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之绝版马官

第1226章 顺水人情

    第二天,纪国太妃又来给皇后请安。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ge.la皇帝不在,去明德殿参加朝会,皇后带着“贵、淑、德、贤”四妃去大明宫主持宫人出放之事。

    婉妃、殷妃和蓝妃在养身子,只有容妃丽容接待了太妃。

    太妃趁着没旁人,低声称赞容妃人品出众,说她是除了柳皇后、樊淑妃以外最好看的,容妃让她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对她道:

    “太妃,柳姐姐让我告诉太妃,如果不愿意到纪州之蕃,她已奏明陛下,同意你留在长安,不过要搬到大安宫去居住。”

    韦太妃感激得直流眼泪,从头上拔下来一支镶着祖母绿宝石的金钗,双手呈予容妃道,“多谢容妃从中周全,这个……就算我一点意思!”

    这支钗是韦泽太妃身上唯一上得些台面的佩饰,价值不菲,这是早年文德皇后赠予她的。身边只有些侍女,容妃婉拒道,“太妃,请你收回去,这都是柳皇后的意思,你不必谢我,再说丽容也不能爱小。”

    太妃便将东西收回去,又夸容妃生得好看。

    容妃说,“太妃谬赞了,丽容知道自己的斤两。不过,这不能影响我对太妃的情意,在翠微宫,丽容和樊淑妃一直忘不了父皇临终的情景,太妃是父皇的身后人,我们当然要照顾!”

    由先皇帝那里说起来,柳皇后这些人要照顾太妃的心意没有虚假,因而韦太妃也不必见外。

    韦泽太妃于是又提到了她的女儿,临川公主,她委婉地说,先皇帝驾崩之后,临川公主以金徽皇帝姐姐的身份,要封为长公主也不算逾制。

    这个韦太妃果真与儿子不亲近,央求好事也先想着她的女儿。

    容妃对太妃道,“这个事我会同柳姐姐说的,至于成与不成,太妃下次来时自会知道。”

    纪国太妃便问,“不知皇后娘娘和四位娘娘去哪里了?”

    容妃说去大明宫了,皇帝在搬入大明宫之前,想出放一批宫人。太妃又有些欲言又止,丽容问,“太妃有什么要说?”

    纪国太妃道,“妾身与皇后和娘娘们心有些近,因而有些话不好存着。”

    丽容又鼓励她说,太妃这才道,“后宫其实就是女人多的地方呀……都将她们出放了也有不妥。那么大的太极宫、大明宫,不放些女人进去住着,难道要让那些宫殿都空着?娘娘你想,真都把人放出去了,宫里空荡荡的……”

    丽容想像着,不由的打了个冷战,就觉着对方说的有道理了。

    太妃又说,“宅院再大,也得有人来充,不然的话便是没有风水,进到哪座殿里都是冷冰冰的,对娘娘们和陛下也不好……”

    丽容已经被她说动了,想着要怎么与柳姐姐建议。

    太妃又说,“当然女人多了事也多,总想着争宠,但总不能弄些太监、内侍们住进去吧?以皇后娘娘的人品,谁又能在后宫抢了风头?”

    丽容道,“柳姐姐和樊莺、思晴、崔嫣她们几个当然不怕了,”

    太妃道,“容妃就差过谁么?连新罗国的女王也在你们下边做个小德妃,你们在陛下心幕中的位置可想而知了!而你心又这么好,再留下多少人,最高也只能是个二品的嫔罢了。”

    听了这么多,丽容就更有打算同柳姐姐提一提了。

    纪国太妃看起来也不是多事,也不是不怀好意,这是个人的愿望得到了满足、与这些新贵们心近才说出来的。

    太妃以前的身份就是贵妃,丽容认为,既然封到了贵妃的身份,那一定是很受宠了。

    但太妃对她说,后宫的这个妃、那个妃,都是自古以来的成例,反正皇帝不会让这些位置都空悬着。

    皇后又是后宫之主,权利力极大,掌管着后宫的所有事务,包括后宫所有嫔妃的册封,很大程度上都取决于皇后的意见,除非皇后无宠到极点,不然皇帝是不会插手后宫事务的。

    身为贵妃却不得宠,这根本不新鲜。

    贞观皇帝曾对侍臣说过,“后宫内这么多的犯妇、配役之女,让她们来生养、哺育诸王,非常不合时宜。”

    细想一想这不无道理,如果不是政敌和仇敌,那么他们的妻子和女儿、不可能以犯妇的身份被发配到内宫来,让她们为皇族诞养皇子是不大合适。

    不论是秦王、还是登基后的贞观皇帝,内心里对这些罪籍出身的女子是有些瞧不上的,也许认为这些人的出身不好。

    但偏偏如韦泽这样出身不好的女子全都占据了妃位。

    丽容在太妃走后想道,这一定就是文德皇后的主意。

    韦泽被封为了纪国太妃,如果出宫到纪州去,跟着儿子之蕃,那么纪州虽然寒酸了一些,她在那里同样也可以过上尊崇的晚年生活。

    但韦太妃不想去纪州,只想留在宫中,皇帝同意了。

    前些日子,韦太妃的儿媳——纪王妃在纪州离世,韦太妃也没有出宫去纪州安慰一下儿子。

    柳玉如得知这件事时表示了奇怪,认为这位纪太妃同她的儿子纪王之间,根本就没什么母子之情。

    妻妾之别有如云泥,庶子只能喊生母“阿姨”,皇室也不例外。

    陈王李忠就一直喊他的母亲刘宫人为“阿姨”,可能连纪王和临川公主,都不会喊韦泽一声母亲了。

    金徽皇帝听了,又是一阵叹息,他又一次对柳玉如说道,“皇后,出放宫人一事,你们要再加大些幅度。”

    今天,柳玉如等人是第一次去大明宫,而皇帝还没去过那里,他问皇后在大明宫的感想。

    柳玉如说,“啊,那是一座慑人心魄的宫殿,我们姐妹们都不敢相信,自己以后要住在那里。”

    谢金莲说,“尤其是那座含元殿,只地基就有一丈多高,是我见过的最气派的宫殿,比太极宫气派多了!”

    大明宫比汉代的未央宫规模更大,在未央宫以东,依龙首山而建,雄伟壮丽,远远望去,含元殿衬在蓝天之下,高大雄浑,柳玉如所说的慑人心魄,一点都不夸张。

    不过,金微皇帝很高兴,对她们说,“那就快些把大明宫腾扫干净!我都有些等不及要搬进去住了。”

    但皇后说,“可我已经改变了想法,大明宫和太极宫中的宫人,我们不要大批出放了,因为有些人并不想走。”

    淑妃樊莺说,“柳姐姐说的不错,其实许多人并不想离开长安,师兄你可别以为做了好事,最后却招人骂。”

    皇帝不解,连忙问她详情,樊莺说,“纪国太妃来找过皇后,还有一位太妃也来找过我了,她求我开恩,不要让她随儿子之蕃。”

    之蕃,成年皇子离开长安到自己的封地上去。

    悄悄来找本朝淑妃的,是贞观朝的淑妃,姓杨,已经加封为赵国太妃了。

    这个老杨淑妃是杨素的孙女,早年也是以犯妇身份入宫的,生了儿子赵王李福,随之被太宗皇帝过继给了隐太子李建成。

    从礼法上说,李福已经不算是太宗的儿子,他七岁就出京到封地上去了,今年才十五岁,也够可怜的。

    这位老杨淑妃今年才三十六岁,身份已是赵国太妃,听说了韦太妃的事情之后,杨太妃也不想出宫随儿子之蕃了。

    一个十五岁的儿子,她也担心靠不住。

    不要以为一个亲王在封地上就了不得了,那得看他或他的母亲在皇帝眼里有没有地位,如果没地位,那么地方上真正的实权人物是刺史或都督,难怪赵国太妃也不想走了。

    皇帝道,“那就也别走了,不过杨太妃的路子也真是广,樊莺你又要看住朕、又要陪着你柳姐姐出放宫人,杨太妃居然还能求到你头上来。”

    思晴插话说,“其实,也有个越国太妃来找过我,她也不想走,但她身份有些特别,我没敢答应。”

    丽容问,“越国太妃?”

    思晴笑道,“是呀,她便是以前的德妃,姓燕。祖父是前隋的酷吏燕荣,被隋文帝赐死,因而这个燕德妃倒是很温和谦让,她有个儿子是越王李贞,”

    皇帝道,“我明白了,淑妃找淑妃,德妃找德妃,看来也不能撵走。”

    皇后说,“既然前两位太妃都不必出京了,那就也让越国太妃留下来吧,她们姐妹几个一同住在大安宫,没事出西内苑、到梨园去听听戏什么的,也好有个伴儿。”

    思晴迟疑地说,“只是……这个燕太妃的母亲、与武媚娘的母亲原来是堂姐妹。她不知武媚娘做过侍读的事情,与我说起武媚娘时,是拿这人出来给自己做个帮衬。”

    丽容一听武媚娘,立刻说,“那快让她走,去越州找她儿子去吧。”因为武媚娘,丽容吃的苦头已经不小了。

    丽容话一出口,思晴脸上便现出一瞬的失落之色,把头也低下了。

    皇帝应声道,“丽容你别给朕乱说话,有道是宁落一群不落一人,别人都留下了、怎好单单撵走一个?本来这是好事,可别让越王在蕃地对朕不满。”

    思晴这才又问道,“峻,这么说,你也同意让越国太妃留下?”

    这位燕太妃能不能留下,其实也关系着思晴的脸面,别的人跑来求着不走、都如愿以偿了,偏偏前朝的德妃来求本朝的德妃不能如愿,这对思晴不好。

    思晴一向做事沉稳,谨慎,自从兄长思摩死后更是如此。

    皇帝点头,笑道,“留下,凡是德妃找德妃、淑妃找淑妃这样对应着来求的,你们都可说与皇后知道、做这个主张!”

    思晴看向皇帝,眼中闪过一丝感激之意。

    柳玉如笑道,“那就让她也留下,但是嫣妹,前朝的贤妃就没来求过你吗?”她看向妹妹崔嫣,问道。

    崔嫣也笑着说,“没有,但我正端着架子等她来呢!”

    贵妃谢金莲说,“可那个纪国太妃并不是来求的我啊,也留下了!”

    柳玉如说,“皇帝出放宫人诏都已经下了,宫人还没放出多少,太妃们倒先求上来了。可是,我忽然说不愿意让这些宫人们走了,会不会不妥当?”

    皇帝道,“总之出放宫人这件事怎么也不好做,我不把话说到先头,怕你们说我有想法,但将这些宫人全都放出去,细想你们也没多大的乐趣了!”

    柳玉如笑问,“怎么讲?”

    皇帝指指谢金莲道,“看看她,纪国太妃没来求她,便有些失落了。若是将宫人都放走,她跟谁去摆谱儿呢!”

    谢贵妃假装不以为然,“本妃这些日子操心呢,这么大的大明宫,可不如永宁坊那般好管了,多少人多少物?我的算盘珠子该拨不动了。”

    一家人决定:有跑过来求着要离开的一概准允,出放,其余的就算了。

    但柳皇后强调说,以后皇帝在内宫行走,要时时有一位一品正妃跟着,或是樊莺、或是丽容,总之皇帝在后宫,不自由。

    很快,有个杨太妃来找贤妃崔嫣,说也不想之蕃。

    杨太妃是吴王李恪的母亲,也是隋炀帝的女儿,不过,直到亡隋时,她也没得到过公主的封号。杨广登基后、离开长安时也没带上她,据说她的母亲只是炀帝后宫的一名宫人。

    高祖皇帝的母亲与杨广的母亲是亲姐妹,但高祖得了杨广的国柄,顺手便将表弟的女儿丢给了自己的儿子——秦王作妾,这还不如将她嫁给哪位大臣做正妻呢。

    杨太妃倒是生了两个皇子,但别的皇子实封都是八百户,只有她生的这两个儿子,封户加在一起也没够八百。

    李恪在益州刺史的任上,踩了地方上的庄稼被弹劾、被贞观皇帝削去了六百户,只剩了二百户。

    另一个在虢州刺史任上胡作非为被弹劾,削去了封邑四百户、剩了四百。这位皇子,便是名列“江、滕、蒋、虢”四大纨绔王子之一的虢王李愔。

    由此看来,这个杨太妃在贞观皇帝的心中是个什么地位,一点不难想象。

    准!都别走了!都去大安宫居住。

    丽蓝私下里对苏殷说,“看来还是有权力好呀,谁能想到,贞观一朝堂堂的四妃会跑来求我们,我们的一句话、点个头,便让她们感恩戴德!而我以前只是个烧水开温汤的。”

    殷妃对丽蓝道,“姐姐你可别太小家子气了,她们是在恳求你我吗?我们又因何有这样大的魔力?是因为你我贴近了至高无上的皇帝呀!”

    b

    </br>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