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直播之春秋苦旅

第620章 生存是第一位

    在老子的劝说下,方忠终于解开了心结。不再为爹娘、兄弟妹妹们断绝关系的事而耿耿于怀,也不再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承受心理负担。老子告诉他:怎么有利于自己的生存,又不影响他人的生存,你的一切做法都是对的。

    生存是第一位!

    后世也有这一说法:生存是第一位,然后才是发展。

    名誉和金钱等等身外之外,都让它见鬼去吧!

    人生短短几十年,大多数人死后几年、十几年,连自己的子女都不记得了。何况!在历史的长河面前,几年、十几年算个毛啊?

    自从人类有史以来,历史记住了多少人?是不是?就算是君王,也没有多少是青史留名的。

    所以!名誉是有时效性的!

    老子说的:如何做才为不影响他人的生存?

    方忠的行为很明显,他不仅影响了鲁昭公的生存,还断送了鲁昭公的江山,怎么能说他没有影响别人的生存呢?

    老子的解释是:鲁昭公的行为,直接影响了你的生存!

    站在方忠的角度上,他如果当时不帮季平子的话,不拼死抵抗的话?鲁昭公就要把季平子给灭了。如果鲁昭公把季平子给灭了,那么!就直接影响到方忠的生存。

    鲁昭公一旦得手,就要铲除三桓,就要杀一些人的。而这些要杀的人当中,就有可能有他方忠,以及他方忠的妻子等季平子的直属亲人。

    因为!在那个时代是讲究“株连罪”的,所有直属亲人,都有可能被诛。

    方忠的妻子是季平子宠爱的孙女,自然是要杀的。方忠作为入赘季府的上门女婿,又得到了季平子的信任。所以!一定也在被诛名单当中。

    如果真的出现这种情况,鲁昭公是不会看在方忠的爹娘的份上,不杀他的。因为!这样做不合理、不合法,就必然会引发公愤,以后鲁昭公就无法施政。

    所以!真的出现那种情况了,方基石夫妇也一样救不了方忠。尽管你是鲁国大神,尽管你曾经是鲁昭公的贴身侍女。除非!你反了鲁昭公。你要是反了鲁昭公,到时候世人又说你方基石夫妇不是人。

    所以!老子认为,方忠当时的选择是对的,帮助季平子度过难关,打败了国君鲁昭公。他不是在帮季平子,他是在帮他自己。

    那么?爹娘和弟弟妹妹们为什么也选择不理他,与他断绝往来呢?

    老子的解释是:假的!做样子的!不是真的!是为了迎合世人,迷惑世人的幌子。还有!他一样是为了保护自己。他们不与你断绝关系,他们一样要受到世人的谴责。

    所以说!人性是自私地!为了自己,竟然选择与儿子、与哥断交。

    “如果不信的话?你今晚偷偷地回家!你爹娘要是把你杀了,我李耳给你偿命!”

    “那么?我爹我娘他们?他们不都是太假了?这是?这不道德啊?”方忠问道。

    “假?假怎么了?怎么不道德了?”老子反问道。

    “假?假让人不耻!”

    “什么意思?”老子反问道:“你能做到真?”

    “我?”

    “你能告诉别人你的内心?你能让别人知道你做事的目的?”

    “这?”

    “真!是对自己人真。真!是对自己的心真!真!不是对敌人真。是不是?你要是对敌人真,你还能活下去吗?是不是?……”

    所以说!真善美与假丑恶都是相对地,不是绝对地。真善美不是针对所有人的,对敌人以及那些我们不相信的人,我们就没有必要对他们真善美。

    假丑恶!是站在自己的价值观上来评价别人的。我们站在自己的角度和价值观上去评价坏人,坏人就是:“假丑恶”。而坏人也一样!他们站在他们的价值观上看待我们,我们一样是假、丑、恶的。

    所以!教科书上面宣扬学生要“真善美”,那是在祸害学生,让学生脱离社会。或者!是把学生培养成傻比。

    记得有一个历史时期,是有这么一句名言的:千万不要忘记**斗争!

    在这个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混乱的时代里,所有人都可能是我们的敌人。因为!他们严重影响着我们的生存和自由。

    你要是把社会想象得和谐美好,你只会四处碰壁。最后!体无完肤。

    “诚信待人,是做人之本。但是!并不是让你相信任何人!懂么?我来鲁国有些时日了,我研究了一下孔丘的学说思想,觉得他教导的,是基础!是做人的基本。而不是绝对地真谛!他的学说思想,一样会被人误解,也更容易被人利用!所以!我李耳还是不敢苟同……”

    开导了一番后,老子才正式讲道,没有讲一会儿,天就黑了。张山风准备了酒菜,喊两人吃饭。

    吃完饭,老子就把方忠和张山风两人打发出去了,他要独自一人修炼。其实!不是他要独自一人修炼,而是!他要通过开天眼的功夫,去鲁国到处跑。晚上!能够看到一个人的真实内心,能够看到一个人的真面目。

    表面的背后,才是真实的。

    表面上!往往一个人做作出来的行为、事件,都是为了迎合社会需要、迎合实际需要。而之后表面出来的、平时表现出来的,才是一个人真实的内心。

    所以!老子喜欢晚上出去“开天眼”。

    老子晚上出去开天眼,并不是为了去偷窥,看别人夫妻、男女做那种事。老子才没有那么无聊,再则他都是一个七老八十岁的人了,也没有那个方面的兴趣。何况!老子是何人?他是智者,他没有那么无聊。

    外面的狗狗见方忠出来了,一个个都很不高兴,朝着他狂吠着。

    方忠不理狗狗,站到边缘尿了一泡尿。然后!朝着四下里看着。他还是懒得搭理张山风,不愿望跟他和解。

    张山风抱着膀子站在一边,朝着方忠看着。见狗狗们朝着方忠狂吠,他也不管,反而偷笑着。

    “畜生!讨厌不?你们?”见这些狗没完没了,方忠骂道。

    月亮在云层中时隐时现,地面上显得忽明忽暗,很神秘地。

    此时的他!他想家也回不了,索性就留了下来。再则!他还想听老子讲道。这么好的机会,哪里能错过呢?想当年!孔子特意去洛邑请教老子,是不是?

    白天的时候,老子大多时间都在劝说他,根本没有详解他的道学。晚上!他又要一个人独自修炼(做功课),不能给他讲道。老子让张山风给他讲讲道学基础,可他哪里想听这个家伙的?

    上午的时候,老子那样待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责骂他一顿,他倒是可以接受的。毕竟!人家是智者,名声在外。而张山风那样待他、故意曲解他、羞辱他、鄙视他他就受不了。所以!他不想听张山风的讲道。

    真的!你张山风算什么啊?你也就比我大几岁!你有何德何能?是不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