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86章 为什么在我床上?

    三个人坐在了一起,南千寻点的盖浇饭端上来之后,她笑着说:“不好意思,我先吃了!”

    陆旧谦两人的饭也上来了,陆旧谦的余光一直盯着南千寻,南千寻却没有再看他们一眼。

    她狼吞虎咽的吃完了饭,把筷子一放,抽出一张纸来擦了擦嘴巴,说:“那个,我先走了!”

    陆旧谦看了看她盘子里已经吃完了的饭,眼眸微微一转,却没有说话。

    “拜拜,有缘再见!”艾妮很自来熟的挥了挥手,把西方美女的热情演绎的淋漓尽致。

    南千寻头也不回的离开,陆旧谦从玻璃窗里看着她过马路,直到她消失在眼前。

    “Ares,这位就是您心仪的姑娘?”艾妮问道。

    陆旧谦皱眉,没有说话,艾妮像是已经习惯了他的模样,说:“确实很不错!”

    南千寻回到公司之后,有些心神不宁的,眼前不断的浮现刚刚看到了那位帅哥,她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一样,只是她怎么想也想不出来。

    下午,乔致远回来之后,看到她心不在焉的,问:“怎么了?”

    “没、没什么!”南千寻听到乔致远的话,连忙站了起来,乔致远也没有继续逼问,而是准备去开会了。

    下午四点多,乔致远准备出去会见Ares,南千寻问:“可以带我去吗?”

    “你想去?”乔致远问道。

    “嗯!我想见见这位暮光的老总!”南千寻说道,乔致远眼眸微微一转,问:“是因为他收购陆氏吗?”

    南千寻点头,没有否认,乔致远缓缓一笑,说:“好!”

    他说好的那一刹那,南千寻觉得他像是一朵绽开在艳阳之下的牡丹花。

    下午三点五十分,陆旧谦和艾妮来到了乔氏的会客室里。

    前台小姐立刻通报总裁办公室,南千寻对乔致远说:“他们来了!”

    “嗯!”乔致远带着南千寻往会客室去,陆旧谦和艾妮刚到会客室,他们就进来了。

    “你好我是乔致远!”乔致远进门伸手跟陆旧谦握手。

    “Ares!这位是秘书艾妮!”陆旧谦伸出了手,流利的用国语说道,艾妮连忙上前也伸出了手跟乔致远握手。

    南千寻听到了他的声音,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从乔致远的背后伸过头来,果然看到了陆旧谦和艾妮!

    “我们又见面了!”陆旧谦看向乔致远背后伸头的南千寻说道。

    “原来你会说国语!”南千寻意外的说道,中午的时候,他说一句话旁边的那位金发美女给翻译一句,她还以为他不会说国语。

    陆旧谦微微一笑,乔致远回头看向南千寻说:“Nancy,你们认识?”

    “中午见过一面,说认识谈不上!”南千寻连忙回答说。

    陆旧谦的心里一阵别样的情绪在翻腾,她这么急着解释,是害怕乔致远误会什么吗?

    “Ares,艾妮,坐!”乔致远微笑着招呼两人坐下。

    南千寻连忙问:“两位喝什么?”

    “咖啡不加糖!谢谢!”

    “卡布奇诺!谢谢!”

    南千寻看了看两人,立刻去泡咖啡,并且给乔致远端了一杯清茶。

    陆旧谦垂眸掩下眼眸里的嫉妒,南千寻知道乔致远的口味!

    “暮光集团的发展真是令人刮目相看!”乔致远由衷的说道。

    “乔氏的稳健也令人佩服!”

    两人有一搭没有一搭的说话,南千寻慢慢的退到了一旁,她想要跟过来,不过是想要看看暮光集团的幕后老板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而已,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么年轻的一个人。

    而且,好熟悉!在哪里见过呢?

    她冥思苦想,始终想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却听到乔致远在她背后问:“在想什么?这么专注?”

    “啊?”南千寻被他吓了一大跳,转过来看到乔致远和Ares都站在哪里,Ares的目光有些戏谑!

    戏谑?

    南千寻连忙甩了甩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说:“乔总?”

    “我们一起出去吃饭!”

    “哦!”南千寻连忙应了一声,乔致远转头对Ares说:

    “我这个未婚妻有些小迷糊!”

    “原来是乔总的未婚妻啊!”陆旧谦的话有些冷,乔致远听到他的语气,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只是没有说什么,倒是对着南千寻招了招手。

    南千寻走到他的跟前,让他他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一起出去了。

    陆旧谦的余光看到了他的手搭在南千寻的肩膀上,恨不得拿刀上前去砍断他的胳膊,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冷。

    几个人来到了京都最高档的酒店,大秦酒店。

    进入包厢之后,把大秦的招牌菜都上了一份,并且体贴的给南千寻要了一份橙汁。

    陆旧谦看着那杯橙汁没有说话,掩下眼眸中的怒意,不停的跟他们喝酒。

    乔致远一向都有刘玉生挡酒,今天没有人帮忙挡酒,不一会儿就被灌的晕乎乎的了,他站起来说:“不好意思,失陪一下!”

    南千寻看着他离开,然后看向Ares,尴尬的笑了笑。

    “Nancy小姐不喝一杯?”

    “抱歉,我不会喝酒!”

    “Nancy小姐是不给面子!”

    “不不,Ares先生,您误会了,我怕我喝多了,影响您的兴致!”

    “Nancy,来!”陆旧谦把酒推到了她的跟前,南千寻为难的看了看艾妮,艾妮却站起来,说:

    “我去一趟洗手间!”

    包间里没有人了,陆旧谦目光灼灼的看着南千寻,南千寻没有接他手里的杯子,他突然一扬脸,把酒杯里的酒喝了,伸手拽过南千寻,一把抓住她的后脑上的头发把她的头扬了起来,凑过嘴去,把口里的酒都灌了下去。

    南千寻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弄懵了,火辣辣的酒顺着她的喉咙下肚,这一口刚咽下去,那一口又灌来了过来,只是几杯酒就把她给灌醉了。

    陆旧谦放开了她,见她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说:“我喝醉了喝醉了!”

    “没,你还没有醉,来,再来一杯!”陆旧谦也站了起来,伸手把她揽在怀里,给她灌酒。

    乔致远回来的时候,看到Ares正在给南千寻灌酒,连忙上前扯开了他,说:“Ares先生,这位是我的未婚妻,不是陪酒的!”

    “我只是见她滴酒未沾,心里有些不平衡罢了!”陆旧谦坐了回去,笑盈盈的看着他。

    乔致远看到陆旧谦的样子,有些生气,说:“时间不早了,我已经在大秦订了房间,早些回去休息吧!”

    陆旧谦微微点头,乔致远抱着南千寻出去了,他也随着他们一起出去,看到乔致远把南千寻放在一间房内,自己住在隔壁的房间里,才放心下来。

    乔致远离开南千寻的房间之后,陆旧谦偷偷溜了过去,拿出自己的手机,在那个刷卡器上一刷,滴的一声,门就开了。

    南千寻烦躁不安的在床上扭来扭曲,睡的极不安稳。

    陆旧谦过去扑在她的身上,舔了舔她的嘴唇,南千寻却伸手抱住了他的脑袋,喊了一声:“旧谦!”

    陆旧谦一愣,瞬间被一种喜悦沾满了心,她是爱着自己的,他低头吻住了她,他的嘴上有一种叫做催情的东西。

    “千寻,你为什么要跟乔致远订婚?”

    他压在她身上,轻轻的问道。

    “假的,假的!”南千寻有些干渴,她渴望能得到更多,双手软绵绵的在他身上四处游走,极力的仰头想要亲他,却怎么也够不着。

    陆旧谦听到她不住的说假的假的,像是知道了什么一样,双手攀上了她的高峰,慢慢的解开了她的衣服,抱着她去了浴室。

    他放了一缸热水在浴缸里,抱着她躺了进去,南千寻受到酒精的支配,并且又添了他嘴上的东西,整个人都亢奋极了,她骑在他的身上,整个浴缸都被她弄的哗啦哗啦的响。

    陆旧谦也迷离着眼睛看着她,她喝醉了就喜欢……骑马……

    骑完了马,陆旧谦把她抱了起来,到了莲蓬头下,把她摁在墙上,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从浴室里到了大床上,两人折腾了将近三个小时,才疲倦的睡了过去。

    次日一大早,南千寻口渴的要命,她想要起来找水喝,动了动发现有些不对劲,自己浑身都是酸痛的,像是纵欲过度的后遗症一样。

    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脑海中却不断的浮现昨天晚上她和那个Ares的放纵,她心里一慌,困意全都不见了,又听到了耳旁的呼吸声,慢慢的转过头去,竟然有人!

    她差点就尖叫了出来,连忙开了床头灯,看到躺在自己床上的竟然是Ares,她掀开被子,两人都是裸着的,自己身上还有一些触目惊心的痕迹,Ares的身上也不比她的好到哪里去。

    她连忙一脚踹醒了他,说:“你为什么会在我的床上?”

    陆旧谦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来,看到南千寻,长臂一伸,把她搂在怀里,说:“千寻,别闹!”

    南千寻听到他喊自己的名字,浑身一哆嗦,也顾不上自己头痛不痛,连忙仔细的看着他,她刚刚明明听到了陆旧谦的声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