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限量的你

第945章 慕卿窨,我等你!

    夜里十一点,经过漫长的四个小时,聂相思的一万字检讨书终于问世了。Ω Δ看书 阁WwW.ΩkanΩshuge.la

    将笔飞进笔筒里,聂相思揉了揉酸疼的右手手腕,伸了个懒腰,起身,拿着一万字检讨书离开房间,去了隔壁房间。

    现在这个点,一般来说,战廷深是没有休息的。

    聂相思仍旧忘了敲门,直接推开房门便走了进去,“三叔,咦……”

    走进去,聂相思才发现战廷深并没有在房间。

    难道在书房?

    这么想着,聂相思便要转身离开,去书房。

    却不想刚转身,便听到哗哗的水声从洗浴室传了出来。

    三叔在洗澡?

    聂相思睁大眼朝洗浴室的方向看了看,随后关上门,一蹦一跳到中央那张大床上,往床上一扑,将手里的检讨书铺在床上翻开,开始欣赏自己的文采。

    老实说。

    聂相思觉得她以后可以选择去当个作家什么的,毕竟她写的检讨书这么有感情,不去当作家实在可惜了了。

    洗浴室里的水声忽然停止。

    聂相思忙从床上爬起来,乖巧的在床侧站好。

    毕竟待会儿三叔出来看她态度这么好,检查她检讨书的时候说不定就没那么严格了。

    刷……

    洗浴室的房门划开。

    “三叔……”

    聂相思刚叫了一声三叔,所有的声音便卡在了喉咙里。

    聂相思陡然睁大一双猫眼,见鬼似的盯着出现在洗浴室门口的战廷深。

    此刻的战廷深,全身上下只围了一件短小且薄的浴巾,浴巾下摆看看到他膝盖,浴巾下露出的两截小腿,遒劲有力。

    而……

    聂相思的视线不受自己控制的往上游移,最后定格在战廷深拥有八块腹肌的腹部,以及那两条惑人的性.感人鱼线……

    聂相思的双眼在他浴巾下明显鼓囊的一处瞄了眼,而后迅速别开视线,悻悻吞了吞喉咙。

    在心里默默感叹。

    她家三叔的身材,简直比那些t台上的男模还要好!

    她未来的婶婶有福了……

    咳咳咳。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

    聂相思在心里猛地咳嗽起来,一张小脸也莫名其妙的红了起来。

    战廷深看到聂相思,面上却没什么表情,淡然的从洗浴室出来,走到床边,抓起床上的黑色睡袍套在身上。

    聂相思看着战廷深,紧紧抿住嘴巴。

    他家三叔连穿个睡袍都能穿得这么性.感魅惑,极品!

    能不极品么?

    今年潼市举办的票选潼市最有魅力,女人最想睡的男人排行榜,战廷深可是击败了当红巨星荣登榜首好不好?

    “这么晚不睡,跑来干什么?”战廷深随手系上腰上的睡袍带子,淡看了眼聂相思问。

    聂相思愣了愣,盯着战廷深看了几秒,才蓦地吸口气,响起她来的目的了。

    献宝似的将手里的检讨书笑嘻嘻的递给战廷深,“三叔,检讨书,我写好了,给您过目下。”

    战廷深一顿,似是没想到聂相思这么快就写出来了。

    微眯起冷眸,战廷深轻抿薄唇,从聂相思小手里接过检讨书,翻开,一页一页的阅览。

    聂相思小脸抽了抽,心说:三叔,一个检讨书而已,其实可以不用看得这么认真的。  聂相思写了四个小时,而战廷深只用了不到四分钟便阅览完毕。

    见战廷深阖上检讨书,聂相思立即双手合十,睁着一双黑琉璃似的大眼期待的看着战廷深。

    “手酸不酸?”

    不料,战廷深这么说。

    聂相思怔住,人也傻傻的。

    战廷深轻蹙眉,垂眸盯着聂相思的右手。

    因为握了四个小时的笔,聂相思右手食指捏笔头的指节已经往里微凹了进去。

    伸手拿过聂相思的右手,牵着她坐在床上。

    将检讨书放到身侧,战廷深轻低着头,用食指和拇指指腹在聂相思的右手食指指节不轻不重的摁揉。

    聂相思眼睫垂下,视线正好对着战廷深同样垂着的睫毛。

    很长,很黑,看上去软软的,一点也不像他的人那么强硬冷毅。

    聂相思看着看着,就看入了神。

    连战廷深什么时候抬眸看向她的也没察觉。

    两人视线相撞,谁都没有移开。

    聂相思身上软香的少女气息拂入鼻息,战廷深瞳孔便暗沉了下去。

    嫩白的小手忽而在他眼前晃了晃。

    战廷深眼尾抽动了下,抬手扣住聂相思在他眼前晃动的小手,压着长眉盯着她。

    “……嘿嘿。“聂相思讪讪的笑,”三叔,你想什么呢?想得都入神了。“

    战廷深抿着薄唇,没搭理她。

    聂相思自觉无趣的吐了吐舌头。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凹陷的指腹好转了,掌心捏了捏她绵柔的手,才松开她,淡声道,”回房休息吧。“

    “那,我的检讨书……算过关了?”聂相思双眸亮晶晶的。

    战廷深低哼,“再犯,撬了你的脚筋信不信!”

    聂相思背脊猛地打个寒噤,怔怔看着战廷深冷酷严凛的脸庞,忽然觉得,他这话并不像是在开玩笑,而是,很认真的警告。

    这样想着,聂相思又不由倒吸了口凉气。

    ……

    秋游之后,班里的学习氛围忽然便紧张起来,班主任以及各任课老师,也总是有意无意的在课堂上说些高考何等何等的重要,高考就意味着第二次投胎云云。

    而且,班主任已经在组织班里的班干部商量周末补课的事了。

    “至于么?这不才高三上学期么?”

    夏云舒看着桌上一堆的试卷,无比抓狂。

    聂相思深有同感的点点头,“现在都这样了,下学期我简直不敢想象会有多疯狂。”

    夏云舒扒了扒头发,”这么多试卷,弄得我连打工的时间都没有。“

    聂相思皱眉,看着夏云舒。

    夏家在潼市虽无法跟四大家族相比,但在商界也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夏云舒是夏明渊和原配生的女儿,可惜云舒的母亲在她三岁时便病逝了。

    因为夏明渊和云舒母亲的婚事是家族联姻,所以夏明渊对云舒的母亲并没有什么感情。

    并且在跟云舒母亲结婚前,夏明渊有一个正在交往的女朋友。

    只是那个女人家庭背景不如云舒的母亲,所以最终夏明渊才放弃了和心爱的女人在一起的机会,选择跟云舒的母亲结婚。

    而云舒的母亲病逝后,夏明渊在云舒母亲尸骨未寒时便迅速的将那个女人娶进了夏家。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