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213章 你男人的眼光好

    祁焕并没有拒绝他,她刚刚说的那些都是实话,她也看出来了,她如果不说实话,无法在Nancy的面前过关。

    乔致远的动作有些粗鲁,没有任何的前戏直接进入,祁焕有一种被撕裂的感觉,火辣辣的疼痛。

    他并没有顾及她的感受,横冲直撞的在她身上驰骋着,带着浓厚的惩罚和发泄的意味。

    祁焕知道他恐怕是真的爱上了南千寻,眼角两行泪下来了。

    一番云雨之后,乔致远起来收拾了一下说:“为了早点怀孕,我会每天回御澜山住,你有个心理准备,怀孕之后我会派人照顾你!”

    他离开包间,祁焕慢慢的起来收拾自己,心里像是一只破碎的瓷瓶一样。

    南千寻回到自己的住处,看着以前陆旧谦住过的房间,心里无比的怀念,就算是那时候他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她的心里还是被填的满满的,她的生活也因着他的倒下而变的简单了。

    她只需要眼巴巴的等着他醒来,看着天天长大就好了,没有勾心斗角,也放下了仇恨!

    一个人背负的东西太多,时间久了会累,什么都没有了,索性一切都简单了。

    她正在胡思乱想,电话响了,拿起来看了看是Ares的号码。

    “Nancy,在干嘛?”

    “接电话!”南千寻不想跟Ares说话,直截了当的说。

    “真是个诚实的孩子!我是来跟你报告好消息的,白韶白的身边已经安插了一个心理医生过去了,他会慢慢的测出白韶白的心理状况。”

    南千寻这才想起来,她拜托Ares去查白韶白心理的事,没有想到他的动作这么快!

    “你的动作很快!”南千寻说道,心里有些闷闷的,不知道是因为祁焕的缘故,还是因为自己怀孕的缘故。

    “帮你办事动作必须快!还有南氏最近业绩不错,米露是个杠把子!”

    “米露确实不错!人才还是以前我男人举荐给我的!”南千寻说道。

    陆旧谦眉头一皱,原来自己的话她都听的。

    “你男人这一辈子什么都不好,就眼光好!举荐给你的就是一个人才,娶到的就是一个绝世美人!眼光不错!”

    “噗~~”南千寻听到他的语气,有些忍不住笑了出来,刚刚心里的阴郁一扫而空。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南千寻说:

    “先挂了,有人敲门!”

    “嗯!”陆旧谦挂了电话,嘴角也微微上扬。

    南千寻挂了电话去开门,走到猫眼跟前看了看外面,发现是乔致远,立刻开了门,说?:“致远,你怎么来了?”

    “Nancy!”乔致远双手扶住了她的肩膀,手有些微微的发抖,说:“Nancy,祁焕的事我可以跟你解释!”

    “致远,你来的刚好,我正想跟你说这件事!”南千寻拍了拍他的胳膊,乔致远竟然神奇的平静了下来。

    两人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南千寻说:“你和祁焕有一个孩子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我想问你是怎么想的!”

    “我……孩子有病,需要脐带血,所以我打算先跟祁焕再生一个孩子,然后救这个孩子!”乔致远说完了之后,突然感觉这样说好像有些不妥当,有些懊恼。

    “你这么做是对的!身为一个男人,应该有担当!”南千寻微笑着说。

    “Nancy,你一定要等我,生一个孩子,也不过是一年的事,到时候这个孩子治好了,我也不会背什么良心债了……”

    “致远,乔叔曾经跟我说过一些话,当年他和我母亲相爱了,但是那时候他已经结婚的,为了他的老婆你的妈妈,他和我妈妈最终没有在一起。

    他说的一句话我非常赞同,婚姻里不仅仅是爱情,还有责任和义务!

    你既然要跟祁焕再生一个孩子,有没有想过,以后你跟我结婚了,祁焕怎么办?孩子怎么办?

    祁焕可以再找一个男人,可是孩子呢?谁还有办法再给孩子找一个亲生父亲?”

    “Nancy,可是我现在爱的是你!”乔致远郑重的说:“没有爱情的婚姻,我宁愿不要!”

    “可是你现在已经和祁焕生了孩子,不是你要不要的问题了,而是你必须要了的责任!”

    “Nancy……你就是在意我跟祁焕生了孩子是不是?”乔致远有些着急。

    “致远,你不要着急!先捋捋我们之间,我们订婚原本就是一场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我利用你的身份和地位来保命,仅此而已,我们之间有爱情吗?没有!”

    “可是我对你……”

    “你对我一半是同情,一半是后来渐渐养成的习惯,或者你潜意识里把我当成了谁!”

    “不,不是这样的!我会娶你,祁焕的孩子也会生,到时候我供养他们,但是我们是正式的夫妻!”乔致远突然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一样,坚定的说道。

    “算了,我们今天不要说这个话题了,反正我们之间还有两年的约定,走着看吧!”南千寻说道。

    乔致远点了点头,现在有些乱,确实不适合说这个。

    “Nancy,让我留下吧!”乔致远祈求的说道:“我只跟你睡在一起,什么都不做!”

    南千寻一头黑线,男人的话要是能靠得住才行,男人说我只是蹭蹭而已,不会进去的,结果呢……

    “致远,你还是回去吧!路上小心点!”南千寻说道。

    乔致远叹了一口气,说:“好吧!晚安!”

    南千寻扯出一抹笑容来,在乔致远离开之后,一张脸却皱了起来。

    她去洗了个澡躺在了床上,习惯性的拿起手机,意外的看到了一条消息:

    “明天我带你去打胎!”

    对方还是显示无号码,这个电话不是联网的,没有地方可查。

    只不过,她知道是谁,是洛千水。

    她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去打胎,为什么坚决的反对自己跟乔致远在一起?

    她带着许多的疑问,觉得这些事都必须要解开才是。

    次日,南千寻一早起来,像上一次一样步行离开小区,刚到了小区的门口,突然有人上前来拉她。

    她回头看到了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而且穿着十分的惹眼,鲜艳的颜色几乎要闪瞎了她的眼,头发被弄成彩色的,猛然看过去,像是一种杀马特一样的造型。

    一般这种造型都是十岁的孩子做的,谁会想到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竟然也做这样的造型。

    南千寻心里不由的感叹,洛千水显年轻,像是她的姐姐!

    “我们需要好好谈谈!”南千寻说道:“本来我不想再见你,但是有些事我想问清楚!”

    “还有什么好谈的?这个孩子不能要!”洛千水激动的说道,还不停的看看四围。

    南千寻知道她在躲着洛家的人,说:“你跟我上去吧!”

    洛千水想了想点了点头,南千寻领着她上楼,到了十二楼,进了房间之后,洛千水四处看了看,说:“这是乔致远给你准备的房子?”

    “这个是我自己租下来的!”南千寻说道。

    “呵呵,你自己租的?你用什么租?你知道这里的房子一套租下来得多少钱吗?一万多块钱一个月,你租得起?”洛千水说话有些尖酸刻薄。

    南千寻眉头一皱,说:“我租房子的时候,运气好!”

    “行,不跟你说这个,你要谈什么?反正我就一句话,你不能跟乔致远在一起,也不能留着孩子!”

    “你至少得给我一个理由,否则你就这样要杀死我的孩子,我绝对不会允许!”

    “我能害你吗?”洛千水有些着急,南千寻看到她着急的模样,始终有些搞不清楚,说:

    “你反对我和乔致远在一起,现在又反对我生下孩子,究竟有什么隐情?”

    “反正你听我的就对了!”洛千水说道。

    “不,你至少得给我一个理由!”南千寻说道。

    “没有理由,这个孩子你必须要打掉,而且你和乔致远也必须要分开!”洛千水没有了耐心,立刻低声咆哮道。

    南千寻呆愣愣的看着她,说:“没有理由,你就要弄死我的孩子,呵呵呵……”

    “你这丫头,这么不听话!”洛千水上前来推搡她,似乎有意要把她推倒在地上,南千寻连忙跑到玄关处,洛千水追了过来要弄掉她的孩子。

    南千寻心里着急开门要往外面跑,不想整个人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Nancy,你怎么了?”乔致远抱着南千寻紧张的问道。

    “没、没什么!”南千寻惊魂未定,看到了乔以沫和乔老太太都来了,连忙从乔致远的怀里钻了出来。

    “千水?”乔以沫在门被打开的那一刻,看到了洛千水,一直没有眨眼,像是怕一眨眼她就会从眼前消失一样。

    乔致远愣了一下,看向南千寻的身后,果然看到了一个辣眼睛的杀马特造型的女人,仔细一看面容跟南千寻有几分相似。

    洛千水连忙转过身去,不想被乔以沫给认出来,乔以沫连忙推着乔老太太进门,走到洛千水的身后,颤抖着声音喊道:“千水?”

    “乔先生,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千水万水的!拜拜!”她说着着急的往外走。

    乔以沫一把拉住了她,说:“就算是你打扮成这样,我还是能一眼认出你,这么多年,你去哪里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