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207章 又怀上了孩子

    “要不要去医院?”乔致远打破了沉默。

    “呃,不用了,老毛病了,我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南千寻慌乱的回答到。

    “要不,你晚上住我那里?我,可以照顾你!”乔致远尝试的问道。

    “呃,我……我还没有准备好!”南千寻垂着头说道。

    乔致远的眼眸暗了下来,不动声色的撇了一眼她的肚子,一言不发的开车。

    南千寻坐在车里,有些沉闷,打开了车窗把头靠在窗户这边。

    乔致远抿着嘴把车开到了小区,车子进了电梯,直接上到了十二楼。

    车子停到了家门口,南千寻下车,转头看向乔致远说:

    “致远,你回去的时候慢一点!”

    “嗯!”乔致远倒车离开,南千寻看着他离开,不见了踪影,然后又快速的走向了人用的电梯下楼,去药店里买了一支早早孕试纸。

    南千寻离开药店之后,乔致远过来,问:“刚刚我老婆买了什么?”

    “早早孕!”店员说道。

    “给我拿点胃药!治疗呕吐反酸的那种!”

    “好的!”店员立刻给他拿了两盒药,他付了款之后,拿着药出去,坐在车里大约有十分钟,开车回去。

    南千寻买了早早孕之后,立刻去验尿,不出意外的两道红杠杠,她整个人都软瘫了,果然是怀孕了,怎么办?

    她又想到了一个字“逃!”,可是现在天天不知所踪,陆旧谦也杳无音信,两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她逃走了又能怎么办?

    不行,这件事还是要跟乔致远说清楚,他们之间的订婚本来就是假的,她没有道理让人家一直这样等着自己!

    “咚咚咚!Nancy,是我!”乔致远站在门口敲门。

    南千寻正想着找乔致远,没有想到他竟然去而又还,连忙出来开门。

    “致远,你怎么回来了?”

    “哦,我不放心你,所以专门去帮你买了胃药,害怕你晚上胃不舒服了!”乔致远把手里的药放在她的面前,南千寻看到他手里的药,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致远,我有事要跟你说!”南千寻不再犹豫要不要告诉他了。

    “什么事?”乔致远皱了皱眉头,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那个,我……怀孕了!”南千寻直言不讳的说道。

    乔致远的手几不可见的顿了顿,努力的平复自己的情绪,问:“孩子是谁的?”

    “致远,现在我们要纠结的不是孩子是谁的,而是我们之间要怎么办!”

    乔致远有些慌乱,站起来说:“今天累了,我们改天再谈好吗?”

    南千寻原本以为她告诉他自己怀孕了,他会立即跟自己解除婚约,没有想到他竟然选择了逃避,难道他真的爱上了自己了吗?

    “那我们改天再谈!”南千寻没有制止他,但是看到他脸上一闪而过的痛苦的神色,心里极其的难受。

    乔致远站起来离开,走到门口说:“早点睡!”

    南千寻心里有些难受,哽咽了一下,说:“拜拜!”

    乔致远坐到车子里,双手扶着方向盘在颤抖,他没有想到南千寻直接告诉他怀孕的事,她如果有心隐瞒,他也可以狠下心来拿掉她肚子里的孩子,但是她竟然选择对自己坦白,他就是想过下手,也下不了手了。

    他自己回到自己的别墅里,一杯接着一杯的灌,他心里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一样。

    他的未婚妻怀孕了,孩子却不是他的,他要何去何从?放她离开,他不舍得,留在身边,心里又十分的难受!

    次日,南千寻照常上班,乔致远由于宿醉,所以上班来的晚了些。

    南千寻并没有打扰他工作,他们之间的事需要好好冷静冷静。

    吃午饭的时候,乔致远转向南千寻说:“一起出去吃!”

    “呃,好!”南千寻知道他肯定是有话要说,他们之间要何去何从,怕是要见分晓了。

    她一言不发的跟在他的身后,来到了全聚德,京都的全聚德和江城的全聚德在格局上稍微要高了一个等次,其他的都差不多。

    乔致远来到了自己常来的包间里,南千寻坐在一旁,不一会儿服务员把菜给上了上来。

    南千寻看到上来的这些菜色,并都是一些适合孕妇吃的,心里有些感动。

    “致远,我们……”

    “Nancy,我说过不在乎你的过去!”

    “可是……”南千寻想说孩子可能是他们订婚之后有的,但是乔致远却阻拦了她,说:

    “怀孕的事,你一定不会是甘心情愿的!是有人威胁你了是不是?”

    南千寻的眼泪哗啦啦的就流了下来,乔致远给她的信任超乎她的想象,她平复了自己的情绪,说:

    “第一次跟你一起去见Ares,他拍下了视频,威胁我,我怕他公布视频,对你造成不好的影响,所以不敢反抗!”

    乔致远听到了她的话,五味杂陈,难怪那天她问自己那些奇怪的问题,原来是有事情发生了。

    那时候,他们已经公布了订婚的喜讯,如果被媒体曝光她跟其他的男人上床,这件事对于他乔致远来说,肯定是一种打击。

    Ares莫名其妙的来跟自己合作,原来他真正的目标是Nancy!乔致远如梦初醒!

    “Nancy,你好好想想,你之前认识Ares吗?”乔致远有些紧张的问道,如果他的对手是Ares的话,那么自己面临的将会是一场恶战。

    南千寻摇了摇头,说:“我从来不认识他!更没有听说过这个人,如果我认识他,就没有必要跟你一起去见他了!”

    “这件事我会处理的,我会对外界公布你怀了我的孩子的事,以后不要单独见Ares,我会好好保护你,对了,我接你到我别墅里住!”

    “致远,其实我们可以解除婚约!”

    乔致远的手一顿,抬起头来,说:“Nancy,我说了我不介意这个孩子,只要是你的,就是我的!”

    “致远,你这是何苦?”

    “我愿意!”乔致远郑重的说道。

    南千寻看到他真诚的目光,说不感动是假的,只是她经历过了太多,知道人都是会变的,曾经的白韶白也是这样,对胡云英说孩子是他的,但是后来呢?他可以弄死她的孩子!

    “致远,你还是冷静冷静吧!孩子的事不急在一时!”

    “我们先吃饭!”乔致远知道今天不会有什么结果了,也只好等等再说。

    两人吃饭,没有再说什么。

    陆旧谦这边,处理完了自己手上的事,看了看日历,今天又到了南千寻侍寝的日子了,他转头对艾妮说:“艾妮,订京都的机票,晚上去,明天回!”

    “是!”艾妮深深的看了Ares一眼,这个人无论是换妆前还是换妆后,都是光彩照人,对女人有着深深的吸引。

    每次他去京都约会,都不会带着自己,她心里有些小失落。

    “Ares,机票已经订好了!”艾妮抬头说道。

    “嗯!”陆旧谦看了看表,拨通了南千寻的电话。

    南千寻看到了Ares的号码直接挂断了,挂断之后才像是接电话一样的,接了起来一本正经的说:“你好,我是Nancy!”

    乔致远抬起头来看了看她,又埋头继续工作,只是半响没有听到说话声,又抬起头来看向她,见南千寻拿开电话来,自言自语的说:“神经病!”

    乔致远微微一笑,又继续埋头工作,过了一会儿,说:“我要出去开个会!”

    “需要准备什么吗?”南千寻连忙抬头问道。

    “不用了,只是一个例会而已!”乔致远笑着站了起来。

    南千寻看到乔致远走了,本来想直接回拨一个电话,没有想到Ares那边直接发了一条短信过来:“常例!”

    她删除了短信,知道今天Ares会来京都,她今天晚上一定会去会会他,她删除短信之后,又看向电脑,乔致远的邮箱里有太多的邮件需要处理了。

    乔致远去而又返,说:“我少拿了一个文件!”

    “需要我帮忙找吗?”

    “不用了,就在桌面上!”乔致远说道,走过去拿了文件又看了看南千寻,才开门出去。

    他走了之后,南千寻抬起了头,总觉得乔致远有些怪怪的,最近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就疑神疑鬼的,只不过他的怀疑好像是对的。

    乔致远拿着文件离开办公室之后,再一次返回来见南千寻没有在打电话,终于放下心来了,带着文件到了会议室。

    刘玉生看到了他,有些惊讶的问:“乔总,今天开会怎么来这么早?”

    乔致远微微一笑,说:“比迟到了强!”

    “呃、也对!”刘玉生也坐了下来,他想起了南千寻找他调查的事,说:“乔总,Nancy前几天让我调查了一下二零一五年五月份您的行踪!”

    乔致远的面色有些紧张,问:“我知道了!”

    “祁焕小姐,也托我约你晚上去品茗轩,她说要跟你说清楚!”

    乔致远眼眸微微一转,没有吭声,刘玉生也不知道他是几个意思,说:“要不,我打发了她!”

    “不用,我自己去!”

    刘玉生还想说什么,会议室里已经陆陆续续的有人来了,他们也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