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腹黑权爷调教小娇妃

第348章,称帝

    慈和宫的大火烧了整整一夜,即便是在宫外也能隐隐约约看见了火光,一座巍峨宫殿就这么被烧毁了,次日,明丰帝披麻戴孝替明肃太后守灵,举国沉痛哀悼,文武百官也焕然一新变成了素白色。

    “昨夜那场大火太奇怪了,这种天气怎么会好端端的着火呢,一定是有什么缘故。”

    “可不是,外面这么冷又不是天干物燥的时候,是有些奇怪,昨儿个不是九王爷去了慈和宫么,怎么不见九王爷的身影呢?”

    “是啊,太后大丧九王爷这个亲生儿子怎么不见了?”

    文武百官私底下议论纷纷,这一日莫名逝去的人有点多,明丰帝的生父齐王忽然病发逝去,就连一向深居简出的锦淑皇后也骤然逝去,一下子三个位高权重的人逝去了。

    三个人中以明肃太后身份为最,明丰帝自然只能替明肃太后披麻戴孝,正想着元公公忽然急匆匆赶来,脸色隐有急切之色,“皇上,九王爷此刻就跪在宫门外,说是要清君侧奉承天意,九王爷反了。”

    话落,文武百官不淡定了,九王爷竟然在这个关键时刻反了。

    明丰帝缓缓站起身,瞥了眼近卫军统领,“人,是怎么出去的?”

    近卫军统领跪在地上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话来,他已经严守宫中,搜遍了皇宫的每一个角落,根本就不知道九王爷怎么会突然出宫了,简直是匪夷所思。

    “皇上,是微臣办事不力,求皇上降罪。”近卫军统领跪在地上,一脸自责。

    明丰帝抬脚对着近卫军统领便是一脚,近卫军统领不敢躲避,只能硬生生挨了这一脚,所幸力道并不大。

    “皇上,九王爷反了,咱们可要早作准备啊,绝不能允许九王爷胡作非为。”

    “是啊皇上,九王爷这是谋逆的大罪……”

    众位大臣你一言我一语的纷纷开始劝说起来,不一会功夫屋子里就像是吵吵闹闹的菜市场一样,搅的人心里不安静,明丰帝却始终沉默。

    “阮将军呢,可有什么消息?”许久明丰帝又问。

    元公公摇摇头,明丰帝又是深深的叹息,不自觉的拳头紧攥,倏然笑了笑,“诸位大臣都放心吧,朕早已经有了对策,九皇弟年轻气盛不懂事,一定是被身边的人蛊惑了,所以才会做出这等错事,元公公,先准备准备让诸位大臣给太后践行。”

    元公公先是一愣,但很快就恢复冷静出了门去准备,不一会领着几个小太监端着满满一托盘的酒盏,每一只里面都有一杯清酒,元公公亲自举起一杯,“诸位,朕本就是大雍天子,朕感激诸位多年来对朕的扶持和效忠,今日朕和九皇弟之间必有一战,朕相信有有你们一定会取胜,朕先敬你们一杯。”

    话落,明丰帝将一杯酒一饮而尽,目光瞥向了诸位大臣,诸位大臣见状纷纷跪地高喊万岁,紧接着就将此酒一饮而尽。

    明丰帝眼眸中一闪而逝的幽暗之色,元公公紧低着头不语。

    “报!”侍卫传来消息,“回皇上话,九王爷进宫了。”

    众位大臣惊讶,赵曦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进宫了呢,明丰帝却是一点也不着急,淡然处之的静静瞧着,很快又回了议政殿,稳坐龙椅之上。

    “皇上,阮将军……”

    “他是来不了的。”明丰帝冷笑,伸手静静的抚摸着龙椅,一寸一寸都是那么的熟悉,但是很快这里就不属于他了,这个位置他坐了整整十八年,还记得十八年前第一次坐上这个位置的时候,文武百官跪在地上冲着自己磕头高呼万岁的场景,是多么令人振奋。

    一眨眼十八年了,这个位置就要还给别人了。

    赵曦来的速度很快,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如入无人之境,率领了一众大军,赵曦独自一人站在了议政殿门口,一身黑色铠甲威风凛凛,和明丰帝的行只单影比起来,两方气势立即显示高低。

    “九皇弟,你来了。”明丰帝笑了笑,目光直直的看着赵曦。

    赵曦嘴角挑起淡淡的笑容,一只脚跨入议政殿,“臣弟还记得皇兄棋术精湛,咱们两个不如下一盘如何?”

    赵曦手植黑子,明丰帝执白子,一黑一白泾渭分明,明丰帝首先便是以攻为上,捡起几粒黑子,“都这个时候了九皇弟又何必一味的隐藏着自己的实力,步步后退,只会让自己损失的更多。”

    赵曦不紧不慢的又执起一粒黑子继续稳固地盘,“若不损失自己的棋子,又怎么能诱敌深入呢,损失几粒也算不了什么。”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个人你来我往谁也不让着谁,一个时辰后见了分晓,白子溃不成军分散的十分厉害,黑子却一如既往的稳操胜券,紧接着赵曦反守为攻,刚落下一粒子。

    明丰帝便松开了手中的棋子,脸上带着笑容,嘴角边却是流淌着血迹,赵曦见状,“皇兄这又是何必。”

    “朕乃是一国之君,即便是死也要死得其所,九皇弟,恭喜你终于达成所愿了。”明丰帝冷笑着。

    “皇兄该不会以为此刻皇兄逝去,臣弟就会以国君之礼厚葬皇兄吧?”赵曦缓缓开口,明丰帝脸色微微一变,赵曦又道,“臣弟一来皇兄就给臣弟送了这么大的一分厚礼,臣弟感激不尽,自然也会给皇兄备上一份厚礼,皇兄,你可知阮将军早已经死了,你手中的那一半兵权送不走的……”

    “噗!”明丰帝身子晃了晃,紧紧咬着牙砰的一声倒在了身后的榻上,挣扎着看向了赵曦。

    赵曦居高临下的斜睨了眼明丰帝,紧接着元公公跪在了赵曦跟前,“奴才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你!”明丰帝瞪大了眼,紧接着文武百官陆陆续续的进门,齐刷刷的跪在地上,高呼,“微臣等拜见新皇,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明丰帝拳头紧攥眼看着赵曦一步步走上了台阶,站在了那张龙椅跟前,赵曦一身黑色铠甲闪烁着寒光,浑身上下有一股冷冽气势,眼眸中更是有一股睥睨天下的霸气,叫人不敢小觑,只敢臣服,乃是当之无愧的王者风范。

    “众爱卿平身。”赵曦缓缓落座,隔空抬手。

    明丰帝是眼睁睁的看着赵曦坐上那个位置,极度的不甘心,高抬的手缓缓倏然落下,眼睛依旧盯着赵曦那个位置。

    “回皇上话,赵乾已经断气了。”其中一个大臣大着胆子上前,明丰帝已经没有了呼吸,眼睛怎么都合不上。

    “皇上,赵乾居心不良残害忠良陷大雍于不义,至大雍百姓于不顾,实在不配为一国之君,求皇上严惩。”

    众位大臣刚刚死里逃生,若不是元公公换了明丰帝准备的毒药,如今的几位大臣的下场和明丰帝差不多,单是想想便是惊的一身冷汗,赵乾实在太狠毒了。

    “诸位爱卿所说的不错,赵乾的所作所为的确令人发指不可饶恕,但念其这么多年来为了大雍做过不少贡献,功过相抵,即日起便以安郡王之名下葬。”

    话落,众位大臣又齐齐高呼圣上万岁。

    不一会立即有侍卫将明丰帝的尸首抬走,立即又大臣建议让赵曦即刻登基为帝。

    “太后生前有遗愿不入皇陵,便让太后入了青峰山即可,至于齐王么,只找一个依山傍水的地方掩埋即可,不得举办任何一场仪式,不许哭丧,并将其从皇室族谱中除名,后人不得供奉!”

    赵曦缓缓吩咐,元公公立即提醒,“皇上,还有锦淑皇后呢。”

    “锦淑皇后生前有嘱咐不入皇陵,找个好去处安葬了吧,只保留皇后身份。”赵曦这么说是不准备追究锦淑皇后了,谁知赵曦话锋一转又道,“即日起唐家一众举家迁移名都城,子孙后辈五代之内不得入京!”

    众人又齐声高呼赵曦仁慈。

    次日正好就是新年,因着大丧,举国哀悼三日,三日后就是赵曦登基的日子,算算日子,赵曦已经正好二十岁了,不负众望的登上这个位置。

    “安排的怎么样?”赵曦问。

    “回皇上话,太后已经送离了京都城去了望城,属下派人守着,锦淑皇后已经葬入先帝陵旁,无人发觉。”卫七道。

    赵曦点了点头。

    卫七又道,“皇上,陆大人和闵大人前后追缴阮将军,总算是将阮将军截住了,果然不如皇上所料,阮将军已经降服了,两位大人此刻就在绝城等着皇上呢。”

    赵曦点了点头,又问,“那叶凛那边可有什么消息传来?”

    卫七摇了摇头。

    赵曦有些失望,如今他最担心的并不是什么兵权,而是宋婧,重生一次赵曦比前世知道的秘密太多了,要想大获全胜根本就不难,就连明丰帝身边最衷心的元公公,赵曦也已然拿下,甚至连明丰帝都没有察觉。

    当年元公公奉旨要替明丰帝宣宋婧为妃,幸亏赵曦抢先一步,才免了这场纷争,赵曦并未追究元公公,只不过却将元公公盯紧了,费劲心思抓住了元公公的软肋,元公公在宫外还有一个年迈的老母亲以及一个弟弟,元公公是从小就被卖入宫中做了小太监,许是人机灵,一步步往上爬,后来被明丰帝看中,成了明丰帝身边的红人,地位一下子水涨船高,受尽恩宠多少人要巴结。

    元公公心思缜密,做事也是滴水不漏,又会揣摩人的心思,所以明丰帝十分宠信元公公,这么多年来只是偶尔通过别的小太监接济自己的母亲和弟弟,元公公虽然是从小被卖,心中却是毫无怨言的,毕竟当时家里穷,混入宫中起码还有一口饭吃,本是抱着饿不死就行的心态,哪知道元公公会有这等造化,也算是意料之外了。

    赵曦将元公公的母亲和弟弟送去了庄子上,元公公自然就急了,想方设法的和赵曦搭上,一来二去的就被赵曦收买了,赵曦许以重诺,又给了无数的金银财宝,元公公早已动心,久而久之就替赵曦做了不少的事。

    譬如明丰帝早就怀疑陆斐了,曾给过陆斐一粒毒药服下,便是元公公将毒药换下,陆斐才逃过一难,明丰帝从未察觉过异样。

    即便是之前在议政殿阻挠赵曦,也不过是推波助澜,文武百官大多不齐心,更是不服赵曦,若是没有明丰帝这个举动,赵曦还不能短时间内就收复了文武百官。

    “皇上,宸王倒是派人送来了消息,在绝城已经察觉了断月宗的身影,凤和国那边也已经得知了断月宗的宗主身受重伤被人废除武功一事,凤和国不少人蠢蠢欲动。”卫七很快又补充一句。

    赵曦点点了头,初接手宫中还有太多的事没有处理,一时半会根本抽不开身,犹如一团乱麻,“立即请江老将军,程国公进宫一趟!”

    “是。”

    赵曦心里惦记着宋婧,于是将手头上的事全都交给了两人,安顿好手头上紧要的事,迫不及待的去了一趟徐州城,经过几日的时间大雪初化,一眼望去依旧是一团雪白色,不过徐州城的那一条路倒是十分通畅,一路走来十分顺利。

    赵曦一路快马加鞭的赶往徐州城,差不多已有十日没有见到宋婧了,宋婧在众人眼中已经是个不存在的人了,赵曦会想法子尽快给宋婧一个身份,比之前的更加荣耀。

    两个时辰后,赵曦粗喘着气息来到了山庄,一进门就看见红梅树下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垫起脚尖亲手折下一枝红梅放在鼻尖轻轻嗅着,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不过那一张小脸却是出奇的苍白,晶莹剔透的白,红梅傲雪更添清冷妩媚之姿。

    “婧儿……”赵曦放缓了脚步,生怕吓到了她,轻声开口,宋婧回眸一笑,眼睛里瞬间就亮了起来,“夫君!”

    赵曦笑着大步朝前走,揽住了宋婧的肩头将宋婧揽入怀中,“冷不冷?”

    “不冷。”宋婧摇摇头,“今儿天气不错,门前的这一株红梅盛开,母亲远远的就闻见了,反正是闲来无事,所以就摘两枝去给母亲瞧瞧。”

    赵曦点头,长臂一伸又摘下两枝含苞待放的递给了宋婧,宋婧笑眯眯的接过,赵曦问,“那母亲身子如何了?”

    “母亲的身子恢复的不错,叶先生说再有个把月就可以下地了,需要休养一些日子就能恢复痊愈。”宋婧凑近了闻,“竟比九王府的还要香呢,怪不得大老远就能闻见。”

    赵曦跟着笑了笑,有些心不在焉,“那孩子有没有闹腾你?”

    提起孩子,宋婧眼眸中尽显柔情,伸手摸了摸小腹,“比之前强多了,倒是不怎么嗜睡了,整日能吃能睡,乖巧的很,不过母亲说月份还是浅不知日后会不会闹腾,母亲还说我当时在肚子里时就是个闹腾的,硬生生给母亲折腾瘦了一大圈。”

    赵曦轻笑,一步步揽着宋婧的肩膀迈入了屋子里,拉着宋婧的手放在手心里暖着,宋婧娇羞的红着脸,“还有人瞧着呢。”

    见她低着头害羞,赵曦只好松了手,跟着宋婧一起去看望临裳郡主,临裳郡主见了赵曦就要起身行礼,赵曦忙摆摆手,“岳母不必行礼。”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临裳郡主笑的大方和欣慰,她果然没有看错人。

    宋婧这才后知后觉,“是呀,如今你已经是皇上了……”

    “那又如何,无论是什么身份,不还是你的夫君么。”赵曦笑答。

    ------题外话------

    二更估计要下午两点,另,情人节快乐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