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焚天剑帝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捅了大娄子

    这一幕令野王的这些手下们也没有料到,甚至看到这位首领快要不行了,连围堵夜姬几人也完全不顾了。一秒记住【看☆^→书\◇阁 www.KanShuGe.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宇文洪基也实在是倒霉,他的这一绝杀招打其他的化境皇者基本上都行得通,但是遇上了秦冲,那可就算是遇到克星了。

    魔神甲胄虽然一下被破,但将一部分伤害给反弹了回去,此外魔神甲胄释放出的毒也很厉害,这毒当中就有专门败血的血毒。

    宇文洪基不到一分钟便已经是奄奄一息,旁边围着数十个人,有擅长治疗的立即撕开他上身的衣衫,立即紧急施救。

    可惜无力回天了,光是毒要化解掉就需要花点时间呢。

    秦冲几人趁着这个空当,已经退到了营地外面。

    “你杀我少主,敢不敢留下名字?!我告诉你,沧澜土寨会被夷为平地!里面的男女老少全部都要死,即便他们死了,也抵不了少主的一条命!”

    秦冲听到这个人把话说的这么严重,眉头一皱,“我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但一人做事一人当,想要给他报仇,那就来找我秦冲吧!”

    秦冲其实也没想要杀这个人,是宇文洪基的绝杀招太极端,最终把自己给害死了。

    秦冲一步步退后,对方没有派一个人追上来。

    很快他消失在了敌人的视线里,扶着树干,哇的一声,顿时喷出了一口鲜血。

    “主人!”夜姬立即冲了上来。

    “我、我没事,刚才好险,差点栽了,咱们快撤吧,先回到安全的地方再说。”

    程敏立即过来搀扶,“冲哥,你就不要硬撑着呢,实话告诉我,你伤势怎么样?”

    “不太妙,十天半个月看样子是恢复不了了。”

    “我来背你!”

    “敏敏,不用,我现在战斗可能不太行了,走路还没问题。”

    “头儿,你就不要强撑了,你脸上一点血色都没了,怪吓人的。”伽罗把他拉上了卡牌,一行人快速地朝着南面退走。

    半途当中,秦冲忍不住询问卓莲乌玛。

    “姑娘,你可认得对方首领是谁吗?他的名字叫宇文洪基,宇文是个古姓氏,他在莽州身份应该不一般。”

    “什么?宇文……洪基?!”卓莲乌玛声音都抖了抖。

    “怎么,你认识?”

    “这个人我是第一次见,但我知道野王也姓宇文!我听说,他有一个非常疼爱的小儿子,风流好斗,跟野王年轻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如今的年纪差不多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该不会就是……”

    “野王的小儿子?!”伽罗顿时汗都下来了,“不会吧?那我们岂不是捅了大篓子?”

    程敏急忙安慰道:“应该不是他!野王跟反抗他的人打仗,距离这里还很远呢,身份如此尊贵的人跑到这边来干什么,风险不是太大了吗?”

    “他到底是不是,回去询问寨子里的老人们便知道了,你们放心,反正我们已经是敌人了,不杀他,野王一样会踏平古寨,若是我有能力的话,早就亲手杀他了。”

    秦冲一行人连夜奔回了古寨内。

    把刚才的事情一转述完,一个坏消息彻底坐实了,被秦冲斩杀的人的确是野王之子。

    野王天性风流,情人无数,儿子女儿也多,他的后代必须要靠本事才能得到相应的地位,可不是仅仅有一个厉害的老爹就可以为所欲为。

    野王对自己的儿子女儿们更为严格,有本事的他才会分给一点点的疼爱,若是本事差的,他甚至连理都不理。

    所以同样作为野王的后代,待遇可是天差地别。

    这个小儿子宇文洪基是他的所有儿子里最宠爱的一个,秦冲这下是把野王给直接得罪了。

    古寨的老人脸色相当难看,沧澜古寨会被秦冲给连累死,但他们也说不出什么来。

    毕竟秦冲帮了他们寨子里的人,本来这件事跟他是毫无关系的。

    “这下完了!野王得知这件事之后,一定会派出身边的大将来抄袭这里的,不论男女老幼一律格杀勿论。我们要不要现在就告知寨子里的人,速速搬去其他地方避难?”一位姓氏为青木的长老问道。

    “怕是有些人不肯走啊,再说了,转移到别处去,除非搬去那些中立的大家主的村子里去,不然的话,并没有太大的效果。可是中立的大家主知道我们的来历,怎么肯收留呢?”

    更%新)\最《e快t4上nq

    “这下是惨了!野王即便现在抽不开身,正和乌连卓云以及乌莽寨斡旋着,激怒之下,还是会抽出一部分主力来报仇!宇文洪基可是他所认可的未来的莽州的接班人,结果就这么被杀了,怎么可能会绕过我们?”

    “不出五日,敌人已经会打过来,怎么办?怎么办是好?”

    气氛很快变得相当凝重,他们深知野王的脾气和个性,没有一个对接下来的结果看好的。

    秦冲看着一张张愁容,再也忍不住了,“几位,请容我秦冲说一句话,人是我杀的,如果敌人很快就要打过来了,我愿意留下来与诸位共同坚守。我不会拍拍屁股就走人,”

    卓莲乌玛忙道:“秦先生,你不必如何!这不关你的事儿,你不必为谁负责。我已经从青木长老口中听说你来这里的目的,你要打听我师父的去向对不对,他取了隐州,你能够去见到山王的话,打听到师父的具体下落应该就不难了,我看明日一早,你们就走吧。”

    程敏也劝道:“是啊,冲哥你现在有伤在身,别太逞强了。”

    “不,我还不能走。他们已经把我看作是古寨的人,我不能置身事外,你们都不必再劝,我心意已决。”

    程敏也不好再说什么,既然是自己男人决定的事儿,她能够做的就是跟他一条心。

    卓莲乌玛把身上的一件信物交给了秦冲,有了这东西,媚十娘会愿意见一见他们的。

    青木长老等人最终商量决定,不打算躲避,选择坚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