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小店只卖下午茶

【299 甩锅技能满级的女魔头】

    “卧槽,什么情况?”

    胡雷一路狂奔心急如焚,连鞋子跑掉了一只都顾不上管。一秒记住【看☆^→书\◇阁 www.KanShuGe.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然而当他冲到车祸现场的时候,差点没被女魔头气死。

    还是那身一成不变的性感红色长裙,还有不经意露出来的超长大白腿子。但此时这女人正毫无形象的岔着腿蹲在地上,一口一口的抽着烟,粗一看上去就跟人力市场上蹲路边等活儿干的糙老爷们儿似的。

    就在她面前不远处,一个高大的身影正以脸贴地的姿势趴在地上,似乎早已不省人事!不过值得欣慰的是附近并没有令人心颤的血迹,所以……情况应该还好吧,胡雷暗自猜想着!

    “哟,你来了!”,女魔头瞟了胡雷一眼继续淡定的抽烟。

    “大姐你在干嘛!”,胡雷都迷了。

    “这都看不出来吗,抽烟啊!”

    抽狗蛋啊,你烟瘾再大也要分场合吧。胡雷此时非常蛋疼,他翻着白眼蹲下身来想要检查一下趴在地上的家伙到底有没有事。

    “你要是不想被碰瓷的话就最好不要碰他。”

    胡雷闻言,好像触电一般迅速收回自己的手,然后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蹬蹬蹬退后好几步,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你在干嘛?”,女魔头一脸疑惑。

    “不是你说这家伙是在碰瓷吗?”

    “他现在已经晕过去了,虽然死不了,但是暂时想碰瓷也做不到。不过先前他晕过去之前,我从他身上感受到了强大的怨念,冲着你去的!”,女魔头在烟雾里解释道。

    “怨念?有没有这么玄乎啊!”,胡雷有些不信,“而且撞他的是你又不是我,就算有怨念也不应该冲着我啊,凭什么!”

    “爱信不信!”,女魔头刚好一支烟抽完,只见她拍拍屁股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依然一副汉子的模样。

    “好吧,我信。”,胡雷无奈,“所以就因为他对我有怨念,所以你就把人给撞了?”

    “想得美!”,女魔头翻个白眼,“这只是个意外好嘛,也不知道这小子从哪里冒出来的,刚好一身黑的挡在了我的行车路线上。”

    “……”,胡雷又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人呢,然后不确定的问道,“这人,真的没事吗?”

    “没事!”,女魔头耸耸肩。

    胡雷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她继续说道,“最多就是一半身不遂。”

    “卧槽,这还叫没事儿?”

    “是啊,你来了就没我什么事儿了!”

    “啥意思?”

    在胡雷迷惑的目光中,女魔头逸逸然的走回到大卡旁边一把扯开货箱门,然后胡雷定好的货物被一一扔了出来,不一会便在地上堆成了小山一般。

    “喂,现在不是搬东西的时候吧,这人怎么办?”,胡雷冲着忙活的女魔头喊了一嗓子,虽然她说这人对自己有极大的怨念,但是总不能因为这种莫须有的事情就把人撂这吧。

    “我说了啊,你来了这里就没我什么事儿了。这人对你有那么大的怨念,一定是死敌吧,所以我帮你解决了这么大一个麻烦,后面的麻烦事儿就归你了。”

    “哈?”

    “轰隆。”

    在胡雷愣神的当会,搬完东西的女魔头居然直接回到了车上,然后一脚油门……

    跑,跑了?卧槽,没这么干的!胡雷看着那极为眨眼的鲜红色大卡跟只受惊的兔子似的一溜烟跑了,整个人都傻眼了!难怪这女人居然破天荒的主动帮自己搬东西,合着是为了方便跑路?合着你丫所有的技能点都用来升级这甩锅技能了?

    就是几个眨眼的功夫,女魔头已经开着红色大卡消失在了胡雷的视线中。他一头黑线的又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人,这特么怎么办啊!

    得,还是先叫救护车吧!胡雷一个电话打过去,再把事情的情况以及地点描述清楚之后,对方告知他救护车在几分钟之前就出发了,此时正在路上,请稍安勿躁!

    胡雷这才意识到,应该是女魔头之前已经叫了救护车,这么说来她还是比较靠谱的。靠谱狗蛋啊,她自己闯的祸就特么一句有怨念就扔给自己跑路了,这特么算不算肇事逃逸啊!

    胡雷有些不放心,还是想看看趴在地上那人的情况,女魔头把人扔给自己,真要出事了胡雷觉得自己似乎也得担责任。

    “嘿,还是一歪果仁,不会闹出什么国际纠纷吧!”,凑近了胡雷第一次看清这人的样子,但是越看越觉得眼熟,沉吟半晌,他发出一声惊呼,“卧槽,还真是一个对小爷有大怨念的家伙啊!”

    因为趴着的缘故,胡雷看不清这人的正脸,但是就凭左眼上那道狰狞的伤疤就可以确定他的身份了。可是这家伙不是因为被冯光华他们带走了吗,就一个晚上的时间而已,怎么会出现在禹城沙滩上,而且还恰好被女魔头撞成了半身不遂。

    脑海中再一次浮现出女魔头说这家伙对自己有怨念的话,卧槽,这家伙不会是来报复的吧!

    胡雷觉得事情的真相八成就是这样了,他急忙掏出手机给冯光华拨了过去。

    冯光华在得知这边的情况后让胡雷稍等,然后便挂断电话。

    不过他的速度确实很快,救护车还没到呢,他便已经火急火燎的出现在胡雷面前,跟他一起来的正是童辽。

    来了以后,童辽冲着胡雷点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然后便蹲下身来开始检查刀疤男的情况!

    “怎么样?”,冯光华问道。

    童辽点点头,“是他,死不了,不过……”,说到这里,他看向胡雷,眼神中蕴含着莫名的意思,“人估计是废了。”

    冯光华点点头语重心长道,“小胡啊,你下手也太重了。”,他倒不是心疼刀疤男,只是单纯的觉得胡雷下手过重,长此以往搞不好就朝着暴虐的方向一路狂奔下去了。

    胡雷那个蛋疼啊,“我要说这不是我干的,你信吗?”

    冯光华显然是不信的,他拍拍胡雷的肩膀以示安慰,“这次的事情就算了,说起来也是我们失职让这家伙趁机溜走了。他来报复你,你下手重点也无可厚非。不过……可不能对谁都下手这么重啊!”

    “我……”

    “好了,不用解释了,都说这次的事情不用你担责任了!”

    又一次被冯光华打断了解释,胡雷欲哭无泪。我真的不是暴力狂啊,这特么都是女魔头的锅。

    没多会功夫救护车也来了,冯光华和童辽会跟着救护车一起送刀疤男先去医院接受治疗,虽然这家伙既是重犯也是逃犯,但体现人道主义精神的事情该做还是得做啊!

    这一大早发生的事情,就跟一场闹剧一般,而自己就好像意外闯入的路人甲,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人你方唱罢我方登场,直至最后曲终人散留下一地狼藉。

    没错,狼藉!

    这尼玛离小店好几百米的距离呢,这跟小山似的货品要怎么搬回去啊,好头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