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93章 妲己转世

    南千寻挑眉看着他,桃花眼里带着一些鄙视,说:“你想要怎么样?”

    那人明显的愣了一下,这个跟套路不一样啊,她不是应该极力的说明自己没有结婚,也没有跟他生孩子吗?

    怎么直接问他要怎么样?

    这不是直接的承认了这件事吗?

    那男的听到南千寻问他想要怎么样,他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了,他们商量的套路不是这样的啊!

    “怎么了?你既然抱着孩子来这里闹和,肯定是有所图,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你、你别跟我玩花样!”那个男人立刻警觉的说道。

    “我能玩什么花样?众目睽睽之下,你指出了我这么多的罪行,难道来的时候,只是想着要揭开我这个虚伪的面具吗?”

    “对,我就是要揭开你虚伪的面具!”

    “那好,面具已经揭开了,你现在是不是可以滚蛋了?”南千寻说着话音变的凌厉了起来。

    那人看到南千寻竟然直接让他滚蛋,立刻变了脸了。

    他好不容易策划了这一次的行动,什么东西都没有捞到,直接滚蛋,而且回去之后说不定还会被乔致远给认出来,到时候再丢了工作,他连吃饭都困难!

    “让我滚蛋也行,你给我分手费!”

    “分手费?你想要钱吗?”南千寻睥睨着他,像是看一个笑话一样。

    “对,我养孩子这么多年,你得给我补偿!”

    “哈哈哈!”陆旧谦从位子上站了起来,踱步走了出来。

    南千寻看到Ares出来了,也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他安排的,索性不说话了,这个Ares要是在这个时候踩自己一脚,她将永远都不会有翻身的余地了。

    “你笑什么笑?要是你的老婆绿了你,我不信你还能笑得出来!”

    “我笑你可笑,出来讹诈的时候,难道没有提前准备台词?这么快就穿帮了?真不好玩!”陆旧谦伸手摸着自己袖子上的口子,挑着眉说道。

    “那个人是谁啊?”

    “对啊,好帅啊!我刚刚就看到他了!”

    “有人说是南川市暮光集团的老板,Ares先生!”

    “据说是混血儿,好帅!”

    那些刚刚在骂南千寻的女人这时候看到了陆旧谦站了起来,都纷纷的交头接耳,在京都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一号人物,没有想到竟然是南川市的。

    那人听到陆旧谦的话,连忙反问:“我哪里穿帮了?”

    “哈哈哈哈!就你这种智商,还是早点滚蛋的好,省得在这里丢人现眼!”陆旧谦毫不客气的说道。

    那个人说的话声音有些大,旁边的人都听到了,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

    “目测这个孩子,最多不过是五六个月吧?你照顾了几年?”陆旧谦问道。

    那人听到他这么一说,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口误,他本来是想着说几年就可以多要一些钱,没有想到竟然穿帮了!

    他抱着孩子就要往人群中跑,南千寻突然说:“抓住他!”

    这个人连忙把孩子往身后一丢,陆旧谦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孩子,孩子只当是大人在跟他玩,笑的咯咯的响。

    保安立刻上前去按住了那个人,把他给压了回来,带回了南千寻的面前,南千寻从台上走了下来,手里还拿着话筒,说:

    “本来这件事应该让警察直接处理,但是这关乎到乔氏的名誉问题,所以我必须得问清楚了!你要是好好配合的话,你可以少受一些委屈,要不然到了警察那里,也会让你自己说出来!”

    那人狠狠的瞪着南千寻,说:“你这个贱*人!”

    “没有想到都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有心情 在这里跟我唱对台戏!

    我记的没错的话,你就是乔氏秘书办公室里的员工吧?

    上一次在打印室里,我们不过是发生了一些口角而已,我想这也不足以让你背负这么高的风险来扰乱婚礼!”

    那人瞪着她,就是不说话。

    “让我猜猜是什么事!你来的目的就是要钱,或者是已经有人给了你一笔钱,我猜是后者多一些!但是很明显,那个人给的钱,不够多,所以你还想另外捞一笔!你要么吸毒,要么赌钱!”

    陆旧谦看着南千寻像是柯南上身了一样,嘴角的笑意更加的浓厚了。

    那人听到赌钱,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南千寻微微一笑,转过头去看着乔致远说:“这个人身为乔氏的员工,竟然敢来闹老板的婚礼,看样子是欠了不少的赌债,我们是把他交给警察呢,还是把他交给债主呢?”

    “不要,求求你们,把我交给警察吧!交给债主,我的命就不保了啊,我还有八十岁的老母等待养老……”那人听说要交给债主,顿时就吓的焉了,他经常在赌场里混,怎么会不知道赌场的规矩?

    要是自己被交到债主的手里,那么他面临的将是剁手!要是被剁手了,以后他整个人生就玩完了!

    “请继续你的表演,八十岁的老母等着养老,你到警察局就可以为老母养老了么?”陆旧谦怕南千寻手软,直接开口说道。

    “你这个死老外,我跟你无冤无仇的,你为什么要针对我?”那人面露凶光对着陆旧谦说道。

    “你自己咎由自取,还反过来说别人针对你?”南千寻本来还想放他一码,但是听到这个人说话,明显的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跟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Nancy小姐,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我再也不敢了!”

    “那你告诉我,是谁指使你这么干的?”南千寻问道。

    “我欠了一屁股赌债,三天内要还清所有的欠款,可是我已经身无分文,还不起钱,刚好有个女人找到我,让我出演这出戏,然后她给我钱,我冲着钱来的,我只是冲着钱来的!”

    “那个女人是谁?”乔致远连忙问道。

    “就是刚刚曝光视频的那个!”

    “祁焕?”南千寻和乔致远互相对视了一眼,乔致远明显的有些慌乱,但是南千寻伸手按了按他的手,说:“别紧张!”

    “没有紧张!”乔致远微微一笑,只要南千寻不误会他,都无所谓。

    “我把所有的都招了,求求你们放了我吧!”那人恨不得跪下磕头,南千寻看了乔致远一眼,乔致远说:“我不会送你去债主那里,你招供并不是和我谈判的资本,我会送你去警察局!带走!”

    那人却连连道谢,只要不把他送到债主那里,已经是非常的善待他了。

    众人看到这个人被带走了,又纷纷坐了下来,乔致远的订婚宴还真是热闹。

    “呵呵,姐姐,你都被绿成这样了,竟然还能装作没事~~~”南初夏这个时候又站了起来,南千寻听到南初夏的声音,皱了皱眉毛,转头对乔致远说:

    “我养母和养父的女儿,南初夏,你应该听过!”

    乔致远点了点头,站在她的身旁,那气势分明就是同仇敌忾。

    “当年,所有的人都以为我不是南家的孩子,谁知道竟然是你在背后搞鬼,怎么样?善恶终有报,终于真相大白了吧?不是南家孩子的人是你!”南初夏说着伸手指着南千寻,面上带着一些凶狠!

    南千寻看着南初夏,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样,眼睛一眯,说:“没有想到经过这么多事,你还是不长脑子!”

    陆少许本来是看热闹的,没有想到南初夏竟然上前去挑衅南千寻去了,他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她,在京都的地盘上她还这么嚣张,看样子自己以前是了解她了解的太少了,原本以为是个好拿捏的,没有想到根本就是一个没有脑子的。

    他连忙上前去连连的对乔致远道歉,说:“不好意思,孕妇!孕妇!孕妇的情绪不稳定!”

    乔致远的面色非常的难看,他一句孕妇他也无法再去苛责什么,但是她的话却将Nancy再一次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南川市的风云变幻太快,京都的人也经常在茶前饭后作为谈资,南千寻更是风云人物,在京都大众的口中名声并不好,不仅仅是霸占家产,还有把养父养母送到了死地,对养母的孩子赶尽杀绝,还有跟亲哥哥乱伦等,被传的沸沸扬扬的。

    众人口中的南千寻就是一个应该被火烧死的妖精,大家都传说她是苏妲己转世,混乱这个世界的。

    他订婚之前,把她隐藏的很好,但是再好她也终究是要见人的,原本以为众人会看在他的面子上不说她的事,没有想到南初夏还是挑了起来。

    “原来她就是南川市那个南千寻!”

    “果然是个狐狸精!”

    “她现在来到京都,是要混乱我们京都的吗?”

    众人小声的议论着,但是还是时不时的有声音飘到了南千寻的耳朵里。

    南初夏当然也听到了众人的议论,转过身去,说:“何止你们听的那些,她还不要脸的抢了我的未婚夫!”

    “初夏小姐,你说话的时候就确定不会有人出来揭穿你吗?”高剑鞘突然站了出来。

    南千寻看到了高剑鞘,自己差点把这号人物给忽略了,如果说他们有什么关系的话,只能说是曾经的相亲对象!

    南初夏看到了高剑鞘,吓的倒退了一步,陆少许真想一走了之,不管这个死女人了,但是他不能这么做,伸手拉住南初夏说:“你在干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