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97章 他们是杀人犯

    南千寻再一次站在圣安德鲁斯小镇上的时候,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她蒙冤到了警察局,被逼供的事仿佛都还在昨天!

    那时候她只想着带着天天,过好自己的生活,虽然很苦,但是很简单;那时候的陆旧谦跟自己已经是平行的两条线,永远不会有交集了;那时候的韶白还是那么的阳光,温暖。

    可是,自从回到南川市之后,所有的东西都在慢慢的变化着,她没有想到她会再一次的跟陆旧谦纠缠到一起,也没有想到会惹上那么多的是是非非!

    “Nancy!”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南千寻转过身去,却看到了李璞玉消瘦的脸庞。

    她的双目已经陷入了眼眶中,她花了好长的时间,才辨认出来这个是李璞玉。

    “白太太,好久不见!”南千寻并没有忘记李璞玉曾经对自己动手,差点害死了她!也让洛文豪因此失去了两年的记忆。

    “Nancy,借一步说话!”李璞玉说着要伸手拉南千寻,南千寻连忙后退了几步,说:

    “白太太,举头三尺有监控,你不用再跟我玩什么花样了,我不会再上当!我们之间好像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千寻!”李璞玉的眼眶干*涩,连眼泪都没有了。

    “哦对了,还要谢谢你,上一次要不是你想要撞死我,我的记忆还回不来呢!”

    “千寻!”李璞玉焦急的看了看周围,像是怕被别人看到一样,她看到四围没有人,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你干什么?你别以为跟我玩这样的花样,我就会上当,我告诉你不会了!在同一地方跌倒,不是我南千寻的风格!”南千寻被她吓了一跳,但是言辞有些犀利。

    “千寻,以前是我不好,是我混蛋。我不应该跟你抢韶白,也不应该暗算你,可是过去的事已经无法再重头再来一次了,我不求你原谅我,但求求你看在我肚子里的孩子的份上,救救我和孩子!”李璞玉说的声泪俱下,南千寻也被她深深的触动了。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有人要害她的孩子?可是,就算是有人要害她的孩子,她应该回李家或者是找白韶白,难道不是吗?为什么要来找她?

    南千寻心里一冷,说:“你这是在干什么?有人要害你的孩子,难道你不应该去找孩子的爸爸吗?为什么是找我?”

    “要害孩子的人就是他!求求你救救我和孩子!”李璞玉伸手抚住肚子,小腹微微有些隆起,孩子有三四个月了!

    南千寻听到李璞玉的话,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白韶白要害死自己的孩子?怎么会?可是,如果不是这样,李璞玉又为什么不去求白韶白?

    “你为什么是求我救你的孩子?我有什么能耐救你的孩子?我自己的孩子现在都不知所踪!”

    “千寻,只有你能救!南初夏的今天就是我的明天,等到陆家彻底的垮下来,我的孩子就性命难保了,Nancy,求求你,不计前嫌,救救我们!就算是要算账,也至少等到孩子生下来之后,孩子是无辜的,求求你!”李璞玉说着又朝着她磕起了头。

    南千寻的大脑轰的一声像是炸了一样,白韶白现在丧心病狂了么?但是,她还是不敢相信,说:

    “李璞玉,你骗过我一次还想再骗我一次吗?我以前就是太过于相信你,结果你怎么做的?现在还想让我相信你?你当我是傻子吗?”

    “Nancy,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李璞玉说着哭了起来。

    南千寻有些烦躁的说:“我没有本事救你的孩子,你李家势力庞大,会护不住你和你的孩子?如果连是李家也护不住你,我又有什么能耐护住你的孩子?”

    她说着转身要走,李璞玉却在背后狠狠的咒诅说:“南千寻,今天你见死不救,以后别人也照样会对你见死不救!我祝你这一辈子都得不到所爱!”

    南千寻的脚步一顿,转过头去看了看她,她其实很想一走了之,但是想到她肚子里的是一个无辜的生命,又转过头来,闭了闭眼说:

    “想要保住孩子,在怀孕没有被公开之前,离开白韶白!”

    她说完之后毫不留恋的离开了那个偏僻的地方,曾经最好的闺蜜现在也跟她是仇人了,曾经最阳光的韶白,现在也渐渐的坠入阴间,成为了一个恶魔!

    她给李璞玉指一条明路,不是因为跟李璞玉之间的友情,而是单纯的为了孩子!

    至于她听还是不听,全在她的选择了!她曾经想要借助白韶白的手为自己报仇,要看着李璞玉失去所有的一切,可是当她可怜兮兮的跪在自己的面前,求她保护她的孩子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做不到了。

    孩子!孩子!

    天天,你在哪里?

    南千寻心里哀嚎了一声,抬步朝婚礼现场的方向走了过去。

    “Nancy!”洛文豪左顾右盼的终于发现了南千寻的身影,连忙跑了过去。

    南千寻本来是朝着乔致远的身边走过去的,但是听到了洛文豪的声音,又转过身来。

    “洛少爷!”南千寻微微一笑,跟他打了招呼,上一次从洛家离开,他们不欢而散之后,她再也没有见过洛文豪。

    “你还好吗?上次的事,对不起!”洛文豪快走两步走到了她的跟前说道。

    “跟你无关!”南千寻心里有些不是个滋味,洛老爷子说洛千水的事,她心里一直耿耿于怀,妈妈不会是那样的人。

    “你订婚我还在禁足,这个送给你!”洛文豪伸手拿出了一样物件来,递给她。

    南千寻看着他送过来的东西,并不是什么很贵重的东西,但是看起来好像是有些故事一样,这是一枚还算是精致的发卡,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非常的流行。

    “这个是……”南千寻疑惑的看向他。

    “这个是我在家里的收藏室里找到的,是二爷爷的东西,我想应该是跟千水姑姑有关系!”

    南千寻看着发卡,心里五味杂陈,她自己的生活已经乱成一团糟,哪里还有心情却关心妈妈的事?

    “陆旧谦生死未卜,孩子也不知所踪,妈妈的事我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关心了!”南千寻说这些话的时候,整个人显得黯淡无光。

    “Nancy,要挺住!”洛文豪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某些事,很快就能结束了!”

    “嗯!”南千寻听到洛文豪的话,吸了吸鼻子,抬起头来说道。

    洛文豪朝她点了点头,两人心照不宣的各自调头走开。

    “Nancy!”乔致远从旁边过来,看到洛文豪已经走了,才走到了她的身边。

    南千寻看到乔致远等到洛文豪走远了,才走到自己的跟前,心里有些感动了,跟这个人在一起,他从来不会让自己为难,也不会让让她感受到压抑。

    “致远,谢谢你!”

    “傻瓜,走吧!婚礼快开始了!”乔致远上前揽住她的腰说道。

    两人朝婚礼的现场走了过去,婚礼已经正式开始了,新郎新娘正挽着胳膊站在主持人的面前。

    “我们有请陆少爷说说跟我们美丽的新娘恋爱的经过,大家鼓掌!”主持人把话筒给了陆少许,陆少许接过话筒面向众人,说:

    “我和初夏小姐是一见钟情,废话不多说,我们来看一段的短片!”陆少许的话一落,投影仪立刻投放一段视频,视频里并不是陆少许之前让放的短片,而是一份南初夏雇凶去凤溪镇放火的证据!

    “怎么回事啊?”

    “对啊,这是怎么回事?”

    来宾开始议论纷纷,陆少许和南初夏都听到了台下的议论声,纷纷变了脸色,看向视频,立刻对着幕后的人员说:“关掉,关掉!快点关掉!”

    幕后的工作人员很快关掉了视频,但是这份视频还是引起了一众的议论,他们刚刚看到的分明是南初夏买凶杀人!

    “关掉?现在还来得及吗?”南千寻说着从人群中站了出去,众人都朝她看了过来,她伸手指着南初夏说:

    “我就是她买凶要杀的人!还有他,这对新婚夫妇是杀人犯!”

    南千寻的话像一记重磅炸弹一样,引爆了群众的情绪,在南川市谁敢这样指着陆家的少爷?除非她有直接的证据,要不然这就是作死!

    陆少许和南初夏的脸色都变了变,他们之前在闹和别人的订婚礼,没有想到很快自己的婚礼就被闹和了。

    他和南初夏结婚,完全是为了救市,绝对不能让任何人来破坏!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有人来扰乱我们的婚礼现场,还不快把人给请出去?”陆少许对着保安大吼一声。

    陆国誉连忙站起来,说:“慢着!”

    南千寻抬头看着他,陆国誉看到南千寻的样子,跟洛千水几乎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语气不由的柔了下来,说:“千寻,你去哪里了?怎么不回家?”

    “爸,你疯了,这个女人扰乱我的结婚,你还好声好语的跟她说话?”陆少许看到陆国誉跟南千寻这么好声好语的说话,整个人都崩溃极了。

    “陆董事长,我回不回家,跟你有关系吗?莫非你还真当我是你的女儿?我根本不是你的女儿,您还是把您慈父的表情给收起来吧!我不需要!”南千寻毫不在意的说道。

    陆国誉的眼眸中多了一股杀意,如果这个女人要妨碍到陆氏的发展,他也绝对不会手软心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