接着五个月过去了,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原本紧张的心终于彻底放松了,第八个月的时候,张美丽亲自打电话请沈母到苏黎世来,要好好的感谢她赐于她的幸福。

    转眼秋天到了,一年的丰收之季,张美丽在妇幼保健院顺利产下一名七斤重的男婴,孩子啼哭的那一瞬间,她仿佛听到了,春暖花开的声音。

    等这一天,等的太久,但终究,还是让她等到了……

    天使的哭声,是她听到的,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声音,这个秋天,她收获了一生最大的幸福。

    感谢苍天,感谢命运,感谢所有,给她幸福的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