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94章 真的怀孕了

    南初夏看到了高剑鞘,吓的倒退了一步,陆少许真想一走了之,不管这个死女人了,但是他不能这么做,伸手拉住南初夏说:“你在干什么?”

    “少许,我……”南初夏想要解释什么,但是看到了陆少许警告的眼神,也不敢说话了。

    陆少许歉意的看向那些人说:“不好意思,我未婚妻情绪不稳定,我先带她走了!”

    他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了,都是这个死女人!让他丢尽了脸面!

    就算是陆氏鼎盛时期,他也没有那个资本跑到别人的地盘上嚣张,他们的地盘在南川市,南初夏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人,竟然敢在京都撒野!

    他现在恨不得不认识她!

    “陆总还真是口味清奇,竟然要娶这样的女人!”陆旧谦见他们要走,立刻上前笑着说道,但是他的笑容背后更多的是阴沉。

    “陆总还是要好好考虑考虑,一个喜欢惹麻烦的女人,可不是一个贤内助!”高剑鞘也若有所思的说道。

    南初夏听到他们这么说话,顿时有些恼火了,说:“你们都什么意思?难道你们也被南千寻这只狐狸精给迷惑了吗?你们凭什么这样挑拨离间?宁愿拆十座庙,也不能拆一桩姻缘,你们竟然让少许不要娶我了!我还要劝乔总一句,看好了再娶!”

    “不是口口声声的说宁拆十座庙,也不能拆一桩姻缘吗?怎么转过头来就要让致远不娶我呢?南初夏小姐的双重标准也太明显了吧?”南千寻的嘴角微微弯了弯,说:“致远,我就是一个狐狸精,你还要娶我么?”

    乔致远把她往怀里一揽,说:“有些人的眼睛瞎了,还当我乔致远的眼睛也瞎了么?”

    南初夏气的差点没有吐血,他这是在说她的眼睛瞎了吗?

    高剑鞘听到南初夏的话,嘴角微微一弯,上前一步,大声的说:“初夏小姐,当初你设计我,假装怀孕逼婚,所以放弃了陆旧谦,现在怎么反过来说千寻小姐抢了你的未婚夫?”

    轰!

    台下的人又哄嚷了起来,他们今天来都听到了什么重磅的消息,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这个南初夏自己想要另攀高枝,到最后还要倒打一耙!

    “高检难道不知道吗?这个初夏小姐,先是设计了千寻小姐,谎称自己怀上陆旧谦的孩子,逼人家夫妻离婚。

    结果后来看上了高检,想要另攀高枝,所以又设计高检,到头来竟然还好意思说南千寻抢了自己的未婚夫。

    南初夏小姐,你自己心里当真没有一点数吗?”陆旧谦也上前来,把事实的情况给说了出来。

    陆少许的脸色彻底的沉了下去,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南初夏竟然还做过这样的事,他越发的觉得她就是一只苍蝇,恶心巴拉的!

    “你们胡说,哪里有的事?”南初夏立即否认,慌乱的看向陆少许,说:“少许,他说谎!”

    “没有的事吗?那会儿我的请柬都发出去了,没有想到到了最后你竟然是骗婚的,在座的很多人应该收到过我的请柬了!”高剑鞘面不改色的说道。

    场上的人纷纷点头,曾经确实有这么一件事,高剑鞘要结婚了,对象就是南川市的人,被他这么一提醒,大家才想起来确实是南初夏。

    南初夏的面色极其的不好看,她不过是想给南千寻一些难堪而已,谁知道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高检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想起来了呢,那时候还奇怪高检为什么会突然结婚,又突然取消婚礼,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还真没有看出来,南初夏竟然是这样的人!”

    “这样的女人不知道是几手的了,可惜了陆总这么个风华绝代的人,竟然是个接盘侠!”

    “谁说不是呢?”

    低下的人又开始议论纷纷,他们没有降低自己的音量,所以南初夏他们听的非常的清楚,她恐慌的看着周围的人,众人看向她的眼神都不对了,她恨不得立刻从他们的眼前逃离。

    “南初夏小姐还自信满满的说自己是南家的后人吗?据我所知,南小姐不是李家的后人吗?从南川市消失之后,还回到了自己的父家,在江城住了那么久,难道是假的?”陆旧谦嘴角上带着一些嘲讽。

    “你胡说什么?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南初夏恨不得把眼前这个可恶的男人撕的粉碎。

    “Ares先生,你对我江城的事了解的还挺多的嘛!”白韶白不紧不慢的也凑了过来。

    底下的人看到这些大人物都聚集到了一起,一半想要看好戏,一半的人却暗暗的在担心,这些人聚集在一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恐怕要变天了!

    “白总,这些事又不是什么机密,我为什么不能知道?”陆旧谦挑眉看向白韶白,白韶白缓缓的笑着说:“也对!不是什么机密,我作证,南初夏确实是在李家,每次我去我岳丈家都能看到她!”

    “韶白哥……”南初夏瞪大眼睛看着白韶白,她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他竟然上前来踩了自己一脚,明明他们已经有了亲密的关系!

    白韶白警告的看着她,说完了之后,转头看向了南千寻,南千寻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反正五味杂陈,什么滋味都有。

    面对那么多大佬一起出来踩她,南初夏现在知道后悔了,或者她今天根本不应该出来找南千寻的麻烦,但是她的双腿发沉,想要走去走不了,陆少许黑着脸站在她的旁边,从来没有觉得这么丢人过了,这是第一次!

    “南家其实并不是没有后人,南家的后人被南初夏给赶出了南家!”陆旧谦又踱步说道。

    南千寻心里一慌,爸爸还有后人吗?

    “你胡说,明明是南千寻……”

    “南初夏小姐,你自己做的事都要赖在南千寻的头上么?”陆旧谦嘲讽的问道,并且说:“南千寻不是南氏的血脉,南初夏也不是!南氏真正的后人是米露!”

    米露在人群中突然被点名,一脸懵逼的看了过来。

    南千寻听到Ares的话,也惊讶的微微张大了嘴,她还记得那时候陆旧谦跟自己说,这个米露怎么怎么着,没有想到她竟然是爸爸的女儿!

    “米露!米露在这里!”石墨连忙举手,拉着米露上了台,站在了陆旧谦的身旁,说:“Ares先生,米露在这里!”

    “米露?”南千寻看到米露,惊讶不已,石墨和米露走到她的身旁,米露张开双臂就把她给拥抱住了,说:

    “Nancy,见到你太好了!”

    “你们,你们怎么来了?”南千寻诧异的问道。

    “我们是在Ares先生之后来的,原本想着远远的看着你订婚,默默的祝福你一定要幸福快乐,谁知道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石墨说道。

    “Ares先生,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米露是爸爸的女儿?”南千寻看了看米露,又看向Ares,她知道这个Ares虽然很可恶,但是没有确定的事他肯定不会乱说。

    “米露就是南建国的女儿,南紫云的侄女!”陆旧谦看了看南千寻微笑着说道“我这里有米露的出生证明,还有一份米露和南建国早年做的亲子鉴定!”

    他说着把手里的东西给展示了出来,南千寻诧异的看着这个亲子鉴定,对于这些鉴定的东西,只要是有钱人,他就能让你非亲子变成亲子,亲子变成非亲子。

    “说谎,说谎,你们都是说谎的!骗子,骗子!”南初夏突然发起了疯,对着陆旧谦手里的东西就扑了过去,陆少许冷眼看着她没有任何的动作,他今天丢人算是丢到了国际上去了。

    只不过南初夏还没有碰到陆旧谦的胳膊,石墨从一旁上前来,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说:“南初夏小姐,还请冷静一些!”

    “南千寻,你联合这么多的大人物来,就是想要踩死我,我告诉你,我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啊啊啊啊!!!!”南初夏突然像是疯了一样,张牙舞爪的,想要咬人。

    有保安过来制止了她,并且为难的看向陆少许,问:“陆少爷,您的未婚妻……”

    “从今天开始,我没有未婚妻了!”陆少许当机立断的说道。

    南初夏听到他的话,像是一盆冷水泼在了头上一样,没有未婚妻了?他不要自己了吗?

    “陆少许,你什么意思?”

    “南初夏,我陆少许看错人了!以后我们男婚女嫁,各不相干!”陆少许说着,转身往现场外走。

    “陆少许,你不能不管我,我已经怀上了你的孩子!”南初夏看到陆少许转身就走,连忙歇斯底里的高喊一声。

    陆少许的脚步一顿,她怀孕了?

    她果然是怀上了胡林的孩子!如果这样的话,她对自己还有用!于是转身,说:“难道你想要拿对付高检的那一套来对付我吗?”

    “少许,我真的怀孕了,现场有医生的话可以当场检查!”南初夏迎上陆少许的目光没有任何的躲闪。

    “呵呵,陆总,你刚刚不都已经说了她是孕妇了么?”南千寻像是在看笑话一样的看着他,这个人搬着石头砸自己的脚么?

    陆少许看了南千寻一眼,发现她的冷静和南初夏的浮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南初夏就这样还想跟南千寻对着干?

    “Nancy,刚刚陆总说的不过是推托之词,你这么认真干什么?”乔致远宠溺的看向南千寻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