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医妃天下:彪悍太子妃

第385章 鸿门之约

    凌嘉傲眼神微沉,尾指轻点,微微上勾的凤眼漾起诱人的风情:“上面的意思?”他所指的上面自然不言而喻,江如鸢苦笑着点点头,瘫在床上眼神无比茫然:“我不知道我的选择究竟是对是错。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ge.la”

    “何为对,何为错?”凌嘉傲握紧了她纤细的手腕,神情淡漠,“与己相对为错,与子同谋为顺,对错也不过是一念之间。”

    的确,就算他们不做出选择,各方势力也会逼得他们不得不选择立场。没有绝对的对与错,只是各自利益不同,所属得立场也不同罢了。

    江如鸢眼底微黯,警惕的查看一番周围没有任何异常,压低嗓音:“府内最近可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凌嘉傲轻挑眉头,仔细回想一番,笃定的摇摇头:“并无异常,只不过云妃早些时候从宫里派人邀你明晚去宫中赏花,恐怕醉翁之意不在酒,你自己多加小心。”

    云妃?江如鸢蹙紧眉头,眼下宫中正是多事之秋,为何云妃偏偏挑在这个时候邀她进宫赏花?她隐隐觉得这其中定不简单,况且云妃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但能在后宫这样污秽混乱的地方站稳脚跟,又有几人会是省油的灯?

    江如鸢丝毫不敢轻瞧,三言两语与凌嘉傲初步确定了接下来的走势,只能以不变应万变,摸清皇上的态度。熄灯前,凌嘉傲都未曾开口追问江如鸢皇上究竟与她密谈了哪些内容,倒是她自己有些按捺不住,忍不住问道:“你就不好奇皇上扣了我这些日子,究竟让我做了什么?”

    “你若是能说,便是我不问,你也会告诉我。可你现在不可说,我若是再问,岂不是置你于危险而不顾?”凌嘉傲淡淡道,眼底闪烁着桀骜与自信,“况且若是靠你才能最终夺得那位,就算孤坐上了那个位置,也并非孤的本事。”

    他低头在江如鸢额前落下一吻:“早些休息,明日还得早起进宫。”

    江如鸢心头一暖,冰冷的血液逐渐恢复热度,她紧紧依附在凌嘉傲的怀里,晦暗的眸中闪过一抹坚毅:无论如何她都要确保凌嘉傲最终安然无恙的登上那个位置,无论是为了保全她的性命亦或是成全凌嘉傲的抱负,那个位置只能是太子府所属!

    凌轩墨扭曲病态的面孔蓦然自眼前划过,江如鸢拧紧了眉头,暗自叹了口气,也不知道皇上那边究竟是何打算,这越发混乱的夺君之争原本有些界限分明的党营如今又被皇上重新打乱,最后到底鹿死谁手目前还不得而知。

    她抱紧了怀中清瘦淡雅的身躯,淡淡的体温驱散了夜间的寒冷,薄薄的倦意逐渐袭上眼皮,江如鸢眸光越来越沉,随后便彻底散了意识。

    就在她刚刚意识清散之际,原本本应该熟睡的男人倏尔睁开了眼,看向江如鸢的眸色晦暗不明,蹑手蹑脚的重新换上暗色的夜行衣,脚步轻点直奔紫禁城,悄无声息的潜进御书房,他半跪下身,眼底的神情被隐在碎发之后:“儿臣参见父皇。”

    皇上眯着眼睛打量着一身夜行衣的凌嘉傲,面色风轻云淡,看不出喜怒:“你来了?”

    他似是早已经等候多时,凌嘉傲掀开脸上的薄巾,俊美无俦的面容毫无波澜,二人隔着昏暗的烛火遥遥相对,眼神深不可测。

    云妃的赏花宴定在巳时,但早在辰时的时候就迫不及待的从宫中派人来太子府内接江如鸢。江如鸢与凌嘉傲对视一眼,彼此心知肚明,临行之际,凌嘉傲吻了吻她的红唇,眼神担忧:“多加小心。”

    她匆匆忙忙点了点头,旋即便坐着轿撵急匆匆的赶到云妃的宫内,恰好云妃正在洗漱,一见到江如鸢,便朝她笑了笑,娇艳妩媚的面容千娇百媚,令后宫颜色皆失:“你来得正好,快与本宫瞧瞧,这两套首饰哪套更适合本宫?”

    “娘娘天生丽质,何来适合之说?都是锦上添花,给娘娘增添几分光彩更是。”江如鸢展眉奉承道,云妃抿嘴轻笑,眼底波光流转:“到底是你嘴皮子利落,懂得讨人欢心,难怪连皇上也对你侧目几分。”

    江如鸢心中一跳,面不改色:“娘娘谬赞了。”

    “听闻太子妃这几日均是伴在君侧?本宫倒是给皇上送了几份汤水,早知道太子妃也在,也就多备一份了。”云妃拂了拂头上的暗红色琉璃钗,上面缀着冲天而鸣的朱雀,不是凤凰倒比真凤凰多了几分神韵,其中的野心可想而知。

    “怕是不知道哪一宫的小蹄子乱嚼了舌根!父皇也就因舞娘之事盘问了儿臣一番便派人送儿臣回去,何来伴在君侧一说?”江如鸢一口否认,料定云妃没有任何把柄。

    云妃挑了挑眉,眼底似笑非笑:“如此便好。只不过太子这几日可是翻遍了皇城。如若太子妃早就离开了宫内,为何没有回太子府,偏偏又让太子找了个底朝天?”

    没想到云妃竟然会死缠着不放,江如鸢不动声色的拧了拧眉,但旋即一转即逝:“儿臣顽劣,之前与太子起了争执,这才躲了起来。”

    云妃蹙眉打量了她几眼,但江如鸢神情淡定的任由她打量,良久云妃才冷笑道:“夫妻哪有吵架之礼?太子妃可不要忘了明离茵,莫要好高骛远,迟迟害了跟太子之间的感情。”

    这是在威胁她要借助明离茵挑拨她与太子之间的关系?江如鸢微微低头,嗓音微冷:“劳娘娘操心,儿臣秉记。”

    见她这副模样,估计也不能从她嘴里撬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云妃眼底闪过一丝恼意,暗骂江如鸢不识好歹!

    她的眼线明明查出这几日江如鸢统统是与皇上待在一起,而且似乎还在密谋着什么内容。她隐隐觉得这其中涉及肯定与她有关,但没想到江如鸢警惕心如此之高,软磨硬泡均未让她透露一些东西。

    云妃眼神微冷,既然不能为她所用,那只能想尽办法尽快除了这绊脚石!如今太子府声势摇摇欲坠,正是她下手的好时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