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214章 果然是你

    “乔先生的话我听不懂,再见!”洛千水伸手掰开他的手要往外走,乔以沫皱了皱眉头,却拉的更紧了。

    乔老太太也激动的说:“千水,千水,果然是你!”

    “你们认错人了,我不是千水!”洛千水说着把头深深的埋了下去,乔致远和南千寻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都进来坐,你也进来,有事今天说清楚!”南千寻招呼乔以沫也招呼洛千水。

    洛千水看到了乔致远和南千寻亲密的样子,想了想转了回来。

    “千水,这么多年你去了哪里?”乔以沫问道。

    “呵呵,东躲西藏,四海为家!”洛千水说的风轻云淡的,好像是在说今天的天气一样。

    但是她平淡的话语中,带着浓厚的沧桑,洛千水自己似乎不是很在意,倒是呵呵的笑了笑。

    “千水啊,我们找了你好多年,一直没有你的下落,还以为你,以为你……”乔老太太眼泪摩挲的说道:

    “当年我想让以沫娶你的,只是……哎,都过去了……”

    乔致远看了看洛千水又看了看南千寻,说:“Nancy,到底是怎么回事?”

    南千寻示意他先安心,等到他们想要说心里话说完,谁知道乔致远一问话之后,再也没有人开口说话了。

    他们都知道刚刚洛千水和南千寻的确是发生了些冲突,南千寻现在怀着乔家的孩子,他们也不允许孩子有任何的闪失。

    “她莫名其妙的出现,让我去打掉孩子!”南千寻面无表情的说道。

    “千水,为什么?”乔以沫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以前你是那么喜欢孩子,怎么会让她打掉孩子?她是你的血亲啊!”

    “对啊,千水到底怎么回事啊?”乔老太太也不能理解的看向洛千水。

    洛千水终于忍不住了,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说:“孽债,孽债,都是孽债!”

    乔以沫听到她的话,知道有情况,连忙问:“千水,到底怎么回事?”

    洛千水心如死灰一般的瘫坐在沙发上,说:“我们分手的那一夜,你喝醉了!”

    她抬头看向乔以沫,乔以沫说:“那夜是你?”

    那一夜火辣辣的热情,似乎还在眼前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洛千水转过脸去,说:“离开后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最后生下了她!”

    洛千水说着伸手指向了南千寻,南千寻倒退了一步,乔致远本来有些焦急的脸色顿时苍白石化了,乔老太太呆愣了数秒之后,立刻大腿一拍,哭喊着:“孽债啊,孽债啊……”

    乔以沫整个人都像是被五雷轰顶了一样,他的儿子和女儿订婚了,而且还怀孕了……

    “罪孽,全都是罪孽啊……我们乔家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这辈子竟然报应我们这样的事啊……啊啊啊……天哪,有罪都报应在我老太婆身上吧,孩子们都是无辜的啊啊啊啊……”

    乔老太太一边哭着一边说着,洛千水也垂着头一言不发,乔以沫已经完全石化了。

    乔致远的脸色也臭的够可以的,自己的未婚妻突然变成了妹妹,这个变化让他难以接受。

    南千寻见状立刻起身噗通一声跪在了他们的面前,乔老太太看到南千寻跪了下来,连忙推动轮椅要去搀扶他,却听到她说:

    “我的孩子,不是致远的!”

    她的话刚出来,乔老太太的哭声噶然而止,乔以沫也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南千寻噗通噗通磕了两个头,说:

    “我的孩子不是致远的,我和致远是清白的,所以现在一切都来得及,乔家或许就是因为你们太善良,所以上天保护我们没有发生什么令人难以置信的事!”

    “这、这、这到底怎么回事?”乔老太太连忙问道,又看向了乔致远说:“致远,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孩子,确实不是我的!”乔致远到了这个时候不得不开口说话了。

    乔以沫脸上的神色突然一松,只要不是这回事就好,刚刚他差点就一口气背过去了。

    “那她的孩子到底是谁的?”乔老太太问道。

    南千寻缓缓的把她和乔致远怎么认识,怎么商量订婚,又是怎么怀孕的都说了一遍,说完了之后,又磕头,说:

    “我真的不是有意要欺骗你们,只是我想要保命,所以不得已出此下策!我的儿子和儿子的父亲至今生死未卜下落不明,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我真的走投无路了!”

    乔老太太本来松下去的一口气,被她说的又提了起来,说:“孩子,受苦了!”

    洛千水也诧异的看着她,有些不相信事情还会有这样的翻转,之前她还在想肯定是因为自己的罪孽深重,所以报应在了她的身上,就算是这么多年她不管不问,罪孽还是连累到了她。

    乔致远的面色难看至极,他怎么也不能接受,为什么Nancy会变成自己的妹妹?为什么?

    “千寻,既然你是我乔家的女儿,你和致远的婚事自然就做不得数,改天我会让媒体说明这件事,你肚子里的孩子,你联系一下孩子的父亲,我们要一起商量一下这件事怎么处理!”乔以沫说道。

    这件事非同小可,昨天一大早传出来Nancy怀孕,整个网络都已经沸沸扬扬的了,还有人在猜想南千寻和乔致远大婚的日期,还有人po出了两人结婚选的场地,说的有鼻子有眼睛的,不过都是来蹭热度的而已。

    如果这个时候贸然传出南千寻其实是乔家的女儿,那么两人乱伦的事势必会坐实了!

    南千寻经历过了大大小小无数场的网络口水战,当然知道个中的厉害关系,于是点了点头,说:

    “先不要公布我的身份,打点一下媒体,先曝出一些热点来,随后的事顺其自然!两弊相衡取其轻!”

    乔以沫看了看南千寻,他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开始,就知道她是一个极其冷静沉静的人,处理突然情况甚至比乔致远一点都不差。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说出两弊相衡取其轻的话,果然是不同寻常。

    “好,这件事你来安排!”乔以沫说道。

    乔老太太看了看南千寻,说:“这也算是乔家添加人口了。”

    “奶奶,乔家已经有下一代了!”南千寻说道:“致远哥已经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已经一岁多了!”

    “你说什么?”乔老太太不可置信的看着乔致远,乔致远有些不知所措,说:“这个、这个有些突然,我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

    “改天把孩子和孩子的妈妈都带回来!”乔以沫说道,乔致远垂了垂头,他的脑容量已经不够用了,今天的事,让他应接不暇。

    南千寻看向洛千水,说:“我为什么会在南家长大?”

    “洛家的人一直寻找我,想要杀我,我怀着你东躲西藏,临盆的时候独自一个人去医院,但是却没有车子愿意载我,我坚持不住把你生在了路边。南建国路过的时候,把我们送到了医院,次日我就逃走了!”

    南千寻的心似乎湿漉漉的一样,她怎么会不了解一个女人怀着孩子远走他乡的孤苦?

    她怎么会不了解临盆的时候,没有人在身旁的无助,这一刻她突然明白理解了洛千水的难处,她自己性命难保,东躲西藏,直到如今依旧东躲西藏。

    而自己比她要幸福了一百倍!

    乔以沫听到洛千水的话,心里一揪一揪的,说:“千水……”

    “以沫,这些事都跟你无关,你不用太自责!”洛千水说道,她转头看向南千寻说:

    “难道到现在,你还不肯喊我一声妈吗?”

    南千寻听到妈这个字,眼泪都快出来了,她曾经叫佘水星二十几年的妈妈,但是她自己的妈妈坐在她的面前,她竟然喊不出来了。

    洛千水看着她,她动了动嘴,没有喊出来,乔以沫说:“千水,别逼孩子了,给她一些适应的时间!”

    洛千水又看了她一眼,说:“事情已经说清楚了,既然不是乔致远的孩子,你也知道自己和乔致远的关系,想必以后要怎么做不用我来教你了,我走了,你自己多保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