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六十章 十八种尸变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圆通问莫大军。

    莫大军说:“听我爷爷说,应该是民国的时候,大概是上个世纪初,具体什么时候他老人家就没说了。”

    “是什么原因让当时的村民都死了?”圆通又问。

    莫大军说了两个字,“僵尸”。

    我倒吸口冷气,这人是真傻还是装疯,世间怎么会出僵尸呢?

    我想起很久前,曾经跟解罗去探访过魏东海家,在那里发现了一口棺材,里面有一具童尸发生了尸变,当时还死了两个警察。

    童尸化成无数的飞虫,这是一种闻所未闻的尸变现象。既然有这种现象存在,那么僵尸的存在也在情理之中。

    我皱着眉听着。

    莫大军说:“我听爷爷说,那个时候村子才有几十户人家。后来有一天,方圆百里大旱,有人说出了旱魃,旱魃就是僵尸。当时找了道士来作法,一共两个道士,挖尸的那天出了事,僵尸出土,当即就死了一个道士,然后僵尸又杀了整个村子的人,幸存的另一个道士用毕生功力制服了它,贴符之后进行焚烧。这一烧不得了,方圆数百里内瘟疫横行,牲畜还有村民死伤无数。幸存的道士十分自责,认为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处理尸体不慎引起的,他便驻留在这里,发下誓言,子子孙孙生生世世驻守此处,保一方平安。”

    圆通道:“你爷爷怎么记得那么清楚,你不是说当时的老百姓都死绝了吗?”

    莫大军沉默片刻,说:“我爷爷就是这个道士的后人。”

    “后来呢?”圆通问。

    莫大军说:“后来经过岁月蹉跎,那时候闯关东的人特多,这片土地因为靠近河流,还是很肥沃的,就有很多人来落户。后来日本鬼子进了满洲里,这地方被日本人统治了很长时间,修建了很多劳工营,死人无数,都堆在后山。”

    我插嘴说:“看来九哥说的话是真的了,他的老祖宗真的埋在这地方。”

    “你说那个城里人?”莫大军瞪着眼说:“他老祖宗是劳工?”

    对呀,我说。

    莫大军摇头:“不对不对,如果是找劳工,那应该去后山找,那地方才是当年的万人坑。村子里当年埋的尸骨压根就不是中国人。”

    圆通和尚疑惑:“不是中国人是什么人?”

    莫大军说:“我听爷爷说,当年关东军在这个村子里埋了一具日本人的尸首。当时封锁了整个村子,老百姓都被赶进临时的居住营地,日本人秘密安葬。这件事谁都不知道,就我爷爷看见了。他是道士的后人,有守土职责,不过到他这一辈,已经没什么道法了,对抗不了日本人,只能眼瞅着下棺落葬。”

    听到这里,我疑惑:“不对啊,日本人不可能背井离乡把自己的尸体葬在中国吧?除非在战场死的士兵,实在带不走。”

    莫大军急了:“你们怎么不信我呢,那是我爷爷亲眼见到的。”

    圆通和尚想了想:“你爷爷后来开棺查验了吗?”

    “那到没有。”

    “所以说,他也无法确认下葬的是不是日本人。”圆通说。

    莫大军道:“可是他老人家亲眼看到,日本人当年是厚葬,关东军的士兵列队封锁。他冒着九死一生才看到这一幕的。”

    圆通道:“日本人居心叵测,行为诡谲,不能以常理度之。你爷爷为什么后来不去把棺材挖出来?”

    莫大军叹口气:“日本人在的时候,他没法下手,村里始终驻着一队日本兵,挖土的话动静太大,瞒不住。后来日本战败,结果国内又开始战乱,老百姓背井离乡跑了很多人,我爷爷也跟着搬迁。等局势稳定下来的时候,他重回村子,想把当年日本人棺木挖出来,结果被一个人给制止了。”

    “谁?”圆通和尚问。

    莫大军脸色迷惑,说道:“我爷爷告诉我,制止他的人,是白骨夫人。”

    “什么?”圆通皱眉,端起蜡烛,用火苗去照莫大军:“你再说一遍。”

    “白骨夫人。”莫大军说:“你们白天不是在老庙都看到了吗,庙里供奉那个神像就是白骨夫人。”

    “真有这么个人?!”我问。

    莫大军道:“我爷爷说有,那就有。当时是建国初期,村里还有一些迷信活动,信奉一个叫白骨夫人的神婆。这个白骨夫人有一天找到我爷爷,说她认识我爷爷的父亲,就是当初抓僵尸的道士。白骨夫人和那道士是老相识。白骨夫人告诉我爷爷,日本人葬在这里的尸体不能轻举妄动。日本人已经预测到失败的结局,所以他们在中国留下了这么一个祸害。这具尸体已经成了定时炸弹,不可冒然开棺,否则会让整个方圆数百里带来灭顶之灾。白骨夫人走以前,还给我爷爷留下了一本书。”

    “什么书?”圆通问。

    莫大军说:“十年动乱的时候,家里不能留老东西,让我爹给烧了。我听爷爷说过,那是一本对付荫尸的老书。白骨夫人说,当年日本人下葬在这里的尸体,多年之后必然会成荫尸,继而成尸魔。到时候如果要开棺,必须按照书里说的方法进行处理,如若不然,数年前的惨景还会再次发生。”

    我好奇地问:“什么是荫尸?”

    圆通和尚双手合十:“尸体葬而不腐,名曰荫尸。尸变共十八种,最邪的是血尸和僵尸,再往下排就是荫尸。尸体吸足了阴煞之气,才能成荫尸,出现这种尸体的地区,一般都是寸草不生,因为地气生气都被尸体吸光了。吸得年头越久,尸体的煞气越重,就越魔性。”

    莫大军道:“对,对,就是这样,我们这里很多鱼塘怎么养鱼都养不好,放了鱼苗子就死,当时我就猜是不是和日本人下葬的尸体有关系,可村支书说我脑子被驴踢了,耽误全村人发家致富的大计,说我是二傻子。”

    “那本书你看过吗?”我问。

    莫大军苦笑:“根本没见过,我爷爷临死的时候,骂我爹是败家子,说那本书一烧,恐怕祸患无穷。后来我爹也死了,就留我一个人在村里。本来我想着就让那棺材成为永久的秘密,谁知道你们突然来了。你们一进村,我就觉得不对劲,绝对是有备而来,尤其你们那个领头的城里人,一看就不是好人,他肯定打着尸首的主意。你们真要想帮我,就把我放了,明天我说什么也不能让他挖棺。”

    圆通和尚摇摇头:“这个恐怕不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而且那具棺材必须要挖,要不然你们村还会继续穷下去。再说了,那具尸体埋了这么多年,吸了地气这么多年,魔性只会越来越大,与其把麻烦留到以后,还不如现在就解决。”

    莫大军说:“放了我吧,明天我帮你们。我知道你们是好人。”

    圆通和尚正要说什么,忽然院外有脚步声。他一口吹灭蜡烛,伸手拉住我,把我拽到屋外。这时院门开了,有人走了进来。

    我跟着圆通猫腰藏在墙后,探头出去看。进来的是三个人,为首的是村支书,手里拿着手电,弯着腰毕恭毕敬,后面是九哥,九哥身边还有个保镖。

    三人一进到院子里,九哥便问:“刚才近来时候,我看到院门没锁。”

    “本来是上了,让人打开了。”村支书说。

    “怎么回事,谁打开的?”九哥问。

    村支书说:“钥匙我只给了一个人,就是那个和尚,应该是他来过吧。他还跟我打听莫大军关在哪。”

    九哥拿出手机打了电话,让人去看看圆通在不在棚子里守夜。

    我在墙后蹲着,心惊肉跳,回头去看圆通,再一看时大惊失色,圆通和尚踪迹不见,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

    村支书带着九哥,进到里面的房间,保镖在门口守着。

    屋里传来说话声,九哥问:“你叫莫大军?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吗?”

    “知道,你想挖当年那具尸首。”莫大军说。

    “老支书你先出去,我和莫大军说两句话。”九哥道。

    随后是门响,我探头去看,村支书从里面出来,站在窗口探头探脑听着。保镖非常不客气,做个手势让他走。

    村支书还在磨叽,保镖直接就上了手,揪着他脖领子往外拖。村支书无奈,只好出了院门。

    屋里,九哥道:“我想知道你所知道的,关于那具尸体你说来听听。说的我满意了,这张银行卡给你。”

    莫大军说:“你不给我钱我也会告诉你,那具尸体绝对不能挖!”

    九哥叹口气:“尸体我是非挖不可,不管发生什么我都要挖。我只是想多了解一下背景而已。你不说就算了。”

    莫大军急促说道:“我说了你会信我吗?”

    九哥道:“你不是撒谎的人,我见你第一面就知道了。”

    “那我能不能先问你一个问题。”

    九哥语气里颇有兴趣,“问吧。”

    “你最早是怎么知道这里有尸骨的?你千万别说下面埋的是你老祖宗,我知道那不是,你骗不了我。”莫大军说。

    九哥悠然道:“很多年以前,我曾经遇到过一个奇女子,她赠给了我一枚铁戒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