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203章 你这个孽子

    “怎么会?”陆国誉连忙开始鼓掌,说:“欢迎欢迎!”大家纷纷的鼓起掌来。

    “面对陆氏的现状,大家难道没有什么好说的吗?”陆旧谦环顾了一周,那些人看到他的目光纷纷低下了头,生怕被他点名了。

    “陆氏养着你们,就是让你们在紧要的关头明哲保身么?”陆旧谦见他们都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有些火了。

    这些人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以前他要推行什么项目的时候,这些人都踊跃发言,但是现在好像都沉默不语,不管怎么样都没有意见一样。

    众人听到陆旧谦有些微怒的声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人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到底这火会怎么烧,就很难掌握了。

    以前陆少许回到陆氏的时候,石墨和郭晓莹跟他对着干,被逼着离开了公司,这件事发生之后,公司里不管做什么事,这些人都不会再说什么了。

    陆少许看起来是谦和的,实际上他的手段是残忍的,逼着石墨和郭晓莹离开,连赔偿都没有付,让人家自己主动的辞职离开了。

    现在这个Ares是什么风格,他们还拿不准,所以他们都还在观望。

    突然空降了一个年轻的董事长,已经让他们很难接受了,现在当着新任董事长的面要说对公司的看法,别说没有,就是有,谁又敢当这个出头鸟?

    枪打出头鸟的事他们又不是不知道!

    “看样子大家都比较中庸,明哲保身!公司不保,大家的利益还想保么?倾巢之下安有完卵?”

    大家还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知道要从哪里说起。

    “如果大家都没有什么看法,不如早点放你们回家养老好不好?”

    “Ares先生,这可使不得!”有一个稍微年长一些的连忙说道。

    放他回家养老,怎么可能?养老金怎么可能会有工资高?还有,他年纪也大了,出去找工作也不好找了。

    “陆氏原来都是养了一帮没有用的人,难怪公司会在短短的六个月内变成这样!”陆旧谦不紧不慢的说道。

    低下的人面红耳赤,陆少许更是黑了整张脸,短短的六个月,不就是他接手的这几个月么?他这哪里是说别人?分明就是在打自己的脸。

    “Ares先生,虽然你现在是陆氏的最大的股东,但是不代表你就可以随意的议论公司的事,很多的事你并不知情,这样只看表面现象就妄下评论,只会显得你的见识缺乏!”陆少许不满意的说道。

    “呵呵,怕是我的话触到了陆总的痛处了吧?陆氏短短半年内,就变成这样了,难道跟陆总没有关系?陆总别跟我说是有人故意要搞陆氏,难道在你之前就没有人要搞陆氏了么?陆氏能在南川市一家称霸,我想不会一直都是顺风顺雨的吧?”

    “Ares要是坚持这么认为的话,我也无话可说!”陆少许满脸的气愤,一个个的都跟自己作对,他究竟做错了什么?

    低下的人听到陆旧谦的话,也议论纷纷,以前陆旧谦在的时候,公司还挺顺利的,而且公司也是在他的手里称霸南川市,成为南川市各方面都是最强的企业,现在陆氏败落,也确实是从他离开之后开始的。

    “对,自从陆旧谦离开陆氏之后,陆氏就开始一直在走下坡!”有一个年轻一点的人说道。

    陆少许连忙投过去阴狠的目光,那人接收到了他的目光,没有丝毫的退缩,说:

    “陆总你想想是不是?以前我们都当你是个谦谦君子,能带领陆氏走上巅峰,实际上我们看错了,冷酷的陆旧谦才是能带领陆氏走上巅峰的人!”

    “对,以前我也是看到陆总是个谦谦君子,谁知道……”

    陆少许看到平常对自己恭维的人,这个时候说变脸就变脸了,有些受不了了,嘭的一捶捶在了桌面上,愤怒的说:“你们这群见风使舵的小人,以前我是怎么对你们的,难道你们心里没有数?我这还没有倒台呢,你们就巴不得去巴结新来的董事长?墙倒众人推,我陆少许认栽!”

    “陆总一向都是这样的吗?难怪陆氏现在都没有人敢说话了!”陆旧谦嘲讽的说道。

    “Ares,你要针对我,我可以辞职,但是我不允许你这么羞辱我!”

    “羞辱你?陆少许总裁,请问我有说错吗?你自己负面新闻缠身,给陆氏带来灭顶之灾,难道不是事实?”

    “分明是有人在背后捣鬼,现在想想,Ares先生,你在陆氏遇到危难的时候立刻收购了陆氏大量的股权,想想还真有一番别样的意思!”

    “呵呵,陆总还真会祸水东引,把火烧到我的头上来了!姑且算你负面新闻是有人故意而为之,那么你为了迎合江城白韶白,签下了许多让陆氏受损的协议,也是有人故意而为之?还是白韶白拿着你的手,强逼你签的?”

    陆少许的面色一白,那些事那么隐秘,他是怎么知道的?

    “少许?”陆国誉听到陆少许竟然为了迎合白韶白而出卖陆氏的利益,有些不可置信的站了起来。

    陆少许看向陆国誉的目光有些躲躲闪闪,知子莫若父,陆国誉当然知道这件事十有八九都是真的了,难怪自从他回到陆氏之后,陆氏一天不如一天!

    “你这个孽子!”陆国誉气的胸口起伏的厉害,几乎要晕过去。

    “陆董事长,保重身体,千万不能这个时候倒下!”陆旧谦看到陆国誉气的要晕倒,面色憋的发紫,心里终于痛快了一些。

    “你胡说!你全都是胡说!我哪里有跟白韶白签什么协议?”

    “呵呵,是吗?你以为你的那点破事白韶白会为你保密?”

    陆少许面色一阵苍白,整个人像是筛糠一样,问:“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明白,我知道的事都是白韶白告诉我的,难道你还想看看证据?”陆旧谦睥睨着他,转头对艾妮说:“证据!”

    艾妮很快把电脑里的图片都给放了出来,那些图片就是陆少许出卖陆氏的证据,陆少许看到那些图片整个人浑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干了一样,跌坐在椅子上。

    参会的人都纷纷瞪大了眼睛,难怪最近几个月陆氏的业绩都是负增长,把所有的利润都让给了白氏,陆氏哪里还有生存的空间?

    “怎么会这样?”

    “这个合同坑成这样怎么能签?”

    “还有这个,陆氏是赔本给白氏啊!”

    众人议论纷纷,都对陆少许的做法感到不满。陆旧谦很满意的看着大家的表现,引起众怒之后,说:

    “你们想知道陆少许总裁为什么会签下这种卖公司的合同吗?”

    那些人纷纷转过头来看着陆旧谦,他们确实想知道,就算是一般有脑子的人都不会这么签,陆少许也不是傻瓜为什么会这样做?

    “为什么?”陆国誉沉着的问道,他到现在都还不相信,这是真的!也不相信陆少许会做出这样的蠢事,这种事要是在战争时期,明显的就是卖国条例!

    “因为他联系白韶白一起设计陆旧谦,什么酒吧买醉打架,其实都是他为了抢回陆氏的总裁之位而设计好的!艾妮,上证据!”

    艾妮听到指令之后,立刻切换了页面,上面正在播放着他联系人设计陆旧谦的经过,还有他安排记者的事情。

    陆国誉气的浑身发抖,原来都是他玩的一手好戏!难怪他那么巧刚好回来,这些根本就是他玩的一出好戏。

    连他都被他玩的团团转,算计到他头上,他跟陆旧谦彻底的决裂,导致他后来不知所踪,不用说也是遭受到了他的黑手!

    陆旧谦死在他的手里,只能说是他没有本事,可是陆少许竟然把陆氏都出卖了!

    陆国誉越想越生气,气急败坏的抓住眼前的资料,朝陆少许砸了过去。

    陆少许正六神无主的软瘫在座位上,脑海中只有完了两个字,根本没有在意到陆国誉拿着东西砸他,他没有躲开,被他砸个正着,脑袋上立刻有鲜血流出来。

    坐在他旁边的人被吓的连忙躲在了一边,立刻有人拿出电话要叫120,但是陆国誉说:“不许拨打120,我今天就要让这个畜生好好想想他究竟做了什么!”

    “陆董事长,淡定!如果陆少许现在就死了,你就是杀人犯,你确定不让叫120?”如果可以的话,陆旧谦真的不想帮陆少许说话,他对待自己的时候一点都没有心慈手软。

    但是,他却做不到这样对待他,同样身为陆国誉的儿子,他也同样是个可怜的人。

    陆国誉的眼中从来只有利益,没有亲情,就算是盛宠无边的陆少许,在妨碍到公司的利益的时候,也会被他毫不留情毫不犹豫的给抛弃,他陆国誉最不缺的就是儿子。

    “不叫!我今天就要让这个逆子看看他自己究竟做了什么!”

    “陆氏现在已经危在旦夕,你确定要出一条人命,然后让公司彻底的崩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