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第四百四十九章 抄家!

    第四百四十九章 抄家!

    一个亿?

    唐欢终于知道董心怡为何安排自己来了……

    要是她本尊来,估摸着得当场气炸了。Δ』看Δ书』Δ阁Ww W. КanShUge.La

    欠了二十亿,这才勉为其难地给出一个亿?怎么,打发叫花子呢?

    而且还是再困难也要给出一个亿。

    堂堂白家,京城四大家族之一,连拿出一个亿都费劲巴拉?

    虽说欢哥全副身家也就一个亿,还全部砸近了电影。可此时此刻得到这个答案,他有些不高兴。脸色也渐渐冷淡起来。

    他相信,对方敢这么说。那应该是商场谈判的常态。毕竟是董心怡主动终止合约。白家岂会心甘情愿地掏出二十亿?

    商人呐。有几个不是抠门到心眼上?

    啪嗒。

    唐欢点上一支烟,表情虽然冷淡,眼神却依旧平静。

    他直勾勾盯着刘先生,沉默了片刻问道:“先给一个亿。那剩下的资金,白家准备什么时候支付?”

    “那就要看白家的资金运转了。如果快的话,三年内就能全部支付——”

    唐欢摆摆手,打断了刘先生不可理喻的回答。

    “三天后我回白城。”唐欢一字一顿道。“三天后,支付全部二十亿。”

    刘先生一脸为难,并未被唐欢的猖狂气焰激怒。反而无可奈何地说道:“唐先生太刁难我们了。先不提白家资金链很紧张。就算有这些资金,也不可能三天内调出来。”

    “与我无关。”唐欢一板一眼道。“我只是奉命行事。”

    刘先生也不着急,端起茶杯道:“唐先生,咱们先喝茶。边喝边聊嘛。”

    看的出来,刘先生是打算和唐欢软磨硬泡了。

    白家有钱吗?

    白家作为华夏中富榜前十的商界大佬,区区二十亿,岂会拿不出来?

    白家只是不愿给罢了。

    一方面是于家在背后捣乱。另一方面,白家根本看不起董心怡。

    当初的合约,是董雄亲自谈的。终止合约,白家支付三分之二的资金。那也是针对董雄给予的承诺。

    现如今,董雄百年归老,扛大旗的却是个毛都没长齐的董心怡。白家岂会遵守承诺?又怎会无端端掏出二十亿支付给董心怡?

    这就是现实。

    你穷,人家欺负你。

    你不够练达,人家还是欺负你。

    董心怡身处高位,却毕竟没有足够的威望。白庆阳——会将一个小姑娘放在眼里么?

    唐欢和刘先生谈了足足一个钟头,也只是将首期支付提高到两个亿。这还是刘先生声泪俱下,表示扛着压力帮唐欢争取的。

    可这个结果,唐欢一点儿也不满意。

    一方面,他受人所托。

    另一方面,他也是在尝试。

    这条路,他迟早要走。如今体验一下,也算是积累经验。

    点上一支烟,唐欢慢悠悠地喝着第三杯茶:“刘先生,我知道你和我一样,都是奉命行事。我很为难,你也是。”

    刘先生忙不迭点头,表示认可。

    “可现在欠钱的,是你老板。而讨债的,是我老板。我和你的心情能一样吗?”唐欢忽然笑了起来:“我不知道白庆阳为什么安排你来谈。我只知道,如果我拿不回那二十亿。所有人都会看扁我,都会骂我窝囊废。”

    “唐先生何出此言呢——”刘先生一脸懵懂地问道。

    “不用作秀了。”唐欢摆摆手,忽然眯眼说道。“我在燕京干过一些什么事儿。刘先生不知道吗?当初我是怎么被一路追杀,赶出燕京的。刘先生想必也知晓一二吧?”

    “这次我回到京城。是鼓足了勇气。”

    “这次我替董老板追这笔欠款。也下定了决心。”

    “不肯还?”唐欢神色凌厉道。“可以。三天期限一到。我会再次登门拜访。届时,我会开一辆货车来。不给钱,我就搬白家的贵重家具。能搬多少算多少。”

    说完这句话,唐欢掐灭了手中的香烟,起身离开了。

    刘先生目送唐欢离开之后,第一时间拨通了白庆阳的私人手机。

    “嗯?”

    白庆阳的声音传来。很稳健。

    “我说支付两个亿。他不同意。”刘先生为难道。

    “那他要多少?”白庆阳随口问道。

    二十亿不多。

    是真的不多。

    可就算再少,他也不愿给。

    计划执行了三年,你说撤资就撤资?当我白庆阳是傻子么?

    就算是董雄来讨债,白庆阳也顶多还十亿。何况只是毛都没长齐的董心怡?

    白庆阳不可一世了大半辈子,岂会被一个小姑娘唬住?

    就算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唐欢,也无法动摇他的决定。

    两亿就是两亿。爱要不要。不要滚蛋。

    “全部二十亿。”刘先生苦涩道。“而且给了我们期限。”

    “哦?他还给期限了?”白庆阳有些意外。

    “三天。”刘先生如实汇报。“他说,三天内不支付二十亿。他就开一辆货车,来白家搬东西。什么值钱,就搬什么——”

    白庆阳微微皱眉,似乎对此极不满意。

    这种话,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有人要开着货车来他白家搬东西?

    这算什么?

    抄家么?

    白庆阳真要眼睁睁看着唐欢来家里搬东西。那他这半辈子就算是白活了!

    “不用继续谈了。”白庆阳的眼神变得冷冽起来。“我等他三天后来家里搬东西。”

    闻言,刘先生却颇有些忌惮道:“老板,我觉得唐欢不像在开玩笑。三天内若是不给他二十亿,他真会来家里——”

    “我像在和你开玩笑?”白庆阳冰冷地质问道。

    刘先生感受到老板强大的威压,忙不迭闭上了嘴巴,小声说道:“是,我明白了。”

    唐欢什么人?

    刘先生当然知道,也道听途说过。

    事实上,唐欢虽然人不在燕京。可关于他的事迹,刘先生实在没少听说。

    魏子玉、梁吉成。

    这两位可是和白家大少爷齐名的公子哥。结果怎么着?

    一个在白城就被唐欢欺负过了。另外一个,更是在谢秀英的生日宴上,被唐欢当众羞辱。

    可事后呢?

    唐欢也只是被迫离开燕京而已。

    打死刘先生也不信,这两家没暗地里有所行动。可唐欢却安然无恙。这就证明了唐欢绝非莽夫,是有真本事的年轻人。

    这种人,对大佬而言也许是种乐趣。可对刘先生这样的人来说,却是极为恐怖的*。

    稍有不慎,就会翻江倒海,血雨腥风!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