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96章 你会后悔的

    “初夏,我会娶你的!”陆少许跟着到了病房里说道。

    “怕是你害怕我把这件事给捅出来吧?”南初夏经过这件事,也不再是什么小女孩了,整个人也冷静了许多。

    “不,我们都不要做那种命运被别人掌控的人!”

    “可是你还是掌控了我的命运,我的孩子你让生就生,让死就死!”

    “初夏,我错了!”

    “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做什么?我不会原谅你的,你走吧!”南初夏将头转向里面,不再看他。

    “那我改天再来看你!”陆少许也想好好冷静一下,为什么孩子会是自己的?

    陆少许往病房外走,走到走廊里,看到了胡林和他老婆陈春霞一起拎着水果,正在四处张望,他下意识的想要躲开他们走,没有想到陈春霞却眼尖的看到了他,说:

    “老胡,那不是陆总么?”

    “陆总,正好遇见了你!我们已经在这里找了好一会儿了,我们是来看南小姐的!”胡林伸手推了推眼镜说道。

    陆少许的脸像是吃了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说:“谢谢胡总的好意!我未婚妻现在需要静养!”

    “这样啊?哎,我怎么跟你说的来着,我说你不要乱来,你会后悔的,怎么样?不听我的,吃亏了吧?”胡林把手里的水果丢在了地上,转身揽着陈春霞走了。

    陆少许强忍住自己没有上前去打死他,他这是来打脸的,piapia 的响!

    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个胡林是故意的!而且这个人肯定是故意诱导自己打掉孩子的!

    这口恶气不出,他陆旧谦誓不为人!

    当日,南初夏被陆少许强行带到医院打胎的事传遍了整个网络,还有人把这件事编成了段子传到了网络上,直接揭露了陆少许的行为,引来一众网民的口水。

    南千寻看到南初夏的孩子被打掉之后,沉默了半响。

    孩子,对于她来说,是一个不可某灭的伤害。

    她的孩子现在不知所踪,陆旧谦也杳无音信,她的内心几乎已经没有了他们还能回来的盼望,每次想到他们,她的心就像是被刀捅过的一般,她现在能做的就是整倒陆氏!

    “Nancy?”乔致远看到她心事重重的样子,连忙走过来喊了她一声。

    “他们还是没有消息吗?”

    乔致远歉意的摇了摇头,说:“我们的人到处在找人,但是没有消息!”

    南千寻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怕是凶多吉少了!”

    乔致远看着她强忍着自己没有哭出来,默默的坐在她的旁边,说:“其实,你可以靠在我肩膀上!”

    南千寻转过头去,狠狠的把眼泪给逼了回去,说:“我是绝对不会放过陆氏的!”

    “玉生最近也在策划收购陆氏了!”乔致远说道。

    南千寻转头来看着他,心里一阵感动,没有想到她想的他已经帮她做了。

    “现在陆氏的股票回升了,我们不用花那么多的代价来收购,先打一波网络战,南初夏流产,就是一个最佳的契机!”

    乔致远点了点头,说:“网络上已经炸了!”

    南千寻点了点头,网络上已经炸了,这一次一定不能给陆少许任何喘息的机会!

    网络上关于南初夏流产的事传的版本越来越多,有人把陆少许设计胡林的事也写成了段子传到了网络上,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却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在说谁。

    还有人联系到上一次陆氏金融危机的时候,最终能化险为夷,实际上是因为拿着自己的未婚妻去讨好了银行的老总,所以误以为孩子是银行老总的,所以让她流产。

    这个说法最能被大众认可。

    陆旧谦冷眼看着网络上已经爆炸了的消息,看样子陆少许的人缘不怎么好,就这样得罪了多少人?

    不用他动手,有人想要把他踩下去!

    白韶白那边也正在瞅机会,准备出动弄垮陆氏!

    陆氏周一开盘的时候,股票一个劲的往下掉,暮光和乔氏在差不多的时机开始收购陆氏的股票,陆氏一大半的股票都已经流落在外了。

    陆少许着急的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整个人暴怒到一定的程度,连秘书都要小心翼翼的伺候着,生怕他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尽管这样,今天一个上午还是被摔了杯子,丢了电脑!

    “少许!”陆国誉亲自来到了公司里,走到门口就听到了他的低吼。

    “爸!”陆少许看到陆国誉来了,连忙上前来搀扶他。

    “遇到事情,不是发脾气就可以解决的!应该第一时间想怎么解决这件事!”陆国誉说道,他在家里一直关注着公司的事,今天看到陆氏的股票被别人大肆的收购,知道事情不妙了,赶紧来到了公司里。

    “爸,暮光、乔氏、白氏都一起想要吞吃我们,我们现在就是一直肥羊,四围都是狼!”陆少许焦急的说道。

    “所以,我们要更加的小心!可是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事?南初夏的孩子你怎么能动?就算不是你的,你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动啊!糊涂!糊涂!”

    陆少许听到陆国誉这么说,心里也懊悔不已,他哪里知道只是流产而已,怎么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应?

    “还有,你别告诉我陆旧谦的事不是你干的!你把他人藏在哪里了?”陆国誉问道。

    “爸,他是我弟弟,我关心他都还来不及,怎么会藏起来?”陆少许听到陆国誉问陆旧谦,整个人就紧张了起来,那件事是他瞒着陆国誉做的,哪里想过他会亲自来问这件事?

    难道他又想要废掉自己,然后让陆旧谦回来?他绝对不会允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好了,现在我们不说这个!你先去跟南初夏培养好感情,让她出面帮你解释清楚,然后好好的款待着,不等到你羽翼丰满,四围安宁的时候,不能动她!”

    “好,我知道了!”陆少许说着往外走,到了门口发现了不对劲,问:“爸,我这么忙,哪里有时间去陪她?”

    “公司的事我会帮你照看着,你先按照我的话去做!”陆国誉说道。

    陆少许的小心思他怎么会看不出来?他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应该跟黄蓝影彻底的闹翻,或者现在可以转过去好好的跟她培养培养感情,套出陆旧谦的下落。

    陆氏,离开陆旧谦还是不行!

    陆国誉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有时候不服老是不行了!

    陆少许开启了陪护的模式,把电脑都搬到了病房里,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全天候的陪在南初夏的身边。

    “陆少爷,我不用你陪,你走把!”南初夏冷冰冰的说道。

    “初夏,我知道你心里难受!我何尝不难受?都怪我,轻易的相信了胡林的话!要不是他设计我,我怎么可能下手来对付自己的孩子?”

    “胡林?”南初夏想起了他的老婆陈春霞来跟自己说的那些话,渐渐的相信了陆少许的话。

    “我也是受害者,都是胡林他们设计的,他们不仅设计我失去了孩子,还要设计我的家产!”陆少许说道。

    南初夏心里一惊,问:“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骗你做什么?好了,不说这些了,你好好的养着身子,过几天我们就结婚!我要把所有的事都给提前安排好!”

    南初夏听到结婚的字眼,突然感觉到结婚离自己好像很遥远!

    陆少许看到南初夏脸上的表情有些松动,接着说:“孩子的事我不会就这么了结的,我们陆氏跟胡林的梁子结大了!初夏,你是我坚定的后方,一定不能倒下,不能让我们的敌人得逞!”

    “少许……”南初夏喃喃的喊了一声,陆少许伸手搂住她,拍了拍她的后背。

    当夜,南初夏在网络上发声,说明自己流产的真相,是因为孩子没有了胎心,所以流产,至于在网络上为什么会造成那么大的影响,完全是因为有人要利用这一次的事件重伤陆氏和南氏。

    当事人的贴子一发出来,在网络上瞬间传播开来了,算作是流产门之后主角第一次正面回应,很多的网民纷纷表示剧情翻转太快,坐等续集。

    还有人留言说卖凳子,卖瓜子矿泉水,表示强势围观。

    南千寻这边看到南初夏竟然出面为陆少许说话,微微皱了皱眉头,她和南初夏之间还有一场私人恩怨没有了结,时候差不多了!

    陆旧谦这边也蓄意待发,等待最佳时期!

    话说南初夏和陆少许结婚的原定的日子很开就来到了,这场婚姻本来就是为救市而匆忙定下来的,现在陆氏因为流产门的缘故,元气大伤,这场婚要结的更加的隆重!

    七月初七,中国式的情人节!

    南川市圣安德鲁斯小镇上一片欢声笑语,到处都是喜庆的味道,这是陆少许和南初夏结婚的场地。

    陆氏虽然不及从前,但是好歹是百年的家族企业,在南川市根深蒂固,盘根错节,大大小小的豪门,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甚至京都也有人来了,比如乔氏和洛家!

    南千寻再一次站在圣安德鲁斯小镇上的时候,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她蒙冤到了警察局,被逼供的事仿佛都还在昨天!

    “Nancy!”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