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209章 孩子跟你没有关系

    “韶白,我现在已经订婚了……”

    “结婚了都可以离婚,何况是订婚?”白韶白毫不在意的说道:“我现在在正大广场,你过来!”

    “不不,我今天身体不适,改天吧!”

    “身体不适?吃药了吗?你在哪里,我送你去医院!”白韶白焦急的说道。

    “不用了,我休息一下就好了,就这样,先挂了!”南千寻说完连忙把电话给挂了。

    陆旧谦看她神色不对,问:“旧情人?”

    南千寻白了他一眼,有些魂不守舍的,陆旧谦一肚子的怒火,说:“你的旧情人给你打了一个电话你就魂不守舍了?你忘记了他曾经弄死了你的孩子?”

    “你怎么知道?”南千寻猛然抬起了头,不可置信的看向他。

    Ares究竟是谁?他给自己很浓厚的既视感!

    总觉得和他的某些情景都似曾相识,而且他们两人在床上的契合程度,让她感觉到不耻,她不认为自己是那种见异思迁的女人,但是她却始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说服自己。

    “呵呵,我不仅知道,而且还知道的很多!Nancy小姐,还真是一个好了伤疤就忘记的疼的人呢!”陆旧谦阴恻恻的说道。

    南千寻没有继续跟他辩论这个问题,倒是她听说他知道的事情很多,连忙伸手抓住他的衣服,说:“你真的知道很多事情?”

    陆旧谦看到她面色不对,也没有继续的恐吓她,只是点了点头。

    “那你认识心理医生吗?我需要一个心理医生!”

    陆旧谦凝眸看着她,看了半天,问:“白韶白心里出了问题?”

    “我怀疑是,你可以帮我吗?”南千寻这个时候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求助的是Ares先生,而不是乔致远。

    “可以,但是你欠我一个人情!”陆旧谦的眼眸里带着笑。

    “那你帮我安排一个心理医生到他身边,看看他究竟是怎么了!”南千寻连忙说道。

    “好!”陆旧谦微微一笑,他知道白韶白的心里出了状况之后,就算是她不求他,他也会主动的去安排人过去。

    “Ares,谢谢!”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们是不是要聊一聊,你来大姨妈这件事了?”陆旧谦差点就忘记了,上前把她抱起来往卧室去了,南千寻连忙护住肚子,却又不敢挣扎的太离开,任由抱着。

    陆旧谦看到她下意识护住肚子的动作,手微微一顿,难道她真的怀孕了?

    “那个Ares先生,我们能不能不要每次见面就上床?或者我们可以玩点别的?”南千寻紧张的说道,刚刚她还求助他,这会儿有些紧张了。

    “玩点别的?还继续绑了我,然后强上?”

    “……”

    “我只不过是确认一下而已!”他说着伸手扒开了她的裤子,南千寻连忙去提,但是动作太晚了。

    陆旧谦盯着干干净净的姨妈巾,知道她是故意的,她为什么故意搞出这一套来?

    “你耍我?”陆旧谦变了脸色,南千寻连忙说:“不不不,我、我真的身体不适!”

    “呵呵,真的身体不适吗?那你告诉我怎么个不适法?”

    “我、我……”南千寻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只是一个劲的往后退。

    “我们又不是没有上过床,你现在装什么纯情?”

    “不不,Ares先生,求求你放过我,我真的不能!”

    “为什么不能?”陆旧谦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南千寻十分的恐惧,她知道怀孕前三个月一定要注意,很容易流产。

    Ares这个人人如其名,确实是个战神,每次一战到半夜,孩子怎么经受得住他这样的折腾?

    陆旧谦上前轻而易举的制住了她,趴在她身上却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她的肚子。

    “告诉我为什么不能?”

    “不能,就是不能!”

    陆旧谦就像逼着她说出实情来,但是她却咬着牙不肯说,他分开了她的双腿,她哭着说:“求求你,不要!”

    “女人说不要,就是要!”陆旧谦说着开始往她身体内进。

    “你不能,不能,孩子!”在陆旧谦刚进去的时候,她突然叫了起来,陆旧谦浑身一僵,果然怀孕了!

    “你怀孕了?”陆旧谦忍着头上的汗没有动。

    南千寻心如死灰一般,她不想自己的孩子收到伤害,却又不想让Ares这个混蛋知道自己怀孕,但是如果这个时候她要是再不说的话,恐怕孩子很快就会流产。

    “孩子是谁的?”

    “你特么的欺负完了我,还问我孩子是谁的?我男人还没有回来,特么的只有你这个混蛋会强取豪夺,我特么的能怀上谁的孩子?”

    南千寻听到陆旧谦的话,整个人情绪激动了起来,张口就骂,骂完了之后一口咬住了他的胳膊。

    陆旧谦听到她的话,整个人心里都被一种喜悦给充满了,胳膊还被她咬着,但是他控制不住自己,完全无法自拔。

    他的身体被她的温软包围着,却不能动,急的头上都是汗,紧绷的身体急需要释放,可是她现在又怀孕了。

    尽管这样也难不住精虫上脑的陆先生,他退出来,把她双腿并拢,在某个三角地带,开始进进出出。

    南千寻的脸腾的一下涨红了,这个下半身掌握上半身的家伙……

    话说乔致远这边,来到了品茗轩之后,径自推开了祁焕所在的房间。

    “乔乔,你来了?”祁焕看到乔致远,连忙站起来迎了过去。

    “我说过,不许你再喊我乔乔!”乔致远听到祁焕叫他乔乔,立刻冷着脸说道。

    “乔乔……你果然是变了!”祁焕的双目含着眼泪。

    “说吧,你让我来是要做什么?”

    “我、我只想问问你,你有没有爱过我!”

    “你们女人都喜欢这种无聊的话题么?你知道当初跟你隐婚,只是为了敷衍我奶奶!”

    “乔乔,不要对我这么无情好不好?就算是你现在有了新欢,你喜欢了Nancy小姐,我也不在意,只希望能留在你的身边,我不在乎地位,什么都不在乎……”祁焕说着上前搂住了她的腰。

    乔致远的心软了软,却没有说话。

    “乔乔,请你答应我……”

    “祁焕,我已经给了你足够的补偿,你要适可而止,就算是你向媒体公布我们之前的过往,有什么意思?

    你之前找Nancy的事,我不跟你计较,但是不代表我会允许你一直这样肆无忌惮下去!”

    “乔乔……”祁焕的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下来,慢慢的转到他的面前,说:

    “这是我最后一次试图挽留你,也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从今天开始,我不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再也不会打扰你们,日后山高水远,我们永不相见!”

    祁焕的眼里有一丝丝的留恋,深深了看了他一眼,踮脚在他的嘴上啜了一口,转头往门口走。

    “妈咪……”一个一岁多的小朋友站在门口,看到祁焕从里面出来,连忙喊了一声。

    祁焕的眼里闪过一丝紧张,连忙抱着孩子往外跑。

    乔致远看到了一个小萌娃喊祁焕妈咪,还有祁焕紧张的样子,连忙上前一把把祁焕给拽了进来,小家伙也被带了进来。

    “祁焕,他是谁?”乔致远的眼睛里像是一团火在燃烧,该死的女人,竟然在他们隐婚的时候给自己戴绿帽子!

    “粑粑~~~”小家伙竟然张开双臂朝乔致远转了过去,乔致远如遭雷击,大脑一片空白,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突然蹦出来一个萌娃娃喊自己爸爸!

    他不由自主的接过了孩子,声音柔和了许多,说:

    “你叫我什么?”

    “粑粑~~~”小家伙把手指头放在嘴巴里咬着,口直不清的说道:“妈咪每天都告xu窝,介个系粑粑~~在电系里~~”

    他说话的尾音拖的很重,而且是拐了很多的弯才结束。

    “祁焕!”乔致远黑了脸咬牙切齿的对着祁焕喊了一声,祁焕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缩着脑袋,不敢看乔致远的脸。

    “你失踪两年,突然出现就给了我这么大的惊喜,祁焕,我当初还真是小看了你!”乔致远额头上的青筋乱跳,脸色越来越沉。

    “乔乔,先出去跟秦叔叔玩,妈咪一会儿去找你!”祁焕对着孩子说道。

    “乔乔?”乔致远转头看向自己怀里的萌娃,萌娃的一只手四根手指头都被塞到了嘴巴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他。

    “粑粑……”乔乔的眼睛里闪着一样的光,像是特别希望能得到乔致远的认可一样,只不过下一刻他说:“窝要去(出)去啦,秦蜀黍……妈咪……”

    乔致远并没有放开孩子,而是转头看向祁焕,阴恻恻的说:“秦叔叔!”

    祁焕的脖子又缩了缩,小心而又委屈的看着他,要不是当初他不让自己生下孩子,她又怎么会带着球逃跑?如果不是秦牧收留了自己,她怎么能平安顺利的生下孩子?

    乔致远抱着孩子往包厢外走,祁焕连忙跟了上去。

    刘玉生看到乔致远抱了一个一岁多的萌娃,顿时惊掉了下巴,乔总什么时候生了一个孩子?

    “乔总,这、这……”

    “祁焕的孩子!”乔致远淡淡的说道,浑身的气息都不对。

    “祁焕”刘玉生听到祁焕生了一个孩子,更加的不可置信了,当年他们是隐婚,而且他都没有碰过她,她哪里来的孩子?

    乔致远一言不发的抱着孩子放在了车子,祁焕追到车门旁的时候,他毫不留情的把车门给关上了。

    祁焕拍打着车窗,大声的喊着说:“把我的孩子还给我,他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把我的孩子还给我,还给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