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92章 你是唯一

    “Ares先生,你好像很不高兴!”陆少许坐在Ares的身边,感受到他身上气息的变化,转过头来问道。

    “陆总好像很关心我?”陆旧谦转过头来看着他,笑的有些让人不舒服。

    “那当然了,Ares先生现在是我们陆氏的合作伙伴,怎么会不关心?”陆少许自从陆旧谦从他手里八百万拿下了七棵树的二十年经营权之后,一直想着怎么能扳回来一局,就算是生意上赚不到便宜,口舌上过过过瘾也好。

    “呵呵,陆总还是好好的关心关心陆氏的未来,最近我们暮光国际闲钱有些多,说不定哪天我还想从陆总的手里买点什么东西走,到时候陆总可别不高兴!”

    陆少许听到他的话,气的脸色不太好,他什么意思,是在警告自己陆氏将不保吗?

    太可笑了,陆氏虽然今非昔比,也绝对不是他一个新兴的公司能吃得下去的。

    “Ares先生的胃口还真的不小,不过我陆某还是要奉劝你,要知道自己的胃有多大,太大的猎物会不会撑破你!”

    “陆总说的有道理!所以本人还是喜欢猫捉老鼠,看着老鼠做一些无用功,我会觉得很开心!”

    陆少许脸色难看至极,他这意思是说自己是老鼠吗?不过很快就调整过来了,说:“能跟Ares先生合作是我的荣幸!过几天是我结婚,到时候还请Ares先生一定要到场!”

    “那是当然!”

    陆旧谦转过头去,不再跟陆少许说话,而是看着挽着胳膊的两个人,他暗暗的垂了垂眼眸,他能看得出乔致远是动真格的了!

    “新娘子还真是漂亮!”陆少许的胳膊撑在桌面上,看着乔致远他们那边。

    “据说陆总的未婚妻也很漂亮嘛!胡林一直见人就夸,我还想见一见呢!”陆旧谦听到他又在挑衅自己,皱了皱眉头,这个陆少许在国外这一年,只学会了一个逞口舌吗?

    陆少许听到陆旧谦说道他的未婚妻,还提到了胡林,整个人都像是一座等待爆发的火山一样,那件事那么隐秘,他是怎么知道的?

    他这个时候连忙看了看周边的人,所有的人注意力都在新郎新娘那边,才微微送了一口气,但他还是觉得自己像是顶着一大片草原坐在这里一样,心里像是猫爪的一样!

    他害怕陆旧谦真的说出了什么话来,干脆当做没有听见,不予理会。

    陆旧谦听到这边终于安静了下来,嘴角微微上扬,艾妮看到陆旧谦把陆少许给呛成这样,看向陆旧谦的目光更加的热烈了。

    订婚礼正是开始,音乐响起来的时候,乔致远伸手牵着南千寻的手走上了红地毯,两人的颜值超高,秒杀所有的演员。

    台下的人不住的拍照,甚至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拍照,两人则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漂亮。

    乔致远有些紧张,牵着南千寻的手微微有些发抖,纯净的脸上由于过度的紧张,还有些红润。

    “别紧张!”南千寻转头微笑着看着他。

    乔致远重重的点了点头,说:“不紧张!”

    南千寻听到他声音里都是紧张的,轻轻笑了,说:“深呼吸,然后叹一口气,就可以放松了!”

    乔致远照着她的话做,果然放松了很多,他自己也很纳闷,为什么平常开会的时候,不管遇见谁,他都不会紧张,牵着Nancy的手走上红地毯,为什么会这么紧张!

    众人看到两人走上了红地毯,还不停的窃窃私语,都纷纷的羡慕两人的感情好。

    陆旧谦的目光有些火,看着两人走在红地毯上,还不断的谈笑风生,仿佛整个世界都不存在一样,他的心有些慌乱了,手紧紧的握着,手心都是汗。

    两人一直走到了台上,台下一片欢呼的声音,在京都订婚搞了这么大的阵势,还真是不常见。

    “我们发出热烈的掌声,请我们的准新郎来说说两人相识的经过,还是我们美丽的新娘是怎么夺了你的心!”主持人走到乔致远的身边,笑着问道。

    “这位是我的未婚妻Nancy小姐,自从我看到她的第一眼开始,我就深深的被她吸引!这位是我的佳偶,我的美人,我心所爱的!我爱她没有任何的理由和原因!”乔致远拿着话筒激动而又深情的说道。

    “哇喔~~~一见钟情那~~~鼓掌鼓掌~~~”主持人一声哇喔,台下的人都纷纷的鼓起了掌。

    “下面请我们的准新娘用一句话来表白我们的准新郎好不好?”

    “好,好!!!”

    南千寻接过他手里的话筒,转脸看向乔致远,乔致远面上又有些局促了起来,她莞尔一笑,说:“千万人中,你是唯一!”

    这回没有等到主持人说话,台下已经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陆旧谦眯了眯眼,千万人中,他是唯一吗?他想着想着,突然笑了起来,面上的神色不由的轻松了起来,因为他听懂了她的话。

    每个人都是一个唯一独立的存在。

    千万人中,你是唯一,乍一听,像是在说对方是自己的唯一一般,实际上,南千寻说的每个人都是唯一的存在。

    乔致远听到了南千寻的话,感动的连忙上前拥抱她,南千寻则像是哄孩子一样的拍了拍他的后背,看到这个动作,陆旧谦又不开心了,以前他不高兴的时候,她也是这样哄自己的!

    这会儿,我们的陆旧谦先生,像是小孩子被人抢了玩具一样,别扭的不行不行的。

    他手里的事得加快速度了,要不然到时候老婆都会变成别人的了,想到她弄了两个女人过来要睡自己,他的危机感就更加的强烈了。

    台上两人拥抱着,来宾也觉得很奇怪,按道理说现在两个人不是应该拥吻才算是正常的反应吗?他们为什么会是拥抱呢?

    “看起来,我们的准新郎非常的腼腆,那么我们大家恭祝乔致远先生和南千寻正式成为未婚夫妇!”

    台下一片掌声,乔老太太高兴的拿着帕子不住的抹泪,乔以沫坐在她的旁边,伸手扶着她的轮椅,目光中有一种完成任务的轻松。

    儿子大了,没有结婚之前,都是小孩子,结婚之后就是大人了,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不行,不行,他们不能订婚!”一个男人粗狂的声音从人群中发了出来,跟大家的恭贺声全然不同。

    众人很快给他让了一条道,乔致远心里一阵慌张,尽管他做了那么多的准备,还是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扰乱订婚?

    保安立刻上前来拉这个男人,谁知道这个男人的手里还抱着一个五六个月大的孩子,前不久陆氏发生过肩摔,摔死孩子的事,各大保安公司都立刻调整了安保的措施,面对这样的人肉炸弹,不能更对方直接起冲突。

    “还愣着干什么?把这个来路不明的男人给我轰出去!”乔以沫立刻站了起来,南千寻转头朝乔以沫看了过去,心里一阵的感动,就算是这个时候,他还是在维护自己,她感受到了一种叫做父爱的东西。

    保安听到乔以沫的话,立刻有人上前出其不意的夺了他的孩子,另外两个人立刻摁住了他,要把他往外拖。

    孩子在这个保安的怀里呜哇一下就哭了,不住的朝那个男人那边伸手要抱,人群中议论纷纷的声音也不断的加大。

    各路媒体记者都在场,也在记录着这一幕,南千寻的心思却活络了起来,万一事情就这么处理了,不知道将来会演变成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会不会被有心人利用起来对付乔氏,再说人家既然敢在订婚礼上闹和,肯定是有资本的,现在他们只能见招拆招,不能利用强权压制!

    “慢着!”南千寻立刻大声喊着说,那几个保安立刻停住了脚步,转头看向台上。

    南千寻转头对着乔以沫说:“乔叔,这件事还是先听听当事人的意见吧,到底为什么不能订婚!”

    “千寻!”乔以沫担忧的看着她,他可没有忘记她自己亲口说过自己结过婚,而且还生过孩子,眼前这个人明显就是她的前夫来了!

    南千寻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朝前走了两步,问:“我们为什么不能订婚?”

    那男人被放开,没有立即去抱孩子,而是不住的松了松胳膊,扭了扭腰,然后换上了非常暴虐的表情说:

    “你抛夫弃子,现在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

    孩子从生下来你就没有管过,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养这么大,没有精力去管你天天接触什么人,也没有精力问你去了哪里,没有想到你竟然要抛弃我们另嫁他人!

    我知道我没有办法跟乔总比,栽在乔总的手里,我自认倒霉,胳膊拧不过大腿!

    但是我就是要大家都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的话一出来,全场都轰了起来。

    “没有想到乔总的未婚妻竟然是一个结过婚生过孩子的人!”

    “你们看她那个样子,分明就是一个狐狸精,乔总不知道怎么被她给迷惑了!”

    “关键是生了孩子不想负责,这种女人也真是醉了!”

    场上的人说的话都传到了南千寻和乔致远的耳朵里,全部都是指责南千寻的,南千寻却一直在想那个男人是谁,好像有些熟悉!

    乔致远以为南千寻被那人给吓到了,伸手拦住她的胳膊,像个君王一样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个人,完全呈碾压式的打击,他刚想开口说话,南千寻突然转过来制止了她。

    她终于想起来了,这个人不就是乔氏办公室里的那个猥琐男人吗?上一次她在打印室里,那个男人对着她耍流氓,没有想到他竟然来闹订婚礼了。

    南千寻挑眉看着他,桃花眼里带着一些鄙视,说:“你想要怎么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