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463章:你必须对他的下半生负责!

    苏子行笑了笑,说:“该问的问,不该问的不要问!”

    苏小绵在病房中守了谨一夜,到天亮的时候,谨终于醒过来了。Δ』看Δ书』Δ阁Ww W. КanShUge.La

    “谨,谨,你终于醒了,对不起……都怪我!”苏小绵立马紧张的凑上去,一脸歉意的说。

    “我……我没死……”谨声音低沉的说,勉强对苏小绵露出一丝笑脸。

    望着一脸惨白的谨,苏小绵的心中如针扎一般,痛不欲生。

    “谨,你为什么要这么傻?要把车子掉头,让卡车撞到你!”苏小绵万分愧疚的说。

    谨笑了笑,说:“我还要谢谢你救了我的命!”

    “什么?!你开什么玩笑?”苏小绵错愕的说。

    “真的,如果不是你提醒我系上安全带,我的小命早就玩儿完了!”谨说。

    “你到现在还说这样的话……”

    “请问,您是苏小姐吗?”

    一个护士走进来问道。

    苏小绵点头,说:“我是苏小绵!”

    “哦,下边有人找你,请你下去一趟!”

    苏小绵疑惑的走出病房,走到医院楼下,却看到了墨非城和司南正站在楼下。

    苏小绵吃了一惊,正欲转身离去,不想墨非城一把上来拉住苏小绵的手,说:“跟我回帝都,这里不安全!”

    苏小绵一把甩开墨非城的手,冷冷的说:“管你什么事儿!”

    “苏小姐,自从得知你出事儿的消息,先生担心的一夜未睡,连夜飞过来……”

    “司南!”墨非城打断了司南的话。

    苏小绵抬眸望了一眼墨非城,眸中是那种蚀骨的冰寒,“跟我有什么关系!”

    说完,苏小绵转身离开,不带一丝一毫的留恋。

    望着苏小绵决绝的背影,墨非城心如针扎。

    为什么自己会在苏小绵的眸中看到了那种诛心的恨?

    苏小绵走向病房,如果不是墨非城,谨现在也不会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说到底,这一切的一切都怪墨非城。

    苏子行在楼上,望着一行三人,嘴角勾了勾,说:“孙连,找人拖住苏小绵。另外,谨的家人到哪儿了?”

    “他的家人现在已经到医院了,很快就会走进谨的病房了!”孙连回答道。

    苏子行点了点头,幽幽的说:“很好,受伤了,最担心他的就应该是自己的父母了!”

    “儿子,儿子,你怎么了?”谨的父母走到谨的病房里,心疼的要命。

    “我,没事,我没事!”谨没想到自己的父母竟然会来。

    苏小绵半路上被护士带到缴费处,耽搁了好一会儿,办完了事情,苏小绵回到了病房,“谨,你……”

    话还未说完,苏小绵惊住了,在谨旁边的一对衣着考究的夫妇是谁?

    “你就是害我儿子出车祸的苏小绵吗?”谨的母亲高美华转过头,望着苏小绵说。

    “妈……不是怪苏小绵……”谨吃力的劝阻母亲。

    高美华信步走到苏小绵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苏小绵,轻笑一声,说:“怪不得我儿子对你神魂颠倒的,倒是有几分姿色。但是我丑话说在前,如果我儿子有什么意外,你必须对他的下半生负责!”

    说完,一群人走上来,有保镖,有医生,有护士,瞬间推着谨的病床离开了病房。

    “谨……谨……”

    苏小绵在后边喊道。

    高美华转过身来,走到苏小绵的面前,说:“我儿子喜欢的就是我喜欢的,如果我儿子喜欢你,那我也喜欢你。但是现在我必须把我儿子带走,给他最好的治疗!”

    说完,高美华转身离开。

    苏小绵有些蒙了,要知道,之前从来没有过问过谨的家事,以为他或许是一个孤儿,没想到,他家庭背景看起来竟然还挺不错的。

    “谨是他们家族唯一的继承人,他们家是欧洲一个有名望的大集团,但是谨的父母从不强迫谨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比起墨非城的家庭,是不是好太多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苏子行竟然出现在了苏小绵的身后。

    苏小绵垂了垂眼眸,没有说话。

    “回帝都吧,谨已经为了你的复仇大业差点丢掉了性命,你难道要让谨白白的牺牲吗?”苏子行继续说。

    苏小绵咬了咬牙,转身走下楼。

    果真,墨非城还在病房楼下等着。

    帝都,酒店。

    苏小绵,调出了安米房间中这几天的录像视频,发现这几日安米安分极了,除了吃饭,就是煮咖啡,喝咖啡,连同外界联系的都很少。

    苏小绵就不明白了,安米为什么这么喜欢喝咖啡。

    看了一会儿,发现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苏小绵索性就将关掉监控,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回帝都已经三天了,自己一直都在逃避着墨非城。

    谨的这次车祸,彻底的将苏小绵的心思打乱了,总感觉自己每次一想着要接近墨非城,心中便有一个声音跳出来指责自己,你对得起谨对你的付出吗?

    “咔嚓!”

    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苏小绵转头,正撞上了墨非城深邃的眸。

    “你为什么要躲着我?”墨非城开口问道。

    “你想多了,我只想一个人静静。”苏小绵冷冷的回到。

    墨非城最受不了苏小绵这种拼了命的要和自己划清界限的态度,那种感觉让墨非城感觉,自己在苏小绵的面前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玩具。

    第一次,在一个人面前,墨非城感到了深深的挫败感,那种挫败感在墨非城三十年的生命中,是不曾存在的。

    即便是之前的苏小绵,墨非城即便是爱之入骨,却也没有让墨非城有如此狼狈不堪的时候。

    “是因为我和安米的婚约吗?”墨非城继续问道。

    苏小绵冷笑,转头望着墨非城,“你不要太自信了,以为全天下的女人对你都应该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可是我苏小绵偏偏不!”

    苏小绵眸中的倔强,和那莫名的冰冷的恨意,让墨非城的心头猛地一颤。

    “叮铃铃!”

    墨非城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喂,墨非城吗?我好想你!”

    安米的声音清晰的传了进来。

    墨非城蹙眉,一脸的不耐烦。

    “墨非城,我知道,那天就是你给我打的电话,可是他们都说我在找借口……”

    “安米,我很忙!”说完,墨非城便挂掉了电话。

    苏小绵冷笑一声,冷艳的眸光让墨非城感觉到深深的寒意,“我早就说过了,即便是现在,你依旧无法开口拒绝安米,因为你的墨氏企业,你墨非城此刻的荣誉,都离不开安家的支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