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210章 孩子还给我

    乔致远冷漠的看了她一眼,说:“孩子是不是我的,我会查清楚。是我的孩子,我绝对不会留在外面,不是我的孩子,我自然会还给你!”

    “把孩子还给我,还给我,这是我的孩子,你没有权利带走,还给我!”祁焕扒在车窗上,乔致远却没有理会她,直接把车窗给升了起来。

    刘玉生有些纠结的看着后视镜,不知道要怎么办,乔致远说:“开车!”

    他于心不忍的踩了油门,车子缓缓驶了出去,祁焕随着车子跑,一边跑一边喊:“乔乔……乔乔……”

    乔乔在车里看到妈咪被关在了外面,顿时哭了起来并且伸手指着窗外:“妈咪……呜呜呜……妈咪……”

    “不要,不要分开我和孩子!”祁焕哭喊着,随着车子的加速慢慢的跟不上了,刘玉生一踩油门,祁焕摔倒在地上,乔致远从反光镜中看到了她摔到了地上,眉头微微一皱,却没有说话。

    “孩子……孩子……呜呜呜……”祁焕跌趴在地上,不住的锤打着地面,哭的撕心裂肺。

    “祁焕!”一个柔和的声音,带着些许无奈,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说:“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还哭什么?”

    “秦牧,我还是舍不得,真的舍不得,呜呜呜……”祁焕哭的跟厉害了。

    秦牧心疼的把她抱在了怀里,说:“时间会证明一切,孩子到了乔致远的身边,会更好!”

    “呜呜呜……”

    乔致远这边带着孩子到了御澜山的海景房,刘玉生很快给他找了一个保姆过来。

    乔乔到了一个新的环境中,十分的拘束,动都不敢动,大气不敢出。

    “乔乔!”乔致远蹲下来看着他。

    “粑粑……”乔乔小声的喊了一句,乔致远又把他抱了起来,放在腿上,说:“睡吧!”

    “窝想妈咪……”乔乔扑闪着大眼睛,有些害怕的说道。

    乔致远一愣,自己这么强硬的把孩子带走,似乎有些不妥,说:“明天带你去找妈咪!”

    “噢!”小家伙把手放在嘴巴里,乔致远把他的手拿出来,他又放进去,他再拿出来,他又放进去,最后乔致远的眼睛一瞪,小家伙吓的不敢吭声了。

    “闭眼!”乔致远命令道。

    那孩子立刻把眼睛闭上,但是眼睫毛还不住的颤抖,过了一会儿乔致远再低头看孩子的时候,孩子已经睡着了。

    祁焕这边,跟着秦牧回去之后,坐在窗户前发呆。

    “你想要得到乔致远现在正是好时机!”秦牧说道。

    祁焕转头看着他,问:“什么时机?”

    “给南千寻打电话,向她求救,让她知道孩子的事!我想没有一个女人会大度到不在乎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生了孩子!”秦牧说道。

    祁焕看了看他,说:“可是……”

    “有什么好可是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更何况你和乔致远之间还有一个孩子!”

    “真的要这样吗?”祁焕纠结了一下,把孩子送回到乔致远的身边就是秦牧给她出的主意,现在让她给南千寻打电话她有些做不出来。

    “祁焕,假如乔致远还不想办法救孩子的话,你也可以对他死心了。这么多年,你被他给耽误了,我也等了你这么多年,我们之间应该有个结束了。

    他如果要你,我不会再纠缠你,如果他 坚决不要你,你是不是应该回头了?”秦牧说道。

    祁焕看了看他,秦牧等了自己这么多年,她没有理由继续的让他耽误下去,于是拿出了电话给南千寻拨了过去。

    南千寻这边刚伺候完Ares,接到祁焕的电话有些意外。

    “Nancy,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祁焕在电话通了的时候,大哭了起来。

    南千寻的心里一慌,说:“你慢慢说,什么孩子?”

    “我、我、乔致远把我的孩子带走了,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祁焕说的语无伦次的,但是南千寻却听懂了,乔致远带走了她的孩子。

    她的孩子?

    “孩子是乔致远的?”南千寻皱着眉头问道。

    “孩子是我的,是我的,跟乔致远没有任何关系,Nancy,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祁焕大声的哭着说,同样身为母亲的南千寻听到她哭着求救,心里不由的升起了同理心,有一种感觉叫做感同身受!

    “你先别急,先告诉我孩子是不是乔致远的?乔致远为什么要带走你的孩子?孩子现在会不会有危险?”南千寻问道。

    祁焕听到她问话条理清楚,有些微愣,按照常理说,她现在不应该是情绪激动,要去找乔致远问清楚的吗?她怎么反过来真的从自己的立场上出发,去想问题?

    “孩子,孩子,应该没有危险!”

    “没有危险,就稍安勿躁!既然孩子在乔致远那里是安全的,你不用担心。如果他查清楚了孩子是他的,他肯定会有下一步动作,如果孩子不是他的,他肯定会把孩子还给你!”

    南千寻冷静的分析道,能让乔致远抢人家的孩子,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这个孩子可能是他的孩子。

    祁焕突然不说话了,她突然意识到了,就算是有孩子,自己也未必是Nancy的对手,在争抢乔致远的这场赛事中,她已经不战而败了。

    “那、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祁焕问道。

    “等消息吧!”南千寻说道:“我也有孩子,能理解你失去孩子的痛苦。如果孩子是乔致远的,我会给你腾位子的,我希望你不要像其他的那些女人,用一些不正当的手段,我不会留情的!”

    祁焕的心里一慌,难道她知道了什么?

    “Nancy……”

    “不用解释什么,你有了孩子,肯定是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我能理解!我希望我多的是一个朋友,而不是敌人!我希望你的小聪明以后不要在我跟前耍!”

    南千寻说完挂了电话,陆旧谦问:“什么事?”

    “没事!乔致远的烂桃花!”

    陆旧谦眉头一皱,说:“乔致远的烂桃花!有烂桃花岂不是更好,你跟乔致远分开,然后跟我在一起!”

    “呵呵~~~Ares先生,我先走了!”南千寻没有那么好的心情跟他斗嘴,她现在想回去了,听到祁焕提到孩子,她的心里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啃噬一样,难受的不得了。

    “Nancy,我花了一万多块连一个晚上都不住就这么走了,是不是太不划算了?”

    “Ares先生,你也可以不来,这样会更省钱!”南千寻说着转身离开了房间。

    陆旧谦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嘴角弯弯,这个女人的口才越来越好了,他喜欢!

    次日,乔致远照常去上班,南千寻抬头看到了他的黑眼圈,知道他昨天没有休息好,可能是跟祁焕的孩子有关吧,只不过乔致远没有跟她说道孩子的事,她也没有主动的问。

    乔致远一个上午的明显不在状态,南千寻处理好了手里的事,站起来帮他泡了一杯咖啡,给他端了过来。

    “Nancy,我有话要跟你说!”乔致远似乎在考量怎么说才能把对南千寻的伤害将的最低一样。

    “什么事?”南千寻微笑着问道。

    乔致远看着她微笑的样子,话到了喉咙,却没有说出来,说:“呵,也没什么事!你今天真漂亮!”

    “哈,谢谢!”南千寻知道他想说孩子的事,却又没说出来,怕是有些说不出口,毕竟之前他口口声声说不认识祁焕,现在再说和她生了孩子,岂不是自打嘴巴?

    “那个,晚上有空吗?”

    “晚上?”南千寻皱了皱眉头,问:“你有事吗?”

    “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京都城西刚开了一家法国餐厅,我们去尝尝吧!”

    “呃,不了,改天吧!”

    乔致远没有继续说什么,南千寻又回到自己的位子上,两人你不说,我也不说破,一直等到了五天之后,检验的结果出来了。

    “乔总,这孩子……”刘玉生去拿的报告,报告拿到了之后,他给乔致远打了电话,乔致远听到他说孩子的事,立刻问:

    “怎么了?”

    “报告我发你邮箱了,你自己看看吧!”刘玉生说道。

    乔致远立刻挂了电话,查看了邮箱,这个孩子是他儿子!果然是他儿子!

    “不可能!”乔致远桌子一拍,失态的说道。

    “致远?”南千寻看到他激动的拍桌子,立刻抬起了头。

    “哦,没什么!”乔致远没有解释太多,倒是关了电脑,站起来拿着衣服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

    “我有事出去一下!”

    “嗯!”

    南千寻没有过问太多,乔致远看到她似乎漠不关心的样子,有些难过,她还是一点都不关心自己,就算是块冰也应该会被暖化了吧?

    他快速的离开了公司,来到了御澜山的观景房,保姆跟孩子正在玩耍,孩子小,闹了两天跟保姆玩熟了之后就把保姆当成了妈妈。

    “乔乔,你看爸爸回来了!”保姆指着乔致远的车子对乔乔说道。

    乔乔迈开小短腿朝乔致远跑了过来,乔致远连忙刹车,从车里下来,但是乔乔却摔倒在地上,膝盖摔破了。

    乔致远连忙三步并作两步的到了孩子的跟前,伸手把他捞了起来,看到他膝盖上流血了,立刻抱着他往屋里冲,给他消毒止血。

    但是,他膝盖上的血流不止,伤口虽然不大,但是却一直不停的在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