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且以深情共白首

【灰王子的黑姑娘】024不是说了我晚上回来睡

    听出来对方的声音,殷怀顺放下手中的东西,不冷不淡的叫道:“天哥。”

    冯天问:“怎么没有接电话,你现在有事情在忙吗?”

    殷怀顺下意识朝卧室的方向瞥了一眼,敷衍道:“哦,之前出门买东西了,手机没有带,天哥有事吗?”

    冯天嗯了一声说:“明天是三爷的寿辰,帮里事情多,我代我爸过去,过来询问你要不要一起。”

    三爷是当年帮里为数不多留下来了老人,虽然已经年迈,但依旧很受帮里人的尊重。

    冯天回来后,已经渐渐开始接受七爷的事业,所以这种场合,大多也都是由他代替七爷去了。

    现在他这样问自己,多半是让自己代替殷震的。

    如今他们都已经长大,代替长辈参加这种场合,于情于理都是合理的。

    但是,殷怀顺下意识不想跟冯天一起去。

    殷怀顺想了想说道:“我爸没跟我说,不知道他去不去,我先跟我爸联系一下再给你回复可以吗?”

    冯天倒是不急,在那边嗯了一声道:“去的话,给我个回复,帮里这边一起去祝寿,三爷会更高兴。”

    “嗯,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殷怀顺没有跟殷震打电话,跟高明打了个电话。

    打通后,殷怀顺问了三爷寿辰殷震去不去事情。

    高明显然也在为这事发愁,说道:“你这个电话打的还真是及时,我跟你爸这两天都不再春通,刚刚还在商量让你去的事情,你爸怕你不愿意去,不肯给你打电话。怀顺啊,你也老大不小了,帮里的人你也都认识,多少帮帮你爸爸撑撑场子。你爸爸脸皮薄,有些话跟你这个亲闺女说不出口,你得学会多体谅体谅他知道吗?”

    听到高明那句‘多体谅体谅他’,殷怀顺不由得想起来上次在医院,殷震被张母推着骂的样子,心里一阵窝火。

    不管明面上她跟殷震关系多僵,但心里面总是看不惯别人苛待自己父亲。

    “知道了,明天我去。”

    “这就对了,你明天不用买礼物,我让军子把你爸爸一早备好的礼物给你送过去。”

    “嗯。”

    电话刚挂断,身后就传来一阵脚步声。

    陆伯瑞一脸刚睡醒的样子,从卧室里走出来,上身光着膀子,下身围了一条浴巾。

    他走进来问道:“什么时候起来的?”

    殷怀顺把手机放在一旁,挽着袖子在水池旁洗菜:“有一会了,你先去洗澡吧,一会儿就能吃饭。”

    陆伯瑞双手抱胸,站在厨房门口,没有要走的意思。

    “刚刚在跟谁打电话?”

    “我叔。”

    “高明?”

    “你怎么认识他?”

    “去年见过。”

    想到去年的事情,殷怀顺没了话音。

    现在想起来她当时也是一时脑热,竟然答应了陆伯瑞要求,坑自己爹。

    这时,陆伯瑞再次开口问道:“你明天要去哪?”

    殷怀顺动作利索的将菜洗出来,一边切菜一边说:“有点事。”

    陆伯瑞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什么事?”

    殷怀顺头也没回的说:“私事,跟你没关系。对了,你是专门过来找我的,还是过来办事的?”

    望着女人忙碌的背影,陆伯瑞意味不明的在她身后站了好一会儿,都没接话。

    殷怀顺一边切菜一边回头看了他一眼,诧异道:“怎么了?”

    陆伯瑞冷清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出去,“找你的,今晚还住这。”

    殷怀顺:“……”

    吃过早饭,陆伯瑞拿着手机去了阳台打电话,殷怀顺把昨天晚上换下来的床单被罩,都塞到了洗衣机里清洗。

    还没等她清洗完,陆伯瑞就敲了敲卫生间的门,说了句‘有点事出去一趟,晚上回来’,然后就走了。

    洗完衣服,殷怀顺把屋子里收拾一遍,这才换衣服,拎着车钥匙去了店里。

    店里每天的情况都差不太多,她这个甩手掌柜这些天也渐渐用了点心。

    傍晚,殷怀顺接到了席少钦的电话。

    电话里,席少钦说在家里做了点菜,喊她过去吃饭,程军刚好也外出办事回来了,朋友一起聚聚。

    为了养伤,殷怀顺一连憋了许久的日子,当下接到邀请,人没动,心先飞了。

    挂了电话,跟店长交代了一番后,她拎着车钥匙前往席少钦的住处。

    席少钦跟程军是合租的房子,说是合租,其实跟同居差不多。

    房子是程军的,席少钦当初因为缺钱,算是暂住。

    后来也没找到合适的房子,他就干脆租了一间房下来。

    殷怀顺赶到两人的住处的时候,客厅里已经传来了男人的高声谈笑声。

    “都来了啊,你们够快的啊。”

    殷怀顺一边换鞋,一边跟里面的几人打招呼。

    几个男女登时都回头看过来,笑道:“顺子来了!好久不见啊!”

    席少钦跟在她身后走过去,笑道:“去洗手吧,位置给你留着呢。”

    在场的人都是程军跟席少钦的朋友,因为一起喝酒吃饭,大家都已经熟悉。

    洗完手出来,程军围着围裙,正端着最后一道菜走过来。

    放下盘子,程军拉住正要坐下的殷怀顺,把她摁在自己身侧的位置上。

    殷怀顺笑道:“干嘛啊军哥,你这是要抛弃少钦对我移情别恋了?”

    程军爽朗的笑了笑:“你不看看你旁边坐的是谁。”

    程军抬起下巴,朝她示意坐在她身侧的男人说:“江南,三年前一块喝过酒的,还记得吗?”

    听到‘江南’这个名字,殷怀顺觉得有些熟悉。

    她回头看过去,与一双温润的双眸对视上,紧跟着,面前的男人对她扬起一抹温柔的笑,伸出手道:“殷怀顺,好久不见。”

    殷怀顺盯着他看了两秒,觉得有些眼熟,但对不上具体的模样。

    她伸手跟他握了握手,“好久不见……”

    江南温和的笑了笑,问道:“你不会已经把我忘了吧?”

    殷怀顺讪讪笑了笑,还未接话,程军就一把拍在了她的肩膀上,顿时疼的殷怀顺眉头抽搐了一下。

    “怀顺这丫头大大咧咧的,得跟她多喝两次酒,她就记住人了,小南你别在意啊。”

    “不会,毕竟走之前,就在一起吃过几次饭。”

    “哈哈哈,这桌上就你们两个文化人上过大学,今天你们俩坐一块多聊聊,别整出来一些高深的东西,弄的我们大家都接不上话。”

    听着两人的话,殷怀顺倒是想起来了一点。

    几年前跟程军刚熟的时候,一块吃饭的时候,程军身边老有一个看着就很斯文的男生跟着。

    那人虽然不跟他们一样胡吃海喝,倒也很配合,只是不会让自己喝醉。

    往往离开饭局的时候,都是那男生叫车负责送人,似乎还送过她两次。

    因为他的存在感实在不强,殷怀顺只模糊的记得,当时众人都喜欢叫他‘小江南’或者‘小南’。

    后来江南似乎是出国了,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

    安顿好两人,程军又去招呼其他几个兄弟。

    大概是许久都没有聚过,江南又刚从国外回来,这顿饭吃的格外的高兴,酒也不知不觉的喝的有点多了。

    席间,江南主动找她说话聊天。

    两人的兴趣爱好似乎挺相同的,江南开的话题,大多都是殷怀顺有兴趣的。

    吃饭喝酒的空隙,两人倒是话题一直不断,殷怀顺被动的也说了不少话。

    喝大半醉的时候,殷怀顺烟瘾上来了。

    她拿了烟跟打火机去了阳台,抽烟的同时顺便醒酒。

    天气越来越凉,夜晚的风也变得有些刺骨。

    望着外面黑漆漆的夜空下闪烁的灯光,殷怀顺娴熟的抽出一根烟塞在嘴里点着。

    抽烟这个癖好,是在初中毕业的时候学会的。

    中考完,她那帮小姐妹,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盒高档货——万宝路。

    小姐妹们躲在厕所里,也不觉得厕所里臭气熏天,一个发了一根烟。

    “一人一根,谁不抽完谁TM就是怂蛋!”

    她们虽然在班里出尽了‘风头’,但抽烟却真是第一次,一个个虽然好奇,但都不敢抽第一口。

    那时的殷怀顺觉得自己老爹酷毙了,身为黑帮老爹的女儿,她应该也是最酷的一个。

    于是,她当仁不让的先第一个点了烟,学着自己老爹平常吞云吐雾的样子,把烟咽了下去。

    第一口下去,她立刻就体会到了,烟雾穿过自己肺部,又从鼻孔里冒出烟的爽感。

    虽然呛的她眼泪都要出来了,但叼着烟,鼻孔里冒烟的样子,让她莫名的觉得自己酷毙了。

    从此后,她手里就再也没离过烟。

    殷怀顺一手扶着台子,一手夹着烟吞吐烟雾,白色的烟雾升腾在夜空中,渐渐消散不见。

    一根烟未抽完,忽然,身后走过来一个人,站在了她身旁。

    殷怀顺回过头,江南也刚好回头看她。

    两人对视笑了笑,江南盯着她的脸颊看,问道:“喝醉了吗?”

    殷怀顺收回目光,抬手扶住额头揉了两下:“还没有,但不能再喝了。”

    江南问:“你自己开车过来的?”

    殷怀顺嗯了一声。

    江南说:“等会儿坐我的车回去吧,这段时间酒驾查的严,你一个女孩子喝酒开车也不安全。”

    听到江南的话,殷怀顺大脑中忽然闪过一抹灵光,心里觉得自己好像漏掉了什么事。

    她仔细的想了想,还是没有想起来漏掉了什么事。

    殷怀顺客气的笑了笑:“不用这么麻烦了,等会儿不能开车了,让少钦送我或者打车就好。”

    江南准备再说话的时候,屋子里传来少钦的声音,叫道:“我煮了醒酒汤,顺子姐,你过来喝点。”

    殷怀顺应了一声,跟江南客气的说了一句,就掐灭烟进了屋。

    席少钦手艺还不错,只是,刚喝完醒酒汤,殷怀顺就又被灌了酒,醒酒汤喝了跟没喝没两样。

    吃完饭,程军招呼人收拾了桌子,拿了麻将跟牌,招呼众人打麻将打牌。

    殷怀顺被摁着打了两圈麻将,就又醉又困的打起了哈欠。

    一圈麻将打完,她站起身说:“不玩了,太困了,我回家睡觉了。”

    席少钦抬手看了眼腕表,点点头说:“十二点多了,我送顺子姐回家吧。”

    话音落下,程军就拽住席少钦说:“你也没少喝酒,醉鬼就别送醉鬼了,半路再出了什么事。让小南去送,小南晚上不是没喝酒吗?”

    闻言,殷怀顺虽然喝的头重脚轻的,但还是下意识就要拒绝。

    江南已经从另外一张牌桌上站起身,拿着自己的外套走过来。

    “军哥,别麻烦江南了,我自己可以……”

    “行了,咱们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喝了酒就别开车了,江南跟你的住处顺路,让他送你,明天我跟少钦去给你送车。”

    “我坐出租……”

    “做什么出租,有现成的顺风车,你还花什么钱啊。你是不是担心人生安全啊,放心吧,小南的人品我能保证,他绝对不会趁人之危的。”

    不等她再开口,程军已经拉着她朝门1;148471591054062口走。

    被塞到车上后,殷怀顺也就没再拒绝了。

    一是她头晕的厉害,二是一而再这样拒绝程军的朋友也不太好。

    刚离开小区大门的时候,殷怀顺还能坐直身子,强撑着跟江南聊天。

    但没一会儿,她就歪着头一点点的睡了过去。

    “殷怀顺?”

    江南回头看了她一眼,“睡着了吗?”

    因为姿势的别扭,殷怀顺鼻底传来微弱的鼾声。

    听到声音,江南慢慢把车速降了下来,在路边停了下来。

    他脱掉身上的外套,动作轻缓的给她盖在身上,然后才继续开车。

    大概是喝了酒的缘故,殷怀顺睡得有点沉。

    不知道睡了多久,她被喉咙里的干涸的感觉渴醒过来。

    “好渴……”

    她低声呢喃了一声,昏昏沉沉的睁开眼,听到耳边传来汽车轮胎摩擦地面的微弱声音。

    这时,身旁传来一声温柔的男音问道:“口渴了吗?”

    殷怀顺怔了一下,低头看了眼盖在自己身上的衣服,打了个激灵,下意识回头看过去。

    等到看到开车的人是谁后,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

    江南说:“这附近没有便利店,快到你家了,再忍一忍好吗?”

    “没关系,也不是很渴。”

    “那你继续睡吧,到地方了我叫你。”

    “没事,反正也快到了。”

    江南笑了笑:“好,正好我们可以再聊聊天。”

    “对了,衣服……”殷怀顺拿着衣服要递给他:“我不冷。”

    江南回头看了她一眼笑道:“我现在这样子也没办法穿,晚上冷,你先盖着吧。”

    殷怀顺看了看他,现在他也确实没法穿,于是就又收回了手。

    两人静默了一分钟左右,殷怀顺又忍不住犯起了困,这时,她听到江南问道:“听军哥说,你现在还是单身是吗?”

    殷怀顺神智稍稍清醒了点,“嗯。”

    “一直都没谈男朋友吗?”

    “刚分手。”

    “真让人羡慕。”江南笑道:“我还没有谈过女朋友。”

    听到他的话,殷怀顺略带惊讶的回头看向他。

    江南的长相不算很出众,但看着是很清秀耐看的男生。

    大概是工作了的缘故,眉眼比之前看着要老成许多,身上比之前多了男人味。

    这种类型的男人,似乎更招女人喜欢。

    说他没交过女朋友,实在是够让人惊讶的。

    江南回头与她对视一眼,笑道:“不相信吗?真的没有过。”

    殷怀顺抬手揉了揉头发,笑了笑,说了声‘相信’,就没再有将话题继续下去的意思。

    五六分钟后,车子在巷子口的马路上停下。

    殷怀顺解开安全带,拿着包下车,朝江南说:“里面过不去车,你就把我送到这吧,谢谢你送我回来。”

    江南也已经推开车门走下来,“这条路有点黑,我送你到楼下吧。”

    正当殷怀顺拒绝的时候,忽然,黑暗的角落里,忽然走出来一个人影。

    那人影走过来的实在是悄无声息,殷怀顺看到他顿时吓得双腿一软,差点叫出来。

    “谁在那?”

    江南下意识绕过车头,朝殷怀顺走过来。

    只是,还没等他走到殷怀顺身边,那人影已经抓住了殷怀顺的胳膊。

    “你……”

    江南的话还未说出来,一声低沉阴郁的男音打断他的话,低头朝殷怀顺质问道:“又去夜店喝酒了?”

    殷怀顺没想到来人竟然是陆伯瑞,顿时后怕的吐了口气。

    “没有。”

    “那怎么喝这么醉。”

    “我没有喝醉。”

    “醉鬼都这么说。”

    殷怀顺:“……”

    听着两人的对话,江南就是再迟钝,也听出来两人的关系不菲了。

    他又走上前两步,张口愈要说话,那边,陆伯瑞拽着殷怀顺,一把将她拽到自己怀里,语气不耐的说道:“不是说了我晚上回来睡,给你打那么多电话怎么不接?”

    殷怀顺本就喝的晕晕沉沉,昨天晚上跟他折腾了一夜,身子又困又乏。

    被他拽到怀里后,她也没力气也顾忌江南的在场,推开他。

    倒是很服帖的枕在他怀里,哼唧了一声,下意识圈住他的腰身,眯着眼睡了过去,连话都懒得回。

    本来压了一肚子火气的男人,被她这一连串的动作弄的身体一僵,一肚子火气,瞬间就莫名其妙的没了。

    江南也愣在了那里。

    虽然灯光昏暗,但两人的姿势,倒是能看的清楚。

    殷怀顺这动作,分明是对很熟悉的人才做的出来的。

    陆伯瑞揽着怀里的女人,这才抽空回头看向不远处的江南,但却没有说话。

    江南被他盯得有些尴尬,主动开口解释道:“你好,我是殷怀顺的朋友,我叫江南,她喝醉了,我过来送她。”

    说着,江南朝他伸出了手。

    昏暗的灯光下,陆伯瑞冷淡的瞥了眼他的手,没有跟他握手,“谢谢。”

    说完,他微微弯腰,拦腰抱起怀里的女人,从江南身边走了过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