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205章 我们睡过了

    后来,在监狱里,陆少许写下了悔过书,书中说:“我这一辈子善于隐藏自己,伪装自己,我甚至忘记了我自己是谁,到底想要什么!

    在利益面前,所有的善良和道德都不足为道,我为权力为地位迷失的自己。

    等到一切都失去之后才发现,其实人活着,需要的其实并不多,所有的贪婪其实都是没有必要的!”

    南千寻在一旁默默的看着这一幕,内心里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快乐,倒是看到人家母子二人生离死别的时候,不仅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如果说,所有人的苦难都是因为自己的罪孽,那么天天的不知所踪,到底是为什么?

    陆家大夫人离开之后,她走进了监狱,表示自己是来看同样因为杀人未遂被判终身监禁的南初夏。

    南初夏的头发已经剪成了统一的发型,身穿监狱统一的着装,面容憔悴,双目无神。

    两人对面坐着,沉默了片刻。

    “你赢了!”南初夏抬起眼来看着南千寻说道。

    “初夏,我们都输了!”

    南初夏浑身一僵,她们都输了,输给了利益,输给了自私!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么?恭喜你,你成功了!我们之间仇恨不共戴天!”

    “你父母害死我父亲,他们是罪有应得!你妈妈死的时候嘱咐我不要下手对付你,我原本没有要把你怎么样,就算是你和陆旧谦结婚,也和我无关!

    可是你非要伸手来害我,害我一次你便是给自己通往监狱的路铺上一尺,你有今天,完全是咎由自取!”

    “南千寻,我是咎由自取,你也不好过!怎么样?儿子不见了,着急吧?陆旧谦不见了着急吧?

    你就算是跟乔致远订婚了又怎么样?你的心依旧昼夜不得安宁,你脸上充满了憔悴,你以为你会比我好很多吗?你浓厚的黑眼圈说明了你根本就不得安宁!”

    南千寻愣了愣,自己确实不得安宁,天天不见了,陆旧谦不知所踪了,她成夜成夜的不能闭眼睡觉,经常瞪着眼睛到天亮。

    “我不得安宁,是受到你们的连累!如果不是你们非要置我与死地,我可以带着儿子在凤溪镇上过到老,可是你呢?就算我不会回去跟你抢什么,你依旧不会放过我!”

    “你杀了我父母!”

    “你父母是罪有应得!他们先联手害死了我父亲!我们这一辈,完全可以把恩怨给撇开,可是你偏偏不!”

    南初夏狠狠的瞪着她,一句话也不说。

    南千寻见跟她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随即站起来离开了。

    回到京都之后,她一直神不守舍的,这一切变幻的太快,她有些不敢相信。

    “Nancy,怎么了?陆氏已经易主,南初夏也得到了她应有的惩罚,你为什么还闷闷不乐?”

    “没什么,可能是我的性格就是这样了!致远,谢谢你!”

    “瞧你说的什么话?晚上爸爸让我们回去吃饭,你有个心理准备!”

    “回去吃饭?”南千寻想起来乔氏庄园那种温馨的感觉,很想很想去,但是她跟乔致远订婚,原本只是为了利用他,现在应该是到了事情结束的时候了,她怎么能继续欺骗他们?

    “致远,我们订婚其实……”

    “Nancy,你不是还要寻找陆旧谦和孩子的下落吗?等到找到他们再说我们之间的事,如果找不到他们,就让我来照顾你吧!”乔致远说的非常的真诚。

    “其实,你可以有更好的选择,我不是那个可以站在你身边的人!你毫无瑕疵,但是我……”南千寻有些说不下去了,她自己的名声扫地,而且无权无势,想乔致远这样的人就算是结婚,也应该是利益最大化!

    就像曾经的白韶白!

    “爱情来的时候很突然,猝不及防,不在乎身世,不在乎名誉,更不在乎地位!我就这样猝不及防的爱上了你,而且你的过去,我都不在乎,我要的是我们的未来!”

    乔致远深情告白,南千寻的心里有些感动,说:“给我两年时间,如果真的找不到,我也就死心了!”

    “完全没有问题!”乔致远听到她终于答应了自己,开心的说道。

    “当当当~~~”南千寻的电话响了,她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号码,当乔致远的面接了起来。

    “你好,我是Nancy!”

    “我是祁焕!有些事我想单独跟你说,你什么时候有空?”祁焕在电话的那头问道。

    南千寻愣了一下,说:“你在哪里?”

    “我在瑶池路品茗轩!”

    “你稍等!”南千寻挂了电话,转头看向乔致远说:“我出去见一个人!”

    “需要我和你同去吗?”

    “不用了,是你的烂桃花!”南千寻微微一笑,乔致远明显一慌,说:“我真的不知道什么祁焕!”

    “嗯,我去看看!要是我这点本事都没有,以后怎么办?斩桃花估计要斩一辈子!”南千寻笑的有些灿烂。

    乔致远一半甜蜜一般苦涩,甜蜜的是假如他要是能娶到她,她就会跟自己过一辈子。

    苦的是,烂桃花来的莫名其妙,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小心点!”乔致远有些不放心,同时他心里也有些不平衡,他一向洁身自好,几乎没有什么绯闻,就算是有一朵桃花,也是一朵小桃花,随便就能折断的。

    但是她的桃花就不一样了,朵朵都是烂桃花,又大又烂,而且极其难斩!

    “我会的!”南千寻微笑着离开了乔氏,来到了祁焕说的地方,到了品茗轩,她才发现这里是一座格逼很高的茶室!

    “Nancy小姐!”祁焕见到南千寻有些诧异她来的那么快。

    “嗯!”南千寻径自进去,盘腿坐了下来,看到矮桌上的茶具,一时兴起开始泡茶。

    “Nancy小姐,你也会泡茶?”

    “我父亲在世的时候喜欢喝茶,我小时候受过他的熏陶,所以略懂一些!”南千寻说着双手灵巧的翻转,不一会儿淡淡的茶香充满了整个包间。

    祁焕看到南千寻泡茶的手法,暗暗的称奇。

    “不过,我父亲已经去世很多年了,我很久都没有泡过了,手都生疏了!”南千寻笑着解释,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祁焕,她讨厌不起来。

    想到这些年,她一直在一种压抑中度过,泡茶这种闲情逸致早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就算是现在她重新泡茶,也泡不出小姑娘时候的雅致了。

    “Nancy,你认识乔总多久了?”祁焕问道。

    “不久!”南千寻抬眼看了看她,把手里的茶给递了出去。

    祁焕端起来抿了一口,心里更加的惊讶了,她从南千寻身上看到的是一种叫做历经风霜之后沉淀下来的美,她泡的茶多了一份自己没有的芬芳。

    “那,你了解他吗?”

    “你了解吗?”南千寻转眼看她问道。

    祁焕哑口无言,她怎么可能了解他?

    “有时候,我们费尽一生的工夫都不一定能彻底的了解一个人!”

    “其实,我今天叫你来,是要跟你摊牌的!”祁焕终于不再兜圈子了,立刻说道。

    她从南千寻进到包间之后,一直被动,甚至有话都说不出来,她决定了要掌握主动权。

    “摊牌?”南千寻微微一笑,不紧不慢的端起杯子喝着茶,说:“我们之间有什么需要摊牌的吗?”

    “反正乔总我势在必得!你最好给我让开!”祁焕突然变脸说道。

    “为什么?就因为你势在必得,所以我就必须让开吗?”

    “反正,反正你就要让开!”祁焕找不出合适的理由,干脆就这样耍无赖了。

    “你认识乔致远很久了吧?在我没有出现之前,他都不是你的,你凭什么认为我不站在他身旁,他就会变成你的了?”南千寻问。

    祁焕哑口无言,结结巴巴的说:“反正,反正,你让开!”

    “感情的事勉强不来,你有这么多的精力花在一个不爱你的人身上,倒不如看看你身边爱慕你的人!”

    “我、我跟他已经睡过了,我只能嫁给他!”祁焕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一红。

    南千寻皱了皱眉头,说:“可是他说他根本就不认识你!”

    “他当然不认识我!”祁焕口直心快的说道,说完了之后,立刻知道自己说漏嘴了,连忙伸手去捂嘴,南千寻看到她的一举一动跟曾经的米露很像,心里暗暗的想着,难道这个也是自己的妹妹?

    “说说看,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那时候我还在酒店里上班,那一天我刚走到他的门口,他打开门把我拉进去,然后……”

    南千寻眉头一皱,问:“什么时候?什么地点?”

    “两年零六个月十八天前,大秦酒店!”

    南千寻听着她的话,感觉到这件事好像有些不简单,站起来要走。

    “Nancy,你还没有答应我呢,你不能走!”祁焕看到她站起来要走,连忙上前拦住了她。

    “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查清楚!如果是乔致远,相信他也是敢作敢当的大丈夫,绝对不会翻脸不认!”

    “你说话算数!”祁焕说道。

    南千寻回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头离开了茶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