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天下剑宗

第1117章 深谈

    火红莲的神色变得有些僵硬,看着李奇锋不由的点点头,轻声的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李奇锋笑了笑,缓缓的说道:“剑宗李奇锋。”

    火红莲的神色微微一变下意识的说道:“剑宗不是早就灭亡了?”

    忽然之间,她好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双目瞪大了几份,不可思议的看着李奇锋,语气有些凝滞的问道:“你是剑宗宗主?”

    李奇锋点点头,说道:“正是。”

    站立在不远处的文雀神色不由微微一变,眼眸之中愈发的凝重,神色之中不悦之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担忧之色。

    火花莲陷入到沉默之中,她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个让她心中生寒的消息。

    李奇锋静静站立着,他的神色之中不喜不怒,等待着从火红莲的手中挖出足够多的消息。

    片刻之后,火红莲的注视着李奇锋,沉声说道:“你想要做什么?”

    李奇锋的神色之中带着笑意,看着火红莲,说道:“我想知道你能够告诉我些什么?”

    火红莲的神色之中不由的流露出犹豫之色,此刻他的心中无比的纠结,一方是罗网无比冷酷的规矩,此刻面对的却是随时可以出剑夺走自己性命的狠人……火红莲的心中不断的掂量着。

    李奇锋亦是不着急。

    他在耐心等待着。

    面对着神色无比平静的李奇锋,火红莲的终于是下定了决心。

    “你想知道什么?”

    火红莲还是选择了屈服。

    “我要知道关于罗网的所有消息。”

    李奇锋的语气之中很是平静。

    火红莲沉思了一下,说道:“我本出身于一个江湖之中小宗门们名火业门,宗门之中的弟子不过百余名而已,宗门位于南蛮之地的边缘,一般来说很少有有人知晓我们的存在,我们亦是很少出来走动,一直位于宗门之中修炼,我的师父最擅长的便是炼毒,这一次差一点将白梅山庄拖下的地狱的毒药便是我师父从南蛮之地采集几十种剧毒炼制而成……也不知道罗网是如何注意到我们的,就在三个月之前,罗网之中的众多高手直接将火业门包围,大开杀戒……在强势的逼迫之下,门中的许多弟子选择投诚罗网。”

    李奇锋问道:“你的师父是什么修为?”

    火红莲说道:“大宗师。”

    李奇锋不由的皱起了眉头,问道:“你师父呢?”

    火红莲说道:“刚开始的时候,我师父还试图着反抗,可是罗网之中的高手实在是太强横了,我的师父根本没有应对之力,师父为了护得我们的周全,亦是选择了为罗网卖命。”

    李奇锋点点头,说道:“罗网的主子是谁?”

    火红莲摇摇头,说道:“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我非常的肯定,罗网与帝都之中的某些大人物可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使得罗网在行事之时都是无比的便利。”

    李奇锋微微颔首,说道:“还有没有其他的消息……?”

    火红莲沉思了一下,说道:“罗网这一次是要掌控江湖了,你还是小心一点为好,今日你可真的是将罗网得罪死了,以后恐怕是少不了追杀。”

    李奇锋点点头,说道:“你可以走了。”

    火红莲的神色不由的愕然——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如此轻易的离开。

    “你确定放我走?”

    火红莲再次出声确认道。

    李奇锋说道:“走吧!”

    火红莲缓缓的朝后退去,一直注视着李奇锋,唯恐李奇锋会反悔,退出百步之外,她终于是确认李奇锋要放过她了,当下身躯朝着远处掠去。

    ……

    ……

    对于李奇锋放走火红莲的举动很不解,“难道你不怕她给你招惹来更大的麻烦吗?”

    李奇锋说道:“她是一个聪明人,她会做的很好。”

    浣纱沉默了一下,说道:“这一次非常的感谢你……若不是你及时赶到,恐怕白梅山庄就……”

    李奇锋打断浣纱的言语,出声说道:“感谢的话就不要多说了,现在最要紧的是现在白梅山庄是待不成了,该寻找一个新的去路了。”

    浣纱点点头,神色之中流露出一丝惋惜之色,缓缓的说道:“这白梅山庄就这样被毁了……在这里我生活了太多的时间,它就好像是一座监狱一般牢牢的囚禁着我,我一直梦想着要离开这里,可现如今,看着它摧毁了,倒是感觉到有些不舍了。”

    “我们去高森堡。”

    忽然之间,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

    文雀出现在浣纱的身后。

    浣纱的神色之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拘谨,看向文雀,出声道:“父亲……您怎么来了?”

    李奇锋对着文雀行礼,“拜见剑王。”

    文雀点点头,说道:“李宗主客气了……这一次还要多多的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李奇锋笑着说道:“剑王言重了,这都是该做之事。”

    文雀的目光看向浣纱,说道:“浣纱你先去准备一下,明早我们就出发去高森堡。”

    浣纱迟疑了一下,想要再言语些什么,可是看到文雀那冰冷的神色,只好点点头,转身离去。

    文雀的目光落在李奇锋的身上,说道:“李宗主还真是少年英豪啊,如此年纪便是有了如此实力,如此身份真的是举世罕见啊。”

    李奇锋说道:“时也命也运也,我也不过是足够的侥幸而已。”

    文雀注视着李奇锋,说道:“有时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别人是无法夺取的。”

    李奇锋笑了笑,说道:“剑王想要说什么就直接说吧。”

    文雀点点头,说道:“既然你如此的快人快语,那么我也不藏着掖着了……你可是知道浣纱交给你的那一柄剑对于她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李奇锋摇摇头。

    文雀说道:“那柄剑是她的本命血剑,她送给你意味着要对你托付终身。”

    李奇锋的神色不由微微一变,旋即流露出一丝苦笑,说道:“剑王……这个……”

    文雀举起手,制止了李奇锋的言语。

    “我不需要你的解释,亦是不需要你做什么,我只希望你可以将那一柄剑还给浣纱。”

    文雀轻声的说道。

    言语之中无比的坚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