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价宝贝:帝国总裁深深爱

第820章 解药

    陆清婉连忙摇头,不想要别人误会帝洛琛,“不是的,他没有欺负我!更没有背叛我!是我自己主动要离开他一段时间。一秒记住【看☆^→书\◇阁 www.KanShuGe.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这不仅仅是为我好,更是为他好!其实我老公对我很好的,对孩子也很好。”

    “为什么?”亚瑟继续问道。

    陆清婉有些难以启齿,她的目光落在暖暖的脸上。

    但也许是因为面前的人和顾夫长得一模一样,而他还是将暖暖还给了自己,也并没有对暖暖做出什么事情来,所以陆清婉也还是决定说了。

    自她离开帝洛琛时,她就没有对其他人说过她为什么会离开的原因。

    因为无论是杰森,还是索菲亚,都从来没有问过自己会离开的原因。

    只是她想要做什么,他们都是在无条件的支持她,帮她,却不会问她原因。

    她想,他们是怕他有什么难言之隐,怕直接问她原因话,她会受伤的,所以他们还不如什么不问。

    而亚瑟是不同的,他单枪直入,直接问她问题,她也就没有特别的防备想要瞒着,毕竟事实就是事实。“是因为……我老公生病了,身上中毒了。他们说,他身上有一种雄花粉,而我身上也有,是来自于同一株。同性相斥,异性相吸。所以我老公靠近我的时候,就会病得越来越严重,而靠近另外一个女人的话,他才不会难受。但即使是这样,他还是选择隐瞒我,依旧照顾我,依旧不和我疏离,将我当成手心里的宝贝一样疼着,爱着。他更没有背叛我,没有去碰别的女人。直到我知道真相后,我才发现……爱

    不是单方面的付出,是两个人的互相心疼,互相守护。我不想伤害他,我更不想让他疼痛,所以我才想要暂时离开的,这样的话,最起码他能少疼一点。这就是原因。”

    玻璃的另外一端,顾夫清清楚楚的听到了清婉口中的原因。

    原来是这样……

    所以她宁愿自己挺着都快要生了的肚子,也要离开帝洛琛,自己一个人生下孩子?

    她也为帝洛琛做到了这种程度!

    而亚瑟的眼眸里也有思量的目光,“那种花是……”

    他说了一个陆清婉听不懂的发音。

    陆清婉疑惑又震惊的看着亚瑟,“你也知道那种花?”

    “是!我刚才所说的,就是它在当地里的发音!原则上,这种药物的确是你所说的作用。”

    陆清婉的眼眸绽放出了希望,她迫不及待的对亚瑟说道:“请问……请问……您知道如何破解的方法吗?”

    “我当然知道。”

    陆清婉的心脏狂跳着,她只觉得这是不是老天爷给的又一个希望。

    这就是传说中的“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先生,您可以帮我吗?”亚瑟看着一脸激动的陆清婉,意味深长说道:“第一,我的确是知道如何破解的方法,需要一段时间研究和制作出解药试剂。第二,天下没有白费的午餐!你既然想要向我索取的话,那相应的,也就意味着

    你必须要付出代价!”陆清婉的心脏一沉,“你……你想要什么!”

    亚瑟却是话锋一转,“我还没有想好!”

    “你不会是在骗我吧?”刚才的那兴奋劲头过去以后,陆清婉的理智也稍微回笼了一下。

    亚瑟没有回避陆清婉的目光,“我没有必要骗你,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信不信,由你决定。”

    陆清半信半疑,但对于她来说,帝洛琛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只要是有一线希望,她都想要努力去尝试!

    陆清婉进一步问道:“我……我可以先问问你,你是顾夫的……”她想要确定他说话的真实性,那么就要进一步确认这个人是“真实”和“可靠”的,她也要进一步完善他的资料。亚瑟却好笑的看着她,“你现在才反应过来要问问我的身份?你可真的是慢半拍!在不知道我的真实情况下,你竟然对你的情况脱口而出,让我知道了你和顾夫的过去,也知道了你来这里的原因。我不知道

    是应该夸你单纯又直白,还是说……你很愚蠢。”

    陆清的脸一白,果然这个人比起顾夫来说,虽然表面上要温柔和阳光许多,但实际上更毒舌和冰冷。

    “我……我……”

    “好了,我也不想要欺负你。我也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你可以问问你想要知道的。回到刚才所说的正题,我是他的哥哥,我比他早出生几分钟。”亚瑟说道。

    陆清婉咬着唇,再问道:“那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是第三层住户?我是听杰森说的。”

    亚瑟的双手交叉着,却似漫不经心说道:“对,我的确是住在这里!住在这里已经有三年了!我是被他抓进来的,他想要将我关在这里。”

    陆清婉瞬间就愣住了,亚瑟是被抓进来的!

    那个他……不会指的就是顾夫吧!

    他们不是兄弟吗?

    亚瑟注意着陆清婉脸上的每一个表情变化,将她所有的反应都尽收眼底。

    “很惊讶?所以说,你在是敌,是友的情况都不清楚的情况下,你却选择相信我?”

    陆清婉整个人都呆住了。

    顾夫的手越握越紧,已经准备随时冲出去!

    他想要怒吼亚瑟,让他滚出去!

    “为……为什么啊?是顾夫将你抓进来的?那么你呢?你是自愿留在这里的吗?”

    这瞬间,亚瑟的眼眸明显出现了一丝波动的情绪,但很快就被掩饰过去了。

    “嗯,自愿。”

    “你不能出去吗?”

    “我可以自己出去啊!只要是我想,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他说过了,她想要问什么,他都会回答,要包括这个问题。

    “那……那……你为什么会待在这里?”“我回答这个问题的话,得有前提!因为就像是中国所说的,凡是都有因果!有因,才有果!因为过去,才会有现在!因为他恨我,却又不愿意杀我,所以才会变成了现在这样?在顾夫告诉你的,他的那些过去里,应该从来都没有提到过我吧!他可以提到他……背叛他,将他送到权贵那边当玩物的父亲,可以提到最后始终都不愿意原谅他,反而厌恶他的母亲,却不会提到我!因为到了现在,他都已经不恨他们了,对他们没有感情,没有顾忌,所以自然是能将他们当成故事里的一部分,被说出来的。但对于我……因为意味着,永远不能原谅!永远的恨,所以连提都不愿意提!哪怕他死亡,也都不想见我一面,

    看我一眼!连叫我一声哥哥……他也不愿意!”

    亚瑟的字字句句让陆清婉心里有一种难言感觉。因为她莫名的,可以感受得到亚瑟平静语气下所掩饰的疼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