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65、去特么的能者多劳!【三更】

    墨上筠刚一离开礼堂,就见到在外等候多时的林矛急匆匆朝她走来。

    将手中的发言稿卷在一起,墨上筠不紧不慢往前走,跟他汇合。

    “小墨啊——”

    刚一出声,林矛朝周围看了几眼,见到那些个记者陆续从礼堂出来,于是话一顿,朝墨上筠使了个眼色,示意先走。

    于是,两人走出了一段距离。

    一直等周围渐渐没人了后,林矛才开始说话,“我问你,你发言稿最后那八个字,是什么意思?”

    “嗯?”

    墨上筠似是不明所以地看他。

    “就是最后一页,你写的那八个字,”林矛强调道,“我知道你有想法,就想问问,你到底是个什么想法。你放心,这次谈话,我不会跟领导反应的。”

    看着林矛那张严肃又紧张的脸,墨上筠想了想,最后点了点头,“行。”

    “军训的效果一届不如一届,从最浅显的层面来分析……”墨上筠道,“一是学生体能素质逐年下降,二是学校对军训要求逐年放松。”

    “嗯。”林矛表示赞同,但随后又无奈道,“但这没办法啊。”

    现在学生高中时重点抓学习,根本没太多的时间拿来练体能,一般军校生只需体检过关就行。而学校军训时,学生因身体素质原因,多次发生意外,商讨之下,只能适当地放松了点儿。

    “所以——”

    墨上筠耸了耸肩。

    想了想,林矛道:“但这个可以后期训练啊,学校多分点时间来练他们的体能。”

    “嗯,但想要达到这一点,也不是个小工程,需要大量时间。另外——”墨上筠挑了下眉,继续道,“军训的目的除了‘掌握基本军事知识和技能’,应该还有‘增强国防意识与集体主义观念’这一层面。唔,这么说吧,这上千人,有多少学生能在三个月内改变前面十几年的固有观念?这些学生里,多少人懂得‘团结互助’、‘无私奉献’?我的观察,他们越来越有个性,小毛病一堆,自以为是又玻璃心,单纯的以为全世界都会跟家人一样宠着他们……这样的毛病,不可能一下就改掉,光靠军训是不行的。但后期……得看运气了吧。”

    “这个……”林矛一时没法回答。

    这环境,确实……

    “社会很安稳,生活越来越好,人命越来越宝贵,所以,习以为常的他们,信念感缺失,他们之中很多人都想要更好的前途,将这几年的学习当踏脚石,分配的时候图安逸安稳的职位……”说到这儿,墨上筠顿了顿,声音压低了几分,“这跟很多因素有关。”

    在来之前,她觉得新兵连和军校军训一个性质,都是将普通人训练成一个军人,没有什么区别。

    但,仔细去对比的时候,他们身份背景、素质、想法,甚至于最浅显的——高考成绩,都是有明显区别的。

    大部分军校生都有点背景,不少都是家里独生子女,而直接入伍的,多数是十八九岁刚高中毕业的学生,家庭背景一般,因家庭环境原因,他们多数都能吃苦耐劳,脑子里也没那么多自我意识。

    面对新兵连的兵,可以采取简单粗暴的手段,可面对军校新生,他们在家娇生惯养惯了,并且在优渥的环境下滋生出各种各样的想法,他们还可以凭借着家人而任意妄为……

    然后,学校也无可奈何,有人宁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真在训练场上出了生命危险,他们也难以向家长交代。

    当然,她还是相信,过一段时间,这一批新生里,大部分都会成为一个像模像样的军人。

    在不久的将来,里面也会有很一批人,选择报效祖国,为祖国的发展建设出一份力,但是,那些有劣根的人,还是存在的。

    “我懂你的意思了。”

    林矛思考了会儿,然后轻轻点头,语气难免有点沉重。

    也难怪墨上筠会写下“无能为力”几个字。

    范围涉及得很广,社会、学生家庭、学校甚至于军训教官和整个军训体制……这些都并非一时半会儿就能达到理想状态的,时代如此,社会如此,现状如此,一个两个的努力,只能改变一个两个的人,就算你将每一个点都做到位了,也无法让他们军训结束后,让每个人骨子里都成为真正的军人;让每个人都心怀信念。

    “你今天表现很不错啊,”林矛抬手拍了下墨上筠的肩膀,非常轻巧地转移话题,“是不是经常面对这种场合?”

    “还行。”

    墨上筠敷衍道。

    “谦虚了!”林矛忍不住夸赞道,“你这丫头,稿子都没拿,把我跟你们电子系的指导员都吓了一跳!”

    “是吗?”墨上筠似笑非笑地问。

    那表情,浑然是在询问他——

    这就是你看我发言稿的理由?

    身为领导的林矛,在墨上筠这样的表情下,竟是忍不住一个哆嗦。

    “没别的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哈,晚上不用训练了,你也早点回去。”说着,林矛倍感心虚地往前走了两步,但忽然想到什么,又是一顿,稍稍往后退了两步,朝墨上筠道,“有些事呢,想想就可以了,你看,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想多了对脑袋不好,不如活得轻轻松松的,你说是吧?不要被那些莫名其妙想破了脑袋都没答案的问题影响心情!”

    “了解。”

    墨上筠点了点头,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

    见她笑了,林矛放下了心,摆摆手,跟逃似的跑了。

    墨上筠耸耸肩,拿着卷起来的发言稿,朝宿舍楼的方向走了过去。

    累了这么久,休息休息也好。

    *

    八点四十分。

    墨上筠回到602宿舍。

    宿舍里其他三个都在,可除了楚飞茵,秦雪和秦莲只是看了她一眼,连声招呼都没有。

    墨上筠进门后,将发言稿堆在一叠的打印稿上,先找出手机充了电,然后拿着衣服去洗澡。

    等她洗澡、洗衣服回来后,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了,手机充了百分之三十的电,她边拿着毛巾擦湿漉漉的头发,边在书桌旁坐了下来,同时一把把手机从电线上扯下,顺利开了机。

    在她追求阎天邢的这段时间,阎天邢充分发挥了他的傲娇本领,除非她隔几天没联系他、或者有什么事要说,不然他绝对会等着她事先发消息给他。

    但这一次,墨上筠一开机,就见到许多条短信发过来,都是阎天邢打电话来的提醒。

    墨上筠扫了一眼,将毛巾摘下来丢到了椅背上,然后拿着手机走到了空旷的走廊。

    她拨通了阎天邢的电话。

    今天周二,但九点半了,是休息时间,所以阎天邢很快就接听了。

    “手机没电了。”

    电话一接听,墨上筠便解释道。

    “……哦。”

    一开口就解释,让阎天邢难免愣了一下。

    “有什么事?”顿了顿,墨上筠问。

    阎天邢无语地问,“没什么事不能打个电话?”

    “……”

    如此无聊的对话,让墨上筠一时间无言以对。

    过了片刻,才配合的挤出一句话,“可以。咱邢哥高兴就好。”

    阎天邢沉默了下,道:“还没有陈路的消息。”

    “哦。”

    墨上筠平静地应声。

    最初的担心,在这么多事的积累下,已经慢慢化作平静了。

    她在安城,现在担心也没什么用,若是被陈路给知道了,还得骂她小小年纪操那么多的心。

    “如果结果不太好,能接受吗?”阎天邢声音低沉地问。

    心微微下沉,墨上筠抿了抿唇,道:“看情况。”

    “嗯。”阎天邢轻轻应了一声,尔后声音温和几许,问她,“今天很忙?”

    “嗯,开始带兵了。”

    墨上筠有些头疼地摁了摁太阳穴。

    阎天邢顿了下,“不是一直在带吗?”

    抬起眼,看向附近风景旖旎的琵琶湖,墨上筠将今天的事简单跟阎天邢说了下。

    有点累,声音很轻,加上六楼有徐徐凉风,就连宿舍内的其他三人都没听清,她到底说了些什么。

    “早点休息。”

    听出她声音的疲惫,阎天邢没有再说,直接叮嘱道。

    “嗯。”

    声音轻轻划过,让电话那边的阎天邢一顿,莫名的,心疼到不行。

    ——去特么的能者多劳,就知道给他女人安排这么多破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