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垠大陆之云翼深林

第十二章 寻找主使

    东道沉吟着,细细思量着小呆的话,然后他也慢慢回忆起小呆口中的邓长老是怎样一号人物:“小呆啊,我觉得邓爷爷虽然脾气有点古怪,总是这样也害怕那样也怕,但一点也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啊,你弄错了吧。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ge.lā”

    “不会的,我一来到这里就觉得这里给我的感觉好熟悉,现在我终于想起来了,这种感觉就像是见到了邓爷爷,一点儿也不舒服。”

    小呆固执地说,小呆先前除了对言老的死表现得略有些执着之外,一直也没有这么坚持的时候。

    东道看着他,觉得自己也是有些孩子气了,跟一个孩童理论那么多,又有什么意义?

    “对了,你这么了解这些长老大人,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啊,你家里有谁是在风镇办事所里工作的吗?”

    东道和小呆相识不过两天时间,其间小呆因为言老的死一直不能释怀,而东道又忙着处理自己退学的事情,没有太多空余和他闲聊,只是大致听他说了一些言老临走前嘱咐他的话,没有什么要点,东道觉得似乎对他追查言老的死因没有什么更多的帮助。

    但现在小呆说起言老离开后自己见到的事,又一口咬定是邓老害死了言老,这种话小孩子随便说说是没有问题,而他也只能趁还没有回到风镇,了解一下。

    不然的话,肯定会被认为不尊重前辈,从而影响自己的声望。

    东道瞧了半天,这回总算看出来小呆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其实他应该早就想到了。

    风镇不是那种很小的镇子,镇民们生活在镇子里,也不至于对同镇的长老们抬头不见低头见,毕竟还是有着几条不怎么宽阔的主街,虽不能和城市相比,却也没有一般乡镇中的萧条气象。

    这其实正是云翼城行政议会厅中旅游发展部最为眼热,也最为头疼的问题,按理说,风镇除了位置稍微偏远了一些,镇子里有着不少奇特的风景可以让游客们参观,如果好好规划发展,应该会比千琅还要受欢迎。

    只可惜镇民们对外间来客实在不够友好,而镇子里号称地方领袖的十来个长老都是一色的顽固派,没有人愿意被开发,他们议会厅的旅游发展部就没有办法做事。

    这件事情大长老私下里和他说起过,他也觉得长老们的决定是对的,毕竟,鬼风族的聚居地实在不适合进行开发,如果被人知道他们的身份,那么要面对的很可能又将是千年前的灭族劫难。

    小呆听到东道这么问,挺起小小的胸脯,自豪地说:“因为我是戴长老的孙子啊。”

    东道恍然大悟,难怪言老会将这么重要的信物交代到一个孩子手上,而这个孩子居然连上学的年纪都还没有到,他刚开始实在想不通,言老是不是真的穷途末路到必须去相信一个孩童才行。

    现在,他知道了,原来小呆是戴老的小孙子,他回风镇的时候,也是见过戴老的,那时候言老算是他在风镇的导师,教导他如何使用鬼风族的魊阵、影动千里等术法,以及鬼云掌、魍剑等击术。

    他那时候年纪尚幼,学得这些东西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处,只觉得是一味的枯燥。

    戴老在旁边观看他练习的时候,就常常忍不住要训他两句,说他态度不够端正,情绪不够稳定,不能很好地发挥那些本领。

    东道曾经很不服气地反驳过戴老,但言老非常严厉地批评了他,他这才知道,原来戴老和言老原本就是过命的交情,据说言老年轻的时候曾外出杀过人,是戴老把他劝回来的,从那时候开始,言老就叫戴老做“老张头”。

    镇子里的人不懂,这算是一个昵称、绰号还是什么,大家只知道言老自打从外面回来之后就一直这样称呼戴老,至于当中的原因真是叫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

    夏绮莉看东道和小呆边对答边各怀心事的样子,用心源偷偷问着身后的夜玲:“学姐,你能不能看得出迷阵的出口在哪里?”

    夜玲像是刚刚睡醒一样,混混沌沌回答着她:“我……我不知道啊……”

    夏有点惊怪于她的这种反应:“学姐,你没事吧,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奇怪的地方?”

    夜玲像是在强迫自己冷静,沉着声音对她说:“夏,你可别说我没有提醒你,我觉得这次你贸然进到迷阵里来,实在是太过无脑冲动了。”

    夏听得出她语气中带着不正常的颤音:“到底怎么回事,学姐你把话说清楚啊!”

    夜玲像是在下定决心,最后终于缓慢地吐出两个字:“狼影……”

    这并不是什么常用的字眼,夏绮莉骤一听来,感觉完全没有什么印象。

    夜玲的声音还在微微地颤抖,夏听着她的声音,总觉得很不舒服,因为她可是灵体,现在也不是遇到冥界的角色,究竟是什么能让夜玲如此恐惧?

    “我想不起来啊。”

    她只好对夜玲实话实说,夜玲似乎已然料到了她的这种反应,于是继续道:“就在你们去星石的前一晚,你还记得我去哪里了吗?”

    “我记得当时你说去找线索什么的,去了男寝区那边,是吧,对了——”

    夏差点惊呼出声:“你说的狼影好像就是在那个时候……”

    夜玲见她想起来,自己讲解也变得更加容易:“没错,就是那个时候,我发现了狼影的存在。”

    “话说回来,我当时去找你,在东学长宿舍等他的时候,好像也见到了狼影。”

    “是吗?”夜玲回忆着说:“我当时在男寝,本来看见有墨绿色的光,以为正是星石,所以追了过去,谁知追过去之后根本没看见什么星石,只有一头狼,怀里居然还抱着一把小提琴!”

    “小提琴?”

    夏的记忆仿佛在一瞬间得到充分的回笼,她已经完全想起来,她那一晚在东道床上做的那个梦——那个一直被她列为不祥之梦的怪梦。

    梦里她果真是跟着一群看上去不怎么正常的人,循着小提琴优美动听的声音而去,而最终她也看见了那头看起来十分凶恶的狼。

    她双手击掌道:“没错,我想起来了,我确实也在梦里见过那个狼影!别忘了,你当时说的可是妖族的狼妖,地位和等级比一般狼人可真是天渊之别,可是这和我们被困在这里有什么直接或是间接的关系吗?。”

    夜玲颤着声说:“当然有关系,我感觉到,那个布设迷宫结界的人似乎正是那头狼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