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抗日小山传奇

第一一六五章 第六战区的意见

    霍小山带一个营一个特务连“打劫”,为了顺利率兵进入山区放了三个营作为接应。

    头两个接应的营都用上了,但最后贺正勇的那个营到底没有用上。

    只因为日军要迂回渔洋关的那个中队先撞到粪球子营了,被粪球子派人象溜狗似的溜了一圈然后就给消灭了一半撵散于山野之间了。

    所以直属团终于在天快黑的时候会合了。

    而这个时候他们却只能停了下来,前方道路已是越来越难走了,更何况他们还有着四十多马车的抢来的物资。

    寻找了合适的宿营地点,周围放上了足够多的警戒哨,直属团的伙夫们便在一处山坳处开始架锅做饭。

    霍小山又派人检验了所抢来的弹药粮食,饭后不用他交待士兵们已是把所有烧火做饭的痕迹尽量处理干净。

    奔波了一天,所有人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一宿无话。

    在第二天凌晨直属团就再次向渔洋关五柳峰方向开进了。

    可是,就在他们还没有到达渔洋关的时候却迎头撞上了莽汉徐宝堂那几个老兵,与莽汉他们同来的还有第六战区江防司令部派来的人。

    原来直属团到来已是被那个少校营长杜兆龙报告给了11师,11师就又把这个情况报告了第六战区江防司令部。

    第六战区位置的重要性并不亚于老虎仔将军所负责的第九战区。

    第九战区掌握着湖南,那里是全中国的米仓。

    而第六战区则是掌握着由湖北进入四川最现实的途径——长江水路。

    虽然说湖北与四川紧紧相邻但横亘在那里的鄂西山区让日军想从陆路进攻陪都重庆却是变得困难无比。

    那大山之间并没有可以通到四川的公路,有的地方甚至骡马难行,能走的也只是崇山峻岭之间能走单人的小路罢了。

    若不是抗日战争爆发,就是蒋中正的南京政府都拿四川王刘湘一点办法没有。

    如果从陆路从湖北进攻重庆的话,那这仗就得打到猴年马月去!

    由此可见走长江水路入川的重要性了。

    如果日军一旦打通长江水陆,那么日军的坚船利炮就可以溯江而上从而直逼重庆,那么则全国抗战形势危矣!

    正因为长江水路是如此重要,负责保卫长江水路的部队必须是战斗力强的部队,那么毫无疑问守卫在这里的必须是国军的精锐。

    比如,号称某人五大王牌之一的11师。

    正因为这是一个敏感无比在战略上极其重要的地区,所以直属团的到来就直接惊动了江防司令部。

    江防司令部则是一个电报命令11师必须马上派人找到霍小山这个第九战区直属团,直接参予到这次鄂西长江保卫战之中。

    于是,江防司令部找11师,11师找杜兆龙,杜兆龙则是派人领着江防司令部的人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了刚刚在五柳峰家中搂着媳妇儿小枣睡了第二宿的莽汉。

    莽汉知道对方来头大又有小枣管着他自然不会犯混,于是就又找徐宝堂他们匆匆地来找直属团了。

    江防司令部派来的人与霍小山的军衔一样同为上校团长名字叫吴其威。

    当吴其威见到霍小山后便说了这样一翻话:“我们第六战区司令长官也是在老虎仔将军那里听说了你团在与日军作战中的一系列战绩。

    但这回你们到了我们这个战区就不能由你们自己想咋打就咋打了。

    更何况就我们这个防区的情况你们想象原来那么打也不可能。

    只因为这里是山区,有的地方连走路都费劲,根本就没有你们闪展腾挪的空间。

    按战区司令长官的命令有三种意见供你选择:

    一,给你们团一块独立阵地进行防御。

    二,把你们团拆分开,以连排为单位放到一些险要之处参与防守或者作为预备队。

    三,你们不是我们战区的,我们没必要命令你们,就是我们第六战区江防再困难也不差你这一个团。如果你觉得上面两点都做不到,那么你们就带兵回第九战区吧,我们不能让你们这支部队扰乱我们第九战区的总体部局。”

    霍小山静静地听吴其威说完后只是略略思索了一下后便说道:“第二个吧,将我们团拆分开放到一些险要之处直接参与防守或者作为预备队使用。”

    吴其威惊讶于霍小山竟然如此之快的做出了选择便说道:“那好,马上我会派人带你们沿五柳峰一线一直向长江石牌方向布兵。”

    霍小山说:“好,但我要先给我的部下开个会。”

    吴其威便道:“那是应该的。”然后他就带着自己的人走到远处直接回避了。

    霍小山马上召集齐了自己直属团排以上军官开了会。

    他看着自己手下几十号军官先摆了一下手制止了别人的提问,然后说道:“知道你们会有疑问,但这事你们听我说。

    我们带兵回去那是不可能的。

    首先我们是出来打鬼子的,不能有困难就不打。

    其次我们一千多人的一个团现在想回也回不去,归路已经被日军阻断了。

    给咱们一个阵地让咱们去防守那也不好,我们不知道那里的地形不知道工事的坚固程度不知道友军的炮火支援力度。

    但这还不是最关键的。

    最关键的是如果日军狂攻咱们团的阵地,那么咱们团就得和日军打成玉石俱焚了。

    我不可能带你们把仗打到一半就撤退,那样日军想过咱们的阵地就必须从咱们这些人的尸体上踩过去了!

    所以,我选择把部队拆分开。

    日军不可能进攻所有的点,肯定会有所侧重,这样尽管有的地方注定会有惨战血战,但有的地方肯定战斗不是很紧,至少可以给咱们直属团留下一点种子。

    根据鄂西山区的地形情况,咱们很有可能都不是以连为单位进行作战的,很有可能是以排甚至是班为单位进行作战。

    你们所有人都是老兵了,我要你们告诉咱们所有的老兵和新兵,我既希望你们在作战中打出咱们直属团的威风来,也希望你们能打出咱们直属团的特点来要机智灵活。

    我们直属团能够打到现在打出这样的赫赫威名连别的战区都知道了,绝不只是因为咱们不怕死!

    亡国灭种的时候,当汉奸的人很多,但不怕死的中国军人更是数不胜数,我们并不比川军、滇军、西北军、东北、中央军更不怕死。

    我们打出了威名只因为我们敢打能打也巧打!

    我希望在这次与往常都不同的阵地战中既能保住阵地也能保住自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