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215章 人格分裂

    洛千水说着站了起来,南千寻连忙也站起来伸手拉着她说:“你已经这么多年没有管我了,难道你还想再一次消失吗?”

    洛千水回头看了她一眼,说:“这是我的宿命!”

    她挣脱南千寻的手快速的往门口去,乔以沫连忙跑着追了上去。

    乔致远软瘫在沙发生,大脑一片混沌,过了一会儿,他站起来,说:“我需要冷静!”

    乔老太太看到他们都走了,想要伸手拦住他们,但是南千寻却阻止了她,说:“奶奶,给他们一些空间!”

    乔老太太点了点头,今天的事发生的也太快了,让她都无法接受了。

    南千寻送乔老太太回家,然后联系了祁焕。

    “Nancy?”

    “祁焕,你在哪里?”

    “有什么事吗?”

    “我会有一些安排,你如果信得过我,我帮你!”南千寻说道。

    祁焕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她已经跟乔致远又睡了一次,能不能怀孕还不知道,她要帮自己什么?

    “我在御澜山,乔致远的观景房!”

    南千寻眉头一皱,立刻联系了记者,记者挖新闻自然是块的,很快就挖到了祁焕和乔乔的照片,网上一片喧哗。

    原来乔总已经有了私生子,而且一直金屋藏娇!

    南千寻到公司里上班,感受到公司里的人看她的眼神都不对了,知道新闻影响的范围有些广了。

    只不过,受到这件事的影响,乔氏的股市一度下跌,并且幅度是从来没有过的大。

    乔致远发觉到不对劲,立刻让人去排查,查出来竟然是有人在背后捣鬼,但是对方的手法精明,一会儿半会儿还没有找到源头。

    “Nancy,你让记者报道我和孩子,难道是为了毁坏乔?”祁焕在电话里气愤的说道。

    “两害相衡取其轻!”南千寻不紧不慢的说道。

    “Nancy,如果你不愿意放弃乔,我保证不会纠缠他,我只要怀上孩子就可以了!”

    “你想多了,祁焕!如果乔致远连这个都搞不定的话,他就白当乔氏总裁这么多年了!”

    祁焕咬了咬牙,怎么觉得自己好像对乔致远不够信任一样。

    南千寻没有跟她继续废话下去,股市会受到牵连,在他们的意料之中,但是一度的下跌,跌成这样有些意外,像是有幕后的推手,可是谁有这个胆子敢在乔氏的头上拔毛?

    她的电话突然又响了,她看了看电话号码,是白韶白的,心里不由的闷了起来。

    “韶白!”南千寻喊了一声。

    “千寻,你看到新闻了吗?乔致远不是你的良人,我马上去接你回来!”白韶白说道。

    “韶白,我们回不去了!就算是我跟乔致远不可能,但是我们也回不去了!自从你弄死了我的孩子之后,我我们再也不会有在一起的可能了!”

    “是不是因为你爱上了乔致远?是不是因为你怀上了他的孩子?”白韶白的声音突然变的阴恻恻的,有些恐怖。

    “韶白,孩子不是乔致远的,你不要乱说!”南千寻听到他说孩子,觉得这是个好时机,可以利用一下。

    “孩子不是乔致远?孩子是谁的?”白韶白立刻问道。

    “根本不存在什么孩子,一切都不过是为了帮乔致远逼出隐婚妻而已!”

    “是这样的吗?”

    “当然,你看有了我,乔致远的隐婚妻终于肯带着孩子露面了!”南千寻信口拈来,毫不费劲。

    白韶白听到了她的话,却当成真的了,说:“既然你跟乔致远是没有关系的,那更应该回江城了,现在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拦我们在一起了!”

    南千寻有些不知所措,每一次白韶白打电话总会不断的重复“再也没有人能阻拦我们在一起了!”

    “韶白,我习惯了京都的生活,不会再会江城了!”南千寻说完狠心挂了电话,她和白韶白还怎么可能走回去?

    她现在哪里有什么心情去跟他谈情说爱?陆旧谦和天天到现在都还没有下落!

    白韶白那边听到南千寻说她已经习惯了京都的生活,不会再回江城,认为南千寻是在江城受到了伤害,所以不肯再回去了,于是立刻召开会议,表明了自己要去京都的想法。

    他的想法遭受到董事会的极力反对,江城就是白氏的地盘,好端端的要去京都做什么?

    别说在京都有没有白家立脚的地方,关键是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白韶白的决定受到了反对,心里不平衡极了,桌子一拍,说:“到底我是老板还是你们是老板?”

    众人都不说话了,他是老板,但是也不能独裁啊,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啊!

    “白总,要不这样好了,你在京都办公,不是必要的事不用回江城,你看怎么样?”苏醒连忙说道。

    白韶白听到苏醒这么说,还想强硬的让整个公司都搬过去,但是眼前他没有太多的精力来管搬迁的事,他满心想的就是能把南千寻给弄过来。

    “那就照你说的办!”白韶白说着站了起来,苏醒看了看众人,连忙使了个眼色,路由站起来说:

    “大家稍安勿躁,白总最近有心事,大家体谅一点!”

    白韶白的动静,以及在公司的表现,甚至在跟南千寻打电话时候的表现都被有心人给看在了眼里,情报很快汇报给了陆旧谦。

    “老板,白韶白确实人格分裂了!”

    “人格分裂?”陆旧谦也没有想到白韶白竟然会人格分裂,说:“我知道了!这病有没有办法治?”

    “可以缓解!只不过以白韶白的性格,绝对不会承认自己人格分裂,也不会接受治疗!”

    “我知道了!”陆旧谦应了一句,他知道白韶白和南千寻之间曾经的牵扯,也知道一旦白韶白真的出事,南千寻一定会痛不欲生,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了。

    不过,他还是决定把这件事告诉南千寻。

    又到了他们约定的日子,陆旧谦来到了大秦酒店,南千寻也自觉的过来了。

    “Nancy?”陆旧谦看到南千寻主动的在房间内等着自己有些意外。

    “Ares先生!”南千寻微微一笑看着他,上前勾住了他的脖子,主动贴上了自己的嘴巴。

    陆旧谦这一次没有高估自己的自制能力,亲了她一下,把她拽开,问:“今天怎么这么热情?”

    “热情不好么?”南千寻问道。

    “好是好,但是我有些受宠若惊!”陆旧谦笑着说道。

    “这么多天没有看到你,想你了呗!”

    “难道是网络上曝出来乔致远有孩子,你受到刺激了?”陆旧谦挑眉看着她。

    “Ares先生可真会开玩笑,你以为我怀孕的事乔致远不知道?他有没有碰过我,你以为他失忆了么?但是他还是乐意接纳我的孩子,作为一个男人能做到这样,我认为已经很不容易了!更何况是乔致远这么举世无双的男人?”

    “举世无双么?”陆旧谦的语气突然变冷,他不想承认自己吃醋了,乔致远算老几?被她成为举世无双!

    “Ares先生吃醋了么?”

    “行了,别撩我了!跟你说正事!”陆旧谦把她带到了沙发前,搂着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什么正事?”

    “白韶白确实人格分裂了!”陆旧谦说道。

    南千寻的身子一僵,问:“人格分裂?”

    “是,我们的人已经做出了判断,确实人格分类。你说按照白韶白的为人,他会不会去配合治疗?”

    “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到最后可能会因为猜疑而无法跟人正常沟通!”

    无法正常沟通,就是无法正常生活了!南千寻的心沉了沉,暗暗的想着要怎么样才能帮助他。

    “今天,白韶白还在开董事会,说是要把公司给迁到京都来!”

    “为什么?”南千寻瞪大了眼睛。

    陆旧谦凝眸看了看她说:“他要把公司迁到京都,为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

    南千寻的心里一凉,想起了之前跟他通话的时候,她说自己习惯了在京都,不会回到江城,难道是因为这个?

    “不、不可能!他是个生意人,不会做这种没有利益的事!”南千寻有些不可置信,把公司迁到京都可不是好玩的,且不说京都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有没有他白氏立脚的地盘,就是他白氏也完全没有必要迁到京都来啊。

    “你最好有个心里准备,白韶白一定会对你死缠烂打的,据我所知,你和白韶白之间还有一段美好的过去!”

    “可是,都已经结束了,如果没有后来的事,他将会永远无法代替的所在,只是,我现在一点都不想跟他扯上关系!我们是不是应该谈点别的?”南千寻说道。

    陆旧谦感觉到她的反常,问:“你到底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南千寻紧张的看了看她提前放好的摄影仪,陆旧谦看到了她的目光瞟过的地方,一眼就发现了隐形的摄影仪,上前拿在手里,说:

    “这个是什么?”

    “是、是……”南千寻有些遮遮掩掩的。

    “你想要偷拍我们?你想干什么?”
Back to Top