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201章 第一次被女人强

    “我还第一次被女人强呢,不过话说我很喜欢那种感觉,不如我们今晚再来一次好不好?”陆旧谦满怀期待的说道,她那个骑马的姿势太过于销魂了,他差一点就缴枪了。

    南千寻的脸变的像煮熟的虾一样,上一次她明明已经安排了两个女人来强他,她想要爆他菊花也没有成功,到了最后算是陪了夫人又折了兵。

    “来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时光~~~”陆旧谦一边唱着一边不要脸的往床上一躺,摆出一副撩人的姿势,南千寻差一点就被他弄的流鼻血了。

    不得不说,这个家伙太过于销魂了,像一只妖孽!

    呼!鼻子有一股热流淌了出来!

    “靠!”南千寻爆了粗口,连忙捂住鼻子朝浴室跑了过去。

    陆旧谦看到她对着自己流鼻血,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自己的风采和魅力依旧不减当年嘛~~

    南千寻在浴室里清理了一下自己之后,再三的对自己说:“千万不要被这个妖孽给迷惑了,千万不要被这个妖孽给迷惑了!”

    然后她一边说着一边走了出来。

    陆旧谦朝她眨了眨眼,南千寻一股气血冲头,想了想,自己不应该这么弱啊!

    于是,她也摆出了一个非常撩人的姿势,桃花眼微微一转,伸出胳膊来趴在墙上,一眼看过去,就像是一只狐狸慵懒的站在那里一样。

    陆旧谦整个人呆愣了,一眼不眨的看着她,现在他想的就是赶快把她压在身下好好疼爱一番。

    他人这么想的,也就这么干了,快速的跃起来把她扛着丢到了床上,化身为狼扑了过来。

    尼玛,这套路不对啊,不是应该他流鼻血的么?

    南千寻暗暗的想着,人就被他给剥光了,任由他搓捏!

    一番云雨之后,南千寻浑身都无力的躺着,说:“Ares,你不怕有一天精尽人亡吗?”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

    “你来找我不应该只是放一炮这么简单吧?”南千寻问道。

    “当然,看来你很了解我!你想要米露回南氏……”

    “Ares,我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明明是你想要让米露回南氏,我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你竟然还想再卖个人情给我,你当全世界的人都是傻子么?”

    “难道你不希望米露回南氏?想要保住南氏,这个是最有效的方法!”陆旧谦说道。

    南千寻沉默了,他说的对!

    现在这种情况,南氏和陆氏同时出现问题,第一个被抛出去的肯定是南氏!

    “你为什么要帮南氏?”南千寻回头看着他问道:“按照道理来说,南氏这个时候要是倒台了,你暮光应该是可以混水捞鱼,而且陆氏没有了南氏,你暮光称霸南川市,也是指日可待!”

    “呵呵,我高兴!”

    “……”高兴等于任性!

    “Ares,问你一件事!”南千寻突然想起今天早上的事,想起来问问。

    “说!”

    “今天早上,你给乔致远打电话的时候,告诉他我挂了你的电话吗?”

    “没有!”

    南千寻的心里一慌,立刻起来伸手推他走,说:“你快走!”

    “怎么了?”

    “乔致远肯定知道我们的事了!”

    “你这么害怕乔致远知道我们的事?”陆旧谦看到她这么在意乔致远,心里的醋坛子又被打翻了。

    “我没有跟他订婚的时候,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跟他无关!但是我现在已经跟他订婚,我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到他的名声,我只会越来对他越内疚!”南千寻说着的时候,有些难受,总觉得自己对不起他。

    “Nancy小姐,你好像忘记了,我说过以后每周召唤你一次!还有,也许你应该学会像其他女人一样讨好我,或者我可以早一天厌倦了你!”Ares煞有介事的说道。

    “Ares先生,我怎么讨好你?在床上讨好你的下半身?请你不要趁火打劫好不好?我如果不是为了要帮我男人和孩子报仇,你以为我会甘心情愿的任由你来摆布?”南千寻浑身都是冷意,想哭但是哭不出来,她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哭!

    陆旧谦整个人愣住了,她是为了要帮自己报仇,所以就算是被人侵犯也在所不辞吗?

    “你跟乔致远订婚,也是为了帮你的男人和孩子报仇吗?”他颤抖着问道。

    “这些跟你无关,虽然你两次帮我,但是不代表我们就是朋友!”

    陆旧谦微微一愣,说:“那在你看来,我们算什么?”

    “最多不过是pao友!Ares先生,不如我们玩个游戏怎么样?”南千寻挑眉说道。

    “游戏?好啊,你要怎么玩?”陆旧谦听到她说玩游戏,第一反应就是上次那个绑着手的游戏,他好想再试试她的骑马工夫。

    “强迫的肉肉交易,想必你也不会太稀罕,送上门来的女人,估计你也不缺,不如我们玩偷心怎么样?”

    “偷心?怎么个偷法?”陆旧谦眉毛一挑问道。

    “我们看看我们俩谁先爱上谁,谁先爱谁就输了,你玩得起吗?”南千寻下巴一扬,充满了自信。

    陆旧谦的眼眸里都是笑意,这个女人还真是聪明!知道为自己开脱,偷心?好玩!

    他是陆旧谦可以让她爱上自己,他是Ares,照样可以让她爱上自己!

    只是谁先输?当然是他自己了!

    不过,他是不会告诉她的!

    “好啊,我会让你爱上我!Nancy小姐!”

    “但愿如此,不过游戏规则你需要遵守!”

    “怎么说?”

    “不能强迫我跟你上床!”

    “可以,完全没问题!”陆旧谦说道。

    “一言为定!”南千寻伸手跟他击掌,陆旧谦的嘴角都是笑意。

    击完掌之后,他站起来准备离开,走到门口突然转过身来,问:“你准备要跟乔致远结婚吗?”

    “不,我要等我的男人和孩子回来!”

    陆旧谦听到她说要等自己的男人和孩子回来,整个人都激动的想要上前跟她说自己是谁,可是又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你的男人一定会回来的!”陆旧谦说着开门离开,他确实不应该再给她制造麻烦了,男人的愤怒一发起来,将会是山崩海啸!

    乔致远当然也是一个神级对手!不过他自己的小九九是不会让任何人知道的。

    南千寻看着Ares离开,听到他的话,浑身一僵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陆旧谦再回来又能怎么样?她已经不是曾经的她了,她也不干净了,和一个陌生的男人上了床了!

    一种揪心的痛楚抓住了她的心,她拉着被子把自己的脸给蒙上了。

    ******

    南川市度过了一个相对安宁的周末,周一的时候米露顺利的回到了南氏,立刻上任南氏总裁。

    南氏总裁这个时候正是一个烫手的山芋,丢给谁谁不敢要,她回来只有有一部分的人是存着观望的状态,有一部分人是感恩戴德,还有一部分人是想要看笑话。

    先不管南氏的内部人心怎么想的,大局是稳定了下来,有人掌管大局了,股市也随之稳定了下来,不仅这样,还有一部分神秘的投资投资到南氏,帮助南氏度过难关。

    相对于南氏来说,陆氏的状况就有些糟糕了,大部分的股权都流落在外了,幸好不是在一个人的手里,要是在同一个人的手里,陆氏就要易主了!

    陆氏会议室里,会议已经举行了两个小时,始终想不出来什么解决的方案!

    会议室里气氛一再的低沉,参会的人都不敢自由的呼吸,生怕被董事长给抓了出来。

    “关于这一次陆氏的危机,大家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吗?”陆国誉问道。

    没有人说话,陆少许也寒着一张脸不说话。

    “实在不行,就债务重组吧!”有人说了一声,办公室里的气压更低。

    “废话,债务重组?债务重组公司就要易主了!”陆少许听到那人的话,立刻桌子一拍,情绪非常的激动。

    “不如,我们自发的组织公司的员工购买公司的股票?”另外一个人建议道,如果一个人可以购个三千股,公司这么多员工,至少可以保证公司不会被收购!

    于是,陆氏开始组织员工购买公司的股票,是按照内部的价格购买的,一年只能不许抛售,一年后可以抛百分之三十,两年可以抛剩下的百分之五十,三年之后可以抛完。

    陆氏的员工一开始不愿意购买,最后在陆少许的说服下,表示公司亏损一半给购买,只要公司不会倒闭,将来股票肯定是稳赚不赔!

    随即,员工们跃跃欲试,开始了购买公司股。

    陆氏的股市在周三的时候算是稳定了下来。

    南千寻这边看到陆氏的股票稳定了下来,有些心里不舒服,她要看到的是陆少许这一次跌倒再也爬不起来。

    “乔总,暮光老板来了!”

    “Ares?”乔致远皱了皱眉毛,南千寻听到Ares又来了,心里明显的慌乱了一下。

    “我知道了,请到会客室!”

    “是!”秘书上前把Ares请到了会客室,乔致远站起来去了会客室,南千寻佯装什么都没有听到,等到乔致远离开之后,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陆旧谦在会客室里,看到乔致远单独一个人来了,南千寻并没有跟在身旁,虽然心里有些失落,但是也是在情理之中,并没有说什么。

    “Ares先生,你好!”乔致远微笑着伸手跟他握手。

    陆旧谦也伸出手来,说:“今天,我是来让乔总兑现承诺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