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204章 你们熟悉的人

    “陆氏现在已经危在旦夕,你确定要出一条人命,然后让公司彻底的崩盘?”

    陆旧谦说的不紧不慢,他知道只要关乎到到公司的利益,他一定会妥协!

    果然,陆国誉听到陆旧谦的话之后,猛然清醒了起来,他茫然的坐了下来。

    有人立刻拨打了120急救电话,陆少许坐在地上,心如死灰,他的父亲打了他还不让看医生!

    陆旧谦说:“从今天开始,陆少许不再担任陆氏总裁一职,陆董事长也年纪老迈,好好回去休息吧!”

    “Ares,你不要太过分!”陆国誉听到陆旧谦要赶他离开公司,立刻不乐意了。

    “我没有太过分,不过是想让你安享晚年而已!”

    “Ares,陆氏是我的家族企业!你不能就这样把我给赶出公司!”

    “陆董事长,你的儿子一个生死未卜,一个受伤在眼前,你居然还有心跟我争抢公司的位子?就算是你留在公司,也没有绝对的话语权,你确定要留下来当一个摆设么?”

    陆旧谦的话句句戳中的要害,这也是参会的人不能明白的,刚刚陆少许受伤的时候他不让叫救护车,是要等到他死了么?

    而且陆旧谦到现在还下不明,作为一个父亲,怎么能安心睡觉?而且就算是留下来又有什么意义?公司的主导权已经不在他的手里了。

    直接的说,公司已经易主了!现在他拿着自己的股权,到时候公司翻身了,或者他还能颐享天年!非要掺和公司的事干什么?

    “董事长,Ares说的有道理,你还是早点回去颐养天年吧!”

    “对,我也是这么认为,如果你有能耐,公司也不至于落到今天的地步!”

    “对啊,公司现在举步维艰,您还坚持什么?心脏又不好,万一犯病了,得不偿失啊!”

    众人议论纷纷,陆国誉面色青紫青紫的,他这一辈子最在意的就是陆氏,没有想到到了晚年的时候,陆氏竟然从他的手里易主了,他怎么能甘心?

    等等,或者他可以去收购公司员工的股权,到时候只要自己的股权压过Ares,自然就会有话语权了,就算是没有,也要达到一个平衡点!

    “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我就回去颐养天年了!我倒是希望陆氏能在Ares的手里飞黄腾达!”陆国誉立刻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说着自己走了出去。

    陆少许看着陆国誉离开会议室,连一个多余的目光都没有给自己,内心无比的崩溃,这就是他的好父亲!

    陆旧谦看着陆少许的模样,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他还隐隐约约的有些同病相怜的味道,撇去他们之间的明争暗斗不说,同样身为陆国誉的儿子,从来都没有感受过亲情!

    救护车很快来到了,陆少许已经在邱三的陪同下等到了公司的大厅里,医护人员很快把他带到了医院。

    陆氏会议室里的的会议继续。

    “你们有没有人才举荐?或者是毛遂自荐?”陆旧谦看着在座的人问道。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个Ares赶走了陆国誉,弄走了陆少许,难道不是要自己过来管理公司?

    “Ares先生,据我们所看,现在只有你最适合掌管陆氏!”有人壮胆说了一句。

    “呵呵,我不会亲自管理你们,你们中间如果没有合适的人选吗?”陆旧谦又问了一遍。

    他们就算是有这个贼心也没有这个贼胆啊,这个时候接手陆氏,不是在找死吗?

    陆氏已经摇摇欲坠了,连续半年都入不敷出,利润都是负增长,要不是陆氏财大气粗,公司早就倒闭了。

    谁有回天之术,这个时候接手陆氏?

    陆旧谦见实在没有人站出来,说:“既然这样,我就从暮光调人过来!”

    暮光?众人听说他要从暮光调人过来,都暗暗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想着刚刚他问他们不过是试试他们罢了,其实人选他早就有了!

    幸好他们没有说出什么过分的话来。

    陆旧谦看到他们的表情,似乎能想到他们在想什么一样,这些人不干实事,就知道揣摩老板的意思,公司怎么可能会好起来?这种风气应该早早的扼杀!

    “不知道Ares先生要调谁过来,什么时候可以到任?”人力资源部的部长问道。

    “这个人你们也很熟悉,就是前陆氏副总裁石墨先生!”

    “石墨?”众人听说石墨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自从石墨离开陆氏之后,陆氏就雪上加霜了,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会重新回到陆氏,而且是当总裁。

    有几个人的面色难看至极,当初陆少许挤兑石墨的时候,他们可没有少说风凉话,也加入了挤兑他的行列,现在他回来了,自己会有好日子过吗?

    “艾妮,去请石墨进来!”陆旧谦转头对身边的艾妮说道。

    艾妮立刻站了起来,出去把石墨给请了进来,石墨的到来让与会的人既紧张又兴奋。

    他是陆氏的老将了,回到陆氏当然是一个非常好的助力,但是紧张的在于他们曾经为了巴结陆少许而对他翻白眼,他会不会为难自己?

    “大家好,我是石墨!好久不见!”石墨谦谦君子一样的微笑着他们打招呼,那些人都傻愣着,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陆旧谦带头鼓掌,会议室里才响起了一片掌声。

    “从今天开始,我将接续陆少许担任陆氏副总裁一职,未来的公司将会有许多的改革和变更,我们要的是更多的办实事的员工,而不是眼目往上看的人!所以,大家务必脚踏实地,做好手中的工作,请大家相信,陆氏会越来越好!”

    “哗啦啦!”一阵掌声不断,石墨坐了下来。

    陆旧谦转头看向他,之前明明说的是担任总裁一职,他临时变更为副总裁?

    石墨回望了他一眼,苦笑了一番,总裁永远都是陆旧谦的,他只是想恢复到从前一样罢了!

    陆旧谦看了看他,算了,她他爱当副总裁就副总裁吧!反正他现在也不会经常在陆氏,所以陆氏总裁之位相当于一直空闲,他副总裁约等于总裁!

    石墨回到陆氏之后,立刻开了一场记者招待会,说明了陆氏的现状,未来发展的方向和策略,还有一些人员上的调动和分配。

    由于陆氏进行了债务重组,人事调动,还有一些策略上的调动,加上Ares坐拥暮光,现在又成为陆氏最大的股东,陆氏的股市在记者招待会召开的当天就开始回暖,Ares暗地里收购公司员工手里的股票,高出市场价的一半,员工纷纷将手里的股权给抛了出去。

    他们当初买的时候都是迫不得已,明明知道行情不好,被逼无奈,现在巴不得立刻把股票给抛出去,更何况Ares给出的价格比市场价搞出许多。

    到了次日,陆国誉托人说收购股权的事,被告知已经全部卖给了Ares,他气的把家里的书房给打砸了一番。

    虽然员工手里的股权不算太多,但是这些要是都掌握在Ares的手里,他就没有了翻身的余地!

    “老大,果然跟你预料的一样,陆国誉回去托人来问员工股权的事了!”石墨对陆旧谦说道。

    陆旧谦的嘴角微微一弯,说:“怕是气的好几天都缓不过来!”

    “活该!”

    “陆少许的事快点处理一下,我不希望他逍遥太久!”陆旧谦眼眸微微一闪,他要是不狠,就没有活路,他下手杀他的时候,一点情都没有留!

    “是!”

    陆少许这边被送到了医院,包扎了伤口之后,住院观察了一天。

    第二天他准备出院的时候,警察上前说:“陆少许同志,请跟我们走一趟!”

    “你们为什么要抓我?”

    “我们怀疑你和一桩谋杀案有关!”

    “冤枉,我是冤枉的!”陆少许喊着冤枉被警察给带走了。

    警察带走了陆少许之后,立刻给石墨打电话,汇报情况,石墨微微一笑,说:“按照法律规定的从严处理!”

    警察将陆少许带回了警察局,并且对这桩案件进行了审讯,陆少许刚开始的时候拒不承认自己谋杀,但是面对种种证据,最后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但是拒绝承认自己谋杀罪,只是说自己谋杀未遂。

    后来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以杀人未遂判终身监禁!判处这个结果已经是好的了,陆家大夫人知道了判决结果,一下子晕过去了。

    终身监禁,禁止保释,他这一辈子就算是完蛋了,走到头了。

    “少许……我的少许……”陆家大夫人哭的死去活来的,陆少许伸手抚摸了妈妈的脸,说:

    “妈,以后少许不能继续孝敬你了,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

    “少许……都是妈妈害了你……呜呜呜……”大夫人哭的昏天黑地的,要不是自己喜欢争抢,怎么会把少许逼到这条路上?

    “我这一辈子,明争暗抢的,最后到底得到了什么?报应,报应啊!啊啊啊!!!”

    陆少许看着哭的死去活来的妈妈,想要再伸手帮妈妈抹眼泪,但是警察带着他朝监狱里走了过去。

    大夫人看到陆少许被带走,当场昏迷过去了,陆少许看到妈妈昏迷过去,被人掐人中,而自己无法就近去看看她,心里也像是刀割的一样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