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212章 凭什么认识你

    那个尾随她的人立刻也加快了步伐,南千寻突然从巷子里出来,跟在那个人的后面,问:“你跟着我干什么?”

    对方是一个个头跟她差不多高,身体消瘦,戴着鸭舌帽,墨镜和口罩,看起来就是不能见光的人。

    那人愣了一下,仔细的看着南千寻,说:“找个地方说话!”

    她说着朝前走,南千寻虽然不想跟她一起去,自己却不受控制的跟了上前。

    来到了一家金典面包房,那个人上了二楼,南千寻也跟了上去。

    两人在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南千寻仔细盯着眼前的女人,问:“你是谁?”

    那个女人摘下了眼镜和口罩,南千寻的心猛然一怔,手微微发抖。

    “是我!”那女人说了一句。

    南千寻的手和嘴巴都在发抖,说:“你凭什么以为我能认识你?”

    “你前一段时间不是在查我么?”

    “原来你知道!你知道为什么不来找我?”南千寻的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下来,眼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之前一直想要找的洛千水!

    她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她怀孕的事被捅出来之后出现,到底说为了什么?

    “我不敢出现,洛家的人不会放过我!”洛千水说着点燃了一支烟,丝毫不在乎眼前的南千寻是孕妇!

    “那你现在出现是为什么?”

    “你肚子里的孩子不能要!”洛千水说着对着她吹了一口烟。

    南千寻的心里猛然一沉,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看到洛千水,她心里竟然不喜欢她!

    “孩子不能要?为什么不能要?”

    “我说不能要就是不能要,哪来那么多为什么?”洛千水又吸了一口烟,南千寻从她的身上看到了一丝丝风尘的味道,难道她的妈妈一直不知所踪,是混迹风尘了?

    “走,我带你去打胎,我认识几个医生,他们的技术非常的棒,不会有痛苦的……”洛千水说着伸手拉着南千寻要往外走。

    南千寻做梦也没有想到,她的妈妈竟然是以这种方式出现在她的面前,一见面没有她想象中的那样抱头痛哭,而是让她打胎!

    “不,孩子我绝对不会打!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我也绝对不会妥协的!”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犟?”洛千水拉着她,却拉不动她,转头不耐烦的说了一句。

    “你莫名其妙的出现,就让我去打胎,我要是就这么去了,不是太没有脑子了么?我的事不用你管!”

    “千寻,我是你妈妈!”

    “可是你负过责任吗?”南千寻歪着头质问道。

    洛千水浑身一僵,松开了她的手,说:“我之前已经警告过你,你不能跟乔致远在一起,你不听,现在还怀孕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原来那条信息是你发的!”南千寻嘲讽的看着她,她还以为是祁焕搞的鬼,没有想到竟然是洛千水。

    “是,你不听,有朝一日,你会发现我说的都是至理名言!”

    “你走吧,就当做我今天没有见过你,以后我也不想再见你!”南千寻撇头说道。

    洛千水愣了一下,突然有一阵急促的上楼梯的声音,她深深的看了南千寻一眼,转头朝洗手间那边跑了过去。

    那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到了楼上,洛文豪看到了目瞪口呆的南千寻,连忙说:“Nancy,你怎么在这里?”

    “你怎么也来了?”南千寻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反问道。

    刚刚妈妈的反应,就是洛文豪是来找她的,或者说是跟踪她的。

    “我刚刚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所以跟过来看看!”洛文豪说道。

    南千寻眼眸微微一低,心里这时候才重新衡量一下洛文豪,看样子以前自己了解的人都太过于简单。

    “难道你是看到我了么?”

    “有可能!”洛文豪说着坐在了她的面前,问:“想吃点啥?”

    “没啥想吃的!没有胃口!”

    “孕妇都挑食么?”

    南千寻愣了一下,才想起昨天的事已经沸沸扬扬的了,他知道自己怀孕,似乎很正常。

    “也没有吧,凡事总有个另类的!”

    “Nancy,你知道吗?我最近发现了洛千水的行踪!”洛文豪凑过脑袋,神神秘秘的说道。

    南千寻浑身一僵,她不知道她的行踪,却见到了她本人,一个跟自己面相十分相似的女人。

    “我已经说过了,我不想找她了,我现在只想找到陆旧谦和天天!”南千寻说道。

    “我估计凶多吉少了,你就跟着乔致远好好的过日子吧,以后再给我生一个外甥玩玩!”洛文豪毫无心机的说道。

    南千寻看了看他,有些拿不准洛文豪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好了,我要上班去了!”南千寻说着站了起来,不要继续跟洛千水来往,她能做得到,但是把她给出卖,她还做不到。

    她还记得她说的,洛家的人不会放过她的!

    南千寻来到了办公室之后,发现乔致远并没有来上班,垂了垂眸子没有说什么,谁知道他一天都没有来。

    她的心里有些空空的,也许是习惯了有人陪伴,突然孤独了下来,让人受不了。

    “Nancy,下午下班之后,我们好好聊聊!”祁焕打了电话过来。

    “嗯!”南千寻也正想问问孩子的事,所以也没有拒绝她的提议。

    下班之后,南千寻再一次来到了品茗轩,到了上一次的房间,祁焕果然在。

    “坐!”这一次祁焕没有把主动权给南千寻,而是跟她打了招呼,南千寻坐了下来,盯着眼前的茶具没有说话。

    “Nancy,我要谢谢你!”祁焕端着茶给她说道。

    “为什么要谢我?”南千寻皱了皱眉头。

    “你让我耐心的等,所以才会等来乔致远主动找我!”

    “你找我来要说什么?”南千寻问道。

    “三年前,乔家老太太病重,想让乔致远结婚生子,乔致远就找上了我,我们隐婚了!”

    南千寻眉头一皱,对于乔致远隐婚的事,她还真的不知道,说:“然后呢?”

    “我爱上了他,可是他却不爱我!所以我给他下药,终于得到了他。

    你一定会对我的做法感到不耻吧?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怀孕是个意外,我也没有想到。

    但是我知道他对我的态度,绝对不可能让我把孩子给生下来,所以我逃走了!”

    “原本只想带着孩子好好的过日子,每天能在一些电视上看到他我就心满意足了!”

    祁焕说着说着,整个人陷入了一种回忆中去了。

    南千寻看着她问:“我对你下药的做法的确感到不耻,乔致远这么风华绝代的人物,绝对不应该用这种小人的阴招来对付。

    爱都是以心换心,假如他真的不爱你,你就算是下药也没有用!

    假如他爱你,你不用下药,他也是爱你的!你既然想带着孩子好好过日子,为什么又回来了?”

    “你知道什么叫做无奈吗?”祁焕说着竟然眼泪汪汪的看着她,说:“我儿子得了再生障碍性白血病!”

    白血病?

    南千寻的心里被她说的突然一阵慌乱,她跟自己的经历类似,都是独自一个人带着孩子,只是她要比自己更加的辛苦,天天至少还是健康的。

    孩子有病妈妈最揪心,恨不得替孩子把所有的病都扛了。

    “我无力支付昂贵的医药费,所以我把孩子带了回来!”

    南千寻的手有些凉,她端着茶抿了一口,说:“恐怕不是这么简单吧!”

    “乔乔需要他弟弟或者是妹妹的脐带血!Nancy小姐,你能愿意捐赠你孩子的脐带血给乔乔吗?只要能治好了乔乔,我立刻带着乔乔远走高飞,再也不会给你们带来任何的困扰。”

    南千寻的面色有些不好,她的孩子不是乔致远的,但是她现在还不能说出去。

    “Nancy,脐带血不会伤害到孩子!”祁焕突然对着她跪了下来。

    南千寻的心一狠,说:“想要脐带血,你自己跟乔致远生去!”

    祁焕惊讶的瞪大眼睛看着她,说:“你愿意把乔致远给让出来,也不愿意让我儿子用你孩子的?”

    “是!”南千寻有些慌乱的站了起来,说:“我说过,我会给你腾位子的,你耐心等!”

    “不!Nancy小姐,我只要脐带血,我不想眼睁睁的看着我儿子有一点点的伤就流血不止,我也不想看着他经常贝尔关在屋里,被告知这个不能摸,那个不能碰,我不想看到他发烧感冒就要住院十几天,求求你,我只要脐带血!”

    “祁焕,你现在去跟乔致远生一个还来得及!我的孩子也不过比你的大一两个月而已!”南千寻说着离开了包间。

    她离开之后,乔致远从暗门里走了出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说:“你让我看好戏,就是想要告诉我,南千寻其实并不爱我,是不是?”

    “是!她宁愿把你让出来,也不会给我她孩子的脐带血,难道到这个时候你还不明白吗?她要的不过是你的地位和身份,她不爱你,她不爱你!”祁焕说道。

    乔致远听到祁焕说她不爱你的时候,心里堵的像是一块石头一样,她说的是事实,南千寻确实不爱自己,她爱的是陆旧谦!

    “不是想要生一个孩子吗?我成全你!”乔致远说着欺身上来,直接把她压在了身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