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90章 来点不一样的玩法

    南千寻风情万种的走了过来,伸手勾在他的脖子上,对着他吹了一口气,说:“Ares先生,久等了!”

    陆旧谦被她突如其来的撩人动作给弄愣了,盯着她看了几秒,越看越觉得她太过于撩人,于是伸手揽住她的小蛮腰,说:

    “能等Nancy这样的美女,久一点没有关系,Nancy小姐不是喜欢久一点的男人么?”

    南千寻不是什么纯情的少女了,对于他说的这些荤话,当然是能听的出来的。

    她差点就吐了,没有想到这个死男人说起荤话来,一点都不脸红!

    “Ares先生,今天我给你准备了不一样的套餐,选A还是B?”忽略了他的荤话,她直接问道。

    正常的人都会问,A套餐是什么,B套餐是什么,这个Ares却说出了让南千寻想要一头撞死的话,说:

    “我只喜欢C!”

    “……”

    南千寻想要一巴掌打在他脸上!她说的是选择套餐,他说的选择罩罩!

    “美丽的Nancy小姐,我们还是先入正题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陆旧谦伸手抱着南千寻进了房间,直接倒在了大床上。

    他压在她的身上,对着她的脖子吹气,她连忙推开他,说:“Ares先生,想必寻常的玩法你都已经厌烦了,不如我们这一次来个不一样的,怎么样?”

    “哦?怎么个不一样法?”Ares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今天,我要在上面!”南千寻红着脸说道。

    陆旧谦的眼眸里带着一丝戏谑,说:“原来我们的Nancy小姐想要当女王啊!”

    “……”南千寻听到女王两个字脸色一红,说:“到底玩还是不玩?不玩的话,那你就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她说着也不再推他,反正就是一副任你宰割的模样。

    “当然玩了!荣幸之至!”陆旧谦很不要脸的直接呈大字形躺在了床上,抬起头说:“我已经准备好了,来吧!”

    “呵呵,我早已经准备好了!”南千寻说着从自己的包包里带了一些东西过来,陆旧谦一看面上一黑,绳子皮鞭,还有女性ziwei的工具!

    只不过,他很快的掩饰了脸上的表情,换上一种期待的模样,说:“快点吧,我的女王!”

    南千寻嘴角露出一抹狠厉的笑,呵呵,过一会儿就让他尝尝爆*菊的滋味,她对他已经忍无可忍了!

    “Ares,闭眼哦!”南千寻贼兮兮的笑着,陆旧谦也想知道她到底要玩什么花样,听话的闭上了眼睛。

    南千寻看到他乖乖的闭上了眼睛,拿着蒙眼的布蒙住了他的眼,然后拿着绳子把他的手绑了起来,拴在床头上。

    拴好了之后,她拍了拍手,说:“OK了!”

    “这样就OK了?”Ares皱了皱眉头,不悦的说道:“我每周召唤你一次,可不是千里迢迢的送过来让你绑的!”

    “Ares先生,别着急嘛!今天我一定会让你尽兴!”南千寻说着把他刚刚倒的红酒端了起来,把酒里下了点东西,一只手捧住他的头说:“来,喝酒!”

    陆旧谦配合的张嘴喝了一口,南千寻看到他喝了酒,脸上更加的得意了,呵呵,一会儿就让他尝尝浴*火*浑*身的滋味!

    陆旧谦喝了一口之后,又喝了一口,准确无误的送到了南千寻的嘴里,南千寻猝不及防的被灌了一口酒,想要吐出来,却听到Ares冷冷的说:“咽下!”

    “咕咚!”一声,南千寻咽了下去,她后悔的想要打自己两耳光,怎么就这样咽了下去?她着急的连忙催吐。

    “Nancy小姐,难不成你在酒里下了什么?”

    “啊?没、没有!”南千寻连忙说道。

    “没有什么,你为什么要催吐?”

    “我、我就是恶心!”

    “那快来吧,我已经等不及了!”陆旧谦的眼角都是笑意,但是南千寻看不到。

    “你稍等!”南千寻也不纠结酒的事了,双手抚在了他的胸膛之上,两个人都喝了那种酒,所以一时之间有些情迷意乱。

    南千寻突然意识到不对,连忙摇了摇头,开始快速脱他的衣服。

    “哎呦,我的小宝贝,你这是等不及了吗?”陆旧谦的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南千寻看到他嘴角的微笑,呆愣了数秒,好熟悉!

    “Nancy小姐,怎么了?”

    “没、没什么!”南千寻连忙收回了自己的心思,把他的衣服给脱了,看到他精*壮的身子,她有些发呆,伸手摸了摸他身上的胸肌,果然手感很不错,跟陆旧谦的一样。

    陆旧谦浑身都发烫,那个酒的劲上来了,他的呼吸急促了起来,说:“快点!”

    “呵呵~~”南千寻的眼角露出一抹邪笑,伸手扒了他的裤子,他昂然竖立的部位直勾勾的冲击到她的视觉,她转过脸去拿工具,今天她就要爆他一次,解解恨!

    她面红耳赤的拿着某种物品,朝他走了过来,陆旧谦却凉凉的说:“Nancy小姐可没有诚意啊,我已经坦诚相待了,你自己还衣冠楚楚!”

    南千寻听到他这么一说,觉得很热,知道自己也吃了那样的药,知道自己没有时间再耽搁了,所以立刻拿着东西上前来,准备爆他的菊花,没有想到陆旧谦双腿一勾,把她勾到了自己的胸膛之上,戏谑的说:“Nancy小姐还真的是迫不及待了呢!”

    南千寻趴到他身上之后,脑袋里轰了一下,身体越发的叫嚣了起来,只是她还有理智尚存,连忙挣扎着要从他身上起来。

    陆旧谦发出一阵销魂的叫声,南千寻整个大脑都炸了,脑袋里一片混沌。

    陆旧谦嘴角微微上扬,一翻身骑在了她的身上,虽然他的手还被绑着,但是不妨碍他嘴巴,他不住的在她的身上点火,不一会儿她开始主动迎合他,两人紧紧的贴合在了一起。

    一番云雨之后,南千寻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陆旧谦坐起来不紧不慢的解开自己手上的绳子,看着她的睡颜,抱着她去浴室里清理了一番,又抱着她回来把她放在了床上。

    他下床去看她的包包,里面防狼棒防狼喷雾什么的都有,还有一些让人面红耳赤不可描述的东西,皱了皱眉头,怎么觉得事情有些不这么简单,想了想开门出去。

    他刚到门口,门外的两个女人就要往里进,他冷冷的问:“你们是谁?”

    “你好!我们是刚刚那位小姐请过来伺候里面的先生的!”两个女人中有一个回答道。

    她们看到陆旧谦之后,哪里还想着做生意?这样的男人,就是倒贴也心甘情愿啊!

    “伺候里面的先生?”陆旧谦眉头一皱,看了看里面,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感情是南千寻请过来伺候自己的?

    这个死女人竟然敢请别的女人来睡自己!

    “不用了,你们先回去吧!”

    “那位小姐给了我们很多的钱,我们拿了钱不办事不对啊!”

    “滚!”陆旧谦没有那么多的耐心跟她们废话,冷冷的说了一声滚,那两个女人连忙跑了。

    他回去看着床上睡的死死的女人,有一种要把她拉起来胖揍一顿的冲动!

    次日,南千寻醒来之后身边已经没有人了,浑身都像散架了一样,心里暗暗的将Ares从头到脚问候了一遍。

    想到昨天晚上,她本来是准备把他绑起来之后,先爆了他的菊花,然后让她请的小姐来睡他,结果后来自己掉了进去,她深深叹了一口,这个Ares还是不容小觑!

    “Nancy,你在哪里?”乔致远的电话打了过来。

    “有事吗?”南千寻问。

    “我们今天回家,商量一下订婚礼的细节!”

    “乔总,不用那么在意,随意就好了!”南千寻没有对这个订婚礼抱什么希望,隆重不隆重都无关紧要!

    “我在你门前,你不在家吗?”

    “我马上回去!”南千寻说着挂了电话,很快回去,跟着乔致远回到了乔家的庄园。

    “致远,千寻你们回来了?只是我和奶奶帮你们设计的订婚礼,看看怎么样?”乔以沫说道。

    南千寻心里对乔以沫和乔老太太心存着一些内疚,她和乔致远不过是相互利用的关系,但是他们对自己确实真心实意的。

    “千寻,你是不是不高兴?不喜欢这样的订婚礼我们可以再换,女孩子一生只结一次的婚,一定不能留什么遗憾!”乔老太太说道。

    南千寻尴尬的笑了笑,说:“不,我很满意!”

    她转头看了看乔以沫,乔以沫笑了笑,显然并没有把她已婚已育的事告诉老太太,心里一阵感激。

    “满意就好,满意就好!”

    南千寻心里难受的很,乔家的人给她一种亲情包围的氛围,让她十分的渴望,但是乔致远对自己做的事,又让她无法原谅,好在不过是利益的交换,假如是真的爱上了他,岂不是注定了要伤心?

    陆旧谦这边一大早离开了酒店,坐在飞机上还不断的回想昨天晚上的情景,他的嘴角微微的弯了起来。

    他看向窗外,心里想着不知道以后她要是知道了她请女人来睡他,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