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98章 他是来威胁我的

    南千寻看到陆国誉眼中的杀意,冷笑了一番,她比谁都更加清楚,在他的眼里从来都不会有什么亲情,他要的就是陆氏平康安泰,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他对他的亲生儿子都能下得去手,在陆旧谦受伤的时候,轻而易举随随便便的就把他给扫地出门,不管他的死活,更何况在对付别人的时候!

    或者在他的心里,既然被淘汰的人就说明了不够优秀吧!

    “Nancy小姐,乱说话可是要吃官司的!”陆少许着急的上前说道。

    “呵呵,我是不是乱说话,难道陆总心里没有一点数么?陆旧谦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难道陆少爷真的日日都可以安然入睡吗?”南千寻嘲讽的说道。

    南千寻的话传到了陆旧谦的耳中,他眼眸深深的看着南千寻,她跟乔致远订婚,果然是看中了他的地位,而她跟他订婚,竟然是为了要为自己讨要说法!

    他甚至有一种上前去拥抱她的冲动。

    “姐姐,上一次我闹了你的订婚礼,是我的不对,今天你又闹了我的婚礼,我们算是扯平了,以后谁也不欠谁了!”南初夏连忙上前来说道。

    南千寻冷冷的笑了一声,南初夏这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做法还真有些意思呢!本来一桩刑事案件,到了她这里,竟然变成了两姐妹之间的过家家游戏!

    在座的宾客听到了南初夏的话,有些疑惑了。

    南千寻和南初夏是死对头,这在南川市已经不是一个秘密了,加上前不久,南初夏确实是去闹了南千寻的订婚礼,现在南千寻又转过来闹和南初夏的,有些人还真的就信了。

    “是吗?难道你让人放火烧我店铺的事也一笔勾销吗?我和我儿子差点被烧死在里面,陆旧谦当场昏迷变成了植物人,这些你都要一笔勾销?”南千寻愤怒的说道,尤其是提到陆旧谦的时候,整个人都到了愤怒的临界点。

    “姐姐,哪里有什么放火烧店铺的事?我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视频,我知道我得罪了你,也知道得罪你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现在我们把手言和不好吗?”南初夏轻咬着嘴唇,一副委屈的模样。

    “呵呵,你还是到警察局去说吧!”南千寻转身回到了乔致远的身边,陆国誉一脸的阴沉,陆少许也咬牙切齿,他们就等着流产门过去,谁知道南千寻竟然跑出来指责南初夏指使人放火。

    南千寻站到了乔致远身边的时候,算是真正的感受到了身份的好用,如果她单枪匹马的一个人,现在说不定已经被陆氏的人给拖了出去,可是她现在是乔致远的未婚妻,所以陆氏的人在对她动手的时候有些顾忌!

    警察很快到了现场,当场要带走新娘。

    陆国誉看到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眼下只能把影响降到最低,连忙上前说:“警察同志,我希望你们能秉公办案,还南初夏小姐一个清白!”

    “陆先生,我们一向都是秉公办案,绝对不会徇私枉法!”

    南初夏双腿一软,陆少许伸手扶着她,她勉强站稳了脚,说:“分明是她诬赖我,你们为什么不抓她,来抓我?”

    “初夏小姐,还请跟我们走一趟!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警察说道。

    南初夏却没有胆量跟他们走,因为那些证据都是真的,警察肯定是拿到了证据,所以要带走自己!

    “少许,救救我!我是冤枉的!”

    陆少许的脸色涨的好像猪肝一样,他大婚的婚礼上,新娘子被警察带走了,他将成为南川市民茶前饭后的谈资,他会变成一个笑话!

    南初夏也会成为他身上的污点!

    “南小姐,得罪了!”有人上前强行把她带走,众人乱哄嚷,他们来参加陆少许的婚礼,谁知道婚礼进行到了一半,新娘竟然被警察给抓走了!

    南千寻见警察只是来抓走了南初夏,还想上前说陆少许的事,乔致远连忙伸手抓住了她的肩膀,对着她摇了摇头。

    动南初夏可以,但是在南川市的地盘上,想要动陆少许不容易,如果她真的冲动的要去动陆少许,恐怕他们真的出不了南川市!

    南千寻看到了他眼神的示意,也安静了下来,在南川市想要驳倒陆氏,比当初驳倒李自强更难!

    陆旧谦一旁看着南千寻跟他们交涉,不知不觉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来,她看出来了她是在为自己报仇!

    不过,他不会在这种时候一拳打倒陆少许,他要的是让他看着陆氏的一切一点一点的失去,他不仅会让他一败涂地,也会让他背负上断送陆氏的罪名!

    “南千寻,你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要害我?”南初夏经过南千寻的时候,抓过旁边放置百合花的台子,朝南千寻砸了过去。

    乔致远当机立断的把南千寻抱着转了一个方向,背部给台子砸中,闷哼了一声。

    南初夏像是疯了一样,砸了一下之后,又砸了一下,也不看眼前的是谁,众人一片惊呼,连忙往后躲,后面的人看不到发生了什么事,又极力的往里面拥挤,现场混乱了起来。

    警察连忙上前去制止她,把她一脚踹倒在地上,夺过她手里的器具,用手铐把她给铐了起来。

    “致远,致远,你怎么样了?”南千寻后知后觉的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事,立刻转过来紧张的看着乔致远。

    “我、没事!”乔致远强忍着疼痛,额头上的汗大颗大颗的滴落了下来。

    南千寻扶着他坐了下来,到了南初夏跟前,一脚踹在了她的肚子上,说:“南初夏,你该死!”

    南初夏被她一脚踹的弯下了腰,她本来就刚流产不久,现在又被踹了一脚,身体受不住了。

    南千寻还想继续踹第二脚的时候,有人从她的背后抱住了她,她挣扎着说:“你放开我,我今天要踹死她!”

    陆旧谦紧紧的抱住她,说:“你踹死她还要搭上自己的命,不值得!”

    南千寻听到他的话,整个人才冷静了下来,她转头看了看身后的人,立刻挣扎着从他怀里退了出来。

    陆旧谦的怀里一空,一种铺天盖地的落寞随之而来,她原本应该在他怀里的,可是现在……

    “Nancy小姐!”

    “Ares先生,多谢提醒!”南千寻说着跑到了乔致远的身边,说:“我带你去看医生!”

    “我没事!”乔致远看到南千寻直奔自己而来,安抚的笑着说。

    陆旧谦看着乔致远和南千寻有说有笑的,心里头更加的酸了,几百口醋坛子一下子都被打翻了。

    “Ares先生,什么味道?酸酸的?”艾妮朝空气中嗅了嗅问道。

    “回去!”陆旧谦面色阴沉的可怕,抬起步就朝外走了去,南千寻的余光看到他走了,终于松了一口气。

    南初夏被踹的半天站不起来,警察只好拨打了救护车。

    救护车一连来了两辆,南初夏被抬上救护车的时候,怨毒的看着南千寻说:“我祝福你不得好死!”

    南千寻站在乔致远的身边,转过头来看着她,说:“要死,也是你死在我前面!”

    救护车很快的把两人拉到了医院里,陆国誉和陆少许也无奈的跟了过来。

    乔致远被送去拍磁共振,南千寻在外面候着。

    “孽女,你是故意要跟陆氏为敌吗?”陆国誉脸色不好的低声问道。

    南千寻并没有理会他,孽女?呵呵,他当他自己是谁?

    “你这个孽女!竟然六亲不认!”陆国誉转到了南千寻的面前。

    “董事长,你一大把年纪了,难道连尊重两个字怎么写的都不知道么?我叫南千寻,你堵在我面前直呼我孽女,请问你凭什么这么称呼我?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

    “你以为你傍上了乔家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么?”陆国誉眼睛一眯,里面的寒光逼人。

    “我跟谁在一起关你什么事?还有,我为所欲为了么?她南初夏要是没有做过的事,我能拿她怎么样?”

    “之前的事,我不会追究,但是今天的事你必须要当众给个说法,明天我会安排一场记者招待会,你到时候想办法圆一下!”陆国誉说道。

    “你还真当你自己的是君王吗?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我是你爹!”

    “呵呵,别说你不是我爹!就算是,你这么便宜的爹我可要不起!”

    “孽障!”

    “陆国誉先生,我奉劝你说话注意点形象,你要是再这样开口辱骂我,别怪我起诉你!”

    “你……”陆国誉气的浑身都发抖,他说话什么时候受过这种顶撞?

    这个丫头的脾气,果然跟洛千水一样!

    南千寻冷脸白了他一眼,专心看向拍摄室里,乔致远很快出来了,而且结果立即出来了。

    “医生,他怎么样了?”

    “结果已经上传,你们直接让医生调出来看看就知道了!”

    南千寻立刻扶着乔致远要往医生那边走,乔致远看到了一旁站着脸色难看的陆国誉,说:“陆伯伯,我并无大碍,不用担心!”

    “他哪里是担心你?他是来威胁我的!”南千寻毫不客气的说道。

    陆国誉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紫的,难看至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