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强势嫁娶:老公,听话!

121、传宗接代的玩意是好的

    两天后,苍圣烜出院了。

    曲蒙开车来接他的。

    除了曲蒙,还有苏凌风。

    袁笙笑回了酒吧,程永乐来帮卓玥忙。

    “你有事你就去忙吧,不用担心。”卓玥怕耽误了程永乐。

    “我能有什么事呀。他现在出院回去,你又不会做饭,我打算这几天去教你做饭,然后帮你收拾一下。”程永乐也是不放心卓玥。

    卓玥笑了笑,“你担心多余了。曲蒙帮我找了个保姆,家里有人收拾做饭的。你还是回去照顾你的男朋友吧。”

    程永乐的眼神有些闪,她摇头,“那么大个人,需要什么照顾。走吧,我陪你们回去。”

    说着,便拉着卓玥上了车。

    卓玥准备坐也坐在前面,却被苍圣烜叫住。

    “媳妇儿,过来!”

    卓玥扬眉,对上了苍圣烜那双不悦的眼神,她便乖乖的坐到他身边。

    苍圣烜盯着她,“你不陪你老公,陪别人做什么?”

    “……”卓玥安抚道:“我错了,我陪你。”

    苍圣烜那炸毛的样子,这才算温和下来。

    程永乐和苏凌风相视一眼,无奈的摇头。

    现在的卓玥,真把苍圣烜当儿子一样宠着,疼着,惯着。

    曲蒙回头看着苍圣烜那孩子心性的样子,也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

    到了家,曲蒙和苏凌风帮忙把轮椅连带着苍圣烜抬下来,卓玥和程永乐则去后备箱把东西拿出来。

    “媳妇儿,你过来。”苍圣烜一见不到卓玥,脸色就不爽。

    卓玥跟个小媳妇一样跑到他面前,“怎么了?”

    “他们是谁?”苍圣烜眼神不善的盯着曲蒙和苏凌风。

    卓玥看了一眼曲蒙,“上次不是见过他吗?他是你的兄弟,曲蒙。这是我的闺蜜,苏凌风,这位也是我的闺蜜,程永乐。”

    苍圣烜冷眼瞅着苏凌风,“男的也当闺蜜?”

    “对呀。我们仨是好闺蜜。”卓玥说着就去拉苏凌风和程永乐。

    苍圣烜的眼神变得更冷了。

    苏凌风是个明白人,立刻拿掉卓玥的爪子,“男女授受不亲,你们别动不动摸我。”

    以为这样,苍圣烜会挪开那瘆人的眼神。

    哪知,他冷哼一声,“我媳妇儿摸你,是瞧得起你,你竟然还敢嫌弃!”

    苏凌风:“……”难道,他该让卓玥一直摸着他?

    “好啦。咱们回家吧。”卓玥主动去推苍圣烜。

    苍圣烜从苏凌风身上别开了视线,冷哼一声,高傲的抬起了下巴,任由卓玥推走他。

    苏凌风站在原地,在风中凌乱。

    “唉,兄弟,同情你。”曲蒙走到苏凌风的身边,无奈的摇头叹息,“以前的苍圣烜虽然冷酷是冷酷了点,但至少还讲点理。可是现在,他真的是让难以捉摸啊。”

    苏凌风皱眉,“他以为会一直这样吗?”

    “谁知道呢?就看卓玥的本事了。”曲蒙也是十分的无奈。

    程永乐轻飘飘的走过去,与他们俩站在一起,“我怎么觉得他们这样挺好的呀。”

    “好吗?”曲蒙皱眉。

    苏凌风也皱眉,“真的好吗?”

    程永乐紧蹙着眉头,“有什么不好?”

    曲蒙和苏凌风无可奈何的看着程永乐,然后两人同时摇头,走进了别墅。

    程永乐噘嘴,本来就很好嘛。

    然后跟在他们后面。

    卓玥把苍圣烜推进了家里,里面就走出来一个女人。

    女人高挑出众,五官精美,一看就觉得是个不容小觑的角色。

    “苍哥,玥姐,你们回来啦。”女人笑着跟他们打招呼。

    卓玥皱眉,这个女人是谁?

    苍圣烜也皱眉,“你是谁?”

    “她是潘怡,我请来的保姆。”曲蒙走进来,解释着。

    卓玥回头盯着曲蒙,“保姆?”

    那眼神充满了怀疑。

    这么漂亮,有气质的女人,是保姆?

    曲蒙这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不需要保姆。”苍圣烜看了一眼潘怡,一脸的不悦。

    “苍哥,你也不记得我了?”潘怡知道苍圣烜忘记了很多事和人,可是现在亲身证实后,还是很吃惊。

    “你又不是我媳妇儿,我干嘛要记得你?”苍圣烜皱眉,眼里露出嫌弃,“这是我家,不需要别的女人在。”

    潘怡轻蹙着眉,看向曲蒙。

    曲蒙抿了抿唇,“卓玥,我想跟你说两句话。”

    卓玥看了一眼苍圣烜,见他没有阻止,便走过去。

    两人走到阳台,曲蒙说:“潘怡是个值得信任的人,她不止是我请来的保姆,更是保护你们的。现在圣烜这个样子,你一个女孩子,我不放心。”

    “她可靠吗?”卓玥凝眉。

    “很可靠。放心,她对圣烜没有任何非分之想。而且,他们认识了也差不多十年了。”曲蒙解释着。

    卓玥倒是有些意外,苍圣烜认识十年的朋友,她却从来没有听苍圣烜提起过。

    不过也是,她对苍圣烜的朋友圈,还有在外国的生活并不了解。

    她也没有刻意要去了解。

    苍圣烜带谁见她,给她介绍谁,她认识就是。

    “这么漂亮的一个大美人,你让她来给我们当保姆?”卓玥对这个安排,实在是有些觉得滑稽。

    曲蒙并不觉得有什么,“她功夫不错,而且善于做饮食搭配,有她在,我会放心一些。”

    卓玥扬了扬眉,“还是有些不妥。另外再请一个专门负责饮食的保姆吧。”

    “也行。不过在我找个合适的人选之前,就先让她顶几天。”

    “好吧。”

    “卓玥。”曲蒙叫了她一声。

    卓玥正准备走,听到他叫,又停了下来,“还有事?”

    曲蒙看了一眼直勾勾盯着他们这边的苍圣烜,神色凝重,“圣烜他……”

    他想说,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起。

    毕竟,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怕卓玥承受不起。

    “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卓玥正色道。

    “苍震找到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他们打算将圣烜除名。”曲蒙最终还是说出来了。

    这个消息他知道的时候,都久久不能平静。

    觉得上天真是太爱捉弄了了。

    在这种时候,又出了这样的事情。

    卓玥听后,只是淡淡的说:“我知道。”

    “你知道?”曲蒙微惊。

    “嗯。前两天,于娅来医院看他,跟我碰面的时候说过了。”卓玥十分冷静,淡定。

    曲蒙没有办法做到她这么冷静,“现在圣烜算是一无所有了。他的身体,他原本的家世,一切都成空了。”

    “你错了。”卓玥很认真的告诉他,“他并不是一无所谓。他还有我,还有你们这些朋友。身体,会慢慢好的。家世……这玩意我不需要。不过,负他的人,我也不会放过的。”

    曲蒙眉头紧锁,“你也别乱来。不管怎么说,他们养育过他。”

    曲蒙知道卓玥在道上有人,但是苍家也不是好惹的。

    况且,苍家对苍圣烜有养育之恩,不能忘恩负义。

    卓玥笑了笑,“你想到哪里去了。以为我就真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混混吗?他们要过自己的日子,正常,我也理解。反正苍圣烜是我的男人,用不着靠别人。我只是这么说说而已。”

    “那就好。总之,你不要乱来。”曲蒙还是有些不放心。

    “知道了。”卓玥无奈的摇摇头,走回苍圣烜的身边。

    苍圣烜的眼神跟上火似的盯着曲蒙,那眉宇间带着的阴冷,让曲蒙缩了缩脖子。

    智商是降低了,记忆也没有了,可是那气势,还是那么的吓人。

    曲蒙下意识的就往苏凌风后面躲了躲。

    “你们可以回去了。家里不用担心了。”

    这些原本的熟人现在对于苍圣烜来说就是心怀不轨的陌生人,他们在,苍圣烜总跟一直戒备的猎犬一样,堤防着他们。

    曲蒙也不想再留下,便说:“那行,我就先走了,有什么需要,随时打电话。”

    “我也走了。”苏凌风也打着招呼。

    两人说罢,便离开了。

    留下的只有程永乐。

    她看了眼走了的两人,又看了看卓玥和那个叫潘怡的,然后说:“我,我今天想留下来吃中饭,可以吗?”

    “可以啊。”卓玥点头。

    然后看着潘宁,“你看看厨房有没有菜,没有的话,永乐跟你一起去买吧。”

    “曲蒙说苍哥今天出院,一早我已经把菜买好了。现在厨房炖着汤,我再去弄几个菜就可以吃饭了。你们稍等一下。”潘怡冲他们笑了笑,便去厨房了。

    卓玥看着她的背影,还是不太习惯。

    这么大个美人去厨房给他们做饭菜,她还是觉得怪异。

    程永乐也很不习惯,“大美人啊,来伺候你们,啧啧,真是暴殄天物。”

    “我也很不好意思。”卓玥耸耸肩。

    “要不是你家这位是现在这个样子,我都差点以为她是带着目的来的了。”程永乐凑过去,小声的说。

    “你们俩,不准背着我说悄悄话!”苍圣烜一直在一旁没有出声,突然开口,吓了她们一跳。

    卓玥立刻堆满了笑脸,“没有背着你说悄悄话。来,我们去那边坐下。一会儿就吃饭了。乖!”

    程永乐也满脸带笑,“苍哥,就算是背着你,也没有说你坏话。”

    “我没听见,怎么你们说不是在说我坏话?”苍圣烜瞪着程永乐。

    程永乐:“……”

    卓玥现在也拿苍圣烜没有办法。

    他现在有什么说什么,好像根本不会思考了。

    跟个孩子似的。

    程永乐咬着唇,委屈巴巴的看着卓玥。

    卓玥轻叹一声,“没说你坏话。现在有三个美女留下来陪着你,开心吗?”

    “不开心。”苍圣烜高傲的扬起下巴。

    “为什么?”

    “我有媳妇就好了,她们在这里,多余。”

    “……”

    程永乐再一次备受打击。

    刚出来叫他们准备吃饭的潘怡恰巧听到这句话,也是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吃了午饭后,卓玥送苍圣烜去休息。

    他一直拉着她的手,怎么都不肯让她走。

    “你睡吧,我不走,陪着你。”卓玥也是十分有耐心的陪着他。

    “不准离开我。”苍圣烜再三强调。

    卓玥心头有些堵,笑着点头,“嗯。”

    苍圣烜看着卓玥许久,这才闭上了眼睛。

    完好的左手,紧握着她的手,一点也不松开。

    等他睡熟后,卓玥想抽出手。

    他却一下子惊醒了。

    “怎么了?”卓玥轻声问。

    苍圣烜脸色很沉,“你准备放开我。”

    卓玥不曾想,他居然会这么敏感。

    “不会放开你。只是被你抓的有些发麻了。”卓玥笑着,“想换个姿势。”

    “媳妇儿,你上来陪我睡吧。”苍圣烜松开她的手,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卓玥皱了皱眉,“你的身上有伤,我怕一会儿碰到你了。”

    苍圣烜摇头,“不会的。上来。”

    拗不过他,也不想看到他眼睛里露出那种害怕随时被遗弃的眼神,她便脱了鞋子,躺在他的身边。

    以前睡觉他都会抱着自己,现在,她只有侧过身子,手轻轻地放在他的腰上。

    “这样可以吗?”

    “嗯。”苍圣烜满意的点头,侧过脸,“媳妇儿,你别走。”

    卓玥对上那双极度不安的眼神,她很肯定的回答他,“我不走。睡吧。”

    苍圣烜盯着她许久,头侧向她,闻着她身上特胡的栀子花香味,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卓玥没有走。

    她就这样陪着他,看着他。

    虽然他忘记了,她什么也没有说,可他好像什么都明白。

    他可能也怕他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她会离开他,不要他。

    所以,才这么的没有安全感。

    如果,他知道苍震和于娅不要他了,他会不会,更难受?

    不记得其他人,对于他来说,大概真的是件好事吧。

    楼下,程永乐坐在沙发上和潘怡聊着天。

    女人之间只有没有什么感情纠葛,有共同的话题,就很容易聊起来。

    天都暗了。

    楼上的两人还没有下来。

    潘怡去准备晚餐,程永乐坐在沙发上,拿出了手机。

    手机有二十多个未接电话,还有三十几条信息,微信也有几十条没看。

    她一直调了静音。

    看到这些来电和信息,她的心沉沉的。

    电话,又打进来了。

    程永乐盯着来电,她咬了咬唇,走到阳台外面接听了。

    “永乐,你怎么一直不接我电话也不回我信息?你在哪里,我来接你。”余阳的语气十分的急切紧张。

    “我今天在朋友家,不回去了。”程永乐声音淡淡,“你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说罢,就挂断了电话。

    她看出去,重重的叹了一声。

    站在外面许久,直到客厅传来卓玥的声音她才走进去。

    “咦,你怎么还没有回去?”卓玥推着苍圣烜到一旁,看到程永乐还在,有些意外。

    “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在赶我走呀。”程永乐收拾了心情,皱眉,“我告诉你,今晚我不走了。”

    卓玥笑着摇头,“不是,只是有点意外。怎么,你不回去你们家那位不会催你?”

    程永乐不屑道:“我陪我的好朋友,他能不准吗?”

    “这么大方。”卓玥有些怀疑。

    “我说卓玥,你就是怕我打扰了你俩的二人世界是不?不管怎么着,也不管你怎么说,反正今天我不打扰也是打扰了。”程永乐扬起头,冲她瘪嘴。

    卓玥无奈的摇头,“行行行,你打扰吧。自己一会儿去挑间客房睡。”

    “不用你说。”程永乐一下子倒在沙发上,完全没有把自己当成外人。

    苍圣烜只是瞥了一眼程永乐,什么话也没说。

    潘怡把晚餐端上来,四个人开始用晚饭。

    不得不说,潘怡做的饭菜确实很符合现在苍圣烜身体的需求。

    要卓玥做的话,肯定是做不出这么丰富又营养的晚餐的。

    “怎么不吃了?”卓玥见苍圣烜吃喝了一碗汤就停下了。

    “不想吃。”

    “不合胃口?”卓玥不觉得啊,潘怡做的饭菜很好吃呀。

    苍圣烜盯着卓玥,“你喂我。”

    卓玥:“……”

    中午吃饭他可是用左手吃的好好的,怎么这会儿,要她喂?

    程永乐偷笑着瘪嘴,“太子爷这是要人伺候了。”

    听到“太子爷”这三个字,卓玥的眼神暗了暗,但什么也没有说。

    她拿起碗快,夹了片鱼肉,“来,张嘴。”

    苍圣烜乖乖的张开嘴,吃下卓玥喂的鱼肉。

    这一餐饭,卓玥一直给苍圣烜喂着。

    苍圣烜也很配合的吃了不少。

    晚饭结束后,潘怡便收拾碗筷,程永乐帮忙。

    “你们自己找房间吧,我带他上楼睡了。”卓玥推着苍圣烜去了电梯。

    当初卓玥还在说自家的房子,还弄个电梯有些浪费了。

    现在却正好用上了。

    她推着苍圣烜进了卧室,然后去了浴室端水。

    他身体这个样子,根本没有办法自己洗澡。

    把水端出来,看着苍圣烜,“我要给你洗澡了。”

    苍圣烜皱起了眉头,“你想怎么洗?”

    “脱衣服,给你擦身子呗。”卓玥轻扬了眉。

    “你帮我擦?”

    “除了我,你还想谁帮你擦?”

    苍圣烜却红了耳根。

    咽了咽口水,“全身上下吗?”

    卓玥点头,“当然。”

    苍圣烜眉头紧锁。

    耳根子红的跟熟了的樱桃一般。

    卓玥看到他的表情,忍不住想笑。

    这个时候,居然还懂得害羞。

    “老公,我们是夫妻,你的身体我从里到外都看过了。现在,你害羞个什么劲?”卓玥忍不住逗他。

    苍圣烜盯着她,“我不记得我看过你。”

    卓玥轻咳了一声,“我记得就行。”

    “……”苍圣烜一脸的难为情。

    “我要帮你脱衣服喽。”卓玥走过去,伸手去解开他的衣服扣子。

    苍圣烜臭着脸,一言不发。

    衣服的扣子解掉,露出他的胸膛。

    伤了这么重的伤,又在医院住了那么久,他的皮肤比起之前,更加白了一些。

    身上的肉,自然也没有未出事前那般紧实,瘦了些。

    他的右手不能动弹,卓玥很小心的把他的手从衣服里褪出来。

    手肘那里,还缠着绷带。

    露出了上身,都有一些浅浅的伤疤。

    不细看,还真是看不出来。

    这些伤应该有些时间了,以前她也见过,也问过。

    他说,经常有人想要他的命,难免会受点伤。

    他还说,男人身上要有点疤,看起来才更男人。

    卓玥抿着唇,视线从他身上移开。

    拧干了毛巾给他擦身子。

    从前面到后面,擦的很仔细。

    苍圣烜也一言不发,不再像脱衣服之前那么啰嗦。

    他的周围萦绕着她身上的香味,引得他小腹那一处瘙痒难奈。

    她的手指碰到他的身体,忍不住会绷紧。

    心跳,都加快了。

    “好了,我给你换上衣服,一会儿再擦下面。”卓玥拿了睡衣,给他穿上。

    就跟照顾个孩子一般。

    苍圣烜皱眉,“还要擦下面?”

    “又难为情了?”卓玥去换水出来,“我都还没有不好意思,你不好意思个什么鬼?苍圣烜,你可别再跟我矫情了哈。不然,姑奶奶我不伺候你了。”

    说着,瞪了他一眼。

    让她给他擦下身,她还不愿意呢。

    苍圣烜咬了咬唇,“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卓玥眼神不悦,扶着他,“躺下。”

    苍圣烜乖乖的躺下。

    卓玥便去给他脱裤子。

    现在给他穿的都是宽松一点的裤子,好脱,他穿着也舒服。

    两条腿膝盖那里也都缠着绷带,除了那里,这两条修长笔直的腿,还跟以前一样,很性感,诱人。

    卓玥轻轻地碰了一下他的膝盖,“痛吗?”

    “痛。”苍圣烜皱眉。

    卓玥轻轻地解开绷带,膝盖那一团血肉模糊。

    她凝眉,这看着只是皮外伤,实际伤到了筋骨。

    除了膝盖,他的小腿也受了伤。

    看着这些伤,她的心被揪的紧紧的。

    “媳妇儿,你难过了?”苍圣烜一直注意着她,她的所有表情变化,他都看在眼里。

    “因为我你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卓玥想到那一幕,她就后悔不已。

    如果当初够清醒一点,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她内疚,自责,心痛。

    苍圣烜的手轻放在她的肩上,“傻媳妇儿,我是你老公,你的男人,不管为你做什么,都是自愿,也是应该的。别难过了,你难过,我心疼的。”

    他的声音很轻柔,就跟平时他跟她说话一样。

    卓玥听了这些话,心里更加的难受。

    她掩去眼里的那一层氤氲,抬起头望着他,“圣烜,我会治好你的。”

    苍圣烜笑了笑,伸出左手摸了摸她的头,“傻媳妇儿。”

    卓玥吸了吸鼻子,一下子也笑出来了。

    他不记得那么多事,或许也忘记了她会医术。

    所以,她说这样的话在他听来,确实很傻。

    无所谓,反正,她要治好他。

    “先把内裤脱了,把下身擦好后,我重新给你上药。”卓玥站起来,手伸到了他的内裤边缘。

    苍圣烜一下子红了脸,“我自己来。”

    “你怎么来?”卓玥盯着他。

    “媳妇儿,你这么明晃晃的脱我裤子,不太好吧。”苍圣烜可没有试过这样让人给他擦身子。

    卓玥瞪了他一眼,“废话少说。你是我老公,我是你媳妇儿,我脱不太好,谁脱才好?听话,别动。”

    苍圣烜咬着牙,一副被逼良为娼的模样。

    卓玥看到,忍俊不禁的笑了。

    她给他脱掉内裤的同时,苍圣烜一下子闭上了眼睛,

    这举动,好像他闭上了眼睛看不见,她也就看不见一般。

    卓玥也不去戳穿他的举动有多傻,心无旁骛的给他擦着身子。

    只是,她是心无旁骛了,但某个人,可不像她做的这么心如止水。

    卓玥瞥了一眼出卖他心思的地方,轻咳一声,“还好,传宗接代的玩意是好的。”

    苍圣烜立刻睁开眼睛,脸通红,“你个女流氓!”

    “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我是个流氓。”卓玥给他擦好了身子,站起来,“放心,流氓也不是随时随地都会耍流氓的。你现在这样子,我没兴趣。”

    说罢,笑着把水端走了。

    苍圣烜咬着唇,盯着卓玥。

    他抬头垂眸看了一下自己的某处,嫌弃道:“没出息。”

    卓玥出来后,就给他拿了条内裤给他穿上,准备给他穿睡裤的时候,她停了下来。

    “你等一下。”

    她推开卧室的另一扇门,这是她让曲蒙给她准备的治疗室。

    里面有很多药材器械,比起酒吧那个小型的手术室,这个更加的完善齐全。

    她从里面拿了几个小瓶子,还有一包银针。

    “你要干嘛?”苍圣烜看着她手里的东西。

    卓玥坐在床边,“我可不想一辈子这么伺候你。你也不想一辈子让我这样伺候吧。”

    “不想。”苍圣烜头摇的跟波浪鼓一般。

    “一会儿我给你上药,针灸。”

    卓玥把药瓶里的药倒出来,在他的膝盖上轻轻地擦着。

    她一边擦,一边吹着气。

    “会有一点痛,你忍着。一会儿就好了。”卓玥一边说着,一边上着药。

    这药刚上的时候会很痛,不过只是痛那一会儿,就会是一阵清凉,很舒服。

    苍圣烜由始至终,只是皱了一下眉头,吭都没有吭一声。

    擦好了药,卓玥用新的纱布给他包扎好。

    “我现在给你扎几针,你放松一点。”卓玥拿出银针,消了毒后,扎在他腿上的穴位上。

    苍圣烜一直没有说一句话,放松身体,任由她在他身上做任何事。

    许久,卓玥拔掉了银针。

    把裤子给他穿上。

    “媳妇儿,对不起,辛苦你了。”苍圣烜侧过头,看着卓玥。

    卓玥看着他笑,“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

    苍圣烜凝视着她许久,点了点头。

    “你闭上眼睛,不要动。”卓玥的手轻轻地放在他的头上,按着。

    苍圣烜听话的闭上眼睛,没有动。

    按着按着,卓玥就听到了他均匀的呼吸声。

    她知道他睡着了。

    她脸色严肃的把银针扎在他的头上,每下一针,都很谨慎。

    这些东西,在前世她用来杀人,极少用来救人的。

    她对自己的医术很有把握,只是现在在他身上实施,比起第一次,她变得小心谨慎得多。

    。

    次日一早,卓玥推着苍圣烜下楼就看到程永乐一脸的愤怒。

    包括潘怡。

    程永乐看到卓玥就站起来,义愤填膺的说:“苍家是什么意思?他们怎么能做这种事情?这算不算是落井下石?”

    “怎么了?”卓玥轻蹙着眉头。

    “你看。”程永乐把手机递给卓玥。

    卓玥接过来,就看到几个显眼的字。

    她再看小字,大概意思就是苍家寻回了失败多年的亲生女儿,为了弥补对女儿的亏欠,现宣布苍家的继承权,将由苍氏千金苍清语。

    同时,也宣布原苍氏的少爷苍圣烜,将永远除名苍氏家族。

    但会给苍圣烜一笔钱财,以供他后半辈子的生活。

    这件事一出,各大新闻头条都是“苍圣烜是弃婴”,“苍圣烜从高高在上的太子变成了落魄的乞丐”,“苍圣烜出车祸变成残疾”……等等。

    都是转着苍圣烜转的。

    当然也少不了苍家的那位新任继承人,苍氏千金苍清语的话题。

    不过,从中也有小部分声音在为苍圣烜鸣不值。

    苍圣烜出车祸受变成了残疾,苍家遗弃苍圣烜,落井下石。

    但这样的声音太小,很快被大新闻给掩盖。

    有媒体称,12月9号,苍家将在龙图大酒店为苍清语举办宴会,让苍清语快速的融入上层社会。

    而关于苍圣烜的新闻,变成了讽刺的居多,慢慢地,苍圣烜的名字消失在各大新闻里。

    一切,都消失的很快。

    就跟陨石一般,瞬间坠落、

    卓玥几天都在家里关注着新闻,没有出过门。

    曲蒙来的的时候,家里就只有卓玥和苍圣烜,程永乐和潘怡都不在。

    “她们去买菜去了。”卓玥回答了曲蒙。

    曲蒙看了一眼苍圣烜,他表情淡淡,看不出有什么情绪。

    “你现在是什么情况?”卓玥问。

    “他都不是苍家的人了,我自然也不是。”曲蒙无所谓道:“从来都是他在哪里,我在哪里。”

    卓玥扬眉,看了一眼苍圣烜。

    这几天,苍圣烜也在看新闻,她也跟他说了之前没说的事。

    对此,他不发一言。

    她不知道,他的缄默是什么意思,又是什么样的心情?

    “还有一件事我想告诉你。”曲蒙把从苍圣烜身上的视线转回到卓玥身上。

    卓玥点头,“你说。”

    曲蒙又看了一眼苍圣烜。

    “没事,说吧。”

    “我查到,黄腊丁消失后出现的后几天,跟米月婵见过面。”曲蒙观察着卓玥的表情,“至于,他跟米月婵见面后说了些什么,我还没有查到。”

    卓玥的脸色阴沉。

    “米家最近没有什么动静,从出事后,也不见米月婵出过米家。”曲蒙看了一眼苍圣烜。

    若是米月婵主使了这一切……

    卓玥一直以为是黄腊丁为了给鲨鱼报仇才对她杀手,如今看来,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了。

    她眯了眯眼,问曲蒙,“你也不在苍氏了吧。”

    “嗯。”

    “那在做什么?”

    “无所事事。”

    卓玥说:“你会管理,帮我去管理卓氏吧。苏凌风有自己的公司要管,还要准备接手苏家的公司,又要谈恋爱,我怕他忙不过来。”

    曲蒙点头,“可以。”

    “嗯。一会儿我给苏凌风电话,让他跟你交接一下。”

    “好。”曲蒙想了想,又说:“叔叔阿姨他们在骆译河那里,你打算怎么做?”

    卓玥这些天一直把重心放在苍圣烜身上,骆译河也没有再打电话给她了。

    她知道,爸妈在他手上,不会出什么事。

    但是骆译河这个人,他只要哪天想起她了,就一定会用爸妈来威胁她。

    尽快把他们带离骆家,也是她一直想做的事。

    “骆译河那么不顾一切的把我爸妈给关起来,肯定不会轻易的让我带走。明的,他不会松手。暗地里,他一定做好了防备。骆家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中监视着,想要把两个没有行动能力的人悄无声息的带走,太难了。”

    卓玥眉宇间带着愁郁,久久不散。

    “硬碰硬的话,对谁都没有好处。”卓玥几经思考,她还没有想到有用的办法。

    如果是用异能,她也很保证能安全的将爸妈带出来。

    骆译河从来没有怀疑过她不是前世的卓玥,他不怀疑,就是肯定了她的身份。

    他是这个世上唯一知道她身怀异能的人。

    他了解她,所以,也防着她。

    曲蒙认真的想了想,“我来想办法。”

    “你想怎么做?”

    “放心,我不会跟他硬碰硬的。不管怎么说,先打入敌人内部,查看一下骆家的布置。咱们再好好商量。”

    “骆译河是个奸诈之人,万事都要小心。”卓玥不太放心,叮嘱着。

    曲蒙点头,“放心吧,我有分寸。”

    “嗯。”

    曲蒙走后,卓玥沉思。

    米月婵,骆译河,苍家……

    “媳妇儿,累了吗?”苍圣烜一直没有出声,只是一旁静静的听着。

    卓玥抬眸看着他,在他眼里看到了关切。

    她笑笑,摇头,“不累。”

    “我累了,想睡觉,你陪我。”苍圣烜拉住她的手。

    卓玥没有反对,“好。”

    然后推着他上了楼。

    苍圣烜一如既往的要求她陪着他睡,她也如同往常一般睡在他的身侧。

    “媳妇儿,你也睡吧。”苍圣烜侧过脸,亲了一下她的脸。

    卓玥笑了。

    她闭上眼睛,“好,我也睡。”

    本来,只是哄他睡觉,这一闭上眼睛,她却睡着了。

    是太累了。

    太多的事情,让她自顾不暇。

    每天照顾苍圣烜,每晚都睡不着。

    一个晚上,顶多睡上两三个小时就醒了。

    难得的,这一次躺在他的身边,就睡过去了。

    苍圣烜盯着她,手一直握着她的手,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他薄唇轻扬,执起她的手,放在唇上轻轻的亲了亲。

    。

    米家。

    米月婵坐立难安。

    事情过了这么久,她的心还是没有平静过。

    好端端的,车子撞死的不是卓玥,却撞残了苍圣烜。

    好端端的,苍圣烜不再是苍家的太子爷,只是一个捡来养的弃婴。

    真是可笑。

    也是难以置信。

    “奶奶,现在怎么办?当初苍奶奶答应我们的事情,现在就什么也不是了。”米月婵抓着米老太太的手,“奶奶,苍圣烜不再是苍家的继承人了,他又受了重伤,现在怎么办?”

    米老太太见她这般沉不住气,不由甩开她的手,“他已经结婚了,现在又是个残废,不再有苍家的光环,他是死是活,与我们何干?”

    “奶奶……”米月婵被米老太太吼得红了眼。

    “哭哭啼啼像什么样?”米老太太不满的瞪了着她,“苍圣烜现在什么都不是,你还惦记着他做什么?这京市豪门子弟多了去了,又不是没了他,你就挑不到好人家。不准哭!”

    米月婵抽泣着,擦了擦眼泪。

    “奶奶……”

    “胡楠老太婆欠我一个承诺,她既然答应了,就得做到。苍圣烜不是她的亲孙子,她还有一个亲孙子。哼,骆家,也不比苍家差。现在苍家没了苍圣烜,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被骆家压下去。如今,骆译河算是京市最年轻有为,家世丰厚的公子哥了。胡楠得兑现承诺,得让你做她的孙媳妇。”米老太太说着,嫣红的唇勾起一抹算计的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