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88章 他肯接盘?

    江南人家,一家优雅的包间里,陆少许已经等候了多时,不时的看看表。

    “少许,先喝点水!”南初夏给他倒了些水,陆少许看到南初夏倒的水,心里有些膈应的慌,他忘不了那个胡林在她的身上奋力驰骋的那一幕,像是吃了苍蝇一样。

    他没有伸手去碰她倒的水,而是说:“初夏,等会儿看你的,一定要帮我搞定这个Ares!”

    “嗯!我尽量!”南初夏点了点头,她也不知道这个Ares是什么样的人物,不知道好不好搞定!

    两人正在说着,服务员把陆旧谦和艾妮迎了进来。

    “陆总,您的客人到了!”服务员对陆少许微笑着说道。

    陆少许连忙站了起来,说:“你好,我是陆少许,这位是我的未婚妻南初夏!”

    “Ares!”陆旧谦冷漠的自我介绍,眼睛都没有扫过南初夏一下,径自坐了下来。

    陆少许有些尴尬,按照常例来说,他这么介绍了自己和未婚妻,对方也应该介绍一下自己和自己的女伴,但是他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个Ares,就没了下文了?

    只不过,再怎么尴尬,生意还是要谈的!

    “这位小姐,不知道要怎么称呼?”陆少许面上带着君子一般的笑容,看着艾妮问道。

    “你好,我叫艾妮!”艾妮热情的伸出了手,跟陆少许和南初夏纷纷握了手,说:

    “不好意思,我老板有些洁癖,所以不喜欢跟人触碰!”艾妮解释说道,像是在化解尴尬,实际上解释完了更加的尴尬了,洁癖是嫌弃他们脏!

    “哦,没事,没事!”陆少许恍然大悟的说道。

    “既然客人都到了,我们上菜吧!”南初夏拿着菜单说道。

    “不知道Ares先生和艾妮小姐能不能吃的习惯我们国内菜?”

    “完全没问题!”艾妮笑着说道。

    陆少许把菜单递了过来,艾妮点了几个菜之后,直接把菜单给了陆少许和南初夏,两人让店家把所有的招牌菜都上一份,然后放下了菜单。

    “陆先生,据我所知,江南人家是要提前预定了,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让他们给现做的?”艾妮好奇的问道。

    “呵呵,这个年代只要有钱,就没有办不到的事,哈哈哈!”陆少许爽朗的笑了起来。

    陆旧谦淡淡的笑了笑,怕是他们早就预约好了,然后装模作样的点菜吧?江南人家所有的菜他都预约了一份,呵呵,这种操作……

    “据说Ares是中法的混血儿?”陆少许看向陆旧谦说道。

    陆旧谦微微一笑,用法语说:“陆总对我了解还是挺多的!”

    艾妮连忙翻译,陆少许听到她翻译之后的话,微微一笑说:

    “呵呵,也只是听说一点点而已,不知道Ares听说过七棵树酒店没有?”

    “七棵树?听说过!”陆旧谦用法语回答道,艾妮又连忙帮忙翻译。

    “不知道Ares有没有兴趣跟我们合作!据我所知,你们有一个旅行社,没有固定的合作伙伴,不如我们相互照顾,你们旅行社入住我们的酒店,保证我们酒店的入住率,我们给你们打折,低于市场价,怎么样?”

    “七棵树酒店好像每年都在亏损,而且是酒店服务做的不是很好,客户投诉很多,跟你们合作,我们怕是要受到投诉,到时候得不偿失!”陆旧谦终于用国语说道,陆少许心里有些不高兴,刚刚他还用翻译跟自己说话,不是他不会说国语哦!

    “服务行业受到投诉很正常,我们酒店的服务都是按照五星级酒店的要求来的,Ares可以入住体验一下!”陆少许对七棵树的信心满满。

    “这倒是个好办法,我们体验一下之后再说合作!毕竟我要对我的客户负责!”陆旧谦微笑着说道。

    陆少许一噎,自己说的太过了,竟然搬着石头砸到了自己的脚!

    “其实,Ares可以让法国那边的人去进行现场调查一下,当然,我现在也可以让你看一下现场!”陆少许说着就把手机拿了出来,凑在陆旧谦的身边连线酒店那边看了现场。

    陆旧谦看着酒店,微微一笑,说:“陆总总要给我一些时间调查一下!”

    “那倒是,不急,不急!”陆少许尴尬的笑着说,他的心里不急才怪,按照现在亏损的程度,一年要亏出去一千多万,这生意还怎么做?有赔有赚才对!

    不一会儿,菜就上来了。

    陆旧谦伸手拿着筷子,用开水烫了一下之后,伸手用纸巾擦来擦去,直到擦了十几遍,陆少许和南初夏的尴尬症都犯了才放下筷子。

    “Ares,来,喝酒!”陆少许打开了酒,给陆旧谦满上了。

    “陆总,不好意思,我们老板一向都不喝酒!”艾妮连忙拦了下来。

    陆旧谦已经开口吃饭了,并不抬头,陆少许面色尴尬不已,说:“既然不喝酒,那就吃饭,吃饭!”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他陆少许对Ares一无所知,倒是Ares对他了如指掌,这一回合,他怎么可能赢?

    陆旧谦头也不抬的吃饭,并且中规中矩,一句话都不说。

    陆少许捣了捣南初夏的胳膊,南初夏会意,说:“Ares先生,这里的饭菜还合你胃口吗?”

    陆旧谦不说话,南初夏有些尴尬,一点胃口都没有,坐在那里有些手足无措。

    陆少许也看着他,这个人的性格不是那么好相与了,坐在这里好半天了,都没有搞清楚他到底有什么弱点,喜欢什么东西。

    他也没有什么胃口,心不在焉的扒拉着米饭。

    陆旧谦吃着江南人家的饭菜,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吃过他们家的饭了,还真有些想念。

    他快速的吃,直到吃完最后一口,伸手拿着纸巾擦了擦嘴,说:“非常不错!我一向遵循国人的食不言寝不语!”

    “没有想到Ares先生对我们的国人文化还是有些研究的!”陆少许夸赞的说道。

    “一般般!”陆旧谦擦完了嘴说:“刚刚我们在谈论七棵树酒店,谈论到哪里了?”

    “说道我们合作的问题!”

    “据我所知,七棵树酒店现在一直在亏损!如果按照眼下的亏损程度来算,应该是每年都会亏损一千多万吧!”

    陆少许的心里一惊,原来他知道!

    “话可不能这么说,现在不过是旅游淡季,所以才会亏损!”

    “但是同样是旅游淡季,但是别的酒店都可以保本,稍稍还有些盈利!”

    “按照Ares先生的意思,是我七棵树酒店没有盈利的可能了?”

    “不,七棵树酒店之所以会赔本,是受到到陆氏的影响,陆氏的负面新闻太多,所以一般的人都不屑住在七棵树酒店!”

    “Ares先生,你不愿意跟我合作没有关系,但是你不能这样诋毁我们陆氏!”陆少许变了脸色。

    陆旧谦冷冷一笑,就他这点能耐还想跟他斗?他被他算计不过是猝不及防,还有背后有人帮他!

    “是不是诋毁,难道你自己心里没有数?如果陆总真的是想要合作,与其合作,还不如趁着七棵树还没有完全贬值之前,把经营权转让给我!”

    “经营权?”陆少许听到有人要接盘,当然是喜不胜收!

    “我暮光集团可以花一千万买七棵树二十年的经营权,陆总可以考虑考虑!”

    “一千万买二十年?”陆少许激动的差点站了起来,他怎么不去抢?

    “如果陆总不想卖,无所谓!暮光集团做不做这笔生意都不要紧,倒是陆氏二十年要倒贴多少进去?

    我想陆氏现在应该是没有那个底气直接申请破产!一旦七棵树申请破产清算,银行的催款立刻会纷纷而至,而陆氏的股市也会崩盘!”陆旧谦没有继续说下去,陆少许不傻,不是听不懂!

    陆少许的脸色十分的不好,他甚至有一种想要要死自己的冲动,怎么想起来要跟暮光集团合作,现在合作没有合作成,倒是有一种引狼入室的感觉。

    一千万买二十年的经营权!

    “陆总可以好好考虑考虑,如果陆总做不了决定,可以回去让董事长参谋一下,趁着我现在有兴致还想玩,等的时间久了,我没有心情玩一家酒店了,免费送我也不要!”陆旧谦说着站起来往外走,陆少许的面色难看之极。

    “少许,我觉得这个人就是故意的!”南初夏看着陆旧谦离开,对陆少许说道。

    “我能不知道他是故意的?”陆少许的脸色超级的难看,他刚刚走的时候说的那一句是什么意思?他做不了觉得让董事长参谋参谋,难道他真的做不了决定吗?

    只不过现在陆氏的情况不能允许有一步路走错,他虽然生气但是很快就恢复了理智,跟董事长商量事难道不是清理之中的吗?

    他也立刻站了起来匆匆忙忙的往回赶,南初夏见他走的匆忙,连忙去结账,也追了上去。

    陆旧谦离开了江南人家之后,艾妮问:“你真的要买七棵树的经营权?”

    “嗯!”

    “花一千万?”

    “嗯!”陆旧谦心不在焉的嗯着,自己的心里却是打这儿自己的小算盘。

    陆少许很快回去跟陆国誉说了Ares一千万买七棵树二十年经营权的问题,陆国誉惊讶的说:“他真的肯接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